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民的价值从何而来?

以选民价值为原点,方可寻求到选举制度改革的最佳路径……

 

 

人大会议进行时,在那会场上,有3000名被我们选举出来的人大代表,正在“汇报演出”,他们的“表演”的精彩与否,直接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的价值。无论如何,这群人是我们选举出来的,倘若这群人的表演毫不精彩,甚至于失魂落魄,那么,我们每个人作为选民的价值,都将荡然无存。

 

本次人大会议,备受关注的选举法修正案,将由闭幕当天表决。3月8日,王兆国副委员长表示,修改选举法,实行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人大代表的客观条件已经具备。

 

城乡平等选举权,无疑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进步,城乡选举权比例,从8:1,到4:1,再到1:1,这至少是一种程式平等。意味着,一个乡下人,和一个城里人,投出的同一票,都有同样的价值。

 

但这个被舆论所聚焦的改变,依然无法等量于选民价值的改观,因为这跟选民,无论城里人还是乡下人,他们所投出的那一票,是否更有质量,更能体现自己作为选民的价值没有直接关系。

 

选举政治是委托政治,用一句大白话来说,就是通过一种法定程序,在一大票人里面,寻找出一些,有能力的,且是我可以信任的人出来,委托他们,替自己行使权力。而评定一个选举机制好坏的标准也很简单:其一,就是作为选民的意愿是完全自主的,不受到任何强力的干涉,想投谁就投谁,全凭自己决定;其二,就是这个选举程序,必须能够使得选民更容易、更准确的寻找到自己喜欢的、放心的人,投票委托他(她)替自己行使权力。

 

按照这个标准,细微的进步则是体现在设立“秘密写票处”,技术的微调,照顾了当下的国情,使得投票者少受干扰,提升了投票自主权;另一方面,则是明确规定:“选举委员会根据选民的要求,应当组织代表候选人与选民见面,由代表候选人介绍本人的情况,回答选民的问题。”这至少可以避免以往很多时候,选民只有在投票前前几分钟,才能够听到候选人的简历介绍的窘境。

 

除了这些微小的进步,更应关注的是选举制度在竞争性上的缺陷。一个简单但不容辩驳的定理是:某种选举程序的竞争性越强,则越能体现选民的价值,选民就越可能选举出自己放心的权力委托人来。代表候选人的竞选pK的越充分,才艺展现的越完全,选民才能够选出一个更有能力,更让自己放心的代表。尽管有时候可能会看走眼,但我们甚至只要参照历届超女、快男这些娱乐选秀节目,最后胜出的那十强,绝对是整体实力最强的十强。所以,有充足理由相信,只要选举竞选达到超女快男的PK水平,就完全可以选出正是实力最强,最有能力,最能让选民放心的人大代表群来。

 

然而,遗憾的就是,《选举法修正案(草案)》去年10月一审的时候,原本是规定“选举委员会根据选民或者候选人要求,的要求,应当组织代表候选人与选民见面,由代表候选人介绍本人情况,回答选民问题。”而现在已经被改成“选举委员会根据选民的要求……”,删掉了“应代表候选人的要求”。显然,这依然是法案对候选人之间的竞争存莫大担忧的体现。

 

另一个与选民价值息息相关的是代表议政监政的常态化。显然,代表兼职化,使得议政监政往往集中在每年开会那十几天,日常议政监政异常薄弱;而另一方面,则是官员代表比例过高,非止日常议政监政,即便是人大会议上,也陷入了自家人监督自家人的困境,选民的价值被大大架空。因此,早日培育职业政治家和专职代表,直到最终取消官员代表,实现代表专职化,议政监政常态化,依然是绕不开的问题。

 

以选民价值为原点,方可寻求到选举制度改革的最佳路径,从而激活我们的整个权力制衡机制。但愿这期许,能一点点的渐进实现。

 

相关阅读:

取消城乡选举差别 实现“同票同权”

选举法修改应当维护选举的竞争性价值

不遵守民主规则的选举不是“创新”

直接选举中选举委员会存在问题的制度分析


 
观察两会,每日一评
文章列表
·第1期:“复杂一年”开启政经序幕
·第2期:“国进民退”这个词用错了
·第3期:“无辩论 不两会”
·第4期:官员财产报告,听者有心
·第5期:房价真的能稳定吗?
·第6期:求解“被时代”的公民尊严
·第7期:刘翔的提案真要自己写吗?
网友评论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