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我们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人民的权利
系列
学者
“当正义与非义交战时,知识分子不能以中立者自居。” ——以赛亚·伯林
  • 温州动车事故遇难人员赔偿救助标准提升为91.5万元,得益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在此对王利明老师、杨立新老师、张新宝老师、王轶老师、姚辉老师致以敬意。
  • 今天写了一篇文章叫《清真产品责任中人格权保护》,查阅资料和参考时不得不佩服杨立新教授。只有杨老师的教材和相关学说最全面,也最权威。我也只好参考了不少内容。写完文章也终于明白法律为什么这样规定的,有什么地方可以补充。 /微笑
当官不如做学问
我们每个人一生当中都是在一格一格地向上爬。
一个人在机关里,如果不想去当官,这个人基本上是没有出息的。
要作最大的努力,才能有更大的权力,才能做更大的事情。
认真做好份内之事,而不是整天想着如何钻营奉承。
领导正直清廉,钻营奉承没用,领导有问题,钻营奉承可能招来大祸。
对民法的学习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组成部分,是发自内心的。
喜欢自由自在地发表自己的看法,说明自己的观点。
学者要有自信,但应该允许有不同看法,对待不同意见要包容。
始终使自己的视野跟上最前沿的问题,保证写的东西不是别人说过的。
现在的法学教学课堂脱离实践、理论脱离实际的问题很严重。
我像讲故事一样讲课,我经历丰富,能够讲很多实践中的事。
在学校我和学生们基本上共同生活,一块运动,一块工作。
我不强迫他们接受,以理服人,可以反对但不一定能反对得过我。
物权法的制定,对中国社会的转型会起到一个承前启后的作用。
物权法不是灵丹妙药,不能包治百病。
人的权利包括生命权、健康权、生存权、发展权等,但核心是财产权。
民法的一个基本精神是保护弱者,要站在弱者的一边。
应先确保个人利益,国家哪怕穷一点,也应该保证个人有衣食所安。
公共利益不是单纯地说国家需要,而是大多数人的真正需要。
国家利益很容易理解为政府利益,政府利益又成了少数人个人的利益。
关于学术
学术问题就让学术自己解决
  • 韩寒、方舟子名誉权诉讼之争,是否可以认为是学术讨论的问题,不宜在诉讼之中解决。宣科案、范增案,都是司法干预学术批评的“杰作”,教训深刻,不要再在这个案件上重蹈覆辙。是学术问题就让学术自己解决,在讨论和争论中,读者和公众自有公论,法院如何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呢?我国需要广泛的学术批评。
  • 昨天开研讨会讨论范增案。我在会上的发言题目是:《法官在学术批评和名誉权纠纷中的职责》。一、法官的职责是维护正义;二、学术批评与名誉权纠纷正义的底线;三、协调学术批评与名誉权纠纷的标准;四、本案的被告行为不构成侵害名誉权,法院的判决是错误的;五、在学术批评中法官的职责是无为而治。
  • 昨天的研讨会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对这个案件及其判决的看法,空前的一致,没有任何分歧,都一致认为这个案件是不侵权,法院认定为侵权是适用法律错误。以前讨论案件,总有不同的看法。可是昨天的讨论没有任何分歧。可见案件错的比较离谱。值得法官深思。 /难过
  • 1、 方有其言论自由上的理由。韩虽然不是公权力者,但也是公共人物,其作品是公共文化的一部分,应受到任何评论和质疑,即使这种质疑是错误的; 2、 如果方得不到证据支持,方难说侵犯韩的名誉,这正可以证明他未损害韩的名誉。 3、 不过,方应是善意的、有初步的怀疑根据。
关于教育
离退休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 今天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优秀博士论文表彰大会,我带的学生王竹获得全国优博提名奖,我也获得了一份鼓励。参加这次会议心情比较复杂,一方面感到高兴,毕竟获得提名,另一方面也有很多遗憾,就是没有获得优博。王竹的心情和我是一样的。下回努力争取,但是很难,因为离退休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 刚刚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面试,很多参加考试的考生,昨天和前天已经参加了笔试,今天就不来面试了,大概知道自己答得不好,因此,面试人数不多。参加面试的学生表现都不错,但是没有让人看了就心动、就想要的。有一个不错,研究成果和能力都挺好,可惜不是考我的。
  • 刚才学生请教问题,不敢涉及政治问题多谈。唉!不知道今天的不多谈政治与过去的年代莫谈国事有何区别?
  • 今天早餐:到食堂,一个鸡蛋、两个油条、一碗豆浆,共二元人民币,外加免费咸菜和糖。很便宜吧?我一直和学生在学生食堂吃饭,很多老师是不愿意在学生食堂吃饭的。我乐此不疲,可以和学生一起聊天,其乐融融。
关于侵权法
不严格就没用
  • 在我国,吃东西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提心吊胆,不是瘦肉精,就是苏丹红。但是,在日本每一个人买东西的时候,吃东西的时候,就是没有这个担心。自来水、是随意可以喝的。是像家辉说的那样,就是法律严格,没有人会违法做有害健康的食品。我们有了食品安全法,有了侵权法47条,但都不严格,因此几乎无用。
  • 前天在辅仁大学法学院讲了侵权责任法和物权法。今天在本科生班讲了大陆消费者权益保护中的惩罚性赔偿金制度。比较之下,台湾的消费者保护法第51条规定的惩罚性赔偿金要更好一些,但大陆的产品欺诈和服务欺诈的双倍赔偿,也有一定的优势。
  • 正在酝酿成立国际侵权法学会。在上海,我和欧盟统一侵权法委员会主任、美国法学会侵权法第三次重述的教授以及牛津大学法学院、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法学院的教授一起,经过讨论,统一思想,发起成立国际侵权法学会,研究国际侵权法的融合和统一的问题。明年九月将举行第一次会议,专门研究产品责任的统一。
  • 汶川地震三周年,我特别思念埋在都江堰中学和北川中学教学楼下面的那几百个学生。他们为劣质的建筑所害,冤魂不散。我曾经为他们受害而主张法律救济,没有得到支持。只有向他们的在天之灵致歉!
  • 我亲自到汶川地震灾区考察过,除了紧密封锁的(有特警严密控制)的部分,其他的部分基本上看到了,在北川中学和都江堰中学的校舍之外,遥遥观察,令人气愤之极。天灾是小,人祸是大。后来我们在制定侵权责任法的时候,就增加了第86条,专门是针对建筑物倒塌的侵权责任的。有兴趣可以看我的书,有记载。
关于物权法
社会主义不是要强拆
  • 昨天评审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孙宪忠研究员的重大课题,物权法实施中的重大问题研究,其中关于房屋拆迁的分课题就有四十万字,专门研究这个问题。他提出的问题很好,土地公有的目的是实现社会主义制度,为什么成为了土地财政、政府敛财的手段了呢?对此,我持同感。强制拆迁不符合土地公有制的目的。
  • 在西北政法大学的论坛上,郭明瑞教授的发言得到掌声的原因是:他说,农村的土地本来就是农民自己的,根本就不是福利,而是自己的财产。农民自己有权利支配自己的财产,他人不得干预。并不因为其他原因能够改变使用权。必须保证农民自己行使自己的权利。否则就是违法!接下来就是掌声。
  • 事实上,城里人的宅基地也是自己的,也要有自己的土地建房居住,但是宪法一改,就把城里人的宅基地全部收归国有了。这不是征收,也不是征用,等于没收。把土地还给人民,既要把农民的土地还给农民,也要把城市中居民的土地还给居民。我们现在买到的建筑物区分所有权中的土地使用权,是一个什么权利?
  • 什么权利也不是,是一个子虚乌有的物权。不把土地的权利还给人民,人民就不能安居乐业。
  • 我认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正确的,但是,保护人民的权力更重要。有一次我在市长论坛上讲物权法,前半场反映强烈,都说我讲得好。后半场我讲到了物权法第四十二条,强制拆迁必须依法进行,各位市长予以强烈批评和抵制,都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痛,物权法规定不符合实际情况。什么实际情况?就是为了政绩。
关于法治史
曾经以为法治的春天来了
  • 怀念1979年中共中央第64号文件。那个文件强调司法机关依法执行职务,司法独立,各级党委不再讨论决定案件,由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同时规定院长检察长为同级副职。那个时候是欢呼啊!都以为法律的春天来了。
  • 1979年以前,各级党委讨论的案件范围是:九年以下有期徒刑,县委讨论。十年至二十年,地委讨论决定。无期徒刑案件,省委主管书记负责审批,死刑包括死缓案件,省委常委讨论决定。凡是上级党委讨论或者决定的案件,都必须下级党委讨论提出意见。即使拘役案件,也须主管县委书记签字,中级法院审批决定。
  • 1980年实施刑法和刑事诉讼法,也在落实六十四号文件,那个时候的法治,形势真的非常好。那个时候的阻力,主要是院长和检察长的副职待遇问题,各级党委都认为法院检察院如此,其他部门应当怎样办?至于不讨论案件,不干预案件,则没有太大的阻力。因为当时党委讨论案件也是一大负担。
  • 1980年的时候,所有政法的干警都认为,法治的春天来了。
关于死刑
先要立法废除死刑
  • 关于最近讨论的几个死刑案件,我说一点意见。关于死刑废除的问题,如果研究人格权法中的生命权,保护人格权的最高境界,就是必须废除死刑。这这是我研究人格权法的一个最终体会。因为任何人包括政府和司法机关都无权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权,否则,它就不是一个固有的权利。这一点必须充分肯定。
  • 但是,我国法律还规定有死刑,因此,判处死刑还是合法的。既然如此,那就存在一个对一个罪犯该杀还是不该杀的问题。凡是罪大恶极,依法当杀者,就应当依法判处死刑。如果不应当判处死刑的判处了死刑,就是违法;依法不当杀者,判处死刑就是违法。最近的两个案件存在这个问题,是不是属于当杀而不杀呢?
  • 目前国家强调少杀政策,能不杀的,就不要判处死刑,这是对的。但是也有一点,也还是当杀者还是应当判处死刑,不然法律不严,人心不平。在有死刑刑罚的现行法律之下,不严格执行法律,有损法律的权威。不过少杀还是对的。
  • 国家的终极目标,应当是废除死刑。很多网友提到受害人亲属对罪犯的宽恕,我认为他们的人品高尚。法律不是报复,为了保护每一个人的人权和生命权,每一个罪犯的人权和生命权,我认为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可能不会很短),立法废除死刑。这是最好的法律。
  • 那么又有谁来保护受害者的生命权呢?任何人包括政府和司法机关都无权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权,那犯罪嫌疑人就可以了吗?
  • 少杀是对的,但是当杀不杀肯定是不对的,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潜在的罪犯的一种激励:犯再大的罪也死不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关于动车事件
必须给人民一个说法
  • 铁道部面对全国人民的愤怒,应当给人民一个回答!目前铁道部以及有关部门的很多做法都是人民群众所不满意甚至是深恶痛绝的,必须给人民一个说法!
  • 应当检讨我国铁路的管理机制。为什么铁道部既是政府部门又是企业?这样的一个特殊的体制,可能就是酿成灾祸的基本原因。国家应当检讨,对此做出一个恰当的回答。企业就是企业,政府就是政府。政企不分,会有好结果吗?
  • 今天是头七,北京大雨、黑云哀悼!关于赔偿问题,应当依法进行,不应受到限额赔偿的限制。侵权法第77条规定限额赔偿必须是法律,并不包括法规,因此17万之说完全没有道理。应当依照第16、17条规定进行。凡是不同意接受调解方案的,应当准许起诉,允许律师代理,不能暗箱操作。不如此进行,就是违法!
  • 九十一万的赔偿数额大体可行,但有几点:第一,不得扣除任何费用,须全额给受害人家属;第二,铁道部只是一方当事人,不同意这个方案的,应当准许协商或者诉讼解决;第三,是当事人就不能强制受害人接受,更不能限制时间,过期不赔;第四,必须准许律师介入,为受害人代理。
  • 在赔偿法律关系上,不仅是平等的,而且铁道部是义务人,受害人及家属是权利人!铁道部任何推卸责任的说法都是违法的!
关于日本地震
亲历灾区的平静与短缺
  • 遭遇地震!!!昨天中午,我和学生朴成姬一起出发,去日本消费者委员会访问,1点钟开始,1点四十分结束,然后到国立国会图书馆查资料,要找伪满洲国的亲属继承法。在图书馆里,图书管理员在去找这些书的时候,是两点四十分。
  • 地震过程中,大约四十分钟多一些,共有两次强烈的震动,震动的程度是一样的,都非常猛烈,每次强烈的震动都是五分钟到六分钟,人站不住,整个大楼都是猛烈的晃动。我当时没有一点紧张,因为我以为国会图书馆,就凭着这些宝贵的资料的保护,也不会让它震塌的。
  • 昨夜一宿平安!闹腾了两三次,电视里播送余震警报,对面的小学里也在一遍一遍地播,在学生的劝说下,除去躲了两次,但没有发生较大的余震,大概就有一点点轻微感觉的震感。一直靠到将近一点,才穿着衣服睡的。现在天气很好,艳阳高照,气候温暖。室外梅花怒放,一片灿烂春色。
  • 快要弹尽粮绝了!十一号买的东西,基本上吃光了。原本以为今天早上去超市在买一点东西,够今天一天吃的,但是,要么是不上班了,上班的小超市也没有可吃的东西了。我看了国立市最大的超市,不上班,但是货架上基本上是空的。我还有一个洋葱,三片火腿肠,两包方便面,有米,凑合今天和明天早上就行了。
  • 这说明,地震的影响是极为严重的。我总是乐观的,但是看到这些情况,也非常担心,让我们为他们,也为我们地震灾区的人民祈福吧!
评点民间善恶是非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思享者:杨立新朋友圈

栏目标题

更多
  • 今天开会,杨立新老师提出,确定微博侵权案的责任大小时,应当将侵权者发布侵权信息时的粉丝数作为重要因素之一,我非常赞成。对花钱买的粉丝,也应当与实际拥有的粉丝同等对待。
  • 【法治文化的扩展与法学的通俗化】龙年第一会:@法学家茶座 创刊十周年新春茶话会,今天上午,人民大学,100多人参加。何家弘教授对“法学家”的解读:以法为家,知法如家,爱法似家,奉法胜家。赵秉志、甄贞、李楯、高铭暄教授才艺表演。今天也恰是@杨立新 教授六十生日。关于会议主题,你有何高见?
电话:010-62671158
邮箱:yanshanforum@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