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解“被时代”的公民尊严

以政府良治之愿,结合公民权利诉求之合力,方可破解“被时代”的公民尊严之困境…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温家宝总理说:“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尊严”二字首次写进《政府工作报告》,而就在前不久的春节团拜会,温家宝也提到过“让人民更有尊严”。

 

《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表述,毫无疑问应该是对人大代表和全体民众严肃的政治承诺,因此,得到媒体和民众的广泛关注和赞誉,也是应有之义。但倘若以公民对政府权力的严苛要求为标准,则是:政府对民众的良好许诺,当然应该鼓励,但更为重要的是,需要以公民之合力,督促监督推进它积极兑现承诺。

 

按照温总理的解读,“公民尊严”包括三层含义:第一,就是每个公民在宪法和法律规定的范围内,都享有宪法和法律赋予的自由和权利。第二,国家的发展最终目的是为了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第三,整个社会的全面发展必须以每个人的发展为前提。

 

对照此解读标准,审视当下现实,则会发现,当下“公民尊严”的局限和困境,皆与政府权力息息相关。

 

众所周知,过去的2009年,如果要选取一个关键词,那“被”无疑是最佳候选,“被就业”、“被增长”、“被幸福”、“被自杀”、“被代表”等等……一系列的“被字”词组,昭显出:在强大的政府权力面前,“公民的尊严”,无论是经济自由还是精神权利,都处于一种相对弱势的地位,无时不存在着“被XX”的可能。

 

正如有论者所指,“被时代”来临,一方面呈现出公民权利意识的日益觉醒,公民社会日益壮大,其实质就是对“公民尊严”的要求越来越高;而另一方面,则是本该去为追寻公民尊严和幸福而努力的政府权力,其中一部分政府部门和官员,已经成为其掣肘。具体分解则是:

 

其一:就是在经济发展,收入分配等方面,事关扩展公民的经济自由时,无论是党中央所指陈的特殊利益集团和部门利益集团;还是民间话语所传递出信息,诸如垄断利益部门,官商勾结的市场化景象等等,都使得贫富悬殊,社会不公正日益侵袭中国的社会肌体,改革逐渐由以往所谓的“帕累托改进”的改革,进入“改革成本由大众承担,改革成果由少数人占有的”所谓扭曲的改革阶段(孙立平语),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获得经济自由的道路日益艰难,如此,“公民之尊严”也无从谈起。

 

其二:就是在诸如教育,机会公平等方面,资源也日益向权力部门人员和财富人员聚拢,社会结构开始定型化,阶层之间的流动开始减少,机会和资源开始向特定的群体倾斜,平民的上升管道被大量堵塞。公民负面情绪日益郁积。

 

其三:就是当前的法治推进。执政党的依法治国提出十余年,进步明显,但是相对于政府权力,司法机构还相对弱势,而当公民面对政府部门或官员,公民权利受到剥夺之时,譬如地方政府司空见惯的“暴力拆迁”,通过“司法救济”是最后的途径,此时,却会发现,在一些政府部门和官员前,“司法救济”某种程度上失灵了。

 

综上所述,大概可以看到“被时代”的“公民尊严”困境,而破解困境的关键,在于以执政党和中央政府良治之愿,结合公民权利诉求之合力,能否绕开部门和官僚之掣肘,推进政府权力之改良。 如此,让每个公民都更有尊严、更幸福方有可能。

 

相关阅读: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民生活得更有尊严

2010年期待老百姓更有尊严

邓聿文:公民的幸福和尊严如何而来?

户籍制度要服务于人的尊严与幸福


 
观察两会,每日一评
文章列表
·第1期:“复杂一年”开启政经序幕
·第2期:“国进民退”这个词用错了
·第3期:“无辩论 不两会”
·第4期:官员财产报告,听者有心
·第5期:房价真的能稳定吗?
网友评论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