“十五首歌曲”

1980年初,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部、《歌曲》杂志编辑部联合举办了一场“听众喜爱的广播歌曲评选”活动,活动决定:以群众投票的形式推选出十五首听众喜爱的歌曲,投票时间为1月3日到1月24日。

在20天的活动时间里,主办方收到多达25万封的听众来信。2月份,十五首最受听众欢迎的广播歌曲揭晓,竟是清一色温柔缠绵的“抒情歌曲”。曾主宰群众娱乐生活近30年的那些刚劲有力、慷慨激昂的进行曲、组曲、合唱曲无一入选。

这“15首歌曲”,是中国大陆最早的“流行音乐排行榜”——尽管当时“流行音乐”还是一个禁用词汇;也是中国民众30年来第一次通过投票选出自己真正喜欢听的歌曲——在1980年的乍暖还寒里,民意史无前例地顽强地从地底探出了自己的嫩芽;也是在这一年,告别了红卫兵魔魇的大学生们,第一次用自己手中的选票,掀起了一场《大学生竞选人大代表风潮》“民意”,毫无疑问是1980年的“年度关键词”。

  • 【史实回顾】“能不能搞个活动,把群众的呼声反映出来?”

1979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开设了一档名为“中国音乐信箱”的栏目。由27岁的王炬担任节目的责任编辑及主持人。这是一档听众点播节目,王炬每天都会读到数百封听众来信。他的主要工作,就是统计出听众点播最集中的几首歌曲,然后在每周一的点播时段播放。

王炬后来回忆:“这个节目非常受欢迎。当时有个听众工作部,每天负责收信、拆信,然后给我电话。我就下去拿,扛一袋上来,我的办公室永远都是塞满了听众来信。”

电台的“听众工作部”当时做了一个听众调查,显示“中国音乐信箱”栏目极受好评;统计数据同时还显示:观众的点播喜好,明显集中在抒情歌曲上。听众的这种自发的选择倾向引起了时任电台文艺部副主任康普的注意。据王炬回忆:“在一次组里的编辑会上,她(康普)问我们能不能通过一种方式,把群众的呼声反映出来?”一个叫做“优秀广播歌曲”的群众评选活动就此出炉。

25万张投票,200万份歌篇销量

在康普的指导下,评选方案很快拟了出来,方案的基本原则是:从1979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放的创作歌曲中,评选出10首最受欢迎的歌曲,以听众的投票多少来评选。据王炬回忆:“我们甚至提出要给获奖歌曲发奖金,还申请2万元评选经费。评选名称最初叫‘优秀广播歌曲’,但后来由于评选结果引发争议,才决定用‘听众喜爱的广播歌曲’。”

评选活动得到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批准,但经费的申请落了空。稍后,中国音乐家协会《歌曲》杂志愿意出资5000元(主要用于统计选票的劳务)协助举办这次评选活动,《歌曲》编辑部成为联合举办单位。应《歌曲》杂志排版需要,原定选出10首最受欢迎歌曲,改作了选出15首最受欢迎歌曲。

活动启动后,群众的参与热情超出了主办方的预料。负责具体执行事务的王炬回忆:“从1980年1月3日收到第一批选票,到1月24日投票截止,‘十五首’的评选过程只有短短20天的时间,收到了25万封来信投票。……开始还只有几百封投票,到了1月11日,一天就收到6600封投票信,我估计‘大概算高潮了’,没想到12日就达到10000多封来信,15日又收到25000多封信,到了1月16日,‘早上用麻袋背了两次来信,突破30000封,总数已达到104700封’。王惊涛赶紧和中央广播事业局警卫部队联系,请部队协助统计。《歌曲》杂志方面则由从部队转业的冯世全负责,联系他的老部队北京卫戍区部队,‘几个团,拆了近一个礼拜’。”

当时,《歌曲》杂志还发布了将要出售入选歌曲歌篇的消息。所谓歌篇,就是刊印入选歌曲的彩色折页,售价为2角一份。结果,许多投票信里面都夹着皱巴巴的毛票。据《歌曲》编辑部舒小模回忆,听众订购总额达39.8万元,歌片销量超过200万份。

《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掉到第20位

评选统计结果显示,得票前15首歌曲几乎清一色全是抒情歌曲。据王炬回忆,“1月21日晚,我和王惊涛开始统计选票。到22日清晨,经过一整夜的统计,结果出来了。根据我保留下来的统计底稿,超过l0万票的有6首。”根据王炬保留的统计数据底稿,得票前15首歌曲依次如下:

曲名
词作者
曲作者
演唱者
得票数
妹妹找哥泪花流
凯传
王酩
李谷一
142,381
祝酒歌
韩伟
施光南
李光羲
140,020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秦志钰
吕远 唐诃
于淑珍
133,566
再见吧,妈妈
陈克正
张乃诚
李双江
124,226
泉水叮咚响
马金星
吕远
卞小贞
117,757
边疆的泉水清又纯
凯传
王酩
李谷一
102,312
心上人啊,快给我力量
阎树田 陶嘉周
常苏民 陶嘉周
陈蒙
93,610
大海一样的深情
刘麟
刘文金
靳玉竹
91,397
青春啊青春
凯传
王酩
殷秀梅 关贵敏
83,969
洁白的羽毛寄深情
王凯传
施光南
李谷一
79,294
太阳岛上
秀田 刑籁 王立平
王立平
郑绪岚
74,985
绒花
刘国富 田农
王酩
李谷一
65,818
我们的明天比蜜甜
钟灵 周民震
吕远 唐诃
关贵敏
63,805
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
王立平 秀田
王立平
关贵敏
63,020
永远和你在一道
王燕樵
王燕樵
陈荣
58,028

第16至20首依次是:《周总理,你在哪里》38645票;《红杉树》34338票;《西沙,我可爱的家乡》33156票;《草原之夜》32561票;《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32224票。

“这是强奸民意!”

稍后,上表所示排名数据发生细微变化,《祝酒歌》与《妹妹找哥泪花流》排名位置互换。变化的原因,据王炬回忆,是数据补报的结果:“l月23日,《歌曲》编辑部送来补报数据,排名次序略有变动,《祝酒歌》多得几千票,排在第一位,《妹妹找哥泪花流》排在第二,以下顺序没有变。”

这一数据补报背后,有主办方的谨慎考虑——《祝酒歌》的创作背景是歌颂“四人帮”的垮台,歌中饱含着对新时代新生活的美好期望。其政治正确性显然要远远优于《妹妹找哥泪花流》,在当时的政治气候下,主办方选择以“部队补票”的方式,完成二者排名位置的互调,使《祝酒歌》以微弱“优势”胜过《妹妹找哥泪花流》,是可以理解的。

“补票”同日下午,还安排了来自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音乐家协会、《歌曲》编辑部和总政歌舞团等多家单位的专家和领导审听入选歌曲。期间发生了一个有意思的插曲。据王炬回忆:

“王惊涛按照得票顺序,将入选的15首歌曲一首一首放给大家听。会议室气氛很严肃,15首抒情歌曲集中在一起播放,那个抒情的气氛与1980年早春的严寒还是有些不协调。

“专家们开始发表意见,对本次评选大多数是肯定的,也有为数不少的人提出做一些调整,例如,有人提出是否选20首,这样《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和《周总理,你在哪里》就都选上了。马上有人反对,《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不能排在最后,要选必须排到第一。选20首的提议遭到《歌曲》编辑部的坚决反对,20首歌篇要浪费印张,而当时纸张极为匮乏。正在激烈争论时,站在大录音机那里放歌的王惊涛,用浑厚的男低音对我说:‘这是强奸民意!’

“王惊涛的话虽然是对我说的,但整个会议室还是能清晰地听到。会议室里立刻变得静悄悄的,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最终,“平衡名单”的事情不了了之。此外,据选票上的身份调查显示,青年人占投票人数的70%以上。据来信地址看,城市青年占了绝大多数,农村选票只占7%。

  • 【余波难平】为“平衡影响”而另行举办“优秀群众歌曲评奖”

票选名单的公布承受了巨大压力。王炬曾举例说:“比如《心上人啊,快给我力量》,关于这首电影插曲就讨论了半天:一直以来都是党给我力量,爱人怎么能给人以力量?”自然更不用说有四首歌曲入选的李谷一日后被打上“黄色歌女”的标签了。

但民意如铁不可篡改。1980年2月15日和16日,“15首最受群众欢迎广播歌曲”音乐会先后在首都体育馆和工人体育场举行,李谷一、李双江、郑绪岚等原唱到场,上万观众把场馆挤得水泄不通。作为主办单位之一的《歌曲》杂志,也因为这场评选而得到读者的广泛认同,据主持杂志的冯世全说:“‘15首’之后,《歌曲》的发行量直线上升,哗的一下,我们的发行量从几万份涨到1983年的37万多份”。

与此同时,作为对抗和“拨乱反正”,另一种“民意”也已经启程。

《高唱革命歌曲的倡议书》与“军队12首”

“15首”评选出炉后,曾长期占据“主流”乃至垄断地位的战斗色彩浓厚的“群众歌曲”也不甘示弱。1980年4月,来自十三省、市、自治区和解放军的131名歌手在北京参加了为期十三天的民族、民间唱法、独唱、二重唱会演。4月23日,参加会演的全体歌唱演员向“全国歌唱家、人民的歌手们”公开发出了一份《高唱革命歌曲的倡议书》。

倡议书中说:“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外来的某些不健康的‘流行歌曲’在某些人们中间传播,它同我国人民的革命精神面貌是格格不入的。作为受党长期培养的文艺工作者,人民的歌手,我们要积极行动起来,用革命的、前进的、健康的歌声去抵制那些靡靡之音。我们殷切希望词、曲作家们多创作具有正确的政治思想内容,鲜明的战斗风格,浓郁的时代气息的歌曲去教育人民、团结人民、鼓舞人民。” 演员们发出倡议:“在演出舞台上,大唱革命的健康的歌曲,并且要经常到群众中去,到工厂去,到农村去,到部队去,到社会主义建设的第一线去,教唱革命歌曲。”

随后,针对“十五首”的风靡,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化部也向全军推荐十二首歌曲,要求“在全军掀起一个大唱革命歌曲的热潮”。这十二首歌曲是:《向国防现代化进军》、《战士的回答》、《四化建设是鲜花》、《我当上解放军》、《人民是靠山》、《走上练兵场》、《杀敌立功歌》、《我爱我的称呼美》、《战友之歌》、《连队的歌声》、《像雷锋那样》、《跟着共产党走》。

群众没有反响的“31首优秀群众歌曲”

音乐界为消除“15首”带来的“负面影响”,可谓“不遗余力”。1980年5月,中国音乐家协会等六个部门向全国推荐了12首具有“战斗精神、时代意义”的歌曲。“15首”中,仅有《再见吧,妈妈》一首入选。

12月,文化部和中国音乐家协会又联合举办了一次“优秀群众歌曲评奖”活动,此项活动的评选方式不再由“群众说了算”,而换作“专家说了算”,由各省市词曲作家、音协负责人,各省市文艺团体推荐组成的“专家评委会”,投票选出了31首“优秀群众歌曲”。排在最前面的是:《中国中国,鲜红的太阳永不落》、《新的长征,新的战斗》、《人民———战士的母亲》、《打桩机在歌唱》等。“15首”中的《祝酒歌》、《再见吧,妈妈》、《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只出现在名单的尾部。

作为“15首”评选的执行人,王炬也遭遇到了来自上面的压力。据其日记记载,1980年4月,他在压力之下制作播出了“部队歌曲12首,与15首做平衡”。日记中说:“播出后,群众没有反响。”

不止的嘘声

民众在娱乐生活上的的选择,是不以政治的需要为转移的。1983年《解放日报》等单位曾举办了一场“迎五一青年晚会”,节目内容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朗诵,“其内容都是祖国四化建设和建设者的颂歌”;另一部分是流行歌曲演唱。著名戏剧表演艺术家祝希娟回忆这场晚会:

“在演出过程中,已明显感到有少数观众特别偏爱流行歌曲,当然,这也无可非议。但是当演员朗诵完歌颂清洁工人美丽心灵的节目后,不仅没有掌声,却是一些观众的嘘声中下台。下一个节目仍然是朗诵,演员一上台还没开口,就是一阵嘘声,然而演员仍然耐心引导说:‘晚会上应有各种各样的节目,朗诵可以陶冶人的心灵,希望大家安静地听我朗诵。’但嘘声仍不止,使演员无法演下去,只好闭幕。这个演员在后台流着泪说:‘我从艺廿多年,从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

如何理解观众们的嘘声及其背后的民意?也许王炬的理解最接近事实:

“十五首选出来之后,连我们这些老编辑看了都啧啧称奇。群众怎么都这么集中听这些歌?但又是千真万确的。现在冷静反思,我觉得还是有一种逆反心理。当时很多人都来信表达,认为这不是纯艺术的投票选举,而是一次对十年禁锢的反抗。”

资料来源:王炬《“十五首歌曲”评选纪实》,载《广播歌选》2010年第08期;田志凌《“抒情歌曲”从此由禁忌走向流行》,载《南方都市报》2008/11/12;刘一霖《1980年“听众喜爱的广播歌曲”评选活动回眸》,载《音乐生活》2009年第06期;陈占彪《八十年代初的“流行音乐风波”》 ,载《世纪》2011年02期等。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读者调查

您对本期辞典内容之前是否了解
了解
0
投票
不了解
0
投票
0%
0%

“15首”的具体操办者之一王炬,1985年在云南老山主峰坑道接受采访。

李谷一。“15首”出炉之后,《妹妹找哥泪花流》等歌曲一度被扣上了黄色歌曲的帽子,演唱者李谷一也被冠以“黄色歌女”的名号。然而,民众支持的书信却潮水般寄向了李谷一。

1966年,一位音乐学院学生给毛泽东写信,告发同学听西洋音乐,崇拜“大洋古、封资修”,所谓“大”,是指歌剧、交响曲等大型音乐;“洋”是西方音乐;“古”是传统音乐,包括传统戏曲。毛泽东批示:“类似这样的事应该抓一抓”。自此,“文革”十年,充斥的都是歌颂领袖语录歌、诗词歌。
  • 转型中国(1864-1949)往期
  • 共和国辞典往期
  • 相关专题一
  • 相关专题二
读者来信我要写信
联系我们
信箱:newshistory#qq.com(来信时#改为@) 联系电话:010—62671612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本期责编:谌旭彬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