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目前不需要远洋海军

12月6日,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在北京会见了海军第十一次党代表大会代表。胡锦涛对海军代表指出,需要加快推进海军转型建设,拓展深化军事斗争准备。这意味着由近海防御转向远海联合作战,已经成为海军乃至全军当前的建设重点。…[详细]那么,我们需要一支什么样的海军?“远海联合作战”的清晰含义是什么?腾讯军事为您作出分析。

2010-12-09 第 0010
分享到QQ空间分享到腾讯朋友转播到腾讯微博

据新华社报道,12月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在北京会见了海军第十一次党代表大会代表。胡锦涛对海军代表指出,需要加快推进海军转型建设,拓展深化军事斗争准备,扎实推进海军现代化建设。与胡主席的讲话相呼应,《解放军报》同日发表了长篇通讯,明确指出中国海军在近5年来装备现代化水平大幅跃升,实现训练从近海向远海跨越,成为海军各级的中心任务。

上世纪70年代的中国海军演习,021型导弹艇在当时是海军主角和攻击主力。

近海防御战略的成功与局限

在建国初期,我国海军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当时我国海军的战略使命是“面对强敌”的防御问题,即防范国民党海军、美军在东南沿海的袭扰,以及苏军可能在北方海域发动的登陆入侵。在这一时期,海军重点发展岸基飞机、岸基反舰导弹、潜艇和导弹快艇,力争在近海消灭入侵者,即所谓的“飞潜快”。这一近海防御战略在当时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在1960年代末就成功将国民党海军势力逐出东南沿海,改善了海上安全环境。

但长时间奉行近海防御战略,也使得我国海军缺乏在南海保卫远海利益的能力。在1974年的西沙海战中,我国海军被迫采用猎潜艇和扫雷舰对抗南越海军的大型护卫舰,虽然取得了胜利,但却胜得非常惊险、壮烈。而在1988年的南沙海战中,虽然海军护卫舰编队取得了干净利落的胜利,但因为缺乏航空掩护并只有一艘处于调试阶段的防空护卫舰作为最后屏障,在海战获胜后只能迅速退出战场,以避免遭到越方空中打击……

由于文革10年动乱、改革开放初期军事准备让位于经济建设,我国海军发展曾存在20多年的停滞期,直至1990年代中期才重新出发,开始重点发展大中型主力水面作战舰艇。在新时期,国防白皮书已经将海军发展战略定义为“远海积极防御”,我国海军由此展开转型。

胡锦涛主席最近的讲话,更是说明了由近海防御转向远海联合作战,已经成为海军乃至全军当前的建设重点。

中美海军目前都在亚丁湾执行护航反海盗任务。图为美军151特混编队指挥官桑德斯准将访问中国海军舟山号护卫舰。

中国目前不需要美国式远洋海军

但对于“远海”一词定义,却少有权威解读。很多时候对于海军一提及“远”字,民众及媒体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突破岛链”、“挺进大洋”、“制衡西方海上霸权”等等,再者就是引述所谓的“马汉海权论”,认为海军必须防卫远洋商业航线。

其实,这些思维都是对现行国际经济、政治秩序缺乏了解或洞察。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对外贸易依存度不断提高,这种情况并不假,但我们更应看到的是,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对世界经济体系造成重大影响。在IT业界就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东莞一塞车,世界电脑就涨价”,在这个全球化时代,大部分国家的经济利益都是互相联系着的,今年是中国入世10周年,中国早与世界经济体系息息相关。

再者,近代以来任何一次封锁海上航线的举动都是国家间全面战争的开始或加剧。中国是一个核武大国,任何一个有理智的国家都不会作出封锁或阻挠中国海上贸易航线的举动,因为这将面临与中国爆发核战,或遭受中国单方面核打击的风险。

另外还必须承认的是,美国是当今世界的唯一超级大国,美国海军实力超过全世界其它各国海军的总和,它是一支全球存在的海军。同时美国方面的核心利益与中国的根本需求是切合的,双方都致力于保障海上自由贸易安全问题,同时双方也高度重视印度洋和非洲地区的稳定问题。例如在亚丁湾的反海盗行动中,中国海军与美国海军、欧盟海军是密切联系合作的,美欧军舰、巡逻飞机都曾协助、跟踪过遭遇海盗袭击的中国商船。

所以,我国海军的发展应该基于有节制和有限目标发展的思路,而不应该贪大求全,陷入与美国的军备竞赛。尊重并利用现有的全球秩序,最有利于我们的当前利益。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目前并不需要一支美国式的或前苏联式的远洋海军。

在西太平洋进行演习的美军三航母战斗群,美国海军实力超过其他国家海军的总和。任何国家海军试图在远洋上挑战美国海军都是不现实的。
一支强大的全球存在海军不仅仅需要航母等大吨位军舰,还需要有强有力的盟国和设施良好、耗资巨大的海外基地。图为驻日美军的横须贺基地
瓦良格号航母第二次出海试航。组建航母战斗群,构建对南沙海域的控制能力是中国海军转向远海的优先任务。

中国“远海”海军目前应着眼于南沙

中美、中国与其它国家大层面上虽然存在共同利益,但在局部利益上也有尖锐的冲突——中国与日本的东海、钓鱼岛争端,中国与越南、马来西亚等国的南海、南沙争端。东海、南海的海洋经济专属区是我国的核心利益所在,必须受到绝对优势军力的保护。

东海较为狭窄,整个东海海域及钓鱼岛都处于现代岸基战斗机的有效截击范围,所以对东海保护可以更多地依靠空中力量及二炮导弹部队。而在南海海域则不同,海域开阔且周边各国空中力量薄弱,更适合我国远海积极防御战略的展开。

综上所述,中国海军向“远海”转型,此“远海”目前的含义应该是在西沙以南的整个南海南部海区。在未来,中国海军建设以航母特混舰队为骨干的远海机动集群,可以深入南海核心区域,通过水面舰艇和舰载机的配合,保障我方海上权益。同时,作战思想更应从过去的倚重“攻击”,转向于“控制”,岸基远程反潜巡逻飞机、天基卫星系统和大量海底声纳阵等辅助系统也应予以重视,一支均衡的海军将更具战斗力。

转向远海联合作战已成为中国海军当前的建设重点。但我们需要对“远海”有清晰的定义,我们目前并不需要一支美国式的远洋海军,对远洋贸易航线的保护应着眼于对现行国际秩序的利用和核武器的威胁能力。基于有节制和有限目标发展的思路,中国海军应先着眼于构建对南沙群岛海域的控制能力。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