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学者 近代史专家
历史研究的目的就是不断向历史真相靠近
系列
学者
“当正义与非义交战时,知识分子不能以中立者自居。” ——以赛亚·伯林
  • 我喜欢历史但却不了解真实的历史,我所了解的历史只是教科书上的或者是一些杂文上的历史,对那些专业研究的历史知之甚少,比如辛亥革命,教科书上写的是因为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局限性、妥协性,革命果实最终被袁世凯窃取。昨晚听了傅国涌先生的演讲收获颇丰。
我的职业是读书写字
在历史的深处潜伏着无数双眼睛。
每一个小人物、每一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情都有可能是关键性。
缺的不是个别英雄、先驱的牺牲,缺的是“后援力量”。
在整个人类的追求的当中,大凡追求最好的,它收获的很可能是最坏。
没有理想的人生是没有必要过下去的。
人类存在的最大价值不是穿得最好、吃得最好,人类还要有精神的提升。
只有站在世代积累起来的最优秀的知识基础上才有可能超越自己。
生活中光有功利性的阅读是不够的,还要有超越性的阅读。
政府强大了,可能社会就弱小了。
专制存在的理由就是建立在所有人拒绝自由的基础之上的。
秦始皇以前的中国,虽然出现过诸子百家时代,但他们没有对言论自由的自觉。
没有公民社会,不可能有公民的存身之地。
让一部分人先公民起来,正是我们今天面临的任务。
微博在这个时代的兴起,是上天给中国人的一次机会。
真正能改写历史的不是微博,而是微博后面的人。
关于辛亥革命
妥协带来多赢
  • 百年前清廷退位是被动达成的共识,各方都不是最满意,不管袁、革命党或清廷,但妥协带来的是多赢。时势到了那个点,历史会按自身的逻辑展开。哪怕清廷多么不愿下台,隆裕太后经过反复的计算、比较,还是这个结果更可靠一点。仅此一念,我们依然要感谢她,历史依然要铭记她。全身而退比同归于尽好。
  • 辛亥革命前夕,水灾引发的粮食危机,米价上涨,引发物价全面上涨,大批受灾民没有饭吃,是导致清廷垮台的一个重要因素。缺粮食 ,比革命党人的任何鼓动都有力量。诗人徐志摩那时还是个中学生,亲眼看见人们抢米店的情景。革命的背后其实不仅是革命。
  • 一百年前,原本从改良道路出发的人,最终却都走上了革命之路。原因无他,就是清廷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了所有改良的诉求,改良的路到辛亥春天走尽了,无论老维新派、新立宪派还是革命派都只有一个选择,推倒清廷。这个结果是清廷逼成的。 分享傅国涌:相同的起点,殊途而同归 http://url.cn/2bNKh7
  • 武昌起义在百年前的那一天发生是偶然的,但辛亥革命不是偶然的,历史无法假设,正是因为清廷一次次拒绝立宪派在国会请愿运动中提出的要求,反而出台了 皇族内阁,出台铁路国有政策,前者在政治上收权,后者在经济上收权,逼成辛亥革命。令人痛惜的是失去了一次通过朝野互动推进宪政民主的大好时机。
  • 所以历史越来越证明了隆裕太后选择的英明,退得漂亮常常比进得漂亮还难得。
  • 只是因活命而被逼的革命,后果最多只是简单的改朝换代,然后开始新一轮完全相同的轮回——这样的事情在中国重复了几千年而无任何根本性改观,并且不论兴亡,都如张养浩所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要想跳出这个轮回,唯有民众普遍思想觉醒,建立起一个真正将统`治者关进了笼子的民`主制度。
关于历史
历史在自由的一边
  • 历史从来不是一条直线,更不会是从一个胜利走向一个胜利, 既可能从高山跌落低谷,也可能在很长的时期经历每况愈下的痛苦,甚至要面对不断的倒退,人类常常会陷入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死i谷当中。然而峰回路转,历史又会开出前所未有的新空间,这一切当然不合乎按强势集团的意愿,也是弱势者没有预料到的。
  • 总想扼住历史脖子的特殊利益集团,当它看起来鼎盛之时,也就是盛极而衰之时,它拥有的是“力”,看得见的有形的力【权力、力量……】似乎都在它掌握之中,但是大势已去,谁也挽回不了。当年陈布雷吃安眠药前这样分析过“势力”二字。历史总是在最绝望的时候开出新的道路来。
  • 革命党人确无推翻清廷的实力,真正结束清廷的是一种社会态势,处于不同社会阶层的许多人心理上对清廷的抛弃,武昌起义发生前后流传的民谣,什么“宣统不过二年半”,彗星出现、天下要动刀兵的传言,还有《推背图》《烧饼歌》等神秘预言的流行,加上到处下雨导致水灾,加剧人心的恐慌,清朝就这样完了。
  • 历史总是在最绝望的时候开出新的道路来。
  • 太多的悲愤,哽咽着,仰望右任先生辈,是长达六十多年的离愁。100年的风雨,又岂能洗刷那些无量的血泪。我们愧对先人,故国如梦。苟活着,尚可以用眼睛和心灵去找寻先人的余温。
关于人物
破解之道前人早就想明白了
  • 中国的问题千头万绪,一团乱麻,破解之道前人其实早就想明白了, 中共党创始人陈独秀先生,经过痛定思痛,在他生命的终点到来前,总结他一生革命的经验教训,说出来了十三个字:“特别重要的是反对党派之自由”。胡适为《陈独秀最后见解》写序,这短短一句话“独秀抓住了近代民主政治生死关头”。
  • 李慎之生前曾经说,以顾准的学识至少可以得三个博士学位:数学、经济学、历史学。像他这样同时对几门学科下“死工夫”的人,在他的同时代人中似乎没有第二个人。在“绞肉机”上搅拌过之后了,经过痛苦的反思,顾准终于“痛苦地”从理想主义回到了经验主义,重新找回了一种方向感 http://url.cn/11eQOj
  • 孙中山不是什么完人,包括他留下的《建国方略》在内,都有许多可议之处,与《实业计划》中那些宏大的规划相比,我更欣赏他的《民权初步》,一个古老民族从学习如何开会这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细节开始, 今天我们迫切需要面对的乃是民权问题。 http://url.cn/3wOild
  • 身为独秀先生乡人,真的为先生的独立思考佩服之至啊!不愧为大思想家!北大精神之贯穿始终!
关于人民
真正的英雄只能在公民中产生
  • 人民是一盘散沙、一袋马铃薯,甚至可能是一篮子鸡蛋,各不相干,人民有“量”而无“力”。所以,人民 是一个统治者特别喜欢的名词,所有人都好象是人民,所有人又都不是。人民和群众、百姓一样因为其模糊性而受统治者的青睐。公民则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每个公民都有可能成为卡在权力咽喉上的一根刺。
  • 袁世凯要称帝也不敢直接说“受命于天”,而是制造民意,先有“筹安会”,后来连“乞丐请愿团”、“妓女请愿团”都出台了,在举国一片推戴声中他还要假惺惺地推辞。在他之后后,任何专制者都不敢自称“受命于天”,而要借助“人民”、“主义”等名义,为自身提供合法性包装。
  • 黄四郎很可恨,指望那些“ 这张椅子我要了”的鹅城人,也不可能实现公平正义,靠张麻子,那是虚构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这样大智大勇兼备的人物,何况他走后怎么办?所以还是要靠鹅城人自身发生变化,至少部分鹅城人先发生变化,先成为公民,成为愿意为自由而生活的人,而不是为椅子而生活的人。
  • 这个时代固然需要英雄,但更需要具有独立思考、独立行动能力的一代公民,只有公民大面积的成长起来,那些脑满肠肥的既得利益者才会被我们包围,不得不学会收敛,学会遵守规则,学会像一个人一样生活。没有公民的广泛觉醒,即使个别英雄出现,也很快被河蟹。当然,真正的英雄也只能在公民中才可能产生。
  • 傅老师说得是。豆豆的作品也写得是。不管是救世主也好,井沿也好,都是水中月,遥远的。虽然,等待,永远解决不了问题,即使有了等待给的方向,但东方不明太阳不升,依旧是黑暗。
  • 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
  • 普天之下,莫非鹅城
关于民主
尊重人民的选择
  • 常有人说,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但是千万别忘了卢梭的那句断言:“一个民族的面貌完全是由它的政府的性质决定的。”李慎之先生在谢世前不久得出的结论也是——“一个民族最重要的创造是政治制度,经济、文化、国民性都由之决定。”制度陷入了僵化的泥潭, 靠利益的稻草能拯救吗?
  • 民主是一个过程,它永远没有一个最完善的形式,只是不断地向更高的目标靠拢,而没有一个终极目标,因此民主只是人类“较好” 的一种政治制度,而不是“最好”的政治制度。 1995年的旧文今天看来仍是一篇理想主义之作,可怜的祖国你的脖子被谁掐住了? 分享傅国涌:民主阶段论 http://url.cn/2WRf2G
  • 夜半看电视, 中国政府说,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这是一句多么美妙动听的话。其实,不仅要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一样要尊重各国人民的选择包括本国人民,不以有权者的选择代替无权者的选择,让无权者对自己的未来作出选择,是这个世界的硬道理。强悍如卡扎菲、萨达姆也无法逆转这一历史法则。
  • 卡扎菲大概是现在世界上最受瞩目的新闻人物之一,在他的处境中,地球上残存的那些独裁者大概都可以看到自己未来的命运,或者远,或者近,他的幼子和三个孙子不幸而生在这样的家庭,富贵荣华未能继续享受,却因卡扎菲死抱住权力不放而成了非正常死亡者,愿上帝怜悯他们。
  • 腐败是目前中国最关键的问题,但怎样切实有效地解决上述问题,才是更关键的问题。现在的中国,恰便似正要跨越至动车组境界的柴油机车组,柴油机车组是不被允许在京沪高铁线上乱跑的,要想在那儿跑,唯一的办法便是把自己变成“和谐号”。中国一直在努力,是腐败极其严重地阻碍了民主的进程
  • 你的评论很精彩呀,看来我又找到了一个中国的朋友了
关于变革
历史不会静止不动
  • 中国已处于历史巨变的前夜,只是怎么变,我们还不知道。强势集团希望不变,使他们永葆荣华不变,但是他们内心也清楚,即使暂时操控权力,遮蔽真相,但是他们决定不了历史,历史将按它自身的逻辑展开。 分享傅国涌的博文:祝各位朋友春节快乐。 http://url.cn/4bcFnS
  • 如果把变仅仅理解为戏剧性的剧变、突变,确实今天的生活中察觉不到这样的变化,包括变化的迹象都没有。有时候,我甚至想,中国的这一轮变化,从始至终也许都不会出现一幕波澜壮阔、决定性的大戏,这出戏是由千千万万此起彼伏、层出不穷的小戏组成的,这样的小戏几乎每天都在不同的角落上演
  • 也许和平变革只是一个美丽的梦,这块土地终究免不了翻烙饼的命运,循环往复,原地踏步,也许不能只怪那些掌握了权力的人,他们也是从众民中产生出来的,深层的问题还是缺乏长期的启蒙,有朋友说尤其是当权者和知识分子的启蒙不足。他的话也许对的。无论如何,多数中国人和我一样只能与这块土地共存亡。
  • 刚才有记者来电问,中国会出现戈尔巴乔夫这样的人物吗?我说,我不是算命先生,以后会不会出现我不知道。但现在没有。这样的人物出现了,可以减轻转型的代价,使社会和平过渡,避免动荡,但是,没有这样的人,社会照样还是要发生转变,历史不会静止不动的。
  • 历史和现实的不同,就是因为未来不可预估。但,黑夜再长,挡不住阳光。
  • 无数的量变最终会产生一些对本质的微妙改变...
  • 薄积厚发,最终或许会迎来惊天一变
  •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一切努力不会归零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思享者:傅国涌朋友圈

栏目标题

  • 国涌说了,我就照办。但九月五日到西藏的火车票还是要早点订。现在是实名制,铁道部会不会把我们拉进黑名单,以后一上车就有警察问候?严重担忧中。 cc 李玉霄(@李玉霄) 聂圣哲(@聂圣哲) 吴祚来(@吴祚来) 张耀杰(@张耀杰) 王克勤(@王克勤)
  • 今天和傅国涌 兄共进午餐。席间他讲,有的人会写文章,但不会写书。有的人写了一辈子文章,却一本书也写不出来。恍然大悟,受教!
电话:010-62671158
邮箱:yanshanforum@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