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著名宪法专家
改变中国,就从你投出的那张选票开始
系列
学者
“当正义与非义交战时,知识分子不能以中立者自居。” ——以赛亚·伯林
  • 转一个北大学生对媒体的一些建议:“我希望有一天可以有这样的青年节目,可以谈文学、谈诗歌、谈艺术、谈哲学、谈理想;张千帆、徐向东这样的老师可以直接告诉青年人什么是宪法,什么是伦理学;为了扩大受众,甚至可以参照台湾的大学生综艺节目谈生活。”其实是很好的建议啊,我也这样希望啊。
我梦想做一个有尊严的中国人
我希望,有朝一日,我们的教育体制能培养正常的孩子、造就有尊严的公民。
一个有尊严的政府必然是由人格健全、思维独立、遵纪守法的官员构成的。
地方民主自治仍然是解决中国问题的一个绕不开的结。
只有自下而上选举产生的政府才是属于人民的,也才可能真正“为人民服务”。
中国宪政需要“愤青”,只有他们才能帮助打破无所不在的法治困境。
人民的权利最终要由人民自己站出来维护。
要推动中国宪政的实质进步,只有通过选举。
没有看似无意义的尝试,有意义的永远不会开始。
改革正在走下坡路,我们已经开始走上了越改越糟的这条路。
GDP思维一日不除,“维稳”将会越维越不稳。
中国的规律是良法很难落实,恶法倒往往实施起来尤其得力。
中国改革30年之后,主要问题已经不是有没有法,而是有法却没有法治。
既然一开始就不打算实行,那为什么不把它规定得更漂亮些呢?
关于未来
中国宪政需要“愤青”
  • 中国宪政需要“愤青”,只有他们才能帮助打破无所不在的法治困境。这确实是一个矛盾,宪政与法治首先需要理性,但是我们看到,只有理性是支撑不起法治大厦的。当然,推动中国宪政的“愤青”不只是愤世嫉俗;他们必须具备宪政的追求和法律人的技巧,但我在这里更强调的是对法治的担当和勇气。
  • 我们都不敢站出来说话,做一个“缩头乌龟”是对每个人来说都很“理性”的一种行为方式,但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让整个社会丧失法治,而我们也活该遭受法治失序、纲纪废弛之罪。
  • 对“各人自扫门前雪”的狭义理性社会,“囚徒困境”和“搭便车”无处不在,宪政确实“难于上青天”。我们这群理性人看到理性“囚徒”所面临的悲惨困境,难道不应该有所触动、有所行动吗?只要我们每个人都做那么一点点,我们自己的法治环境将得到改善,执法者也是理性的,面对天怒人怨会有所收敛。
  • 张老师,真的是直指人心呀。我们一方面,希望有有影响的人站出来,替大家改善如今扭曲的困境;另一方面又明白这样会成为祭品,不希望这种令我们伤心的局面出现。那么,又怎么会有光呢?飞娥扑火的壮烈,当主体换为人时,却有太多的顾及
关于改革
让改革越改越好
  • 什么是改革的好或糟?要回答这个问题并不难。任何正当合法的改革或政府创新都必须以人民的利益为基本目标。人民是谁?人民就是大多数人。如果通过改革,我们中国14亿人中的大多数都受益了,那说明改革就是好的。评价改革的最高标准当然是人民或者说是大多数人的利益。
  • 只有通过民主选举逐步改造中国权力结构,迫使官员对人民负责。既得利益集团不会轻易放弃,改革一开始很可能产生冲突、动荡甚至暴力事件,但是如果人民因此退缩,那么他们将永远是公权垄断下既得利益的牺牲品。
  • 你们中的某些人也许知道,今年是中国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不幸的是,在过去一个多世纪的漫长岁月里,中国一再错失自己的宪政机会,而中国人民也为他们的宪政失败付出幸福乃至生命的巨大代价。
  • 有市民,无市民社会,有行业,无真正行业自治,有公民,无公民联合。
  • 是的,阵痛必须的也是痛基的,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们愿意承担。。。。
关于人大换届选举
足够重视自己的那张选票
  • 今年将开始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也是近六十年来首次实行城乡同比例选举。据统计,这次换届选举将产生两千多个县级政权、三万多个乡级政权、200多万名县乡两级人大代表;参与这次乡级选举的选民将达6亿多人,县级选民更达9亿多人,无疑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选民团体。
  • 如今我们经常看到网民抱怨政府这个不是、那个不是,但只是抱怨或批评显然是没有用的,怨天尤人的心态也不可取。其实宪法还是把权利给了我们,是我们自己没有足够重视属于自己的那张选票;对于今天这种状态,我们不能全怪别人,还应该问问自己对改变现状究竟做过什么。
  • 我们的改革越改越糟,中国还有没有希望呢?希望当然是有的。之所以会越改越糟呢,归根结底就在于人民没有参与。如果人民实质性地参与了,就能扭转这种趋势。
  • 非常赞成张教授的训导!这种训导比周本顺之流(他不是善意的训导,而是居高临下、居心叵测的教训)要高尚! 最近,广州高中生陈逸华的行为,让人感动,应该成为国人的楷模!
  • 但是,选票在哪里?
关于蔡定剑
人人都可以成为蔡定剑
  • 定剑做了很多工作,身体力行,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大家感到很遗憾,“世上再无蔡定剑”,因为我们今天这个社会太需要蔡定剑,而蔡定剑恰恰太少太少,甚至可能没有了。
  • 定剑的乐观值得我们学习。他在政府部门工作那么长时间,对中国的现实困难比我们更清楚。这也尤其让人感到钦佩,他明明知道问题的难度,还是义无反顾去做,不计后果,确实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 蔡定剑只是个普通人,他能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只要像他那样稍微再努力一点,多少都能取得一点成就,也许做得不如他好,但是肯定不会没有成就的。如果我们有那么多的人做那么一点事,加起来我们的成就一定能大大超越定剑的个人成就。定剑对我们最大的启示就是,一个凡人能够能为这个社会做什么。
  • 读过张老师关于蔡定剑老师离开的文章,很惋惜。今天在法大听您的“中国高考招生”讲座,发现老师白头发多了不少啊,祝老师身体健康!希望法治事业也能顺利进展! /微笑
关于拆迁
必须确立自愿、公开、公平三大原则
  • 自2009年底唐福珍自焚事件以来,城市拆迁暴力受到广泛关注。国务院法制办迅拟定了两部草案各有亮点,也各有不足。要从根本上防止唐福珍悲剧重演,征收条例必须确立自愿、公开、公平三大原则。http://url.cn/0H6UZi
  • 各位朋友,拆迁条例正在修订中。我们针对其中最核心的九个问题设计了调查问卷,请发出你的声音、表达你的看法。或许,你的意见会帮助中国永别血拆……详情请登录 http://url.cn/2WEaJE 谢谢参与! 张千帆
  • 感谢网友参与,尤其感谢腾讯网评论频道的支持,感谢新启蒙公民参与立法研究所主任熊伟、社科院国际法研究所副研究员曲相霏、著名作家杨恒君等同仁,城市房屋征收与补偿立法方案的问卷调查圆满结束。结果体现了网友对征收条例的期待。让我们共同努力用民意推动立法。查阅结果: http://url.cn/1tkKIW
  • 根据市场愿则,房价市场化,补偿也应市场化,应尊重每一位公民的合法财产,只要财产合法理应受到保护,至于三分之二,或90%同意就可以,是对拥有合法财产的公民权利的侵犯。只能通过市场原则达成补偿协议后才是尊重每位公民的合法财产。只有这样才能走上依法行政的法治之路。
关于上访
别无他法,才会走这条路
  • 在某些官员看来,去北京上访、下跪、发传单、联系记者等行为是深恶痛绝的“违法”,但其实这些只是公民受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的一种表达方式。即便拦截总理车队也不是什么弥天大罪,只要她的目的是反映冤情,而没有任何伤害意图。
  • 对吉林辽源上访户李桂荣的初步调查报告已经完成。整个调查中,我们遇到的最大困惑就是当事人和政府部门提供的事实版本大相径庭。在李桂荣那里,我们得到的图景是一个屡遭政府迫害的举报人和上访人;在矿务局和政府部门那里,我们得到的图景是政府的无微不至、仁至义尽和李桂荣的无理取闹、咎由自取。
  • 落实补偿就是一举两得的措施,既满足了李桂荣的个人和家庭需要,同时也“稳”住了她个人。我们相信,中国式上访是一个极其艰辛的过程;只要有其它选择,任何理智正常的人就不会选择走这条路,经历了十多年上访风雨的李桂荣一定尤其明白这一点。
  • 当我在学校的时候,我还是那样的理想主义,当我走出学校的时候才发现并不是每个伸冤的老百姓都是那样所谓的悲惨,还有更多的,不可告人的目的,这确实是我的真实想法,而我是个身怀良知的法律人
关于法治
“人心齐,专制移”
  • 今年已经宣布建成了“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但是法治还是遥遥无期。我们法律体系或许还有一些缺憾,如新闻法、宗教保护法没有制定、行政程序法没有制定、行政诉讼法需要修改等等,但是30年的最大成就是立法体系的完善,这是不可否认的。
  • 问题是这些法怎么得到落实,如果法制定那么多,最后都没有落实,那么法的成就还几乎是零。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困难,而难点正是在于宪政的突破口无法打开。
  • 转发卫方的微博—【人心齐,专制移】江平先生在北大法学院讲法治与宪政,梁治平教授和我受张千帆教授之命作评论。受网上一幅图片启发,评论最后我说:法治依赖国民努力。我们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但是,没有大家共同努力,最后我们只有一种法,那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没办法。
  • 张千帆教授说的霸气,尤其是最后一句“没有大家共同努力,最后我们只有一种法,那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没办法”,法制这种社会性的东西要是没有人民参与的话,那的确是空架子
愿上天赐与国家一部行之有效的宪法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思享者:张千帆朋友圈
对话
  • 敬告诬陷独立参选人者不要乱造谣:最近,北京新启蒙公民参与立法研究所主任熊伟宣布参选海淀区人大,立即招来一些“五毛”造谣诬陷。作为多年的朋友,我了解他的为人,并相信任何认识他的人都会为他长期推动地方民主的执着和真诚所感动。
  • “蔡定剑对我们最大的启示就是,一个凡人能够能为这个社会做什么”。张千帆教授此话何等精辟。请大家努力转播,让更多的朋友都能看到。谢谢。 /抱拳
电话:010-62671158
邮箱:yanshanforum@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