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中国最活跃的专栏作家之一
人不当自己的主人,就难免成为别人的工具
系列
媒体人
“当正义与非义交战时,知识分子不能以中立者自居。” ——以赛亚·伯林
  • 连岳 + 韩寒 + 李承鹏 + 陈丹青 + 梁文道——心目中的华语文坛最NB的“巅峰组合”!自己顶一个!!
  • 有人读连岳吗?每次买上海一周都是为了他的专栏,情绪低的时候需要这样有力量的文字。
  • 基本看完《我爱问连岳4》,连岳大湿在情感方面的很多观点,着实让我见识不少,如果早几年读者本书,搞不好人生轨迹都NM变了 /偷笑;推荐没有看过的朋友读一读,强烈建议大学新生读一读,细细品味
爱情有时候比时政更有意思
我写时政或者写情感用的分析方法差不多,只是面对不同的问题而已。
很多人情感上之所以出问题,是因为缺乏常识。
一个会爱的人,他一定也会追求一个比较好的制度 。
人生是孤单的,因此要找个有趣的人共度。
如果一个女人聪明了,就会发现身边的聪明男人少了。反之亦然。
爱情对于个体来说,是两个人的契约。
无论你缺不缺,你的男友都会爱上另外一个人。
你缺什么,你的女友一定就会爱上什么。
微博上谣言很多,但它是中国谣言最少的地方。
如果不将不幸考虑在内,中国是个幸福的国家。
雇佣流氓维护城市文明,这是革命浪漫主义的伟大实践。
依旧去上访的人,都是还抱有希望的人,要珍惜,不要虐待。
国情论:凡是好东西,都不适合中国;凡是坏东西,都挺适合中国。
别人的媒体能把总统拉下马,我们的媒体连马桶都拉不倒。
无监督,则人性无底线,永远存在向下突破的可能。
原来他们有新闻联播,现在他们假装有新闻联播,以后他们没有新闻联播。
有多少人在晚饭时谈到了移民话题?
要慢慢物色三个年龄相当,赌风又正的朋友,以后一起移民,天天打麻将。
卡老不知会不会选择战死,为独裁诸老挽回一点面子。
不必害怕有人说出惊世骇俗的观念,如果不适合,自然难以生存。
宗教这种古老的存在,还是会慢慢消失的,那时候的世界会更美好一些。
有人批评我亵渎神,其实我以为,不能亵渎的神就不是好神。
让现实去复杂,我们自己单纯。
关于小悦悦
认定路人“冷漠”有点缺德
  • 小悦悦事件的讨论,现在都用“18名路人的冷漠”了,这其中的有些人,声称自己并没有看到,在尚末(可能也无法)排除这种可能性的情况下,就已经认定他们“冷漠”地见死不救了——这样做的媒体或人,是不是有点缺德呢?
  • 广东佛山两岁女童小悦悦被车撞到碾压事件,路人见死不救有问题,肇事逃逸有罪责,监护人失职更不应当。仔细追究起来,吵得最热的“旁观者的冷漠”反而是最轻的一环。在家门口出事,家人没有发现,要等五分钟18位路人经过的第19位拾荒阿姨陈贤妹救起……
  • 10月18日,广东省政法委、社工委等十多个部门开展“谴责见死不救行为,倡导见义勇为精神”大讨论。这是小悦悦事件后的高潮,人人捐些话语税,似乎社会就更道德了。别忘了,这是有热心人去看望一位依法享有自由的盲人都会被公权力打回来的国家,政府让有道德的成本太高,路人自然胆小。
  • 不少去台湾的人对台湾的印象很好,好像是温良恭俭让的故园;可也见过不少到大陆来的台商让人印象很糟,霸道、不守规则、对员工吝啬、不尊重女性、自以为高人一等,只能说,一个人呆的外部环境太重要了。
  • 法律有尊严的地方,道德不会太差;道德差的地方,一定是法律没受到尊重;而能不尊重法律的,往往是不受监督的政府,上行下效,劣币驱逐良币,有德者无法生存,道德自然普遍下降。大陆、台湾、香港,不同的体制,不同的政府,同样的民众,道德却是大陆最差,民众的责任应该是最小的。
  • 为小悦悦如花生命的消逝而沉痛~为当今世人冷漠自私的风气而痛心
  • 政府让有道德的成本太高,路人自然胆小。
  • 的确,我们在责怪18铜人冷血的同时,也该反省一下自己,真叫自己遇上了,自己会怎么做?
  • 如果政府已经变得如此冷漠,我们还希望人民能热情吗
关于“随手拍”
这是文明及法治的倒退
  • 有参与“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的人说:你都乞讨了(或,生存权都没有),还有什么隐私权?而无视伤害真正的乞讨者,这无异于变相认为赤贫者无隐私权,这是文明及法治的倒退。发起者不修正,追随者应尊重自己的判断力,最好只发被拐儿童照片(应确认,防止恶搞),不应再随手拍乞讨儿童了。
  • 随手拍活动不新鲜,早有人倡议随手拍酒楼前的公车、拍执法者的不当行为、拍当地豪华办公楼,都是有利于社会进步的好活动,最后却火不了,发这种消息甚至还会被删。为什么随手拍乞讨儿童各方会蜂拥而入,不在乎其中发生的伤害?那是因为它只会伤害最弱势那群人。不要放弃自己的判断力,停了吧。
  • 在随手拍活动中,有种抒情法论证用得很多:这次活动只要拯救了一个被拐儿童都功德无量。好吧,根据对等原则,还要支持另一种抒情法:这次活动只要伤害了一个街头行乞的弱势都万劫不复。——如你所见,后者已经发生多次。
  • 有必要提醒那些态度是“宁枉不纵”、“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过一人”的执法者和网民,许多人不幸沦落到行乞,本已脆弱,忽然碰上一堆人不由分说地围观、拍照、验DNA、上媒体和微博,在这种压力之下,寻死也不是不可能的。想想用,他真的死在你面前,你承受得了微博上的围观?善要用善和法来维护。
  • 行乞的儿童(包括那些被拐卖的),为了便于乞讨,往往都在热闹的地方,有巡逻的警察,有各种监视镜头,无须引发各种争议和误伤的公众狂拍提供资讯,警察也能看到,如果他们愿意的话,能常规工作一样带去询问、鉴定,比照失踪儿童的资料——说到底,又是该作为的公权力不够有作为。
  • 感觉那些强力支持随手拍乞丐的人表象上是同情乞丐,实际上骨子的深处有强烈的对乞丐的歧视!都骨子里假定了乞丐都是有罪的,他们带着的孩子不可能是自己的!就算是自己的,带着孩子受罪乞讨就活该受到额外的侮辱,实际上相当部分的乞丐的“罪”不过是贫穷!
  • 这次活动只要拯救了一个被拐儿童都功德无量。 这次活动只要伤害了一个街头行乞的弱势都万劫不复。
  • 强烈赞同!!不能总是以民众的个人力量来替代应该做为的公权部门!!
关于同性恋
请给予平等权利
  • 我收到过不少同性恋者或其伴侣的邮件,许多同志由于躲避社会压力,会隐瞒自己的性向,勉强找个异性结婚,勉强繁殖,表面上对大家都有交代,婚姻内部却非常痛苦,没有性爱,名存实亡。当不给同志平等权利时,这种歧视、剥夺和伤害并不会停上在他们身上,而是会传递下去,成倍放大。
  • 同志追求从军权、收养权及婚姻权等各种权利,为自己去罪化,本质是追求平等:“我一个正常人,为何要被视为低等人”?这个过程很漫长很痛苦,才慢慢得到部分认同。婚姻的定义会变动。如果你追求乱伦、多偶、人兽、人机等等性关系的婚姻权,我都支持你,也许经过数十上百年的努力,人们也会认同你的。
  • 看了看反同的观点,都属反对无效:1、觉得很恶心(任何人都有人觉得很恶心);2、经书上禁止(任何信徒都触犯过经书上的某教条,在其他宗教徒眼里是异教徒);3、同性恋无法繁衍,会让人类死绝(人无繁殖的义务,人类数量巨大,喜欢繁殖的人永远存在);4、会让人变成同性恋(如果能,为什么不能变?)
  • 有人竟然觉得理解包容同性恋,会让自己或自己的孩子学成同性恋。回答如下:一、现在主流观点认为,同性恋是天生的性倾向,不是后来学来的;二、如果能后天学会,那更说明是人权,更应理解包容。
  • 希特勒很真诚,所做所说都是他所想的,他的错,要不要追究呢?教庭对伽利略的迫害,很真诚,要不要道歉呢?各大宗教都有原教旨主义者,他们对异教徒的仇恨,很真诚,要不要收敛呢?孙海英吕丽萍夫妻的反同很真诚,所以就不要跟他们谈是非?
  • 一妻多夫、一夫多妻、一夫一妻,谁知道人类的婚姻会怎样变,但至少宽容的文化应该尊重人类的感情。
  • 只要双方愿意,对公众无害,都是合理的,公众没有权利批判、伤害他们。
  • 只要不危害社会妨碍他人,我支持!/大兵
  • 同性恋人自己也痛苦,这种痛是,不是同性恋人无法理解的,社会上,绝大部分人把同性恋人,当作有病,这只是爱同自己一个性别的人,难道爱一个人就有错吗?
关于情感
给子女买房的老人才最弱势
  • 话到婚姻中的弱势,那些存了一辈子钱给子女买房的老人才真弱。婚姻幸福的真谛是:人格独立,仔细考核,互相体谅,接受未知。
  • 新婚姻法挺好的,女人离婚得不到男人和男人家的房子;男人离婚不也得不到女人和女人家的房子吗?平等,清爽,有利于爱情。
  • 我不喜欢太容易爱的人;我不喜欢太容易恨的人;我不喜欢一上来就装熟的人; 我不喜欢太爱许诺的人;我不喜欢拉皮条的人;我不喜欢显得人脉很广的人;我不喜欢大哥;我不喜欢小弟;我不喜欢太有正义感的笨蛋;我不喜欢优雅地引导新生活的人,我不喜欢占便宜的人,我不喜欢阴谋论者。
  • 总会有种“失败者抒情”,如果正义输了,他说,你看吧,没什么希望的;如果正 义赢了一场,他说,赢这点算什么呢,最后还是会输的。——沉迷于这种情绪的人,前世都是林黛玉,可能不关心正义是什么,只喜欢以叹气为美,我认为这可能也是正义实现的阻力之一。
  • 对更富者、更有权势者、对名人,人性天然有嫉妒和仇恨,在不公不义多发的中国,这嫉与恨,更容易迷惑我们,以正义的面目出现,可以自保的方法是:我们是凭事实做判断?还是凭情绪?如果真喜欢公正,那它往往体现在用事实判断你不喜欢的人。
  • 可怜天下父母心,请不要这么说.弱也好,强也好,一种生活方式而已,谁都想做强者,不是强者就不活了吗?
  • 可惜从父母开始就没有人格独立
  • 婚姻是养成习惯最好的地方,也是最容易产生争执的地方。婚姻,最特殊的人际关系,需要有智慧、有爱心的人才能经营好!而作为中国人,情感是往下倾的,往往为子女做了太多太多!
关于法治
公正之后才有宽恕
  • 我赞同废除死刑。但现有法律是有死刑的,药家鑫案,按事实与法律,药当死,则应死,以“宽恕”为名让当死者不死,是败坏法律;药不当死,则不应死,以“民愤”为名让不当死者死了,也是败坏法律。法律不被弯曲是最大的公正,在此基础上的宽恕才有价值。
  • 有人问我药家鑫当不当死?我不知道。让检察官尽量收集证据起诉他,让他的律师尽量为他辩护,让所有程序无可挑剔,最后让法官决定他当不当死。此类案件免不了议论,可法律不因议论偏差。——接受这点,就是某种法治精神吧?辛普森案,因程序出错,定不了他的罪,美国公众也得接受。
  • 中国现行的法律体制,书记指挥政法委,政法委统筹公检法,公检法互相给面子,有时大家明知是错案,也要错到底,至于律师嘛,眨个眼都可能犯罪;这体制本身极易制造冤案,没人经得起刑讯,你我不幸被抓去打,也会乱招一气的,在司法独立之前,永远都要对它保持怀疑。
  • 公检法联合办案,快捕快诉快杀,中国特色的“平民愤”,其实是冤案的主要诱因,明显的证据漏洞没人敢指出,将所谓的“凶犯”尽快杀掉以后,热点迅速消失,疑点也无人关心了,案件侦破者却得到升迁的资本。所以,当公检法联手时,当律师禁言后,千万不要为杀某个罪人欢呼,他可能根本就是清白之人。
  • 中国的司法,目前还是嗜杀(枉杀的也不少),司法不独立,媒体被控制,有些无辜者、轻罪者,也能搞成全民喊杀——曾经的严打,提供了多少这样的案例——执法者爱杀、快杀,既满足了民众对公义的渴求,也减少了成本,看起来双方都满意,最后双方都残忍,不愿意让程序和时间沉淀激情。
  • 我以前是这样认为的,谁谁犯了“滔天大罪”就活该被”千刀万剐“,“万死不辞”其咎,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而且可以”以儆效尤“,但是连岳的”各自用不同的角度观察与判断,最能还原事实与正义“点醒了我:审判,也许并不能做到完全还原事实,但是通过反复的审判我们可以更清楚地接近事实。
  • 法律也都是人定的,同样也会有不公
  • 这一切都建立在法律是公正的基础上,在现有法律制度的实际情况和公众的不信任下,我觉得很难实现。。
关于社会
政府要有公平正义的血液
  • 如果政府不遵守法律,血管里没有公平正义的血液,那民众血液中有再多道德,这个社会都不会稳定,都会趋向于崩溃。恢复及加强民众对法律的信心,才是唯一有效的维稳。
  • 为什么中国体贴全世界独裁者的人显得特别多?一是人口多,再低比例乘以十多亿都很可怕;二是底子薄,“爱独裁者,没有独裁者我们就活不下去”的教育在我们这儿登峰造极,几十年未中断。
  • 任何一个国家和文化,都有所谓的政治正确,比如在许多文明国家,政治正确是不能嘲笑残疾人,但可以无情嘲笑执政者;在我们这儿,政治正确是可以在春晚开涮残疾人,但只允许无情歌颂执政者。也就是说,我们的政治正确是别人的政治不正确,不可搞混了。
  • #我爱问连岳# 社会应该避免落入“好人陷阱”。即太爱当好人,从而越了界,最后把整个社会搞乱。应该鼓励人人把自己做好份内事。盖茨在经商时,在商言商,毫不留情,成为世界首富;身份转换成慈善家后,又倾囊而出,立地成佛。他若在经商时只想当好人,可能不得不破产,最后世界也得不了他的好。
  • 巴甫洛夫做过实验证明,只要持续施加压力,任何一只狗都会精神崩溃。人也差不多吧。你我在微博上说理,万一身处钱明奇的处境,难保做什么。好社会保留足够的缓冲:有自由言说出气,有信仰自由安慰心灵,有诸多慈善组织济贫扶困,有法律维持公正——没有这些,只想着让民众当圣人,那是幻想。
  • 中国人总是寄希望于政府,却忽视了自己的责任,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不遵守,你得让他遵守,缺失有效监督的他自己无法对自己采取有效行动的。社会的稳定在于人心,在于完善牢靠的社会文化和制度,在于人与人的信任。
  • 公正就是在关健时刻发光发亮。
  • 不尊重人,不拿别人当人看,最终导致的是觉得自己不是人。而后越发相信独裁,相信强权,觉得那是可以依靠的力量。
关于成长
贫穷不值得追求
  • 在市场经济时代(几乎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好的时代),有个常识值得一再重复:没有人喜欢变成穷人,人人都想摆脱贫穷,这足以说明,贫穷不值得追求,贫穷对审美、对道德、对任何方面都是有害的。那些讴歌贫穷的人,他们可不想过穷日子。
  • 在这里长期的教育中,慢慢让人容易对几件事兴奋:1、军力强大(即使军队腐败);2、大工程(即使不科学或成本太大);3、别国害怕我们(即使他们也害怕朝鲜);4、想象中国统治世界(即使这让人变笨)。——学会不为这几件事兴奋,对小民、对政府都是有好处的。
  • 据我知道的一些个例,家长够强大,是可以挡掉现行教育制度的危害的,家长不配合,老师拿“睡眠足够放在一位、作业做不完算个屁”的孩子是没办法的。怕就怕家长心里认同当下这种摧残性的作法正确,甚至还给孩子另加压力。教育会演变成如此大的祸害,我倒觉得家长的责任占大头。
  • #我爱问连岳#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这句话是有道理的。王小波先生原来说过,大意是,宣传一个无偿给人理发的人,就制造了一百个贪小便宜的人。社会总的道德水准反而下降了。所以,人该做的,反而是控制自己,爱心泛滥后,接下来你会做的,往往是侵入他人的私域:反正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可以怪我呢?
  • 莎士比亚老师说得好:爱所有人,相信少数人,这样才不会犯错误。——爱底层人、爱弱势、爱无产者,但不要轻信他们,不要高估他们的知识与道德水准。如果底层、弱势和无产是件好事,那就应该感谢腐败的体制把你永远压在这种低洼地带。
  • 市场经济通过两把刷子——交换与竞争——使人走出贫困,走向富裕的。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没有钱。而他之所以没有钱,是因为他没有、或低效参与市场交易。而低效或没有参与交易,说明他对别人的帮助不大。
  • 共奔富裕路是这一时代人们生活的主题。通向富裕的路有多条,值得注意的是有些人或贫穷或稍贫穷,可他们通过讴歌贫穷也走上了富裕路。呵呵!
  • 穷人是不会去讴歌贫穷的,讴歌贫穷都是些掌握了权利和利益的人,他们可不想把自己的利益分享给穷人。
关于改革
主动迎接民主才能把利益最大化
  • 民主为政治豪门提供了合法化的手段持续影响政治,比如印度的尼赫鲁家庭,美国的肯尼迪家族和布什这样的父子总统,台湾也有国民党官二代马英九,他信妹妹的胜选是最新例证。内地党内的政治豪门,谁主动迎接民主,谁就能在将来利益最大化,若抗拒,则资源流失,将来也得重零开始。
  • 有人虽然承认民主是人类普遍价值,但担心中国人素质低,民主会天下大乱,在这种矛盾的心态中,可以用这个替代方案先行:只有共产党员有参选资格,非党员只有投票权,如此试行一段时间后(比如50年),参选资格再向全民开放。这样既可保证执政,又可慢慢平稳过渡。
  • 中国其实可以拿几座城市出来试行一下民主,上海、广州、成都、厦门,几届以后,这些直选的市长和城市议员们如果普遍干不好,民众自然看得到竞争的结果,不会继续追求民主了,这么小成本的事,不妨一试。
  • 很多人问,如果真的文革再来,怎么办?到那时只能听天由命了,中国是大国,文革一运转,只有等当时的独裁者死亡(如毛式终结),或者耗尽国力系统崩溃重新开始。中国要变好,某种程度上也只能从苦等党觉醒,它若产生蒋经国式人物,则中国会变好,永远五不搞,那外围的人再努力,也只能跟它末路了。
  • #我爱问连岳# 每次我说渐进式变好的话,都有人会问,谁等得了那么久?如果你有孩子(或者你爱孩子),当然得等,当然得让世界变好,这种放纵的焦虑,不正是让世界变好的阻力吗?树慢慢长大成荫,人慢慢温和讲理,你小瞧时间,时间就小瞧你,最后一无所获。
  • 希望他们能明白:民主提供合法性权力来源
  • 社会的进步在于每个人的努力,每个人的参与。将希望寄托在某个人身上。无疑是不成熟的。若文革真的来了。我们都束手就擒那中国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
  • 我感觉太温和的改革还是不太可能实行得起来。不从权力最核心的地方开始便无法改变事实。如此还不如从新闻开放,思想开放乃至教育彻底改革开始。当然,这是我最温和的想法。
我是鸡汤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思享者:连岳朋友圈

栏目标题

更多
  • 调查团的结果不被采信,为什么?是按照连岳和韩寒老师的意见,归因为网民只“需要自己需要的真相”呢,还是按照俺的意见,反思民间调查资源、技术和力量的不足呢?或者,像许博士那样,一味强调良心和道德?
  • 申请加入他的粉丝当中(说实话,在采访连岳之前,我很紧张。一直到见到他本人。发现他是一个平和、温柔、绅士的男人。说起话来沉着、清晰、睿智。我松了一口气。这就是我熟悉的那个连岳。他果然是那个文如其人的人。他的文字,和他本人,没有任何割裂。连岳的粉丝可以放心了:没有白白爱他的文字一场。
电话:010-62671158
邮箱:yanshanforum@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