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 图片报道 | 视频报道 | 分析评论
1 2
家长及举报人
3月22日·举报人不管可得5万 家属不闹可得10万
3月21日中午12时57分,陈涛安的手机上出现了一条短信,短信发自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发信人称:“不要猜测我是谁,我们老板叫我联系你跟你讲清楚,疫苗的事情你不要再管了,如果你不管这事了,我们老板会事后给你五万块感谢费。”随后王明亮、易文龙、宋天娇等家长的手机上也收到了类似的恐吓短信。
3月21日· 家长:卫生部门事后两度来访
“在发布了调查结果后,卫生厅和当地卫生部门首次找到我,让我提条件。”3月19日晚,正乘坐火车赶往太原的靳伟才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
3月20日· 家长到法院请求立案被拒
3月19日,山西数位家长从吕梁、临汾等多个地方赶到太原,希望能为自己的孩子讨一个说法。一位家长当天下午还来到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欲起诉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疫苗的生产商、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不过他的立案请求被拒。
3月19日· 凭良心举报问题疫苗 疾控中心科长被免职
3月18日下午,记者与陈涛安的见面就如同是电视剧中的地下党接头,其实,陈涛安早就不是省疾控中心信息科的科长了,2005年7月的一天,疾控中心的领导与其进行了一次非常严肃的谈话,“说是经过组织研究决定,让我离开信息科管理岗位,调到后勤物业科从事杂务工作,而所谓的杂务工作指的就是长期休息,并承诺说,我的工资奖金一分都不会少。”
经济时报表态
3月22日·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我和报社愿对报道负法律责任
(真相到底如何)尤其是需要排除当事人——山西省卫生厅、中国经济时报及新华社山西分社之外,独立的第三方展开细致科学的调查。

“疫苗门”报道刊出后,山西省卫生厅通过新华社称,该报道基本不实。当记者问到该报道是否有足够证据和把握时,王克勤异常坚定地表示:“我和我的报社,对报道愿意负法律责任。”
3月22日· 中国经济时报关于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报道声明
疫苗安全攸关数千万百姓、特别是婴幼儿的生命健康,因此,本报对此组报道的采访和刊发高度重视,也十分审慎。我们愿对报道涉及的全部事实承担法律责任。期望有关方面能够正视报道所反映的问题,本着对人民负责、对事实负责的态度,展开客观公正、深入细致的调查核实,作出令公众满意的处理。“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这是总理的郑重承诺,也是我们的共同心愿。本报愿为有关方面的调查工作提供最大程度的支持与配合。
山西省
3月20日· 山西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提前退休 赴澳洲未归
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已于2009年12月提前退休。随后,栗文元前往澳大利亚旅游,至今未归。记者昨日致电山西卫生厅办公室询问栗文元的退休原因,但被拒绝。
3月20日· 法院庭长表态“不立案”
为了给女儿讨一个说法,家住山西洪洞县的易文龙已经申诉多年。他告诉记者,昨日下午3时他来到太原市迎泽区法院希望立案,但工作人员告知领导不在,大约等了50分钟后,法院一位庭长明确告诉他“不立案”。
3月20日· 当地律师不愿接案子
早在去年1月,易文龙就向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状,以其女儿的名义起诉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但当地很多律师都不愿代理他的诉讼,后来一位在当地政法大学教书的律师接下了这个官司。
3月17日· 山西省回应:未接到异常反应报告
山西省卫生厅有关人员表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此前曾对山西接种点库存疫苗抽取样品进行委托检验,检验结果均符合国家规定。目前,山西省未接到因注射疫苗出现聚集性异常反应的报告。
3月17日· 山西否认《近百婴儿注射疫苗后或死或残》报道
17日,“近百名儿童因注射疫苗后或死或残”在网上广泛传播。山西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对新华社记者说,这些报道基本不实。
华卫时代
3月19日· 疫苗经营企业搬离注册地 华卫时代公司不知去向
18日,记者在首都之窗网站上“政务信息”一栏中的“北京市疫苗经营企业名单”上查到华卫时代公司注册地址和公司地址,随后记者来到朝阳区十里堡北里农民日报社五层,物业表示,华卫时代公司已经于两年前搬走了,具体去向不清楚。
3月19日· 公司负责人前后说法不一
记者拨通了华卫公司魏姓负责人的手机,对方表示自己就是华卫时代公司魏姓负责人,核实完对方身份后记者表明意图,还没等记者说完,对方就以“不知道”、“不清楚”为由挂断电话。一个小时后记者再次拨通电话,她又表示自己不是华卫时代的魏姓负责人,让记者别再给她打电话了。
3月18日· “卫生部部属企业”真相
记者根据田建国名片上的电话致电卫生部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询问,对方称:“我单位有此人,华卫时代不是协会的公司,具体情况工商局知道,那是他个人的公司。”记者发现一份2007年度的工商年检表,上面写着:“北京华卫时代公司为三人合伙的私有企业。”
评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