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
知识分子一定是批评的,否则就不是知识分子
系列
学者
“当正义与非义交战时,知识分子不能以中立者自居。” ——以赛亚·伯林
  • 给大家推荐本好书,许小年《从来就没有救世主》!重点介绍宏观经济,金融,市场,经济转型以及社会现代性。一场关于个人权利和法治的启蒙!
  • 他敢为敢言,看似惊人的言论之下,隐藏着经济学家的独立精神和最朴实的市场经济道理。他曾经做到投行高管,但出于对独立性的追求,转身投入学术领域。也许有一天,历史最终会证明他确实是这个时代的先行者。强烈推荐近期《南方人物周刊》封面人物文章——“刀锋”许小年!
中国大步走向权贵资本主义
最不愿意提的就是“千点论”、“推倒重来”,这是瞎猫碰见死老鼠。
从来没有认为市场经济体制、股市可以推倒重来,革命性的转变代价太高。
钢铁不是全民都可以炼的,股票也不是全民都可以炒的。
不要当股民,普通股民处于劣势,你都知道是处于劣势,怎么还进去?
金融危机是美国乱发钞票惹的祸,美联储是金融危机的纵火者。
我们浪费了一次利用危机的机会,本来应该刺激消费、减少投资,调整结构。
没有合理的结构,经济复苏无论多么的强劲,都无法持续。
房价可能先小跌后大涨,因为新政并没有改变供给和需求的基本格局。
就算有90%的空置率,也并不意味着房价应该跌下去。
千万不要根据我的预测买房子。如果能准确预测的话,我早就炒楼去了。
企业最大的责任就是在法律的框架下为股东赚钱。
成功企业家以及他们的子女的移民潮。表明企业家精神正在衰落之中。
强势政府的兴起,是当前企业家精神衰落的最根本的原因。
重振企业家精神要求政府退出经济,让企业和民众回到舞台的中心。
政企不分是中国成功的原因?若此说成立,计划经济岂不应该是最成功的?
我们现在大步往回走,走向计划经济,走向权贵资本主义。
承认现有的权力和现有的利益,用赦免和赎买打破国企垄断。
凯恩斯主义就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发烧了泼冷水,如同江湖郎中。
中国不需要凯恩斯主义,中国需要邓小平理论,就是坚持改革开放。
坚持改革开放,我们就能够打破僵化的体制,迎来新一轮的经济增长。
改革陷入了两难困境——改革需要政府来推动,而改革又要触动政府的利益。
现在做经济预测的人很多,经济预测实际上是一个高风险行业,大多会搞错。
金融学上有一个定理,叫做随机行走。我这辈子好像都在随机行走。
关于学术
“学以致用”很短见
  • 记者问:萨金特获经济学诺奖有什么现实意义?我不客气地答:别用中国人的眼光看天下事,学术就是学术,不问现实意义。前两天颁出物理学奖,获奖人证明宇宙在加速膨胀,有何现实功用?胡适早就说过“短见的功用主义乃是科学与哲学思想发达的最大阻力。”一句“学以致用”,害得中国没了学术。
  • 在飞机上读李泽厚、刘绪源对话,《该中国哲学登场了?》。李在1980年代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基础,提出"情本体",与西方两大主流(先验理性和经验主义)既对峙,又有关联,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提供了一个思路。比那些扳着脸搞国际阶级斗争和扯着嗓子宏扬国粹的,不知高明了多少倍。
  • 看到“中国面临十大陷阱”之说,不禁感慨。乾隆帝有“十全武功”,文人、政客争相效尤,“八大特点”、“六大因素”、“三大趋势”...,以取巧凑整为学问,以生涩造词为深奥。明明前人已有研究,或看不懂,或假装没看见,偏要原创,偏要自成体系。原创谈何容易,只好做足文字功夫,说些惊人的废话。
  • 经济学中有一害人不浅的概念:完美竞争市场,在几个现实中永远无法满足的假设下,这市场被证明是最优的。任何对这虚幻市场的偏离,都被称作“市场失灵”,都要政府来干预。类似地,政府在理想境界的旗帜下干预社会和私人生活,反右、文革、反三俗、限娱令... 追求完美乌托邦,结果往往是自由的丧失。
关于股市
从来没有“价值投资”
  • 【价值投资已死?】A股十年上涨为零,谁还相信价值投资?其实这因果关系应该反过来,因为炒股不看基本面,所以股价不反映公司盈利,无论盈利和GDP如何相关,股价也不反映GDP。要想股市成为经济的晴雨表,投资者必须认同和实践价值投资。价值投资未死,它从来就没活过。
  • 股市不可能自动成为经济的晴雨表,而必须经过以下的链条反应:经济向上>预期公司盈利上升>预期股价上涨>买入股票>买盘推动股价上涨。这里的关键一环是看着公司的盈利买卖,而不是看政策、探消息、炒概念、跟趋势。破坏晴雨表机制的是政府、券商和广大的投资者。
  • [ 解聘或解散?] 证监会首次解聘并购重组委委员(财经网)http://url.cn/4aXuRu ,打击腐败的实际行动。并购重组是企业自发、自愿的市场行为,用不着审批。以发审委为首的各类委员会没有存在的必要,都解散了,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才有希望。
关于金融危机
偿还透支的繁荣
  • 在经观报上发表了“旧危机的新阶段”,主要观点:过去百年间,经济衰退多以松宽货币刺激下的异常繁荣为先导,衰退是对繁荣透支的偿还;事实证明哈耶克的周期理论优于凯恩斯,货币政策引发周期波动;伯南克继续扭曲利率,推迟复苏;复苏的关键是去杠杆化,2、3年内难以完成。http://url.cn/3wh2MU
  • 加拿大央行副行长谈金融危机的教训,只字不提货币超发、泡沫和危机的关系。第二天的讨论中,我指出美联储的政策失误。与会者问在座的联储官员如何回应,他说:我还在联储工作,不能评论,若评论的话,就不能在联储工作了。众笑。我们都同意,只有硬着头皮承担损失,修复资产负债表,复苏才可预期。
  • 广东顺德民营经济发达,在银根紧缩的情况下,没有出现大面积的企业资金链断裂,市场利率仅比官定利率高15%左右。当地企业家认为有这样几个原因:企业的负债一直较低;运营资金和投资资金分隔,再好的投资机会也不动用实业的资金;个人资产组合中现金比例高;保守谨慎的经商风格。
  • "四万亿”的政策是错的,政府的债务问题也确实比较严重,由于缺乏数据,很难估计严重的程度。不排除地方债务违约,但感觉上不至于出现欧债那样的危机,因为政府手上既有债务也有资产,可出售资产偿还债务。
关于调控
有腿不用,偏拄拐杖
  • 政府的逻辑:房价高,因为地产商暴利,投机客炒作,与土地财政无关;看病贵,因为医生高价卖药、拿红包,和行政管制下的供应不足无关;企业融资难,因为银行把企业当"唐僧肉",与金融体制无关。
  • 发改委要求面粉企业明年两会前保持面粉价格稳定。是不是两会后就可以涨价了?
  • 11月CPI同比涨5.1%,可能有"补涨"的因素,前几个月报低了,亵渎了百姓在菜市场的感觉。单看这个数字,好像还没补到位,大概是"综合平衡"的结果吧。食品涨11.7%,说明用准备金率控制信贷是瞎掰,谁见过拿着贷款逛超市的?加息吧,领导,真实利率越来越负了。
  • 准备金率上调0.5个百分点,有腿不用,偏要拄着拐杖走。请参考“这还是宏观调控吗?”http://url.cn/0Zg7yr
  • 相信政府的实质,是相信他人会为你谋利益。如果你认为,你是自己利益的最好守护者,你只能相信市场,在那里,你可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地进行交易。
关于财税
出钱的要监督花钱
  • 设想你的饭钱是别人付的,你每天会吃什么?公共财政和公共工程的问题就在这里。出钱的要监督花钱的,否则重复建设、贪污腐败就不可避免。
  • 在27-28日召开的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上,财政部表示要“开征环境保护税”。至于房地产税,目前已有重庆和上海表示要做好试点准备。//程序错误。决定新税项的应该是纳税人或他们的代表——各级人大,而不是税收的使用者——财政部和地方政府。
  • 人大法工委就车船税征集民间意见,约10万条反馈中,半数建议降低税负。这是正确的立法程序。反观近期出台的《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问题多多。行政部门自己立法,自己司法,自己执法,无视人大和法院,跟城管的水平不相上下。
  • 2011年财政收入达10万亿以上,这是预算内的,预算外收入也相当可观。2010年预算内财政收入8.3万亿,预算外的大头是卖地收入2.7万亿,这两项相加占当年GDP的27.6%。其他预算外收入因缺乏数据,无法估算。2011年的卖地收入尚未公布。财政开支的问题更多,纳税人无法监督,基本上是黑箱。
  • 长城、大运河、高铁这样的公共工程,都是百姓出钱,政府花钱。花别人的钱和花自己的钱是不一样的,讨论的重点因此不是这些工程能带来什么,而是出钱的如何监督花钱的,确保物有所值,防止公益旗帜下的孟姜女事件以及强拆、强迁。请参考“宜黄和秦始皇的逻辑”。http://url.cn/4aLJrt
关于中国模式
不存在特殊的“中国模式”
  • 【中国模式1】从近30年的经验可知,市场化的改革和开放而不是强势政府造就了中国经济的繁荣。市场经济的效率来自1)私有产权提供的激励;2)劳动力市场上多劳多得的薪酬制度;3)价格信号反映了供需状况,比政府更有效地指导了资源的配置。 经济学早已揭示了这几条原理,不存在特殊的“中国模式”。
  • 【中国模式2】有人说中国模式就是强势政府推动经济增长,这与改革开放的事实不符。农村包产到户,取消政府对农业的计划管理。城镇发展民营经济,缩小国有范围。94年外汇改革,放松政府管制。强势政府是这几年的事,谈不上中国模式,俾斯麦、纳粹德国、明治以来的日本都是先例,称德日模式更准确。
  • 【中国模式3】用纳税人的钱修高铁、建机场、举办大型国际运动会,这些事是否值得和应该怎样做,可再讨论,但无论如何上升不到“模式”的高度上。若“集中力量办大事”是中国模式,这个模式的发明者当为秦始皇。修长城、建驰道(公路网)、筑阿房,南平百越,北拒匈奴,集天下之民力,办了不少大事。
关于转型
可能落进中等收入陷阱
  • [转型的陷阱] 改革开放三十年,经济大发展,用马克思的话讲,现在是上层建筑落后,阻碍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表现为阶级矛盾的激化和革命。在制度经济学看来,僵化的制度降低了经济的效率,长期的低效使人们意识到制度变革的必要性,社会共识推动改革。分析同一现象,两种理论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
  • 【抽象的国家利益碰上具体的部门利益】山西电厂集体进京,以亏损为由,游说中央提高电价。山西的电厂、煤矿都是国有的,省政府为何不协调降低煤价,以避免电力涨价?要知道电价连着全国的物价。看来只有具体的煤、电部门利益以及公众利益,而无抽象的铁板一块的国家利益。平衡多元利益,靠北京或市场?
  • 【抽象的人民概念碰上具体的利益】肉价上涨,市民抱怨,农民高兴,谁代表人民利益?房价下跌,没房的叫好,有房的怒砸售楼处,房价怎么走才符合人民利益?看似无法调和的矛盾反映了观念的落后。市场经济本来就是多元利益的博弈,不存在抽象、铁板一块的人民利益,只能讲规则的公平而无利益分配的公平。
  • 【陷阱或误区1】"中等收入陷阱"之说近来大热,陷阱其实与收入无关。私有产权的缺失造成低收入陷阱。无产权而有权威的是计划经济,如改革前的苏、中和今之北韩;无权威的黑非洲国家则陷入战乱。人们在官僚体系中钻营,或杀戮抢劫,以获取自己的利益,没有辛勤劳作和经营资产的激励,经济落后收入低。
  • 【陷阱或误区2】当威权政府部分地承认私有制,并维持市场秩序时,人们可享受自己努力的成果,工作积极性提高,经济走出无产权的低收入陷阱。因政府利用地位的特殊,轻松地在财富再分配中为自己谋利,更多的资源如人员和资金进入再分配部门,打击了民间创富积极性,经济停滞,可能落进中等收入陷阱。
关于人格
为何不直起腰来?
  • 贵阳阳明祠。王守仁,字伯安,号阳明子,明代思想家、教育家,心学创立者。弘治十二年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尚书,封新建伯。因得罪太监刘瑾,谪贬贵州龙场,在那里悟道。阳明心学四诀: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格物,实践;致知,达到良知;故知行合一
  • 道德的重建或许要分公域和私域,对应公德与私德。公德即社会核心价值,指导制度(主要是法律、政府)和公共秩序的构建,私德决定个人行为和生活方式。公域尽可能小,以获得最广泛认同;私域尽可能大,以包容多样性。尊重和保护个人权利与自由,是公域必有之要素。不同的信仰、宗教、哲学等进入私域。
  • 【自我招致的蒙昧】"启蒙就是有勇气运用自己的理智"。蒙昧的原因一是人为的信息不对称,二是自我设置的障碍。常见思维障碍:不符合国情(从不问什么是国情,为何不符);太理想化了,不符合实际(都符合实际就不会有理论);别听他的,屁股决定脑袋(若看屁股就可辩是非,还要脑袋干嘛?)
  • 层级社会中,人人是奴才。无论主子位置多高,也是从奴才开始,饱尝艰辛和屈辱。奴才没有安全感,永远生活在焦虑和惶恐中,因其命运操在主子手里。奴才没有尊严,因为仰人鼻息方可苟延。奴才挣扎一生,除了温饱,仅在蹂躏更低层奴才时,找回一点病态的做人感觉。为何不直起腰来,平等地对待你我?
敲碎惯性思维的硬壳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思享者:许小年朋友圈

栏目标题

更多
  • 许小年教授说“人们的惯性思维像是一层硬壳,顽固地包裹着旧观念,愚昧地拒绝新思想,我试图用事实和逻辑产生冲击,敲碎这层硬壳。” 质疑只能锋利,不可能迟钝,知识分子的人格,士子的家国思想,自由思想的熏陶和普世价值的根植,使得有良知的中国学者为真理而质疑和批判,不会尸位素餐,助纣为虐。
  • 想起08年金额危机正凶时,我请许小年(@许小年),教授到政法大学讲座。记得他有两个论断。一、中国不缺凯恩斯,缺邓小平,应开放垄断行业;二、中央财政拿不出四万亿,是空头支票。许小年还是善良啊。中央财政拿不出,中央银行就印不出吗?
电话:010-62671158
邮箱:yanshanforum@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