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
系列
中国周刊总编辑
目前中国一切问题都是政治问题
时事点评
普通人有机会,国家才真有希望
时评家
  • 几百个文件管不住大吃大喝,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那么多法律,效用又如何呢?
  • 别看那些窃取了高位和劫掠了巨额财富的人如何得瑟,对于他们而言,如何才能使他们的家族永远高高在上,而不致被剥夺,不致骨肉相残,成了这些人唯一的愿望。对这些人来说,生活已经了无意义,内心深处的恐惧始终相伴于生命中,他们夜夜无寐,都患有神经衰弱症,最终会在担忧和恐惧中死去。
  • 谣言救国,此国也必毁于谣。翻开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正史野史,朝代兴替,都不乏此类故事。说什么大楚兴陈胜王,谁兴谁王,靠谣言终究不能持续。思想观念要深入人心,更要拒绝机会主义式的传播。。。
  • 重庆故事,套用古典战法,叫作“水淹朝天门码头”
  • 今日码头换了袍哥,众皆兴高采烈。其实码头还是码头,袍哥还是袍哥,不过你方唱罢我登场,轮流而已,全忘了昨日那么多人为73通过如丧考妣。平头百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还是老老实实看洪门演出吧。 /呲牙
  • 公平地说,也不全是问题,关键是普通人有机会,国家才真有希望。
  • 情妇反腐,偶然性太大,还是相信制度改造吧
  • 在大改不能实现的时候,首先要倾听民众呼声,靠内参治不了国,靠万年国代也不行
  • 在中国,目前一切问题都是政治问题 || 客座总编辑(@客座总编辑): #总编看两会# 发人深思 /大兵|| 杨锦麟(@杨锦麟): 温有话说。 ||李桂文(@李桂文): 今天的记者会基本被政治性话题占满了,经济和民生问题反而涉及得不多。|| @yangjinlin : 关心的都是教育公平和就业问题。人同此心。
  • 我觉着吧,温情、真情、悲情,在一个人身上是不矛盾的。温总也一样吧。
  • [温家宝]多年来,重庆市历届政府和广大人民群众,为改革建设事业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也取得了明显的成绩。但是,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并认真从王立军事件中吸取教训——历届和现任分开表达?
  • 晨读新闻,果然神奇国度,盛产让你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新闻,这不,又出妖蛾子了,教育部又要将学雷锋三下乡纳入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体系,恍然回到我小时候,那时还在文革啊。不得不说马勒戈壁的,老子每年给孩子交了那么多学杂费,又不是要她成为社会主义的草!
  • 在极权威权时代和社会,艺术在夹缝中多少还有些想象力创造力,并通过解构旧社会为新社会埋下了种子,早年有东欧、苏联的例子,当下有伊朗艺术家奉献给世界的电影。我们呢?在政治和金钱的双重勾引下,只有意淫而无对权力的解构,且大多与性有关,无论是钗还是海魂衫涂胭脂在地铁朗读普希金。。。
  • #问计童稚#新近颁发的河北儿童发展规划提出,儿童有权对影响儿童的事项发表建议,决定有关儿童的重大事项吸收儿童代表参加,听取儿童意见。-俺家丫头课外学啥听丫头意见,俺们校正监督。但一省政策,听取童稚意见,乃是天下新鲜事。且不说代表选择,限制行为能力人能够参与政策制定,不知幸或不幸!

栏目标题

更多
剖析税收
有桥了,但我们还装着没看见桥,在摸石头
  • 要问纳税人的钱去了哪里,先从预算公开起。这些年预算公开的呼声一直没断过,民间、学界都有行动,有些地方政府也有改变,当然,这个改变还远不够。我希望看到这步伐更快些,当然,监督审查也是必不可少
  • 其实,房价高、物价涨、贫富有差别,也是正常的社会现象,但上学难、看病难、贪污腐败屡治不果,在一个重税国家,在一个有庞大公务员队伍的国家,确实是不正常的现象
  • 历史有很多故事。历史上,英国国王因为乱收税等,被送上了断头台;英国的北美殖民地,因为英国向她乱收税,北美殖民地宣布独立,出现了如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法国路易十六想改革,但国家政府烂透了,税改加速了自己被送上断头台的速度
  • 个人觉得这个建议是个良好的愿望。不过,让纳税人了解税收支出,税收支出的公开透明,人类现有文明早已有制度解决了,有桥了,但关键是我们还装着没看见桥,在摸石头
  • 法国是重税国家,但法国也是社会福利保障较好的国家。我们也是重税国家,这中间的差别,更有治理理念和水平的问题
  • 其实按法律规定,税收项目必须立法,非经立法,不得征税,隐形的税痛理论上是不合法的 ||朱学东(@朱学东): 我估计税务总局的人也说不清楚,呵呵
  • 1,以家庭为单位征收所得税当然可行,关键是有没有决心愿不愿去做;2,征收房产税减轻贫富两极分化,事倍功半;3,纳税人的钱哪去了,大家都在问,都想知道,但目前我们所知都有限
  • 税之痛,不仅在税负之重,更在纳税人权利阙如。

栏目标题

更多
经济学家微博圈
世相观察
礼失中原,求诸高野
  • 下午在大理古城,见拐过街角长达百米的排队民众,烈日下不躁不乱,文静安详。问司机,方知是赶三月街的民众排队候巴士回家,见识过帝都拥挤候车场景的我辈,无不惊叹大理普通民众的井然之序。礼失中原,求诸高野,大理始现,信然!
  • #世相#之有礼行天下:过西便门一理发馆,门口理发师洗头工面对面整整齐齐排了两列,一三十来岁平头男人在两列人中来回走着,一边挥着手一边说:靠什么招徕顾客?礼!知道中国人为什么说有礼行天下而不数有法行天下么?讲法对我们做生意没用,讲礼有礼才管用,都给我记住了,有礼行遍天下!猛一挥手。
  • 在中国,已经没有青少女时代,只有OL时代,熟女时代。你去大街上、学校里、商场、娱乐场所一看就知道。她们吃的穿的看的玩的,化妆品香水,都已经成人化,所以什么SEVENTEEN,什么COSMgirl,在中国最后全玩完。这就是中国的压缩饼干时代。吴泓在世时,我专门跟他讨论过这个问题
  • 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社会建设,最大失败。刘家窑地铁口这点,只开一侮辱性通道,似我身材,堪堪过去。俩武警门神般立入口处,安检口好几个人站着,不搞手检,人潮涌动。难道我挎包里两本书里,还藏着多少愤怒的蛋?
  • 看着一些人在强光之下,镜头之前,红口白牙,舌灿莲花,我不由得想,过去常说人要脸树要皮,没皮没脸,他们不害臊么?他们不怕别人戳脊骨么?
  • 从前我刚开始炒股票时,股票市场有许多经济学家,后来见识稍长,方知那些经济学家其实就是股评家,和庄家设局诱你入套;到围脖时代,发现围脖上有许多知识分子,警句迭出,振聋发聩,时间稍长,他们还是此路数,方知他们只是文摘时评家而已。。。
  • 越来越多的围脖知识分子把当下搞圈子攻讦谩骂对手归罪于鲁迅,忙着切割,并努力攀附胡适。其实,他们喜欢攻讦谩骂,与人家树人先生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再示爱,也与适之先生攀不上关系。
  • 围脖上许多有名望的人,仔细观察下去,让我越来越失望无趣,实在名不副实啊。帕斯卡尔说,法袍和假发是法官必不可少的行头,没有了这些东西,他们的权威就会受损一半。勒庞说,名望的特点就是阻止我们看到事务本来的面目,让我们判断力彻底麻木。
  • 现在,围脖上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大座驾,大便具,写的个个如身临其境,仿佛是自己带队兵临城下围困般。嗯,个个可得挪贝尔耗斯卡。。。这也是一出好看的大戏 /呲牙
  • 回到家,发现正播着美好的一年。我喜欢这部电影,尤其喜欢他大团圆的美好结尾。在一个充满不安感的社会中,一个合乎我们美好情感的结尾,是奢侈品,哪怕罕见,却顽强地根存于我心中。。。

栏目标题

更多
学者圈
  • 微博在线
  • 对话朱学东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栏目标题

更多
简介
朱学东
原《南风窗》杂志总编辑,现《中国周刊》总编辑。
  1989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获哲学学士学位。曾供职于北京印刷学院从事教学工作。
  1994年调入国家新闻出版署报纸期刊管理司,从事报纸管理工作。1997年调新闻出版署办公室秘书处工作。曾多次参与报纸、期刊管理有关文件的起草及修订工作。
  2000年9月任职信息早报副总编辑。2003年6月调任《传媒》杂志常务副社长、常务副主编,主导对《传媒》杂志的改版工作。2006年8月出任《南风窗》杂志总编辑。2008年12月离职,2009年2月加盟朱德付先生筹建改版的《中国周刊》。
活动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