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
系列
南风窗杂志社总编辑
不让争论的时代该翻页了
时事点评
唯直面公众疑问,方能维护公信力
时评家
  • 人民日报说:“稳中求进,是党中央确定的今年工作的总基调。”“稳”强调背景音不变,“求进”展示有为的积极姿态。从来就没有什么“定心丸”、“救心丹”,心脏要强就请多锻炼吧。
  • 【2元养你爹,政治打○分】1995年,浙江台州黄大伯花了200元给老伴入农村社会养老保险。17年后被告知,要么一次性领300元,要么每月领2元养老金。2元养你爹,耍人吗?物价涨没错,利率降没错,你算得也没错,但这是政治题,不是数学题。为积攒所谓政绩,把老百姓的事当儿戏,这样的官员,政治打○分。
  • 广州日报报道,“禁止用公款买高档酒”一声令下,贵州茅台狂泻6.37%,市值一天就蒸发了142亿元。公款与茅台关系如何,不言自明。也印证了两会上贵州高官力挺茅台的一番好话,完全是火上浇油。
  • 人无万岁,几年一轮,说退就退。历经几轮更替,换班机制渐趋成熟;然每逢换届,风险依然让人担忧。这几天山城暂趋平静,传言却暗流涌动。这背后有敌人希望“弄假成真”的险恶用心,也再一次警醒我们制度完善仍任重道远。在任何人都可以被实时直播的时代,任由政治流言泛滥,绝不是什么好事。
  • 许多地方是先差额"预选",经"研究"后再等额票决。广东此举确有突破,尤其当场公布结果,难能可贵。实质推进党内民主,必能撬动社会民主,同时须完备法律,保证有序。
  • 上午答记者问薄熙来没有回避敏感问题,坦陈自己“用人不察”,“出事时感到很突然”。尽管“调查还没有结束,无法谈这个事件太多”,但之前许多传言和猜疑一定程度获得澄清。中国政治透明度一直受到外界诟病,这或许是对官员的生动一课:透明并不可怕,唯有直面问题,才能摆脱被动,直至化险为夷。
  • 全国政协委员李小琳提议给每个公民建立道德档案,迎来网上骂声一片。现在任何针对公民个体的政府行动,总会引起公众空前警惕。对民众道德的焦虑,流露出精英群体对社会失序的担忧。铺天盖地的骂声,却反映出精英与民众对道德认知的分裂:焦大和林妹妹的感受完全不同,虽然他们一样生活在贾府。
  • 宁波市政府提出斥资5000万打造10个乔布斯,全国政协委员、原科技部部长徐冠华批评:“乔布斯怎么能打造出来呢?政府造不出来的。他是市场环境创造出来的。”这话在理,但问题不在于官员太蠢不懂此道理,而在于权力不受约束,利益驱动之下,官员智商再低也足以源源不断地制造出各种政府工程的决策需求。
  • 汪洋说,乌坎民主选举“没有任何创新……只不过把《组织法》和《选举办法》的落实过程做得非常扎实,让这个村子在过去选举中走过场的现象得到纠正。”这是实话。“走过场”现象,绝不仅是一个村的选举问题,而是涉及到法治和民主的制度设计和执行问题。推进中国法治,请从改变“走过场”开始。
  • 又逢全国两会,又闻“副部级官员称买不起北京五环内150平米的房子”。官员工资低是伪命题,房价高是真命题,以前者来证明后者,逻辑荒唐,徒增笑料。拜托我们党的高级干部在购房问题上别再装老百姓了。
  • 没有人计算官员的自杀率有多高,但近年来官员频频出事,级别越来越高,数量越来越多。突发风险如此,这个行当以后买保险要加费的。想总用“抑郁症”来解释这一切异常举动,终是徒劳的。人有病要就医,社会也不例外。
  • 2月17日凌晨,韶关市武江区委书记苏力被发现在其住宅内自缢身亡。苏的前任3年前政府办公楼跳下身亡。官员频频自杀,说明官场有病。有没有黑幕或者冤情,期待官方及时公布调查结果,如实详细披露内情。唯直面公众疑问,方能维护公信力。财经网报道http://url.cn/0fBWjM

栏目标题

更多
深度观察
意识形态不是洪水猛兽
  • 任职回避反腐的逻辑原是避免利益冲突,被国情为“陌生关系难腐败”,实为防止上对下控制失效。 || 周帼舜(@u2hot_taobao_com): 最可怕的就是外地官!他们对这个城市没感情,于是乱改乱拆。制定的东西大多短视苟且,镀一下金就走人。他们在这个城市没人脉,使不动人甚至用错人!
  •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即市场化和全球化,与民主制度无必然联系。国人多因羡慕民主制度而迷信资本主义,纯属表错情。 || 南风窗(@南风窗): 资本的逐利冲动已经失控,所有推迟的问题,终有集中爆发的一天。中国房地产商们,你们准备好救生毯或降落伞了吗?
  • 完全脱离政治来谈经济改革,看上去很美,事实很残酷。意识形态不是洪水猛兽,不让争论的时代该翻页了。 || 易通(@renwenming55): 这话听着既耳熟又变扭,道是你有扣帽子的嫌疑哟。
  • 广东在全国“两会”集体发声,这是非常清醒的判断,背后,是所有支持中国进一步深化改革的人们的强烈愿望。广东的问题,就是中国的问题。在改革面前,政府不能假定自己可以有豁免权,而是必须朝自己开刀。推荐新一期窗下人语《给中国一个机会》,全文在此。
  • 中央集权异化成部委集权,导致中央政府权力碎片化,最终解构了中央权威,不幸已成现实。改革必须抓住最后的历史窗口期,不容再错过。
  • 如何让代表委员真正负起责任,道义责任和法律责任,唯有真正落实民主,改变选举走过场现象。
  • 有朋友问南风窗为什么刊登《企业为什么存在》这样“左倾”的文章。我说,欧美近百年来的进化演变,离不开其对自身社会制度的反思和扬弃。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市场化方向已成主流共识。与此同时,必须保持对资本主义的反思。现在这种反思被许多媒体刻意遗忘,不是好事。

栏目标题

更多
学者圈
总编看两会
“走过场”导致真正民意代表缺位
  • 政见异同,党内之争是正常的,一点都看不到,反而不正常。 || 朱学东(@朱学东): 离握太远,耳语到我处已听不见了 || 杨锦麟(@杨锦麟): 看不出很激烈,因为真的看不出来。 所以不敢说很激烈的断论/
  • 所谓政改,不要一步登天。从真话起步,从改变“走过场”开始。 || 杨锦麟(@杨锦麟): 还真算是一种体制的悲哀。他是堂堂正正的大国总理,如果他都想说却不能说,或尽量说得委婉一点,一般老百姓就更不用说了。
  • 温总说了“任何一项改革必须有人民的觉醒、人民的支持、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事非经过不知难,不容易,要支持!唯一缺憾是记者会传递出一种无力感。 || 朱学东(@朱学东): 同意,尊老也是我的传统 || 杨锦麟(@杨锦麟): 同意,看得出,他干得很不开心,但仍在坚持和坚守。
  • 这次很多人参与讨论和呼吁,最直接的效果,是促进立法程序更加严谨和透明。包括法律案的修改、提案权和审议程序等涉及宪政制度设计的细节,能否做得更严谨和完善,值得全国人大常委会研究。 || 朱学东(@朱学东): 需要观察 || 杨锦麟(@杨锦麟): 刚通过,一两年后可以做出评估。
  • 当务之急如汪洋所言,要纠正“走过场的现象”。“走过场”导致真正民意代表缺位,这种制度性缺陷,已经开始导致治理上的危机甚至社会冲突,不能再拖了。 || 杨锦麟(@杨锦麟): 我看到了台湾的县市长选举,相信大陆因该业快了。
  • 作为最后一次两会记者会,温家宝总理本来有机会好好总结一下自己任上的付出和成绩,可是他没有这么做,却说“对于我在任职期间中国经济和社会所发生的问题,我都负有责任。为此,我感到歉疚。”忧患之心,与许多人惯常为盛世歌功颂德形成强烈对比。
  • 能说的都说了,责任感!不容易!说实话,温总理讲的这些话,不要说现场要脱口而出,往常遇到这些话题,媒体编发起来都会心惊胆战。 || 陈朝华(@陈朝华): 他也需要在这个平台发言,对政治家而言,说,就是做的一部分。 || 童大焕(@童大焕): 十年招待会,结集会有多精彩。
  • 一个政府总理在如此公开场合诚恳请求人民的谅解和宽恕,这在我们国家还算稀罕事,鲁迅要是听到了会写什么文章? || 朱学东(@朱学东): 当年鲁迅先生作文,九斤老太生的儿子名叫七斤|| 王以超(@王以超):
  • 温家宝总理对政治体制改革、吴英问题、王立军等问题没有回避、一一作答,谈及敏感之处言语直击要害,有不少新的突破性的表述,话锋所指,意味深长!
  • 实事求是看,各个党派团体都是体制内的同仁。 || 朱学东(@朱学东): 呵呵
  • 情妇反腐,属于花絮。 || 朱学东(@朱学东): 情妇反腐,偶然性太大,还是相信制度改造吧
  • 我参加援疆一年,听到对新疆问题的决策自建国以来就争议不断,由于敏感而没有公开讨论,但这个问题关系重大,国家要长治久安绕不过去。 || 杨锦麟(@杨锦麟): 我已经准备两个问题,一个西部边疆维稳成本高昂和实际成效问题,一个政治体制改革问题。
  • 反对票不多也是说明问题。草案最后到底是什么样,不够透明。许多人批评的文本,还是去年8月的草案文本。这次围绕刑诉法的争议,尤其对立法透明度和审议程序的质疑,很有价值。宪政成果,应该是这样一点一点争取的。 || 杨锦麟(@杨锦麟): 通过了,反对票不多,说明很多代表未必知道这条法律对他们各自的伤害。
  • 有人质疑温总理的话干预司法。当然,如果开头来一句“对此个案不做评论”会更完美。但温总理表态“对于案件的处理,一定要坚持实事求是”,没有错,说得好! || 杨锦麟(@杨锦麟): 估计有一点回旋余地
  • 国人对两会寄予厚望,而两会上代表委员的话题则大多是关于民生和经济,很少涉及政治议题。国家问题的解决,仅仅关心柴米油盐是不够的。温总理在记者会带头“讲政治”,是进步。 || 杨锦麟(@杨锦麟): 我担心的是没有记者愿意出现其他党的记者会,因为一个党都无法说出什么来,其他党就更不用说了。

栏目标题

更多
总编圈
  • 微博在线
  • 对话李桂文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栏目标题

更多
简介
李桂文
南风窗杂志社总编辑。…[详细]
活动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