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 1. 继续审议刑法修正案(八)草案;
  • 2. 继续审议水土保持法修订草案;
  • 3. 继续审议非物质文化遗产法草案;
  • 4. 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关于个别代表的代表资格的报告;
  • 5. 审议有关任免案;
  • 6. 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召开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的决定(草案)》的议案;
  • 7. 审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情况的报告等报告;
  • 8. 其他事项...[详细]

中国刑法第八次大修亮点

  取消部分死刑罪名被视作最大亮点

1997年修订刑法典前,我国刑法立法中死刑罪名多达71个,尽管1997年罪种数略作减少,但仍保持了68个罪名之多。中国刑法中死刑罪名的泛滥,加之司法实践中对死刑的过度适用,死刑罪名当逐步取消,乃至废除。但无论是部分取消,还是最终废除,短时间内来看,难度都极大。[详细]

  改变“生刑过轻”这一长期遭诟病现象

有不少学者认为,有期徒刑最长15年,数罪并罚最长20年的刑罚,太过短暂。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曾主张,设立20年、30年以上的长期刑,以逐渐减少死刑。这种观点在刑法学界颇为流行,有人甚至提出设立终身监禁刑来逐步代替死刑。[详细]

  70岁以上老人或不坐牢 古代矜老恤幼传统再现

这次刑法修正,矜老恤幼的古代刑事法律传统有望得到体现。根据近年来的“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完善从宽处理的法律制度很有必要。从刑法的具体量刑来看,“从宽”主要表现在对未成年人和老人犯罪的量刑上。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刑法相对完善;对老年人犯罪的“从宽”处理,我国刑法尚存在不足。[详细]

  醉酒驾车、城内飙车将被判刑

“我已收到全国人大法工委对我提案的书面答复,表示增设"危险驾驶罪"的提议已纳入刑法修正案的讨论范围。”一位曾提建议的律师称,在道路上醉酒驾车,就算没有造成危害后果,也是对百姓生命的威胁,“醉驾入刑,不看结果只看行为,能让刑法更好地起到威慑作用,能够加强对民生的刑法保护。”[详细]

连线法学专家陈忠林 解读刑法修正案

陈忠林

  陈忠林:从事法学基本理论 、刑法基本理论与实践的教学与研究工作。现为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中国犯罪学会副会长、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副会长、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智库专家、重庆市刑法学会副会长、重庆市劳动教养学会副会长。现任是重庆大学法学院院长,兼任西南政法大学刑法学博士生导师。

陈忠林:停止死刑的实际适用是世界趋势

  从世界各国刑法发展的趋势来看,从严格限制死刑到最终停止死刑的适用的过程应该是渐进的。我个人认为,最好的方式应该是通过司法实践根据社会的发展正确理解《刑法》的相关规定,比如说严格把握《刑法总则》中关于死刑只“适用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的规定,来严格控制死刑适用范围。[详细]

陈忠林:盗劫罪等13种犯罪已很少适用死刑

  这些被取消死刑的罪名主要涉及到纯经济的犯罪类型,我个人认为取消这些犯罪的死刑还是适当的。实际上,这次拟取消死刑的条文,在实践中实际上已经极少适用死刑了。比如说盗窃罪,除了盗窃珍贵文物和盗窃金融机构以外,即使按照现在的规定也不能适用死刑。[详细]

陈忠林:取消部分罪名死刑与提高刑期相互平衡

  比如按现行规定,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在监狱中实际上可能只呆个十来年。又如有人犯了好几个严重的犯罪,总和刑期应是四、五十年,如果只按现行规定判20年的话,犯罪和刑罚之间就可能出现严重的不平衡。在废除相关犯罪的死刑后,提高监禁刑的实际执行刑期,这也是提高刑法威慑力的一种方法。[详细]

陈忠林:醉驾入罪必须警惕事与愿违

  如果是醉酒驾车成了刑事犯罪,首先要求交警肩负起刑警的职责来。现实情况是,我们国家绝大多数地区交警和刑警的职责是分开的,如果管交通安全的交警说醉驾是刑事案件,不归他们管,事情就麻烦了。因为现在刑事案件太多,一般情况下,刑警可能根本没时间来过问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醉驾行为。 [详细]

连线法学专家王平 解读刑法修正案

王平

  王平:现任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副院长、刑法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监狱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犯罪学研究会理事,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理事,国际刑法学协会中国分会会员。1999年、2001年连续两届获中国法学会“杰出中青年法学家提名奖”。主要研究领域:刑法学、犯罪学、监狱学。

王平:修法体现了刑事司法宽严相济的精神

  国际上一个总的趋势,要限制、控制死刑的适用,在很多国家死刑被废除了,中国在刑事政策的导向上要适应国际的大趋势,这是一个国际的大气候。另外我们国内的趋势也是建立和谐、科学的刑事政策,对犯罪的预防和控制,一味的严厉打击效果也是不行的,要综合治理。[详细]

王平:被取消的死刑罪名现实意义不大

  比如传授犯罪方法罪,这种犯罪判死刑,现在看来太重了,但在80年代也有合理性,一些老流氓教小流氓干坏事,造成了很大混乱,当时立法是出于时代、国情的需要。但现在已经时过境迁了,传授犯罪方法的人他自己没有去实施犯罪,只是传授了方法,因为这个就判死刑似乎太重了。[详细]

王平:死刑的震慑作用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大

  理论界认为刑法对犯罪的威慑是很有限的,对预防控制犯罪也是有限的。老百姓可能出于本能的反应,认为有了死刑会对潜在的犯罪分子产生强大的震慑作用,但通过实际调查可以看出,某个国家废除了死刑,它的犯罪率并没有上升;同样地,这个国家增加了死刑,犯罪率也不可能降低多少。[详细]

王平:刑罚轻刑化的一次实质性突破

  中央现在提“宽严相济”,该宽的宽,该严的严,总体上要顺应时代的潮流。中央现在总的政策应该说是比较科学的,这是中央刑事司法政策指导下的产物。刑法修订案“一”(指第一次刑法修正,下同)到“六”,基本上是在加重刑罚的力度,从“七”开始有点苗头,“八”就修订了不少,实际上是有轻有重。 [详细]

王平:中国现阶段没有完全取消死刑的可能

  不过现在还看不到中国完全取消死刑的可能。假如说有那一天,杀人放火的死刑取消了,把刑期上限弄到三十五年,那么这个上限一点也不多,对吧。这个多一点,那个就少一点,就是搞平衡,现在还没到这个地步,只是适当地加了一点,适当地表示一下。[详细]

王平:醉酒驾车入罪需设定必要的限制条件

  我估计,醉酒驾车真正入罪以后会有一些限制,不一定凡是醉驾都一定判刑。醉驾里面情节严重的才判,以前交通肇事死了人才判刑,现在醉驾也应该是在造成一定的后果后才判,比如说情节严重或者说造成了其他后果,但这些后果没有交通肇事罪严重。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