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
系列
《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
普天之下 权力最贵 人民心中 尊贵最贵
评时事
难道只要出事,就能发现无官不商
网评
  • 汪洋呼吁深刻反思“小悦悦被车碾压事件”:物质贫乏不是社会主义,精神空虚也不是社会主义,道德堕落更不是社会主义。这次事件中是18个人而不是一两个人所表现出的冷漠,折射出的问题带有一定的普遍性,它是我们工作中长期存在问题的反映。要用“良知的尖刀”来解剖我们身上的丑陋。
  • 【无法治,无信用】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大力推进政务诚信、商务诚信、社会诚信和司法公信建设。这不是新问题,江泽民时期就强调“没有信用,就没有秩序,市场经济就不能健康发展”。但如何建立诚信,关键在于是不是真正实行法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排除人治下的专擅、特权和宽泛随意的自由裁量权。
  • 青岛打黑,稍一深入就挖出不少警界利益相关者,可见像文强那样的角色并非重庆才有。对黑恶势力犯罪,中央一直强调要敢于碰硬,除恶务尽,“零容忍”,依法严惩“黑老大”,深挖“保护伞”,最大限度地防止黑恶势力向政治领域渗透。但现实表明,黑恶势力在许多领域已经扎下并发育出很大的根系。
  • 中央纪委驻司法部纪检组长韩亨林:一些公务员不仅懂法甚至是法律专家,却大搞腐败,这些人的腐败行为,比那些不懂法的“无知者无畏”的腐败举动,在道义上更为可耻,因为法律已沦落为以权谋私、进行腐败勾当的工具。领导干部和公务员只有首先成为“法律的臣仆”,才能真正成为“人民的公仆”。
  • 潍坊检察长花百万买进口途锐,已成热帖。该院办公室称“我们的车子是合法的”,“别的单位送的,不是买的”,“市里面也是知道的”,若如此更为可怕。温家宝曾说,管住三公消费要靠公开透明和民主监督,让任何一项行政性支出都进入预算。http://url.cn/3IzrEG 没有监督,哪个公权力都管不住自己。
  • 任仲平:误国家者在一“私”字,困天下者在一“例”字。“知有朝廷而不知有国民”的君王,注定无法彻底自革其命。在“万世一系,永永尊戴”的私念下,清王朝的所谓政治转型,跳不出维护皇权统治和挽救君主制度的框框。“公理之未明,即以革命明之。旧俗之俱在,即以革命去之”。
  • 到百老汇路过时代广场,看到新华社租的户外广告牌,在播自身宣传片和其他广告片,这是“走出去”提升软实力的一种尝试。把大楼建得更高更现代,中国已经做到了;把大楼下面的各种管道、交通系统预先规划好、留好、建好,就有差距了;而建立文化影响力,只是刚开了头。越软的地方,越难。
  • 【土皇帝政治】今天听朋友讲在某地级市参与土地开发的经历,先热烈欢迎,投资到位后“关门割肉”,你不从甚至让公安抓人。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土皇帝政治”,主宰一方,权力高度个人垄断,卖官鬻爵,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土地尤其成为违法违规重灾区。基层为本,基塌根烂,令人大忧。
  • 温家宝在节能减排会议上强调,抑制高耗能、高排放行业过快增长,防止高污染、高耗能产业转移到西部地区。强调要防止的时候,往往是问题已经凸显的时候。如何把防止真正变成硬约束?
  • 最近和不少人交流,都有一种“泥泞感”,劳动者泥泞,实业泥泞,市场泥泞。昨天上午甘肃开会,说天定公路的重大病害,是原材料、施工过程和施工环境均不合格。下午上海地铁10号线追尾,而以前已有隐患。哪都出问题。“浚井不渫,则泥泞滋积”,泥泞感久积,将是彻底的无力感。走出泥泞,是一场大考。
  • 投资87亿多元建设的甘肃天水至定西段高速公路,通车约半年竟出现坑槽、裂缝、沉降等重大病害,部分路段不得不铲除重铺。甘肃省交通厅天定高速公路项目办工作人员说:“道路修成这样,我们心里也难受。” http://url.cn/3iCRyQ 花钱时都往前冲,拍胸脯保证;出了事,都拍拍屁股撇清。司空见惯!
  • 一个强拆,一个截访,已成官民关系中最不和谐的音符。不主动探访、接访,而是强堵硬截,甚至与黑恶实力合伙堵截,这是在“维稳”,还是在挖稳定的根基?很多问题,都是靠媒体发挥监督和群工的功能,才得以解决。不防“截访”防采访,该从制度上改改了。
  • 洛阳伊川县的赵志斐到京旅游,被截访人员误当成洛龙区古城乡的上访者,殴打遣返。古城乡信访办主任杨启对他父亲赵京朝说,“你儿子也要吸取教训,不要到北京去,这次是被误抓还找到了,下次找不到咋办?”我看这句话可以当选年度十大鸟语了。
  • 贪腐本身不新鲜,但人不是机器,机器可复制,每个贪腐者却各有不同,永远出人意表。
  • 解放日报《多些问题意识,少些盛世心态——对话作家王树增》:孙中山提出的“天赋人权”,可谓惊世骇俗。在帝制之下,子民从来没有权利,只有义务。“子民”这个中国词汇的意思是:对于统治者而言,任何一个中国人生来就有双重身份,儿子和臣民。但孙中山明确地告诉国民,这个国家是全民的。
论经济
珍惜中国能量
  •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这是机械领域的规律。而如果把国家、经济、社会中的问题比喻为锁,则开锁往往需要多把钥匙同时作用。经济社会之锁,动态而复杂,且都积存非一日,所以别指望靠哪一把钥匙特别灵验,药到病除。当然,有的钥匙更为关键,它如果不动,其他钥匙再使劲也有限。
  • 从铁道部融资难、一些基建停工半停工、部分职工不能按时发放工资,到民间债务链的断裂现象,反映出在持续的“去杠杆化”调控下,地方政府、企业、投资机构、家庭已不同程度出现“资产负债表恶化”,资产缩水(土地房产股权)缩水,负债仍多,再融资又难,熬不下去就会破产。为过冬做准备了吗?
  • 麦肯锡:十二五年规划将使五类行业脱颖而出:新兴战略行业的目标是争夺全球领先地位;国内消费引擎行业将大力推动国内消费增长;结构调整行业将在政府指导下进行改革;再创造行业(如成熟制造业)必须进行创新和再投资;社会公用事业行业由大型国企组成,它们管理着国家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
  • 贺宛男《中国退市制度为何形同虚设》:自从2007年5月*ST联谊被终止上市后,4年多来沪深股市再没有一只垃圾股退市,垃圾股被越炒越凶,壳资源价格越炒越高。为什么退市制度形同虚设?最终原因还得从管理层身上找。说轻一点是“慈父情结”,说重一点便是管理层自己,以及各类强势群体的既得利益使然。
  • 阿兰佩雷菲特在《论经济“奇迹”》中提出,唯一能充分解释“奇迹”的是“竞争信念的社会属性”,“人的首创精神和责任感的信任”,“经济发展的各种奇迹建立在对人的信任上,要把一个国家所拥有的自然资源重新调动起来,这就需要一个社会的成员相互信任和所有人都相信他们的未来”。
  • 【珍惜中国能量】参加杰克韦尔奇晚宴,他上世纪80年代初首次来中国,已有30多次,问他中国最好的是什么,他说energy,我问energy是指人的驱动力(driving force)吗?他说是,并用手势做出向外放射的样子。不是煤和石油,亿万中国人的劳动热忱和创造活力,向上向前向外开拓的精神,才是真正的能量。
  • 哈佛大学领导艺术专家罗纳德·海费茨:转型领导人应同时拥有“舞池”中舞者的热情积极和“二楼阳台”上观赏者的冷静客观。然而据我们所知,企业领导人往往仅热衷于在舞池中跳舞,而且跳得越来越快。但从长远看,每个积极投身于转型的领导人都必须登上更高一层的“阳台”。
  • 常听到对凯恩斯主义的无情批评,把乱投资、乱印钞、乱上项目、乱搞政绩工程都说成凯恩斯主义的产物。凯恩斯之所以主张通过政府的政策来扩张有效需求,是为了实现充分就业,消除“非自愿失业”。这和我们的一些无就业增长、负效益投资、浪费型开支、寻租型扩张是不同的。凯恩斯能同意这都是他的主意吗?
  • 【国企的金融化】近年来,一些实业领域的国企壮大后开始进军金融和资产领域。不少国企未来战略规划中都列入了金融板块。新华社对浙江一些地方的调查,有国企从银行贷款,再转贷给民营企业,年利率17%到20%。国企的资源优势正在催生更多新食利方式。未知这种食物链将把中国经济生态引向何处?
  • 如果你有时间,建议读一下第一财经日报今天的一篇基层调查《一双鞋只赚20美分 东莞鞋企“饥寒交迫”》http://url.cn/3YzO2X ,加工贸易尤其是初级加工业走下坡路是一个趋势,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我们能做的是让转型的阵痛尽可能小一些,为农民工打开新的空间。
  • UCLA中国研究中心主任阎云翔:养鸡业已经从传统的散养发展到大规模的笼养。由于笼养容易发生鸡瘟,所以小鸡仔进笼后就要不断地打药,我访问过的鸡厂基本上每七天打一次药,在饲料中也大量添加各种抗生素和生长剂,导致现在的鸡生长速度特别快。但是,这样饲养的肉用鸡整个就是一个药罐子!
  • 钟伟(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无论怎样夸耀金融体系的重要性、复杂性甚至神秘性,金融资本的利润根源上都是来自于对产业资本所带来的利润分享,甚至盘剥。没有强大的产业创新能力和实体经济,就不可能支撑更为庞大复杂的金融体系。在实体经济形成蓬勃强大的生命力之前,过度夸大金融重要性并不妥当。
看世界
再优雅的胚子,长期经济失落也难保太平
  • 在Blackrock的同学认为,美国不会像日本长期低迷。一是多元化、灵活,不像日本那么单一。多试总有出路;二是创业精神活跃,政府对新办企业政策很鼓励。我和酒店外摆摊卖围巾的交流,他一个月向政府交5美元固定税,至少说明政府对do business、用创业解决就业是鼓励的。乔布斯的精神,最早也是去创业。
  • 欧债危机不见曙光,机构纷纷表示二次探底风险加大,衰退恐慌导致全球股市持续大跌。目前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的股息率为2.8%,标普500的股息率为2.2%,都高于十年期美债收益率。市场越来越倾向于用一场新的危机,教育上轮危机后偏爱刺激性政策的政府。
  • 4日上午去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我问会长欧伦斯对美国经济问题的看法,他说目前很多问题的根源是缺乏领导力,使人对未来不确定,信心不足。但长期来看,美国开放的教育系统,能吸引全世界的优秀人才,一定能通过创新焕发活力。政府不用做什么,只要交给美国人民,他们自然能解决问题。
  • 高盛说全球经济将从“大衰退”到“大停滞”,这不是新概念。经济学教授Tyler Cowen说,大停滞是因为“长在低处的果实”(low-hanging fruit)消失了,好赚的钱一去不返,家庭收入的中位数没有提高。不管什么原因,如果多数人长期“相对贫困化”,大停滞一定会到来。http://url.cn/153ebd
  • 麦肯锡对亚洲消费者的调查显示,由于金融危机后对外资银行安全性的担忧,认为“与本地金融机构打交道很重要”的消费者比例,以及“优先选择本地金融机构办理银行业务”的偏好都显著提高。跨国银行需要更多起用本地专业人士,更好地制定和执行一种更切合当地实际、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业务模式。
  • “欧元之父”蒙代尔说,要从根本上解决欧债问题,一是“问题国家”要“自我调整”,改善财政,确保增长;二是欧元区要设法提供足够流动性支持,不让有成员债务违约;三是快速完善欧元区财政管理体系。即一靠自助,二靠他助,三靠共同自律。那么,自己愿吃苦吗?他人愿受累吗?遵循同样约束可能吗?
  • 说美国次贷危机,就会想到2008年9月雷曼兄弟垮台,但危机的先声是2007年4月新世纪金融公司破产。欧债危机目前愈演愈烈,其先声是2009年10月希腊宣布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严重超过欧盟规定的比例,12月被三大评级机构下调评级。回看这两段历史,我们一开始都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甚至有些一厢情愿。
  • 日本新首相野田佳彦、新外相玄叶光一郎、前外相前原诚司、前总务相原口一博等,都是由松下幸之助创设的“松下政经墅”的毕业生。在松下墅,学生们每天不到6点起床,做操打扫校园、3公里长跑、练习剑道。前两年学政治经营理念、“国是”、领导力,后两年赴海外留学,就国家大计进行政策提言等等。
  • 麦肯锡的研究发现,美国孩子与其他国家同龄孩子在学习成绩上长期存在的差距对美国经济造成了巨大损失——可能使2008年的经济产出最多减少了2.3万亿美元。此外,在美国不同种族、不同收入水平和不同学校体制的学生之间长期存在的学习成绩差距中,每一种差距都代表美国有数千亿美元的经济收益未能实现。
  • 【新冷战?】第一财经日报今天刊登王家春文章《发达国家债务危机:大困局带来大冲击》 http://url.cn/0SLAUj 发达国家几乎整体性陷入债务危机,将对西方产生深远的冲击,甚至可能在长远带来一个“去高福利、去干预主义、去全球化”进程。相应地,世界经济可能进入较为漫长的“去高增长”过程。
  • 曹仁超:今天全球经济问题是不患寡患不均。社会上1%人口控制42%财富、另19%人口控制52%财富、余下80%人口只能分享余下6%财富。1980年开始的经济全球化令生产力快速提升,但新增财富大部分落入20%人口手中(尤其是最富有1%人口)。
  • 何帆“批评的限度就是民主的尺度”:http://url.cn/41Pa9G 谈到美国的两种声音:一是“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公民履行批评官员的职责,如同官员恪尽管理社会之责”;同时,言论自由并不是由媒体一家独享,如果新闻人太把自己当回事,反而招致公众反感。
  • Dominique Moisi:谁来保护弱势者?传统上欧洲是国家,美国是私营慈善事业,亚洲是家庭。十几年来,亚洲家庭的角色进一步衰微;美国慈善事业遭遇瓶颈;欧洲国家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已无能力和意愿肩负新的责任——北欧可能算是例外。也许各国都应尝试在综合国家、家庭和慈善的基础上重建社会福利。
  • 瑞士人对亚洲游客的心态很复杂。一方面,现在比以前闹腾了,有点烦,卢塞恩有座标志性的木桥,凡游客都会到此一游,本地人有点烦恼地叫它“亚洲桥”。另一面,2008年底瑞士成为申根协定第25个成员国后,到瑞士旅游的签证简化,这两年卢塞恩游客数增加了一倍,经济得到了相当支持,又是开放的受益者。
  • 卢塞恩购物大街Halden,周日商店基本不开门。有一家开着的钟表和纪念品商店,两个店员分别来自广州和东北,对我们说:“今年欧元不行了,欧洲人不来了人;美国债务多,美国人不来了;中东闹得厉害,中东人不来了;日本地震了,日本人不来了。中国千万别出事,要是中国人不来,这条街就要倒闭了。”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活动圈

栏目标题

更多
媒体人思享者专栏
凤凰卫视著名记者、主持人闾丘露薇专栏凤凰卫视著名记者、主持人闾丘露薇专栏
京华时报社社长兼总编辑吴海民专栏京华时报社社长兼总编辑吴海民专栏
《中国国土资源报》副社长徐侠客专栏《中国国土资源报》副社长徐侠客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