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铁路工人与非洲兄弟一同修筑坦赞铁路

坦赞铁路台前幕后

“中华人民共和国回到联合国,是被非洲兄弟抬进去的”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句话。非洲国家为何与中国关系这么好?

因为中国对非洲好,好到派出数万人员、牺牲了几十位同胞,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下帮助非洲人民修建了一条铁路。

坦赞铁路,这是中国对外援助历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它让中国人民与非洲人民结下了深厚友谊,也寄托了当年中国人“输出革命”、“解放非洲人民”的梦。

然而,这条路当初修建的时候,却也并不是那么“郎有情妾有意”的。而如今这条铁路的现状,也让中国人百味杂陈。

  • 【决策】坦桑尼亚、赞比亚两国一开始均不愿意中国援建

周恩来访问坦桑尼亚

  毛泽东关于黑人解放的讲话与“援外八项原则”的提出

1963 年,中国人民通过毛泽东的讲话,表达了中国对于黑色人种反殖斗争的深厚同情。毛泽东说:“万恶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制度是随着奴役和贩卖黑人而兴盛起来的,它也必将随着黑色人种的彻底解放而告终。”刚从困境中摆脱出来的中国政府,对非洲事务表现出了极大关切。

1963年底至1964年,周恩来连续访问多个非洲国家,并在此期间提出了中国援外八项原则:一、平等互利;二、尊重主权,不附条件;三、无息或低息贷款;四、有利自力更生;五、有利国家收入,积累资金;六、国际价格,按质论价,保证质量;七、技术出口;八、专家待遇,一律平等。这八项原则的提出在国际上获得极大反响。

  获悉坦赞铁路计划 周恩来:这条铁路必须修建

1965年,坦桑尼亚政府的商业合作部长巴布访华时,透露了坦政府有意兴建坦赞铁路的计划,并称坦总统尼雷尔在稍后的正式访华中可能会向中国提出援助需求。因为此前无论是世界银行还是苏联都婉拒了坦桑尼亚的请求,所以巴布希望中国当局能研究一下。

对此,外交部提出了应当帮助兴建坦赞铁路的建议,并得到了中央认可,周恩来对此评价到:

“坦赞铁路对坦桑尼亚和赞比亚来说,不仅具有经济上的意义,更重要的是还具有军事上和政治上的意义。这两个姐妹国家还被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种族主义及其追随者包围着,他们共同认识到没有周围国家的独立解放,就不会有他们自己的真正的独立解放。

“而这条把他们连接起来的钢铁运输线,却可以使他们摆脱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种族主义的控制、讹诈,还可以使他们把世界反帝、反殖国家为支援非洲民族解放事业所提供的生活物资和军事物资运送到非洲南部、中部和西部谋求解放的自由战士手中。坦赞这条铁路必须修建,这是毫无疑义的……

“我们这种无私的援助定会赢得更多的友谊。坦赞铁路一旦建成,所造成的影响是无法估计的……毛泽东同志讲过,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

  坦桑尼亚一度踌躇:中国是个大国,但人民生活并不富裕

随后,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在访华时正式提出了中国是否能援建的问题,并与中国政府达成了原则协议。但在周恩来回访坦桑尼亚的时候,受赞比亚方面的影响,尼雷尔却犹豫了,他表示,中国虽然是个大国,但经济并不发达,人民生活并不富裕,如有可能,坦赞铁路还是由西方发达国家来援建,他将努力寻求这种可能性。

周恩来当即有针对性地向尼雷尔交底说,坦赞铁路无论是由中国援建还是由西方国家援建,都可以,问题是必须尽快修起来。西方不修,中国一定修。刘少奇则直接宣称“帝国主义不干的事,我们干,我们帮助你们修”。这些话让尼雷尔再次改变了态度。

  赞比亚开始也不愿中国援助:共产主义“自由战士”可能带来潜在威胁

同样想建设坦赞铁路的赞比亚方面对尼雷尔施加压力,是因为坦桑尼亚当初与中国达成原则协议时,并没有知会赞方,对此赞比亚感到十分恼怒,并且还回绝了周恩来提出的铁路考察方案。此后,赞方一直对中国援建坦赞铁路的话题持消极态度,原因何在呢?

据学者分析,主要在三点:

首先,赞比亚虽然实行“不结盟”与“反种族主义”的政策,但因为国内的不稳定因素,并不愿意接受来自共产主义国家的“自由战士”,那样赞比亚的国家安全将没有保障,“自由战士将越来越把这个国家置于安哥拉和莫桑比克进行报复的威胁之下”。

其次,赞比亚在经济、政治上还受前宗主国英国影响很深,并希望英国能遏制周边的南罗得西亚的独立。

最后,赞比亚对中国在输出革命方面的态度比较不了解,毛泽东对黑人解放的激进态度,周恩来的“非洲的革命时机已经成熟”的言论让他们不免感到疑虑,他们对中国的能力也有些不信任,甚至说“中国只能用竹子去铺设坦赞铁路”。

  西方不愿建中国接手 毛泽东:投资也只有1亿英镑,没有什么了不起嘛

然而,赞比亚寄望英美等国援建坦赞铁路的梦想在多次苦求无果后,还是最终破灭了。西方政府否定修建坦赞铁路的经济价值,继而采取帮助考察、制造坦、赞两国关系不和等手段拖延赞比亚接受中国政府的援助进程,最后通过帮助坦、赞两国修建坦赞公路、坦赞石油管道等措施企图打消赞比亚修建坦赞铁路的念头。这让赞比亚感到十分失望,而同时,赞比亚注意到中国严格地践行了“援外八项原则”,这让赞比亚相信中国能修好坦赞铁路。

1967年,赞比亚总统卡翁达访华,毛泽东在会见他时说:“你们修建这条铁路只有1700公里,投资也只有1亿英镑,没有什么了不起嘛。”这话打消了卡翁达所有疑虑。1967年9月,三国政府代表团进行了会谈并签订了援建的协定。中国方面免费提供人员考察工程,中国方面负责勘测、设计并帮忙组织施工,还贷款给两国10亿人民币。

  是否超出中国国力?周恩来:(修铁路)世界震动很大

关于坦赞铁路,时任对外经贸主任方毅曾估计说:“这条铁路就按国内的建设费用来说,少说也得十几个亿人民币,如果铁路设备全部由我们提供,那十几个亿也打不住。像我们这样一个刚刚摆脱困境的国家,一下子拿出这么大数字去援外,恐怕国力吃不住。”“用这样大的数字去援建一条铁路,不如用这笔钱去援建一些中小型项目,可以帮助许多非洲国家建设几十个乃至上百个厂矿、场馆、商店……”

周恩来觉得方毅说的话有道理,但还是主张修这个铁路,因为“我们出面修的话,可能对世界震动很大。” 于是,方毅向周恩来表示:“总理,不管有什么困难,我们也要帮助修建”于是,多达数万人的、持续近十年的坦赞铁路正式启动。

  • 【修建】耗资巨大,前后牺牲数十名援建人员

坦赞铁路上的东方红机车

  “非洲儿女多壮志,定叫铁路跨河山”

即便有过修筑成昆铁路的经验,坦赞铁路修筑的难度也是非常大的,美国专家甚至认为这条路不可能修得起来。全长1860.5公里。而高原区海拔近两千米高,九成以上为杳无人烟地带,亦蚊虫散布疟疾、黄热病为之地。桥梁大小三百座,最长一座四百多米;隧道十九处,最长一处接近900米。加上食品短缺、气候炎热、缺医少药,修建坦赞铁路是在极为艰苦的条件下进行的。

中国总计派出了5.6万人次的工程设计和施工人员。高峰时,在现场的中国员工多达1.6万人。“文革”时期,整个中国曲艺界万马齐喑,1972年的《友谊颂》几乎是唯一通过审查的相声作品。而其内容正是表现中国工人前往非洲修建坦赞铁路的情形——“非洲儿女多壮志,定叫铁路跨河山”。

  与美国工人的较量:西德记者高度评价中国工人

与中国援建的坦赞公路同时兴建的,还有一条美国人援助的坦赞公路。当年的一位西德记者曾比较过互相较劲的中国人和美国人,并写了一篇通讯——《毛泽东的人做得更快些》,文章是这么说的:

“中国人与美国人正在东非洲进行一场艰苦的决斗……然而,今天已经可以确定一点:中国人已经毫无疑问地占了上风。他们的建铁路工程较原定计划提前了一年半;相反地,美国人落于他们自己计划数个月之后……

“中国人在墙壁上贴着毛泽东的像与语录,很少看到一些有关个人的照片。没有一张裸体女人的照片。不象在那些欧洲与美国建筑队的营房里,这些裸体女人照片随处可见。在中国人的住处找不到一个非洲人在那里当厨师或佣人。不象那些在非洲的白人家里有黑色佣人在侍候着。中国人也不去找女孩子,他们在晚上也不去邻近的村庄寻花问柳。他们或是下中国象棋,或是打乒乓球与篮球;偶而也放映中国电影。在来自欧洲的援外人员,美国水手或者非洲政治家们为了找女人过夜而经常出没的有名的咖啡馆、旅馆的酒吧间里是看不到中国人的……

“如果美国人或者欧洲人到这里来建一条公路,以后可由那些混血小孩子的皮肤认定,那些外国人以前的营地在那里。但是至今还没发现一件中国人与非洲妇女生小孩子的案件—……

“当非洲人在村里发生困难的时候,中国人就帮助他们。中国医生免费为非洲妇女与小孩子们看病……

“坦桑尼亚官员如此评价中国:‘数十年来欧洲人与美国人老是认为我们笨而懒,我们什么事也不能完成。但是中国人指给我们看,我们自己也能成就一些事。他们对待我们不象是对待笨学生。这是根本的区别’。”

  生命换来的奇迹:数十名中国援建人员为坦赞铁路牺牲

1975年10月,坦赞铁路试运营,1976年7月全部建成移交。历经2年勘察,6年修筑,这项“凝结着中非友谊的”、“反帝反封建的”、堪称奇迹的艰巨工程排除万难之后,终于落成。但在过程之中,有49位中国援建人员被夺去了生命,约有30%牺牲在工地,40%牺牲于交通事故,30%被恶性疟疾等疾病死去。他们的名字是:

张凤岭、李荣安、毛忠满、徐有法、李景普、付帮成、陈学智、毛义德、马志仁、王兴国、胡继田、戴先利、刘继明、刘光福、李应启、张振宗、陈树云、仇振余、严光禄、肖大金、尹宗仁、王乱章、周义华、王福则、王克俭、周书成、魏连成、郭福生、刘亿岳、李跃东、周继连、李福旗、易明礼、靳成威、王有章、彭明良、修复良、崔致忠、马双泉、张福顺、李福久、殷国良、权润明、沈志荣、李硕寅、向永举、陈明金、张荣兴、罗毓升。

他们中的许多位,牺牲时仅二十余岁。值得一提的,另外还有16名工程人员,因援建其他项目而永埋在异乡。他们为中非友谊、为坦桑尼亚的建设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 【现状】越来越少的运载量让中国人揪心

如今的坦赞铁路,中国援建痕迹清晰可见

  “一条正在逐渐失去希望的铁路”

坦赞铁路开通至今,已经运行了三十余年。如今的现状怎样,是许多中国人关心的问题。但情况是令人忧虑的。至2007年6月底,坦赞铁路共运送了2549.4万吨货物,4109.3万人次的旅客。但这条铁路的设计运量达200万吨,且运量最高的财政年度为开通次年的1977年的127万吨,从此之后,运量就不断下滑,目前仅维持在每年60万至70万吨的水平,客运量也不断下滑。

与此同时,坦赞铁路管理中的问题也进一步暴露:设备和人员的老化,两国共管体制造成的资源配置浪费、资金流通不畅,甚至设备遭偷窃、官僚习气和腐败现象也纷纷出现。当地官员甚至声称“我们真的是一条正在逐渐失去希望的铁路”。他们对此毫无办法,甚至在考虑“能不能邀请中国人回来管理这条铁路?”

  贷款返还遥遥无期

但事实上,中国人对坦赞铁路付出的,已经实在是足够多了。当年最初的协定规定:中国提供无息的、不附带任何条件的贷款9.88亿元人民币。1982年坦赞两国开始还款。但1981年3月,坦桑尼亚总统访问北京,中国政府同意将铁路货款延期十年偿还,即1992年开始。且以坦桑尼亚的币制标准,每年仅能付出六千万先令。在1981年签约时六千万先令折合七百余万美元,90年代以后只能折合两三百万美元。更不用说,直到1999年中坦赞第10次技术合作的时候,中国仍然向非洲兄弟提供了新的贷款。中国想收回坦赞铁路上的贷款,可谓遥遥无期。

  铁路兴衰折射坦桑尼亚国家发展

坦赞铁路的衰败还折射出坦桑尼亚国家整体建设上的失败。自60年代摆脱英国殖民统治独立以后,坦桑尼亚就走上工,矿,农国营化的道路,甚至效仿苏联、中国等建立了人民公社,坦赞铁路就是国营化最突出的一个例子。然而这条道路造成的低效率到八十年代就彻底走不通了,步中国后尘,也开始了废除公社,革新政治,重新欢迎外资,然为时已晚。相比起中国的文化、经济基础以及吸引投资的能力,坦桑尼亚远远不及,以至到今天整个国家的经济仍然裹足不前。

坦赞铁路到如今唯一让中国人值得欣慰的,或许是当年“对南非民族独立运动产生深远影响”的初衷得到了实现,南非的黑人民权解放运动获得了胜利——虽然这与坦赞铁路的关系也许并不大。但至少,2010年坦桑尼亚球迷能够兴高采烈的通过这条铁路前往南非观看世界杯这场全球人的盛宴。为坦赞铁路付出如此之多、牺牲如此之多的中国人也会为此感到高兴吧。

资料来源:何英《援建坦赞铁路的决策过程》;南方周末《坦赞铁路今昔》;曲拯民《中国给坦赞尼亚筑铁路》;沈喜彭《论赞比亚初期不愿接受中国援建坦赞铁路的原因》,《安徽师范大学学报》2010年第6期;周伯萍《周恩来与坦赞铁路的援建》,《百年潮》2000年第六期;《重走坦赞铁路》,《瞭望东方周刊》2010年31期;尹家民《援建坦赞铁路内幕》,《党史博览》1999年第12期;西德《明星》通讯杂志,《在坦赞铁路的中国人》1973年;等等。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读者调查

您对本期辞典内容之前是否了解
了解
0
投票
不了解
0
投票
0%
0%

2007年,因修建坦赞铁路而牺牲的中国人公墓立了一块中国专家墓碑,碑文刻着:“异国青山理忠骨,往昔峥嵘今犹酣;巍巍德业馨赤土,未竟成真报九州。为援坦赞铁路建设及技术合作而牺牲的烈士英灵永垂不朽! 为中坦经济往来做出贡献的英灵永垂不朽! 中坦友谊万古长存!”

中国与坦桑尼亚工程师合影,非洲朋友穿着中式服装。坦桑尼亚总统出席联合国大会时曾穿过中山装。
转型中国1864-1949
共和国辞典往期
第13期:国歌沉浮
国歌歌词,曾在共和国的滚滚洪流里经历过扭曲浮沉…[详细]
第12期:“瞒产私分"
人民公社时代怎么会有“五亿农民瞒产私分”?…[详细]
第11期:65式军服
为什么会有这种军服,为什么后来又消失了?…[详细]
联系我们
信箱:newshistory#qq.com(来信时#改为@) 联系电话:010—62671612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本期责编:丁阳

网友评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