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人员
系列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
吾秉信和为贵之铭,负粤域医政千斤责任
纵论医改
卫生厅要办好卫生关键还不在厅内
网评
  • 医生“参与”药品定价是事实,为什么硬要把医生叫上呢?障眼术?现在不是有一个流行的名词叫:绑架。还有一个不怎么流行的名词叫:责任转移。
  • 有人提出改变以药养医需要第三方监管。我说,医药养医药品虚高作价在伦理学上极大地伤害了医患双方,一个是伤了身体,一个是伤了灵魂!人们知道,但药品定价却没有心去好好定,反而将药品回扣的成本怪罪于医生的推高。第三方监督什么?不要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了,如此一来药厂的成本不就越来越大了?
  • 药品虚高作价不是我管,但是伦理学上极大地伤害了医患双方,一个是伤了身体,一个是伤了灵魂!这工作这不是我管,但药品定价要研究其伦理性,不要让它成为药品回扣的成本,更不要怪罪于医生。当然,在这个市场上,医生和医院也有明显的趋利行为。
  • 刚才致辞随想而发,从管理和政策层面提出医改的三大目标:1公立医院公益性回归;2医生价值的回归;3对生命尊重的再认识。网友认为敢言、直言、有思想、有深度! 我认为:只有敢于道出医改核心问题和积极面对才能使医改成功,这三点认识正是从伦理学的原则去分析,这才是医改的真谛!
  • 试问为什么发达自由的美国,没有像中国医生这样乱开药?在具有共同民族血统的台湾、香港、澳门,医生为什么会过着体面的生活,而不是通过开药去体现他的价值呢?在批判中国某些医生唯利是图、滥用抗生素现象的同时,我们要更多的反思我们的制度。制定政策必须考虑大多数人的问题,曰之:行政伦理学!
  • 今早参加中法医学伦理论坛,我将演讲的题目是政策性过度医疗的伦理学审度。过度医疗服务乃超过医疗服务对象客观需要的医疗服务。由于政策的偏差,过度医疗以多种形式存在,“薄利多销”亦然。政策性的过度医疗违背医学道德规范, 侵犯患者权益,腐蚀医者灵魂,影响政府形象,医改进程中予以改变。
  • 有人把“20%不和谐”一折算,数字吓人。虽然我没有数据,凭感觉,凭媒体披露给我的印象,我说那“20%的不和谐”应该包含沟通不畅的那部分。我曾经说过,医院的满意度调查不要盲目追求高百分比,否则造假就多。有70~80%的满意度是比较可信的。从这个角度看,我想大家态度是很平和的。
  • 对口扶贫面对的是什么呢?无疑是钱和人!没钱没有平台,没平台没有人,没有能人不能提供有效服务和优质管理。须知道,乡镇医院最后变成卖药的这是谁的责任呢?关键是机制。
  • 有人问“6000医学专家参与药品定价”如何看?我真的不知道这是否事实,如果药品定价要如此客气地征求医生的意见是很可笑的,厨师用的柴米油盐定价要征求他们的意见吗?这是不是有点“替人做嫁衣裳”之嫌?要问医生的是他们服务价格值多少,他们的价值如何体现?而不是“用料”定价。
  • 昨天被记者问到三年医改如何评判,我认为做了很多工作,也做了很多尝试,但是五项试点没有一项完成,也没有一个固定的和成熟的成功案例。但这并非一事无成,而是告诉我们,要医改成功,必须认真总结,积极面对。
  • 药价吵来吵去没有解决问题,目光反而本末倒置地放在医院这个末端市场上。治理是必须的!是应该正本清源,而不是把给医生的回扣也说成是流通成本!没有一定的利润空间会有回扣吗?没有回扣的产品会“异军突起”吗?而没有回扣交易才能做到“物美价宜”,市场环境的医疗市场是难以做到“物美价廉”的。
  • 现在很多医院的医生都不知道医改在进行,又是如何进行的。医疗改革既要提调动积极性,又要回归公益性,这两个性没有辩证的解决,何来医改的动力?现在改革的最大主力军就是医院!医改主力军的生存问题,尊严问题没有解决,哪有什么激情去改革呢?
  • 医改三年试点将要结束,中期评估结果也将公布,但是决策层还是很"谦虚"说我们“摸着石头过河”,大家继续试。问:石头何在?现在是两种情况:一是摸着石头不过河;二是到了深水区打转,随时会被淹死。 口口声声说责任在政府,那么政府得赶快拿出行动来啊!多方利益冲突,以谁的的利益为重?
  • 是呀!如果说药企的出厂价是根据生产成本制定的无可非议!如果说流通价格是为政府制定"以药养医"政策补偿医院也可以理解。但如果说药品的虚高作价是为了医生的回购而预留,那就是不可思议和差强人意,或是从政策上支持腐败!
  • 有提出医院服务提供的问题。应从整体社会的经济水平和健康观念考虑。前者包括政府财政与民众的支付水平。政府应当在财政收入猛增的情况下,更多地关注民众,逐步提供更好和可持续的医疗服务,但是公平的。一些非医疗服务民众应承担。如只喊口号刺激需求而不努力加大投入,矛盾就发生在医院了。
时事点评
教育咋了?砸了?社会咋了?砸了?
  • 广东将吸烟史记录作为考核内容本来就应该的。吸烟史是医生问诊的一个常规的内容,如果没有记录本身就是一个不完整的病例!吸烟史记录本身“三基三严”的范畴。禁烟,远远不只是医生的责任,是全社会的责任,不在公共场合吸烟是每个人应遵守的法律要求。医生要带头戒烟,领导要带头不在公共场所吸烟。
  • 卫生部对口扶贫会刚完,赶到南方传媒网讨论:1为何好心人在广东冷漠的也在 2 对做好事的要怎么夸,每个公民在向善的气场中是否都有责任 3 媒体又要进行舆论监督又要夸,究竟该怎么做?4 做好事的很多人不愿面对镜头 现在是不是做好事会惹火上身?5 广东这片土地上,什么是广东精神的最大公约数?
  • 南方日报正在为一个年轻的生命奔走呼吁,同城两万人为此接力救人,谁言广东无真爱?!我呼吁大家共同关心,留下的不是金钱而是大爱!善举之后,我们是否再思考:这仅仅是善心的释放吗?总是通过一种公民的善心与社会义举远远不能解决问题,我们不应该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状况,政府应有所作为!
  • 甘肃血色惨案会给人们留下什么思考?一个尽可能多赢的趋利社会如果不在制度与法制上落脚,类似的无视生命的责任惨案和家庭悲剧必定层出不穷!
  • 昨天有记者问我,据问卷调查,相当多的人同意看病录音,问我如何看。我长叹:无言以对!如果一个社会人人“步步惊心”的,个个“谨言慎行”的,这是一个什么社会?如果你面对一个拿着录音笔对着你说话的人你会怎么想?这不比文革更恐怖吗?这样浅显的道理人们不是不懂,而是表达对制度逆反心态而已!
  • 中国真的进入“全民焦虑”吗?真的知道什么原因吗?谁承担这个责任?你如何生存?
  • 小悦悦今晨在陆总抢救无效去世。她走了,留下了很多,很多!
  • “小悦悦事件”有人说更应该谴责家长,我觉得这不是事件讨论的焦点。讨论的焦点是“事故发生后怎么办”!当幼儿交通事故发生后,无人相救,是谴责:家长,幼儿还是路人?当幼儿病重送到医院时,无人抢救,是谴责:家长,幼儿还是医生?常理中包含着:法律与人性,法律与责任,人性与责任的问题。
  • 有人问:“为什么是一个捡垃圾的并且是一个年长者能去救助呢?钱不多的人不敢救,只有没钱的人才敢出手相救”,法官“偏向”弱者?只要你有钱,多少也得赔一点?越有钱越赔得多。如果是这样,就会造成法律的不公平性和随意性,就会出现“不是你,你为什么要救”的混蛋逻辑!
  • “只有教育救中国”,非常对!我也可以说,魂附在哪里?附在身体,身体不健康,魂,很快就魂飞魄散!知,很快就不知!
  • 有人对农运会有微词,我倒认为这样朴素、花钱并不多的群众性运动应该提倡,总比搞锦标赛具有全民性。它的意义远远不在“会”,在于一种健康方式的倡导,总比花钱买药吃和在健身房消费实在。试想一下,把办亚运和奥运的钱用在强身健体上比建场馆更具民性,可能医患纠纷会少很多。
  • 韩寒这个提案有创意:" 如果我是全国人大代表, 我一定上一个提案: 纳税的时候采用支付宝, 等政府做出政绩或者兑现承诺了, 我们就确认支付, 不然全额退款。那时, 政府官员就会追着我们的屁股喊:亲,给个好评亲!亲,选我咯, 包为人民服务亲!亲,政绩在这里,请查收,亲? "
  • 此评论文章说:评价一个政府收税是否合理,税负是否太重,不能单看税率,还要看收来的税用在什么地方。世界上那些高税收国家,几乎百分百也是高福利国家,而低福利国家一般也是低税收国家。而我国则是高税收低福利国家。有时候我们把民生支出与福利支出混淆。有的地方号称财政支出99%以上用于民生。
  • 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我可以举一个很普通的例子,“红灯停绿灯行”,每次过马路,很多市民很自觉遵守交通规则,但,一旦有人带头丛黄灯闯红灯,必定有跟随者。用在政治就有“改革与守旧”之说了。今天读报,朱镕基说的部门越来越臃肿,是否又部分是为不守规则的人和事设立的呢?人治与法制孰重孰轻!
  • 朱镕基说:“我最痛恨的是逢迎,我最敬重的是抵制我的错误缺失的人。”有多少人能够偶做到这一点?相反,很多人总喜欢“莺歌燕舞”,喜欢阿谀奉承,不喜欢来自各方的声音。

栏目标题

更多
网评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活动圈

栏目标题

更多
往期思享者专栏
蔡奇专栏蔡奇专栏
胡坚专栏胡坚专栏
吴海民专栏吴海民专栏
闾丘露薇专栏闾丘露薇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