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问25期 微辩论:如何解决北京垃圾问题

《绿问》本期话题介绍

垃圾围城,已经成了北京城市建设的一大头痛问题。5月12日,北京市西南首座专门处理生活垃圾的燕山生活垃圾处理厂基础设施完工,按照计划,这座日处理200吨生活垃圾,投资8000多万元的生活垃圾处理厂,将在2015年正式投入使用。据悉,北京计划建设9座垃圾焚烧厂。
垃圾问题,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烧与不烧的问题。还有怎么烧的问题。是先分类再焚烧,还是继续混合烧?周边居民的反对浪潮,如何平复?很明显,大规模建设垃圾处理厂仍然是解决城市垃圾围城的主要措施。然而现实问题却是,很多城市已经面临无处可建垃圾处理厂,因为垃圾处理厂建设而产生“邻避抗争”的问题越来越多。
这是一场在微博上展开的有关北京垃圾问题的辩论!北京的民间垃圾问题专家、反对垃圾焚烧的民间环保斗士、北京环保组织代表,与北京市政市容委固废处副处长在腾讯微博上狭路相逢,在微博上展开了一场针对北京垃圾分类、垃圾焚烧处理的微辩论。欢迎围观!

相关微博

本次辩论成员介绍

毛达
毛达
垃圾问题专家,民间限塑政策研究小组核心成员。
卫潘明
北京市政市容委固废处副处长。
驴屎蛋儿
专职律师,坚决反对垃圾混烧,垃圾分类的民间倡导者和践行者。
李波
自然之友总干事,资深环保人士 。
王光旭
宁波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工委委员、总经济师。
黄云忠
风险投资人,坚决反对北京匆忙上马的垃圾焚烧项目…[详细]
《绿问》,腾讯绿色原创栏目。腾讯绿色作为中国最大最有影响力的门户网站专业频道,将通过一系列绿色产业、环境保护前沿专家的原创访谈,环境调查报告的深度解读,来探索中国绿色发展的正确路径…[更多绿问]
  腾讯绿色频道是腾讯网新闻中心旗下独立的一级频道,2010年4月8日正式上线。目的在于传播绿色产业最新资讯,积极倡导低碳环保生活,搭建绿色跨界交流合作共享平台,推动中国绿色产业和绿色经济的成长,是腾讯网倾力打造的重要网络平台…[首页]

策划与制作:

一、抛出问题:因为垃圾分类有难度,只能依靠垃圾焚烧解决北京垃圾问题?

  • 毛达

    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李波

    我同意绿问前设的立场-以其现在就做一步到位的讨论:烧还是不烧,还不如讨论烧的预设前提条件。 我有两点基本的意见:焚烧和填埋处理之公众参与过程必须公开,透明,可由公众指派的第三方独立监测。 第二,一些国内焚烧专家力挺混合焚烧令人担心。混合焚烧对循环经济和公共健康严重不利。 || 绿问(@greenview):这是一场在微博上展开的有关北京垃圾问题的辩论!北京的民间垃圾问题专家、反对垃圾焚烧的民间环保斗士、北京环保组织代表,与北京市政市容委固废处副处长在腾讯微博上狭路相逢,在微博上展开了一场针对北京垃圾分类、垃圾焚烧处理的微辩论。辩论还在进行,欢迎围观! http://url.cn/3tjzAP

    转播

  • 卫潘明

    辩论是必要的,但只辩论不行动工作是不可自己完成的,目前更需要的是群策群力提出切实可行的办法,我一直在等待,可惜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提建议。另外还需要大家身体力行开展分类,积累分类经验与大家分享。 || 绿问(@greenview):这是一场在微博上展开的有关北京垃圾问题的辩论!北京的民间垃圾问题专家、反对垃圾焚烧的民间环保斗士、北京环保组织代表,与北京市政市容委固废处副处长在腾讯微博上狭路相逢,在微博上展开了一场针对北京垃圾分类、垃圾焚烧处理的微辩论。辩论还在进行,欢迎围观! http://url.cn/3tjzAP

    转播

二、环保人士群辩:垃圾分类究竟难在哪儿?是国民性问题?

  • 王光旭

    很想知道“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的支撑理由是什么。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李波

    实际上大家都了解台湾的经验:焚烧厂建多了,后来台北市民垃圾分类减量成效卓著,造成焚烧设备闲置。 只不过大家对大陆城市居民在垃圾分类减量方面,是否能做得和台北市市民一样好,似乎没有表现出较强的信心。 说句实在话,计划生育都能全国一盘棋执行下去,垃圾分类怎么可能做不好呢?决心是关键呀!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王光旭

    对垃圾分类的方向必须有清醒而坚定的认识,这是唯一正确的选择,随着时间推移会越来越清楚。实施过程要因地制宜,分类方案等技术路线可不断修正,但必须持之以恒。 || 李波(@李波): 说句实在话,计划生育都能全国一盘棋执行下去,垃圾分类怎么可能做不好呢?决心是关键呀!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驴屎蛋儿

    稍微审视一下我们国民的表现,你会发现理由是多么地充分~ || 王光旭(@wgx1985431996): 很想知道“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的支撑理由是什么。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黄云忠

    我的观点是,审计先入,两方面,对已经开工的项目进行审计,发现问题报各地纪委甚至中纪委;对新审批的项目预算重新审计。审计署参与,最好有商业审计公司协助,公开透明,条件允许的最好微博直播 /偷笑。在垃圾焚烧这件事上,就北京而言,这些不下马,我要像李国庆一样脑子被驴踢。 || 绿问(@greenview):这是一场在微博上展开的有关北京垃圾问题的辩论!北京的民间垃圾问题专家、反对垃圾焚烧的民间环保斗士、北京环保组织代表,与北京市政市容委固废处副处长在腾讯微博上狭路相逢,在微博上展开了一场针对北京垃圾分类、垃圾焚烧处理的微辩论。辩论还在进行,欢迎围观! http://url.cn/3tjzAP

    转播

三、北京市政管委回应:谁能做到垃圾100%分类,我请他吃大餐!

  • 卫潘明

    按照国外同等口径,北京市垃圾进入垃圾处理设施(包括焚烧厂在内)的垃圾是经过分类的,即可回收物被分类收集资源再利用了,这是不争的事实。过渡阶段北京市的垃圾是经过筛分、生化或机械脱水后才进入焚烧设施的。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卫潘明

    北京垃圾处理设施处理能是根据垃圾处理的需要决策的,建设也是分步进行的。目前北京市垃圾分类的推动力度不比世界上哪个城市差,可回收物回收率不比哪个城市低多少。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卫潘明

    根据我个人垃圾分类的实践经验,承认我自己做不垃圾分类100%,不知各位大侠谁能做到100%,一个月能做到就行,我请大侠吃大餐。分类准则:“可回收”优先,其次“厨余”,最后其它,前两者不混别的东西即达标。100%表示其它垃圾中也没有“可回收”和“厨余”。谁敢应战?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四、都希望北京好,但垃圾分类方面,政府没啥政绩!

  • 一笑

    关于城市垃圾处理的话题讲的太多。举个小例子,很多次看到很多个小区门口停放的收分类垃圾的车,每天收一车,天天如是!那些农村来的拾荒者、每天运送垃圾的大哥们可是现成的最好的垃圾分类参与者!但城市管理者却为了虚无的可笑理由容不下他们,还在庙堂之上高谈垃圾分类实施困难等等之类,不可笑么? || 绿问(@greenview):这是一场在微博上展开的有关北京垃圾问题的辩论!北京的民间垃圾问题专家、反对垃圾焚烧的民间环保斗士、北京环保组织代表,与北京市政市容委固废处副处长在腾讯微博上狭路相逢,在微博上展开了一场针对北京垃圾分类、垃圾焚烧处理的微辩论。辩论还在进行,欢迎围观! http://url.cn/3tjzAP

    转播

  • 毛达

    都希望北京好,但北京市的高可回收物回收率显然不是政府的政绩,反而,为北京垃圾分流做出贡献的拾荒大军还在遭受驱赶和城市不公正的待遇,文安这样接收北京垃圾的农村地区没得到北京一点环境污染的补偿|| @卫潘明: 北京市垃圾分类的推动力度不比世界上哪个城市差,可回收物回收率不比哪个城市低多少。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自然之友

    如果是按照北京市的分类标准来分,我相信敢于应战的人绝不在少数. 卫潘明(@卫潘明):根据我个人垃圾分类的实践经验,承认我自己做不垃圾分类100%,不知各位大侠谁能做到100%,一个月能做到就行,我请大侠吃大餐。分类准则:“可回收”优先,其次“厨余”,最后其它,前两者不混别的东西即达标。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五、北京市政管委:我希望为了垃圾分类的事业,在自己家庭先进行一个分类试验

  • 卫潘明

    只有实践中做到了才能下结论,我希望为了垃圾分类的事业,在自己家庭先进行一个分类试验。一个人能做到到大部分人能做到保守的估计也需要几年到十年以上的时间。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卫潘明

    关于南宫及其它堆肥设施堆肥原料是否是从混合垃圾中选出来的,取决于垃圾分类的成绩,希望2015年我们能从源头分出30%的厨余垃圾,这需要靠全体市民以及NGO等组织的努力,个人以为难度很大。这些设施原本就可以处理分类好的厨余垃圾。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卫潘明

    个人保障分出一半厨余垃圾容易,大部分人保障难,只要你试验一下就知道了。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六、毛达:北京从1999年政府正式提垃圾分类到现在也蹉跎了12年了吧,市政部门别撇责任

  • 毛达

    几年甚至是10年,只要踏实地开始做,都不晚。北京从1999年政府正式提垃圾分类到现在也蹉跎了12年了吧,市政部门别撇责任啊。台北也是1998年开始的,人家一步一个脚印:限制焚烧、随袋征收、厨余强制分类··· || 卫潘明(@卫潘明): 一个人能做到到大部分人能做到保守的估计也需要几年到十年以上的时间。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毛达

    我有个观点:政府部门不能都变成精神文明办。政府规划的目标如果达不到,规划者是应该负责的,没有这个问责,什么目标都达不到。市政部门如果只强调市民责任、不讲自己完成规划目标的责任,就变成精神文明办了,规划约束也就没啥意义了|| 卫潘明(@卫潘明): 分出30%的厨余垃圾,这需要靠全体市民及NGO组织的努力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驴屎蛋儿

    在中国,要做到大多数人自觉垃圾分类的程度,十年肯定是不够的。一夜暴富是可能的,而贵族的培养则需三代~ || 卫潘明(@卫潘明): 只有实践中做到了才能下结论,我希望为了垃圾分类的事业,在自己家庭先进行一个分类试验。一个人能做到到大部分人能做到保守的估计也需要几年到十年以上的时间。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七、垃圾分类推进不下去,是国民素质问题?

  • 毛达

    用“国民素质”解释推进不了垃圾分类是有问题的,至少日本和台湾开始分类的原因就不能完全用“素质”解释。普通公众的行动意愿与可获得的公共信息关系密切,而政府是公共信息的主要来源。过去十多年,垃圾围城、填埋场、混烧厂污染、虚假分类,政府向公众隐瞒了多少真相?是不是原因之一?驴屎蛋儿(@lvshidaner):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卫潘明

    我们认为垃圾分类的难度是客观存在的,而不是国民素质问题。我们要做的是通过某种方法去提高垃圾分类的效果,希望大家在此方面多努力。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驴屎蛋儿

    应该说既有政府的态度和决心的问题,既有政府制定的分类方法是否科学的问题,也有国民环保意识、整体国民素质的问题。它是有关政治、哲学、法律、宗教、教育等的综合问题~ || 卫潘明(@卫潘明): 我们认为垃圾分类的难度是客观存在的,而不是国民素质问题。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八、北京市政管委:逐步解决北京的垃圾围城,需要资金也需要时间

  • 卫潘明

    历史是可以研究但不能改变的。94年之前北京没有垃圾处理设施,垃圾自然要堆放在各地,这是事实不需要也没有隐瞒什么东西,94年开始处理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全部处理,总是逐步提高的,去年无害化才达到97%,基本做到不产生新的非正规。已有非正规填埋场治理计划,逐步解决垃圾围城问题,这需要资金时间。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卫潘明

    只要了解垃圾处理的历史,以科学的态度看待非正规垃圾填埋场(垃圾围城)、填埋场、焚烧厂污染(北京焚烧厂是达标的)、垃圾分类(推进是过程,不可能一下子完成)等情况,大家就会明白北京垃圾分类和处理发展的必由之路。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九、垃圾焚烧厂的排放数据,请公布!

  • 毛达

    市政公布一下高安屯焚烧厂二恶英检测的结果、时间、检测单位、工况,以及周边环境的二恶英水平吧,会有助于人们认识焚烧厂。高安屯医疗废物焚烧厂的二恶英检测详情也公布一下,市民杨子申请信息公开,被拒绝,难免让我们起疑。李波(@李波) 驴屎蛋儿(@lvshidaner) 冯永锋(@冯永锋)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 卫潘明(@卫潘明): 北京焚烧厂是达标的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毛达

    历史欠账大家都会坦然面对,有些怪现象就搞不明白了,如2002年赵章元向北京市汇报填埋场地下水被污染,管委却向社会宣布“北京地下水没被垃圾污染,现在不会、将来也同样不会”http://url.cn/3MtwWI 卫潘明(@卫潘明): 94年之前北京没有垃圾处理设施,垃圾自然要堆放在各地,这是事实不需要也没有隐瞒什么东西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卫潘明

    非正规垃圾填埋场自然没有防渗系统,污染地下水是必然的。而赵老师说的是正规填埋场渗漏了,这一点实在不敢苟同。非正规正在治理,正规的不允许造成渗漏。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卫潘明

    生活垃圾焚烧厂的排放情况是对公众开放的,可以实时监测的数据在焚烧厂的大屏幕上显示,二恶英监测结果可以向焚烧厂咨询。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 自然之友

    咨询就会给么? || 卫潘明(@卫潘明): 生活垃圾焚烧厂的排放情况是对公众开放的,可以实时监测的数据在焚烧厂的大屏幕上显示,二恶英监测结果可以向焚烧厂咨询。 || 毛达(@elephantmao):今天北京市政管委的同志说之所以要建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是因为垃圾分类工作有难度、结果不可控。我觉得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因为计划建设处理量大大超出规划焚烧比例的焚烧厂(即垃圾混烧厂),所以垃圾分类缺乏动力、前途未卜。卫潘明(@卫潘明) 徐海云(@徐海云) 驴屎蛋儿(@lvshidaner) 自然之友(@自然之友) 冯永锋(@冯永锋) 李波(@李波)

    转播

网友评论

策划:Vingie  设计:Feast  制作:Tianwai|  您还可以通过如下方式使用腾讯微博:手机  QQ  空间  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