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维护每个人的基本权利
系列
学者
“当正义与非义交战时,知识分子不能以中立者自居。” ——以赛亚·伯林
  • “重庆的‘以土地换户籍’政策,是城市中心主义、功利主义,存在着某种半强制推行态势。”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冯兴元]在《财经》2010年26期《城乡统筹的逻辑》一文中写道。
  • 我同意冯兴元先生的观点,是教育的极度扩招、尤其是高等教育的极度扩招才导致大学生贬值的后果,希望引起国家重视!
“国进民退”持久不了
几乎没有真正的国有企业,资产和利润不是一人分一块,都是部门所有。
国有企业的存在本身就是反竞争的行为,肯定会操纵市场。
不要以为有20家超大型企业就很强了,就像几个浮肿病人同穿一条裤子。
国有企业尽管账面利润很高,把多拿和少付的钱加起来,实际上是亏损的。
“国进民退”是局部短期现象,WTO规则、民营企业、老百姓最终不会允许。
通过大量的国企来维系高成本、低效率的繁荣,那是一种虚假的繁荣。
开放市场,让民营企业有运作空间,这才是最大的国是。
真正的财富创造来自于市场和自由企业制度,而不是来自再分配。
核心领域的经济改革,就是政治改革的一部分。
特权利益集团与意识形态是改革的两大阻力,意识形态是利益集团的工具。
正统意识形态是工具化的,很少有人会真正信奉。
真正的宿命论者是无神论者。他们要把今生作为全部享受,享受完毕。
所谓的维稳,也是为了维护特权利益集团的稳定,其他则都是工具。
政府没有想得那么远,推出的政策大多数是短期应对政策。
权利科学是和平学。维稳要先维权,否则丢中国人的脸。
政府提供品中,有公益品和公害品,有私益品和私害品。
若要推行真正的改革,需要每个人积极参与,坚定地维护自己的基本权利。
个人和社区的自治,配之以维护个人基本权利,就是实质民主。
人人诚信对己对人,文化道德由此兴也,改革由此行也!
关于重庆模式
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
  • 重庆事件的处理,至少消去了近期重回文ge的噩梦
  • 重庆原来的做法,随时用权力拉住多数人(轮转的多数--这次拉住这个多数,下次那个多数),打压少数,最终其实谁都不安全。毛就是这么做的
  • 有关重庆“唱红”,有人说老百姓高兴就行,多数人高兴就行。但是, 多数通过原则在各国实践中,容易造成“多数暴Zheng”。该原则离不开对少数的保护原则,两者的基础是维护每个人的基本权利的原则。否则,可以通过组成不同的多数,随时消灭少数。基本上就回到了霍布斯讲的“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
  • 记得曾经有位教授到村庄搞农民培训,为农民编新歌词,用以前革命年代的曲调。发动农民每天唱。农民最初觉得新鲜,后来不愿意。经济学上把它叫做“边际收益递减率”。老唱一个歌,边际收益或效用是递减的。重庆红歌曲目较长,估计比上面这种情况好点。很同情此前的重庆市下级干部,即便不愿唱,也得装着
  • 重庆麻柳乡的“八步工作法”,落实了村民自治。属于地方乡与村的制度创新。研究过,不错。与薄督无关。不知道是否属于“重庆模式”的一部分。现在国人眼中的“重庆模式”,大家看到的是单个维度。
  • 忘记那位大哲说过,民主不仅仅是保多数人的利益,更是要保护少数人的正当利益不被侵犯。
  • 法理是这样的,但用错了场合。为什么在一个个小老百姓连基本权利都不可得的时候,没见有人提保护少数的原则呢?比如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摊贩们!对重庆唱红,为什么大多数老百姓高兴呢?政府是民众的政府,如果政府不能让大多数老百姓高兴,那需要反思的只能是政府,政府永远没有权力要求民众。
关于吴英案
量刑不准
  • #吴英案# 1.资金链紧张、出现挤兑(陈友西);2.没有非法占有;3.也不能推断其有非法占有的动机;4.知道借了债,要还钱,迟早要还;5.没有要逃;6. 资金用途有可替换性,不说理由是正常,说一些理由也正常;7.不排除夸大绩效,但不影响其没有“非法占有”的事实;8.向特定对象集资。
  • 吴英案,如果涉及集资诈骗,得有诈骗行为,得对出资者造成重大损失,两者都不成立。不能把出资者的集资行为算到吴英头上。
  • #吴英案# 集资到后头,往往会编些理由,可能编些,但不是为了非法占有;即便编了些理由,也不是诈骗。借新债还旧债,也是为了还债和维持经营,不是非法占有,不是诈骗。
  • #吴英案#国外为什么没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这是因为这个罪名是可笑的。只要你能通过核准建立银行,岂能存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借款就是借款,吸收股金就是吸收股金,吸收存款就是吸收存款,都是有民法和合同法辖制。若要进入正规金融部门搞吸存,就先注册为银行。可以取消该罪。要打击的是诈骗
  • #吴英案#国外为什么没有集资诈骗罪?诈骗就是诈骗,诈骗者对自己的行为要负责,对损失负责。不需要在诈骗钱加上“集资”两字。任何领域的诈骗,都需要反对。不需要专设此罪。
  • 吴英案量刑不准,不符合集资诈骗罪的构成条件(没有构成欺诈,也没有造成所谓巨大损失,损失者也没有提出诉讼),也不符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条件。这说明我国的司法制度出问题了,成了不公正的核心制造者。
  • 【最高法院刀下留人】关于吴英案的紧急呼吁7:经济损失无论多么重大巨大也大不过人的一条生命!重物质而轻生命的理念是过去错误思想指导下的错误结论,“以金钱为中心”的错误导向已经逐步被人道主义,人文主义所取代。悬崖勒马,从吴英案开始尊重生命抛弃拜金主义,让社会道德重回正轨!@*1966157
  • 无非是对官员债权人造成了损失,尤其是给其带来了恐惧。
  • 吴英的死刑是现代社会的牺牲品!是一个老百姓和当今政府腐败的对比!官叫民死!民不得不死!大家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不死吗?
关于金融
把民间资本变成金融资本
  •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国金融发展的主线是金融服务以满足政府需要为取向。国有商业银行体系庞大,主要面向国有企业和大型政府项目投放贷款。股市给了大中型企业以融资机会,但与小企业无缘,即便创业板市场也是如此。债券市场是政府、国企和少数其他类型大型企业的债市。现在仅有小小的改进,还得改!
  • 国务院已经颁布了许多促进中小企业(包括小微企业)发展的文件。但是,这些文件很少得到有效落实执行。尽管政府已经宣布放宽对小微企业的信贷限制,但是,是否能够落实这些政策仍要拭目以待。此外,政府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率或者维持高存款准备金率,这种信贷控制措施却具有反作用
  • 冯兴元:民资升级还需要出路,《财经》,2011年12月5日:http://url.cn/3aIE3z 温州是中国民间资本和民间金融最为活跃的地区,可以说是中国民营企业资本自由和经营状况的晴雨表。该地发生民间金融危机,难免震惊“朝野”。进一步深挖温州民间金融危机的根源,可以说这场危机有其宏观、中观与微观背景
  • 每日经济新闻对我的最新采访:“鼓励多元化 让金融机构“竞争”服务企业”, http://url.cn/0YuzVV 全能银行更好。利率市场化重要。两者符合市场经济要求。德国的全能银行这次显示更好的抗风险能力。监管可以分业。
  • 温州刚有人买下美国大西洋银行,改名新汇丰银行。我在一些文章里写了,文章人要变部分产业资本和民间资金为正规金融里的金融资本。
关于欧债危机
负了债总是要还的
  • 现在反过来看,德国是对的,德国没有通过大量负债来大规模刺激经济。因为负了债,总是要偿债的。要关注德国的秩序政策。
  • 奥地利学派洞见制度的结构,生产的结构和资本的结构,凯恩斯强调供求总量。前者不需要区分微观和宏观,因为“宏观”只是这些微观的组合;后者重视了宏观,微观主体属于通过自由裁量可以随时利用或者抛弃的对象。前者重视产权保护,后者重视总量的表现,不惜以个体为代价。
  • 凯恩斯的“药方“是治表不治里,如果对于治表,你问是否有效,别人只能说有效,因为对于”治表“有效。但是它只是推迟和延长危机,用一个后来更大的问题来替代前头的问题。包括出现践踏产权的问题。凯恩斯主义让经济体到处发生梗塞
  • 一些高负债县应该已经发生债务危机,其不破产的原因之一是法律上没有政府破产这一条,第二个原因是中西部地区很多县,来自中央的转移支付远远超出了地方的本级财政收入,第三个原因是可以挪用专项基金。第四个原因是可以拖欠施工队费用。第五个原因是可以拖欠本地银行的贷款本息。
  • 1.下个雨就满城海龟;2.过个车就大桥坠毁;3打个雷就火车追尾;4生个病就债台高垒,5读个书就全家受累6当个官就三公消费,7脱个衣就星光生辉;8陪个睡就升官上位;9围个脖就殃及红会;10眨个眼就肉价飙飞;11喝个奶就终生后悔;12挖个煤就有去无回.13傍个款就荣华富贵,14转个圈就进口优惠….
关于宏观经济
结构和质量大有问题
  • 按道理,通胀高了,要抑制财政扩张,但是一抑制,估计也是经济大幅降速。这侧面说明中国的经济结构和质量大有问题。GDP靠政府开支撑着,靠“国进民退”,靠挤出私人投资,靠歧视私营企业。
  • 很多主流经济学家踊跃充当“帝王师”,新古典经济学也成为辅佐“帝王”的“御用工具”。
  • 宏观经济学,在很多国家已经成为政府权力恶性膨胀、侵犯私人产权的工具。很多新古典经济学家专注于扩大政府支出维持短期经济增长,提供更多的社会福利支付,而置个人的基本权利尤其是产权于不顾。目前的世界各国,似乎都已经沉湎于这一轰轰烈烈的全球“产权破坏运动”之中
  • 宏观经济学的需求管理和赤字财政政策,主张了各国政府轰轰烈烈的全球“产权破坏运动”。因此,新古典经济学家绝对不会觉得新古典经济学是“沉闷的科学”。但是,对于很多宪政主义者来说,主流经济学因其在破坏产权方面助纣为虐,确实是够“沉闷”。
  • Haberler: 有些可用以刺激成长的金融政策或其他政策,很可能被政府其他活动妨碍成长的后果抵消掉。换言之,促进成长的政策,很可能是把政府活动对成长的全部冲击推进到更接近于‘中立’的境界
关于个税
引入单一税制
  • #个税#国际上现在有27个国家加入了单一税的俱乐部。中国香港1947年就加入了,香港个税的单一税率是15%,企业经营所得税是16.5%。俄罗斯于2001年加入的,个税税率是13%,企业经营所得税是24%。保加利亚在2008年加入,个税和企业经营所得税都是10%。
  • #个税#单一税特点:个人收入应该只能被课税一次。如果个人所得单一税为10%,个人所得就只课征一次。此外,把经营的所得比如工薪收入之外的利息收入、租金收入等所有经营收入,都是在源头上征税。这样,由于对各种经营在源头上征税,就没有企业所得税的概念。这里的企业所得税实际上是经营所得税
  • #个税#单一税的效应是促进投资与资本形成、不扭曲市场过程、促进公平竞争、促进工作积极性与就业、促进企业家精神的发挥、不抑制消费。单一税总体上降低了个人和企业的税收负担,从而会导致收入效应,即个人和企业可用于消费和投资的实际收入增加。从这个意义上,单一税促进消费。单一税至少不抑制消费
  • #个税#正如上文所述,如果加征率按照10%来做的话,不设置免征额,由于税基会扩大,2010年个税估计本可达到21007亿。这将为更好地设置收入转移支付制度提供更好的资金支持和型塑空间。
  • #个税#既然单一税制能够鼓励经济主体努力工作,创新,投资和发家致富,使得政府能够获得更大的税收收入,我们就应该朝着这方面努力,共同推行个税改革。在目前阶段,至少可以推行一些进一步的个税,以降低个税的累进度和税率水平。而在将来,也可以考虑引入单一税制
关于文化
礼因人心
  • 胡适先生曾经发表《差不多先生传》的传记题材寓言,讽刺了当时中国社会那些处世不认真的人,也就是“差不多先生”。在寓言中,每个国人效仿“差不多先生”,都成了“差不多先生”。可以说,直到现在,国人仍然多数是“差不多先生”。这种“差不多文化”需要克服,否则最终会影响“中国制造”的声誉。
  • 司马迁:《史记 礼书第一》:礼因人心,非从天下。说明文化,包括礼,来自于人心。不是随便搞个文化建设或者文化工程就能搞出来的。来自人心。
  • 台湾选举谁胜不重要。重要的是规则的胜利,体制的胜利。台湾的制度变迁说明文化决定论是错误的。文化重要,但其他因素可以克服一些文化的不良影响
  • 人人诚信对己对人,文化道德由此兴也,改革由此行也!
关于改革
走向宪政
  • 弱肉强食的达尔文主义,以及基于同意的交换规则和宪政规则,也是自然法的一部分,后两者是多次博弈之后的学习演化的产物。因此,达尔文主义仅仅定义为“弱肉强食”,只是讲出了事物本质的前一半。达尔文主义所指的“优胜劣汰”,其实在长期也会包括更多的内容,包括对宪政,自由,自主治理等等。
  • 有一本书叫”中国的左祸“,好像如此,历史上左祸造成冤死成千上万。柿子找软的捏。历来如此。所以我们要走向宪政,其核心是维护个人的基本权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政府要被限权,要有监督平衡。
  • 所谓的公共利益在多元主义的社会里面,在宪政自由的框架下,就是个人利益的一种表现,是第二级次的、派生的个人利益。
  • 回到个人权利的本位,所谓公共利益则可从罗尔斯契约主义视角引入,也就是说,在罗尔斯意义上的“无知之幕”或者布坎南意义上的“局部无知之幕”下从每个人本着各自的私人利益做出宪政选择推论出公共利益,比如国防方面,我们要求每个人有义务参军,各地需要警察服务等等,这些都可以从个人利益推论出来
  • 没有自组织化的个体,是原子化的个体,是被代表或者等着被代表的个体。政府可以促进个体的自组织化。当大多数个体首先自己管好自己,政府就轻松了。谁当官都行。
走向财政宪政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思享者:冯兴元朋友圈

栏目标题

更多
  • 不管秋风兄的《华夏治理秩序史》诸卷大作内容褒贬如何。在历史的长河中,很多经济学人会被忘记,但是秋风兄估计会被记住,载入史册。这种写作属于独立的学术追求。难得。当前的学人当中,独立建构一套体系者,鲜矣
  • 前天进入世博,才发现,原来世博馆里的啤酒是30元一支(菲律宾馆),喝了一瓶,陆家嘴江边45元一支。10点多了,到全家(超市)里买矿泉水,3元一支,冰镇,罐装啤酒6元一个。不过冯兴元说门口进来的矿泉水是10元一个。日本餐馆大前天一个朋友进去吃了3000元,看来价格差别是随处可变的
电话:010-62671158
邮箱:yanshanforum@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