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年8月,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开进曲阜

“牛鬼蛇神跪孔大黑会”

提起共和国与孔子、与儒,一般人或许会立刻想起打砸孔子墓、批林批孔,儒法斗争等惨痛的历史。但很少人会知道,曾经的共和国能够和平看待孔子,以至美国学者认为中国已经合适地处理了这个历史包袱和历史遗产。也曾经有一批学者,不惜冒着被批判的危险,用最崇高的词汇褒扬这位“至圣先师”。

是的,1962年山东曲阜孔子讨论会。面对极左文痞咄咄逼人的气势,毫不在乎地拒绝使用“阶级斗争”方法分析孔子,直称孔子至圣至贤,将长期存在于人们的心中和口中。为此,他们被污蔑为“发了狂的牛鬼蛇神”,被污蔑“向孔子下跪”,遭受到惨烈的批斗。

无论孔子之学在今天是否能算作“先进文化”,也不管孔子之学是否能带领今天的中国人走向文明富强,孔子之学始终是溶于中国人血液2500年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尊重孔子,亦即尊重我们的历史,这或许就是孔子雕像矗立在天安门广场之侧的原因所在。

  • 【缘起】曾经的共和国与孔子

毛泽东1952年参观曲阜孔林

  从“五四”到建国初期,中国共产党对孔子保持的敬意

“五四运动”及新文化运动是一场拥抱西方“德先生”和“赛先生”,反对中国传统文化,喊出“打倒孔家店”的救亡运动。而中国共产主义运动肇始于“五四”,也理所当然地打上了反传统的烙印。按马克思主义古史分期和阶级斗争的分析方法,著名理论家李大钊就称“孔子为历代帝王专制之护符” “数千年前之残骸枯骨”,但也同时指出“掊击孔子,非掊击孔子之本身,乃掊击孔子为历代君主所雕塑之偶象的权威,掊击专制政治之灵魂”。对于孔子和孔子学说本身,李大钊仍然保持着敬意。

1938年,毛泽东在六届六中全会作报告时曾说:“我们是马克斯主义的历史主义者,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继承这一份珍贵的遗产。”毛泽东用“珍贵的遗产”给孔子学说定性,既有统战工作上的需要,但也是代表了党内许多人士和学者的真实看法——虽然有若干批评的意见,但大体上还是肯定孔子学说的伟大及其价值。

著名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范文澜就如此评价孔子——“中国封建时代已经过去了……但孔子对古文化的伟大贡献和他在历史上的崇高地位,并未失去。因为他订六经,保存了三代旧典;因为他创儒学,形成了中国封建时代的文化核心;他的学说的某些部分,表现了汉民族在文化特点上的某些精神状态……”。而另一位史学大家郭沫若,在其1945年出版和1954年再版的名著《十批判书》中,也表达了对孔子和儒学的崇高敬意。

从49年到50年代中期,对于孔子,知识界的讨论并不算热烈,大体维持着解放前的论调。

  美国学者:共产党中国正在把孔子光荣地请进到博物馆里

49年后,对孔子的敬意不仅仅停留在历史学家的评价上,也体现在具体的行动上,相比起民国战乱时期许多儒家文物缺少看护和保养,刚成立的新中国在这些方面投入了不少。美国汉学家列文森在其1965年出版的名著《儒教中国及其现代命运》中如此描述他的观察——

“在西安,儒家庙宇得以修复,成为博物馆。在曲阜,修整一新的孔庙和孔林被保护起来。1962年4月传统的清明节祭拜时刻,成千上万的祭拜者涌到那里,官方设计的从孔林到孔庙的沿线途中,犹如赶集市一般(有人曾建议将孔陵作为麦加和耶路撒冷那样的儒教祭祀圣地)。这种虔诚的行为体现了共产主义者阻止毁灭历史文物的意识。”

从人民日报当时的报道来看,列文森的说法是完全正确的。1962年,人民日报还发表了一篇散文《孔子故乡散记》,里面特意提到了孔林由人民政府派专人看管,孔墓周围以及林内甬道都打扫得干干净净。清明时分,曲阜虽然不举行祭孔典礼,但会举行“林前会”, 孔庙、孔林等名胜古迹全部开放,每天前来游览的不下三万人。

列文森由此得出结论——“共产主义者既排除了封建守旧分子对孔子的过分推崇,又把孔子从对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全盘否定中解救出来,使他成为一个既不受崇拜、也不遭贬斥的民族历史人物。”

然而,列文森终究是没猜透毛泽东。

  • 【辩论】就是不提阶级斗争

左起戚本禹、王力、关锋

  毛泽东:社会主义比起孔夫子 不知道要好过多少倍

作为党和国家的领袖,毛泽东一生中曾两次造访曲阜,都是因为孔子。一次是1919年,五四运动前夕,26岁毛泽东游览了孔林,拜谒了孔子墓。他曾如此回忆这段经历:“我在曲阜停了一下去看孔子的墓。我看到孔子弟子濯足的那条小溪以及圣人儿时生活过的小镇。我还看到了有历史意义的孔庙和庙内那棵著名的树,相传是孔子亲手所植”。另一次是1952年,在视察黄河中下游的过程中,特意花了半天来到曲阜参观孔庙和孔府。

但即便如此,我们也很难说毛泽东对孔子怀有什么特殊的敬意。52年这次视察,既未留下题词,也没有说过让人印象深刻的话,所以这次造访很大程度上恐怕只是因为孔子是个名人,自己少年时期曾受过孔子的影响。然而,领袖曾经造访曲阜却让一些对孔学怀有好感的知识分子有了联想——“传统的孔子和儒家思想,必然会对主席有所影响” “五四运动前夕,毛主席来曲阜进行革命的秘密活动……”“毛主席注视孔子墓,推翻三座大山的宏图大略在胸中酝酿成熟了。”

这种想法无疑是幼稚的,反不如列文森看得真切,他留意到1955年,毛泽东就为一份来自曲阜的农业合作社的报告写下了这段按语:“这是一个办得很好的合作社,可以从这里吸取许多有益的经验……(孔夫子)故乡的人民办起社会主义合作社来了。经过两千多年仍然是那样贫困的人民,办了三年合作社,经济生活和文化生活都开始改变了面貌。这就证明,现在的社会主义确实是前无古人的。社会主义比起孔夫子的“经书”来,不知道要好过多少倍。有兴趣去看孔庙孔林的人们,我劝他们不妨顺道去看看这个合作社。”

但列文森仍然认为这种对孔子的谴责是温和的,他认为共产党已经树立了科学的精神,儒学这种古董是没有办法挑战科学的。毛泽东会批评当下的儒学分子,但不会把矛头对准古人。

列文森猜对了前一半,但没有猜中后一半,仅仅在他的作品在美国1965年出版1年之后,曲阜就发生了让他难以想象的破坏性场面。而中国的“儒学分子”,却连前一半也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孔子讨论会:支持孔子的人占据多数,就是不谈阶级斗争

经历了反右、拔白旗等运动,仍然有小部分知识分子所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小,而随着61、62年政治空气相对缓和,孔子研究逐渐开始变热。61年,许多地方组织了地方性的孔子讨论会,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于是,1962年11月,全国众多著名史学家哲学家相聚济南,开始了第一个全国性的孔子研究会。

根据冯友兰的说法,当时对孔子的评价,可分为四派:㈠孔子全是保守的,甚至是反动的;㈡孔子全是进步的。甚至是革命的;㈢有新的一面,但不是主要的,维护旧制度的一面是主要的㈣新的一面是主要的,维护旧制度的一面不是主要的。在这四派之中,以第四派人数最多,冯友兰即属于这一派;人数次多的是第二派,可说是挺孔派;再次是第三派,如任继愈等;而以第一派反孔派的人数最少,仅有关锋、林聿时、杨荣国等几人。

但在此次讨论会前不久,毛泽东才刚刚向全党发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号召,“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老学者们不会不知道应该将松下不久的弦又重新拉紧,但在会议上,大部分学者都拒绝讲“阶级斗争”,而是大讲孔子有多伟大——

“孔子成了中国民族文化的代表,成了统一中国民族文化的重心。‘至圣先师’的称号不但长期存在与祀典的牌位之上,也长期存在与人们的心中和口中。”——金景芳

“我以为孔夫子的世界观不但是唯物主义,似乎还有点辩证唯物主义的味儿,这味儿简直好像一条红线似的贯穿在孔夫子一生言论之中。”“把古代的历史事实样样都纠缠到阶级观点上去,也是不容易搞通的。”——刘节

“孔子实为至圣至贤的哲学家、人类的幸福,关系于孔子的一言半语。”——朱谦之

学者们畅所欲言,对孔子思想进行了充分的肯定。不料却引来了一个专门找茬的“打手”,此人便是数年之后在文革初期出尽风头的“戚、关、王”中的关锋。

  关锋:必须用阶级斗争的分析方法批判孔子

在反右斗争中,关锋以几篇批判文章出了名,与姚文元、王力一起,成了“左派新秀”。这次参加孔子讨论会是有备而来的。会议第一天的晚上,关锋把所有会议论文都要到手,组织助手从里面寻章摘句地找“黑材料”、“反动观点”、“黑话”。几个人连夜写文章,第二天上午命令大会主持人改变议程,安排他们中的两个发言。

关锋的观点十分明确:一个人的思想“在阶级社会里,是不同阶级的根本利益的理论表现,超阶级的思想体系和思想家是没有的。孔子的哲学、政治、伦理学说不能当作超阶级的、永恒的,无批判地加以继承,把孔子现代化。”;无论孔子学说在历史上发挥过多大的作用,但总是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无产阶级对他的继承必须是批判的,而不是“整理”、“充实”和“提高”;那些试图“ 古为今用” , 把孔子思想作现代解释的,都是“ 含沙射影” 、“右派言论” 、“借古人之口攻击社会主义” 等等。

  山东省副省长余修:不习惯用阶级斗争法分析也没什么了不起

关锋极力把“阶级斗争”分析方法加到各位学者头上,其咄咄逼人的气势也吓到了一些人。但更多的人还是对关锋表示了不屑。会议主持人甚至提前叫停关锋的演说以示心中不满。

山东省副省长余修在闭幕式上致辞时也针对关锋:“在如何研究孔子问题的方法上……尽管有些同志运用阶级分析方法不够纯熟,甚至有个别人不习惯运用这一方法,我看在研究孔子问题上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余修还表示,希望各位专家能在这次会议基础上再埋头苦干三五年,下一次孔子讨论会上会让大家有更多收获。

然而,从这次讨论会结束起,便再也没有正常讨论的空气。关锋将自己在讨论会上的讲稿在北京发表出来,一些被他点名的学者教授当即收到了批判。

但谁也没有料到,谁也没有心理准备,到了66、67年。这次孔子讨论会竟然成了“牛鬼蛇神发了狂的大黑会”。许多此次会议参与者受到了严酷的待遇。

  • 【批斗】维护孔子的惨痛代价

孔子墓蒙难记(点击详细)

  孔子墓、学者蒙难:毛骨悚然的“下一次孔子讨论会”

1966年夏,“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爆发。8月下旬,谭厚兰率领的红卫兵开始向曲阜“三孔”进攻,曲阜县抵抗了几个月后,至11月底,孔子墓被毁,石碑被砸,“万世师表”牌匾被烧。“三孔”遭到史上最严重的破坏。与此同时,11月28日,还召开了一场“讨孔大会”:参加1962年孔子讨论会的余修、王众音、周予同、严北溟等部分与会者被押到会场主席台示众。他们双手举着各自的牌子,上面写着他们名字,名字上打着红叉。1962年11月“孔子讨论会”闭幕整整4年之后,山东省副省长余修“三年五载”在“我们山东再开孔子讨论会”的话以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方式应验了。他们无言地被批斗,被强迫游行,甚至被强迫观看焚烧孔庙的巨型“牌匾”……

  姚文元定性:这是一个资产阶级右派嚣张得发了狂的黑会

批斗不止,帽子又发上了,1967年1月,姚文元发表《评反革命两面派周扬》,为62年孔子讨论会定了性:“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在周扬的批准、指示和亲自策划下,在山东召开了所谓“孔子讨论会”。这是周扬伙同一大批牛鬼蛇神对十中全会革命精神的一次反攻。这是一个资产阶级右派嚣张得发了狂的黑会,演出了解放以来所未曾出现过的向封建祖宗鞠躬致敬的丑剧。”

因姚文元文中有“鞠躬致敬”的字样,传来传去,最后甚至传成了孔子讨论会与会者下跪向孔子墓磕头。而实际情况不过是孔子讨论会闭幕后部分与会者去曲阜参观,周予同说了句“幸亏有这个机会, 我能到曲阜来。幸亏有孔夫子, 才有这个机会。今天我来曲阜, 真得谢谢他啊” 的玩笑话, 结果谣传成了“周予同带头下跪, 向孔子墓磕头”。

紧接着,就是红卫兵们的表演,人民日报接连发了两篇批斗文章《“孔子讨论会”是牛鬼蛇神向党进攻的黑会》——

“在’孔子讨论会’上,资产阶级右派大放厥词,极力抬高孔老二这具封建僵尸,美化这个封建祖宗,把他捧上了天。”

“参加‘孔子讨论会’的牛鬼蛇神,这样煞费心机地往孔老二这具封建僵尸脸上贴金,其目的就是为了反对毛泽东思想。”

《牛鬼蛇神在“孔子讨论会”上放了些什么毒》——

“狂热地歌颂、美化孔老二,恶毒地污蔑、攻击毛泽东思想。”

“大肆宣扬孔老二的‘仁政’‘德治’,恶毒攻击无产阶级专政,公开煽动反革命复辟。”

“借古讽今,指桑骂槐;恶毒地攻击三面红旗,辱骂党的领导。”

  幕后黑手升级变为刘少奇,后又加上林彪

到了1967年中,对刘少奇的批判升级,于是,幕后黑手从周扬一下变成了刘少奇。人民日报《刘少奇为什么要为孔子招魂?》——

“一九六二年,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错误地估计了形势,认为时机已到,猖狂地进行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活动,再次抛出他的黑《修养》,推销孔家店的黑货,为孔子招魂。这是刘少奇为复辟资本主义所作的反革命舆论准备的重要组成部分。”

“刘少奇早就是孔子的崇拜者,一贯吹捧孔子,极力宣扬‘孔孟之道’。刘少奇大肆贩卖孔家店的教条和推行他那套反革命修正主义黑货的目的,是完全一致的,都是为了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政治需要。他那套唯心主义的‘修养’经,就是‘孔孟之道’的翻版。你看,孔子的‘爱人’、‘不好犯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学而优则仕’等,与刘少奇的‘人类之爱’、‘阶级斗争熄灭论’、‘党内和平论’、‘读书做官论’等,不是一路货色吗?!”

到了1971年“九一三”林彪出逃后,尊孔的幕后黑手又多了一个林彪——

“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两面派、叛徒、卖国贼林彪,三番五次地叫嚷:‘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短短一句话,暴露了林彪妄图改变党的基本路线、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狼子野心。啥叫‘复礼’?我们工人认为,‘复礼’就是‘复辟’。孔子叫‘复礼’是要复辟奴隶制度,林彪叫‘复礼’,是要复辟资本主义。他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一连写了几次条幅,都是讲要‘复礼’,可见他迫不及待地要复辟资本主义。真是可耻!”

  1978年后,孔子的声望一点点复苏

从捣毁孔墓到批林批孔、评法批儒,1970年代中期、孔子的声望在中国落到了2500年以来的最低点。直到思想解放真理标准讨论之前,为孔子说话的文章还迟迟出不来。1978年7月18日,《光明日报》史学版头条用通栏标题、四分之三版面刊出一篇五千余字的文章,《孔子教育思想试评》,才揭开了恢复孔子名誉的序幕。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曲阜连续开了5次新的孔子讨论会,当年被批斗的学者得以重聚,见面时不禁相互感慨万分。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文史精华《1966年破坏“三孔”纪实》亚子,良子;世纪《被诬为“大黑会”的孔子讨论会》,骆承烈;《史学论集》 中华学术院编 1977 ;《当代“纳妾”现象暴光——80年代的性别悲剧》贾鲁生;《儒教中国及其现代命运》列文森;等等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读者调查

您对本期辞典内容之前是否了解
了解
0
投票
不了解
0
投票
0%
0%


“文革”时期风行一时的连环画,《孔老二罪恶的一生》

1968年,台湾“教育部”奉蒋介石指示重新规划研究祭孔礼仪,两年后订成“大成至圣先师释奠礼仪节”,各方反应良好沿用至今。图为60年代台北祭孔典礼上小朋友们主演的“八佾舞”。

2011年1月11日,总高9.5米的孔子青铜雕像在位于北京天安门广场东侧的中国国家博物馆北门广场落成。因其官方意义和落成的位置,一时成为民众议论的焦点。

电影《孔子》剧照,2010年上映。反映出大众文化对孔子的关注。
转型中国1864-1949
共和国辞典往期
第24期:遇罗锦离婚
共和国历史上有一段时期,离婚成了道德禁忌…[详细]
第23期:内部书
“三十年来,我们把西方文化当作禁忌。抛弃一切西方…[详细]
网友留言我要留言
联系我们
信箱:newshistory#qq.com(来信时#改为@) 联系电话:010—62671612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本期责编:丁阳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