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案难产记

直到本届全国人大会议提交议案的截止时间,陈仲的心才落下——没有任何力量能让这份议案撤回了。

 

 

议案,本不该是神秘之物。很多国家的议员都是专职的,而他们的一项主要工作就是向议会提出议案,可以想见每年提交的议案之多之杂。因为太多,所以不是每个都可以拿出来讨论,甚至要靠随机抽取,抽到的才能拿到台面上。而议案通过以后也不一定都是法律,也可以是议会的决议或决定。有些决议本身不具有法律效力,只是用来表达国会的态度,但它客观上会形成一种舆论,对政府施加压力,或对政府进行声援。

 

可见,在很多国家,议案实在是太过普通。

 

但我们这里情况有所不同,全国人大代表、桂林电器科学研究所所长陈仲提交了《要求全国人大开展<反垄断法>的执法检查》这份议案后,在24小时内接到超过50个“关心”的电话,以及一次又一次的“被面谈”。直到本届全国人大会议提交议案的截止时间,陈仲的心才落下——没有任何力量能让这份议案撤回了。

 

一份议案的出炉,真是难产啊!

 

它要过五关,斩六将:

 

一、人大代表不是专职的,一般就是在两会期间提一两份议案,议案的数量由此被大幅削减。

 

二、人大代表中,官员的比例占到一多半,自己监督自己当然不太靠谱,所以有效议案又被大幅消减。

 

三、一些人大代表受地方之命,提的是议案,但内容却是跑项目,所以有效议案的份额又被占去不少。

 

四、一些代表是来“学习”的——“我们是来学习的。领导讲话,我们在会场上认真听领导说,回去做好总结传达,把事情做好就够了。”他们不提议案。

 

五、据《财新网》报道,某些代表团,议案是由工作人员准备的——“这些材料都是给代表们写的,他们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在‘第一署名人’栏中填上自己的姓名,这些东西就是他们建言献策的内容了。”由此,有效议案还在进一步减少。

 

七、《南方周末》做了一期报道,叫《2009两会“猛案”盛会之后去向何方》,其中举韩德云的“尽快出台公务员财产申报法”议案为例:韩德云连续4年提了这个议案,全国人大和监察部都做过回复。虽然回复的态度越来越谦恭,也表示正在调研,但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议案所议之事,决定权还在政府部门手里,议案无非是个建议而已。

 

也许你要问,为什么“五”之后就跳到了“七”,“六”呢?别急,这里要说的是,有以上6条,一份有实效的议案,已经是很难出来了,似乎不需要还用“50个关心电话”再去“过滤”一遍。然而,没想到在提交的过程中还有这么大一道关卡。陈仲的遭遇,就是“六”。

 

 
观察两会,每日一评
文章列表
·第1期:“复杂一年”开启政经序幕
·第2期:“国进民退”这个词用错了
·第3期:“无辩论 不两会”
·第4期:官员财产报告,听者有心
·第5期:房价真的能稳定吗?
·第6期:求解“被时代”的公民尊严
·第7期:刘翔的提案真要自己写吗?
·第8期:选民的价值从何而来?
网友评论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