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
历史在哪里扭曲,就要在哪里突破
系列
学者
“当正义与非义交战时,知识分子不能以中立者自居。” ——以赛亚·伯林
  • 中山大学哲学系退休教授袁伟时,是广东难得一见的并且非常有见地的哲学家`史学家,此人我很钦佩!
  • #推荐收听#袁老这个“80”和韩寒那个80后一样都是80后啊,喜欢韩寒那个80后的人也不要错过这个80后啊。
想说点对得起国家的真话
我都已经80了,还不讲几句真话,那就太对不起生我养我的国家了。
我当时真心实意认为他们是极端错误的。(为参与“反右”道歉)
告别文革就是告别野蛮。
我们的青少年还在继续吃狼奶!
不要强调中国历史上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其最大的特殊就是顽固的天朝心态。
中国传统文化里没有现代性。
我们现在是在还历史旧债。
任何国家要走出中世纪,实现现代化,关键在于观念变革,造就一代新人。
一个有责任心的知识分子,就要推动思想观念变革,这个变革的核心是人的解放。
历史学家的责任是拨乱反正。
袁世凯是清末新政的重要支柱。
回到计划经济是不可能的。破坏法治,搞权贵资本主义,也会受到很大束缚。
最担心官员的认识跟不上形势。
树个孔子像没什么了不起的。但要观察,还有没有和是谁的像要出现。
现在随便说别人是“汉奸”十分无聊,是愚昧无知的表现。
关于历史
把历史教训转化为历史智慧
  • /大兵总结百年经验,改革的社会成本最低,对中国人最有利。保持社会稳定,聚焦法治与自由,紧紧盯着官员的言行,看看他们有没有违法,有没有侵犯公民的自由,悠悠万事,唯此为大!现有社会秩序坍塌,公民的生命权、财产权比现在更没有保障,代价太大!激愤言论可以理解,但不是对中国人有利的出路。
  • 辛亥革命是三方共同努力的成果,革命派、立宪派和北洋实力派。缺了任何一方中华民国的顺利诞生都是不可能的。对三方的贡献都应该客观评价。立宪派主要的失误在于没有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政党,没有充分发挥应该发挥的主导作用。
  • /难过为什么要揭露孙文的问题?为了把政治家请下神坛。神高一尺,人矮三寸;变为“三寸丁谷树皮”—武大郎了。中国人受造神运动之害罄竹难书。现在是站起来成为堂堂正正的现代公民的时候了。在政治、学术和思想文化领域没有神。政治家是公众人物或公仆,理应任由公民评论,一刻也不能离开公民的监督!
  • 五四可能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是它破除三纲的努力是非常正确的。它启发公民的觉醒,也是非常正确的。任何国家要转型成为现代社会都需要启蒙,五四开了一个头,我们现在仍然在做这个工作,两者是延续性的。许多人在不同岗位上做出艰辛的努力,应该向他们致敬。
  • 保持社会稳定 聚焦法治与自由 这是出路
  • 只怕造神容易毁神难。信的多了,信仰也就成了一种习惯,一种人生的意义。
  • 非常同意袁教授的观点,五四精神的传承,远远还没做到。
关于传统
当前最缺的不是传统文化,而是健全法治
  • 不要老是回头看过去,中国人最大的痛是现在仍然是落后的发展中国家。要改变现状,靠中国传统文化行吗?仍然要市场经济,自由、法治、民主、宪政,这些是任何国家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当前最缺的不是传统文化,而是健全法治。
  • 文化的传承是自然更替的,传统文化的优秀部分在现实生活中已经自然保存下来。不要恐吓大家说断档了!有人愿意选择别的文化作为自己的思想取向,很正常。正好象有人愿意整天拜倒在孔孟脚下,也是个人的权利。总之要确立一点,现代公民的基础是自由思想独立人格,其它应该各适其适,不必强求。
  • 有人利用传统文化做文章,传统文化在一些人那里被宗教话了!
关于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过激,将有碍于改革开放
  • 民族是虚拟共同体,它当然会有自己的特征,但这种特征会自然演变的,千万不要过分强调主体性,也不要害怕所谓民族特征的丧失。最重要是每个公民的权利意识。孙中山批评中国人“一盘散沙”,是不恰当的。现代公民就应该独立自主。只要有结社自由,大家就会用不同的方式凝聚起来。
  • 民族主义的狭隘情绪会长期存在,值得大家警惕。特别是随着经济发展这种情绪会越来越强烈,其实这些都是井底之蛙在坐井观天。有的人鼓吹民族主义,其实不过是牟利行为。写《中国不高兴》的作者,据说赚够了人民币就移民到美国去了。
  • 民族主义已经成为政客蛊惑人心的工具。总结历史经验,不要再上当了!现代国家的基础是公民的独立自由,文化取向是每个公民自己的权利。现在中国民族主义思潮所以值得担忧,是因为有碍于进一步改革开放。思想文化不应受国界和民族差别的限制。
  • 民族主义本身没有问题,可耻的是利用民族主义达到自己不告人的目的的人。 我等草民,不像权贵和精英一样可以移民国外,眼睁睁的看着这些蛀虫掏空国家,能不愤怒吗? 对于我们草根来就,当然必须保持清醒的前脑,不要被人利用了。 我们要的是师夷长技以自强,而不是盲目排外。
关于启蒙
任何国家要转型成为现代社会都需要启蒙
  • /难过思想、学术、文化没有国界。自由交流,自由选择,自由更替,是这些领域发展的不二法门。有些人用殖民化来吓我们,推销他们的所谓主体性。其实,公民的自由和尊严是根本,离开这一条谈什么主体性,说到底是冀图建筑新的思想堡垒,用所谓民族性诱骗中国人远离人类共同创造的现代文化。朝鲜就是样板
  • 现在中国已经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比起许多国家实行民主宪政的时候的状况,要好得多了。只要在实践民主过程中,才能进一步提高公民的素质。任何国家实行民主都会出现很多不足的现象,有自由监督、健全的法治,这些负面现象都会逐步得到纠正。现在民主不健全关键在官员的水平低下,不能怪公民的素质。
  • 现代社会不可能思想统一,应该容许各人保留自己的意见。至于哪一种意见成为主流,得到多数人认同,必须在自由竞争中考验。
  • 制度可以走在前面,在实际执行中遇到问题不断修正,中国百姓素质地下是客观事实,但好的制度可以引发好的教育.但就算教育跟上百姓的低素质也会在民主实践中引发各种问题.那就见招拆招,用十年时间可以塑造一批高素质的公民主体.他们可以打开民主的大门.只能如此.
关于改革
此时不改,更待何时?
  • /难过民怨沸腾,监督政府、监督政府的声音很强大,这些都是改革的强大动力。现在就看执政者如何接招了。说改革停止了,不客观。例如,温家宝说,几年内要普及社会保障网。但改革步伐确实过慢,特别是有些领域的改革明显滞后。主动改,逐渐改,保持社会稳定,这是成本最低的道路。此时不改,更待何时?
  • /难过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官员!他们的认识水平是决定中国民主进程的重要因素。最重要的教育方式是公民时时刻刻关注他们的言行有没有脱离民主、法治的准则,是不是廉洁从政。中国公民的水平比发达国家实行民主、法治的起步阶段高得多了,官员的基本观念则多半停留在统治百姓和保持执政地位的水平上。
  • 说得好可当官的就是不这么做,他们就愿意充当打手,在百姓面前作威作福
关于未来
力争用逐步改良推动社会前进
  • /微笑提倡改良不是迂腐!不言而喻的前提是社会矛盾尖锐,执政者压力重重,需要寻找出路;而关心国家前途的公民,应该冷静考虑转型的成本,力争用逐步改良推动社会前进。20世纪不断革命的恶果瞩目惊心,不要再走错路!
  • /难过两岸经济完全融合了,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第一次成为现实。能否真正统一,关键在大陆自由、民主的进程。《联合报》一位美女记者告诉我:“老是有人问我,你赞成不赞成统一?我说:如果在北京街头,可以随便骂领导人和警察而不会遇到任何麻烦,我就赞成统一!”当官的,您真想祖国早日统一吗?给力
  • 中国和西方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有战争了,因为双方的经济已经融合了。当代的战争绝大部分不是由于文明的冲突造成的。当代战争多数是利益之争,有少数则是前现代的落后制度与现代制度之争。
  • 真是大眼光。做宇宙强国只能满足虚荣,对老白姓来说,实实在在的富裕、有尊严的幸福生活才最重要。
  • 没有硝烟的战争一样是战争。
从百年的屈辱和挫折中充分汲取教益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思享者:袁伟时朋友圈
  • 昨晚11点起飞,经过一晚,刚到伊斯坦布尔(转机),大家都有些疲倦。团友有些担心年纪最大的袁老师吃不消,我下飞机后走快了点,回头去找他,竟然没有看到,叫了一声,没想到,健步冲在最前面的一个时髦”小伙子“一个华丽转身。。。原来他就是80有1的袁伟石同志。
  • [good] 陈有西是我最敬佩的律师。学识好,社会责任感高。他是当代律师的楷模!如果执政党有眼光,应该提名他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他肯定能为中国的法治作出杰出贡献。不要等到人不在了,才发觉这是一个非常杰出的人才。这样的悲剧太多了!
电话:010-62671158
邮箱:yanshanforum@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