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不仅是中国人本土人的政治盛会,牵涉其中的当然也包括这些以中国为家的外国人。通过外国人的眼睛,我们也看到这个庞大国家的一个侧影。两会三人行特别节目,请来奥地利《侧面》杂志常驻北京记者古思亭女士、日本留学生加藤嘉一先生,聊聊他们眼中的两会。加藤称中国政治越来越有互动性,老百姓关注,老百姓参与越来越高。
  本期嘉宾
加藤嘉一
日本留学生,专栏作家
古思亭
德国记者,奥地利《侧面杂志》驻京记者
 
节目录制前加藤自己整理发型
为古思亭简单化妆
嘉宾们对两会都有切身感受
录制顺利结束
  节目概要 独家合作媒体:人民网
日本媒体很关注中国军费增长数字  
  五千多亿的军费,日本媒体很关注这个,22年来增幅第一次降到两位数以下。这个内涵可能更深奥。据我所知很多日本媒体就是报道这个,李肇星介绍7.5%的军费增长。 …[详细]  
中国政府的决心是我们一定要关心的  
  “创造条件让人民监督政府”这个声音,对我这个外国人来说是很新鲜的。还有“在阳光下运行权利”,温总理这样说,然后代表有力的鼓掌,这种细节对我们来说也是很有吸引力。 …[详细]  
中国政治越来越有互动性  
  大家对网络的兴趣,对网络的利用一直在膨胀。彻底把互联网看作一个获取信息和兴趣表达的平台。我很感谢温总理提到一定要注重老百姓的表达权、知情权、参会权、监督权,这些话题我觉得是很现实的。…[详细]  
中国很多现象并不是说黑或者是白  
  你经常抓住一个新闻,当然会听到不同的声音,你会观察不同的现象,所以我觉得很难说中国在这方面是那样或者一定是这样,我觉得中国甚至好多发展趋势也是挺矛盾的。…[详细]  
贫富差距是决定中国未来走向核心点之一  
  日本最近流行一个词,叫隔差,中国是差距大国,包括城乡的,差距越来越大,这个怎么解决,日本最关心这个。…[详细]  
  嘉宾妙语
在中国待三年以上就不敢写书
很多人说你在中国待了一个小时,你可以写三本书,你在中国待几个月,你可能写一篇文章,但你在中国待三年以上不敢写,确实中国太复杂了。 [详细]
中国人很会开会,是开会高手
温总理政府工作报告,鼓掌鼓了三十多次。思想的统一、力度和分量在日本绝对看不到,就是开会大家都知道怎么开会。[详细]
  栏目简介
《两会三人行》是一档由人民网、 腾讯网推出的高端谈话节目。该栏目由资深主持人兼评 论员曹景行先生主阵,栏目每期还将邀请 中国著名学者、社会知名人士, 就中国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等 高端话题进行及时的评论点评…
 
加藤:我一看政府态度 二看数字
古思亭:网络是保护民间利益的平台
加藤:我最关心中国人的信仰问题
加藤:“创造条件监督”很新鲜
  访谈实录 独家合作媒体:人民网
  三人行老外看两会:中国政治越来越有互动性
曹景行: 各位好,“两会三人行”今天谈两会,谈的人不一样,是外国人。今天请到的嘉宾,这位女士是德国人,奥地利《侧面》杂志常驻北京记者。您在北京已经五六年时间了,两会也应该经历了好几次,这是“老两会”。加藤嘉一,实际上大家见过不止一次吧。
加藤嘉一: 也是腾讯的老朋友。
曹景行: 尽管年纪看起来不大,但是也蛮资深了,资深媒体人。现在是个自由撰稿人,专栏作家。
加藤嘉一: 对,可以这么说。
曹景行: 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读书,读硕士。刚才我们也聊了一下,他是从日本东京大学退学然后过来,这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加藤嘉一; 对,所以鼓励北大学生退学。
曹景行: 我们是两会三人行,“两会”这个名词不知道你刚刚听到的时候会不会有一些误解或者能不能理解。
古思亭: 因为之前在德国我的专业是汉语学和政治,所以对两会有一定了解。为什么把两个不同的机构完全放在一个名字上,是不是内容上和人事上都一样,后来理解到确实不是那样子的,只是开的时间相似。
曹景行: 但你要解释给你的读者听,你怎么解释?
古思亭: 我大概解释是两个,可能跟我们议会有一点类似,或者是跟英国的议会有一点类似,或者是美国的议会有一点类似。虽然政治体制上的作用是不同,是两个不同的政治家参与的机构吧。
曹景行: 我不知道,因为我从其他一些西方媒体,他们有时候习惯讲到两会的时候,讲到中国人大的时候喜欢用一个“橡皮图章”这个词,不知道你有没有用过?
古思亭: 这个词倒还没用过。
曹景行: 您觉得这个词不能确切地反应两会的情况?
古思亭: 不好意思,可能我的中文水平不太够,具体是什么意思?
曹景行: 就是徒有其名,没有实际意义。
古思亭: 跟西方议会比较的话,可能没有西方议会作用没有那么明显,在政治体制当中作用没有那么大,但是完全说没有意义,可能有一点过分吧。
曹景行: 这几年,一年一年开两会,对中国每年开两会,对它的兴趣是不是也在增加?
古思亭: 应该是,这几年有机会跟各个代表申请采访,如果你看得更深刻一点,也会关注一些更细致的东西,跟对中国的了解增长也有一定关系。
曹景行: 转到日本朋友。在日本媒体上面,中国“两会”这两个汉字是不是两会?
加藤嘉一: 一定要补充。说“两会”读者听不懂,就是说有读者才有媒体,媒体就是读者代言人,“两会”(等于日本国会),刚才古女士说类似,只能说是类似,所以有中国特色。政协、人大等于是日本的国会,他们在讨论很重要的政策、方针,制定下来一年的政策怎么走,大概是讲这些。
  日本媒体很关注中国军费增长数字
曹景行: 所以你们写文章一定要再本土化,但是真要确切的介绍中国也不那么容易,你们报道中国,写专栏,会不会觉得中国政治术语解释有时候很累,不太容易?
加藤嘉一: 当然不容易了。
曹景行: 碰到过什么问题?
加藤嘉一: 我03年到中国,对两会这个词特别不理解,到底什么是两会?后来才发现,东方文化跟德国可能不一样,日本很多形式主义的会特别多,为开会而开会。所以我的理解是,它叫两会、三会、四会不重要,但是作为这一年开端性会议,我作为外国人,一看政府的态度,二看数字,比如GDP8%、就业几百万,这些数字。
曹景行: 还有一个五千多亿的军费。
加藤嘉一: 对,日本媒体很关注这个,22年来增幅第一次降到两位数以下。这个内涵可能更深奥。据我所知很多日本媒体就是报道这个,李肇星介绍7.5%的军费增长。
曹景行: 日本很注意这个。
蒋兆勇: 分税制你看到调整的希望吗?
加藤嘉一: 对。这是很罕见的,有人说这是为了应付中国威胁论。
曹景行: 有这样一个解读。
加藤嘉一: 对。
古思亭: 中国政治上面的一些词,我来自德国可能有一些优势。原来东德的概念跟中国的一些体制形式相似,所以很多德国人还是比较容易理解。
曹景行: 你对今年中国两会的报道,注意点会放在什么地方?刚才加藤先生说,日本媒体这两天最关注的是中国军费增长只有7.5%,当然还有经济数字,你的读者呢?
古思亭: 关于后者,可能很类似。实际上大家都比较关注经济中国,经济发展,现在经济的依赖性、互动性也是蛮大的,尤其是和欧洲。德国也是一个出口国家,我们也很关注中国经济如何发展,关于军费,毕竟欧洲、德国,跟中国、日本关系不太一样,还比较远一些吧,所以军费方面我们不会特别关注。
曹景行: 去年中国在世界贸易额上,出口已超过德国了。你在报道中会不会多一些经济方面的角度或者看法?
古思亭: 那肯定了,现在也有一些德国人觉得,是不是德国将来要被中国完全踢到一边了,或者说德国没有竞争力。但也有很多德国公司到中国生产。所以这是一个互相依赖、互动的过程,有机会肯定也有一定竞争。但是我觉得这个竞争对两个国家经济发展也是必要的吧。
曹景行: 两位有没有到两会采访,拿着记者证进去?
加藤嘉一: 我没有去。
古思亭: 我昨天参加了开幕式。
  加藤:中国人很会开会,是开会高手
曹景行: 觉得中国开会,开会的这个仪式,跟你们国家的有什么不一样?加藤你看了电视?
加藤嘉一: 我看了直播。会议很宏伟,非常大。从地方两会开始,到中央全国两会,规模都很大,人数很多。
温总理政府工作报告,鼓掌鼓了三十多次。思想的统一、力度和分量在日本绝对看不到,就是开会大家都知道怎么开会,当然温总理说为开会而开会的形式要尽量的减少、消除,一定要有实质意义,但是我觉得他有他的意义。因为大家知道充满中国特色嘛,很多人来开会,基本没有什么凑热闹的。一般来说为了应付自己的身份、职位,当然也会讨论一些实质问题,我觉得中国人很会开会,是开会高手。对日本人来说,开会就是确认。
曹景行: 是确认的,日本国会开会的时候…
加藤嘉一: 肉体冲突。
曹景行: 对。
加藤嘉一: 这个中国肯定是没有的。
曹景行: 在日本肉体冲突是常态的?
加藤嘉一: 这是话语的竞争。
曹景行: 是不是吸引更多媒体注意?
加藤嘉一: 我觉得这个倒不是,主要是执政党和在野党他们相互冲突,当然也有应付媒体的,这几年以来日本政治更多的是相互挖丑闻,不是那种很健康的政策探讨,而是相互挖丑闻,比如小泽一郎,这个丑闻一定要追。我觉得很有迎合主义的色彩。
曹景行: 古思亭,因为你在现场,会觉得现场有趣吗?
古思亭: 当然还是有趣的。
曹景行: 最有趣的是什么?
古思亭: 可能这个形式确实对我们欧洲人来讲,比较陌生一些,可能我们会认为形式主义稍微浓一些。
曹景行: 有没有注意到很多细节很有趣,记者都是坐在二楼,开会时我有时候做一些细节,就是大家会第一个关注就是主席台上的各种动作,如果主席台上有一个比较特别的,比如胡锦涛和温家宝握手,全场照相机的声音哗哗一片就过去了。
加藤嘉一: 对。形式的东西太多了,细节变得更重要。因为细节决定成败嘛。
曹景行: 因为其他东西每年都差不多,但是这个细节在的话,这个现场,我想别的会场里面听不到这么多的同一个时刻这么多的,尤其现在照相机连拍声音,哗哗一下过来。还有一个很细的声音,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就是温家宝昨天读报告,每读一章要翻页的时候,全场刷。
加藤嘉一: 就是思想统一。
曹景行: 翻页当然是统一的,读完了,全场四五千人。
古思亭: 声音还是挺大的。
曹景行: 转播听不到。还有一个就是今年记者真多。
古思亭: 确实不少。而且我觉得今年也比较有意思,就是开会之前代表会从汽车下来,从天安门广场慢慢走到人民大会堂,有时间跟他们聊几句,他们有时也会在二楼走来走去。
曹景行: 我们每次采访也是这样。九点开会,我七点就去等。一年一度这么多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各地方来,平时找到这么多人不容易;官员,部级官员或者是更高级别的官员,平时采访难度很大。还有各种各样的名人。所以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就像大庙会一样,来了以后大家都看自己本事,看你能抓到谁?这是很精彩的事。你碰到过吗?
古思亭: 那倒没有,确实是比较特殊,而且也很有意思。代表之间一年一次又见面了,有的很熟,互相聊天。
曹景行: 代表、委员有的是一年一度,记者也是,比如我和香港记者、台湾记者朋友,平时是一年一度碰面。
加藤嘉一: 相聚的日子。
曹景行: 往往有两次,一个就是开两会的时候在北京,一个是台湾地区选举在台湾。两位觉得在北京这么大规模会议,讨论的话题有什么吸引你的?报道会特别注意他们谈的什么东西?
古思亭: 这次刚开始,还没有机会参加各个代表团和各个代表的谈话,但肯定会报道民生或者是经济模式的内容。各个代表接受采访会探讨什么,但是肯定会报道。
  加藤:中国政府的决心是我们一定要关心的
曹景行: 加藤,你是不是通过中国媒体也会发现很多很多新的话题,在两会期间。
加藤嘉一: 肯定的。这次两会我最大的一个感悟就是说,这是一个多样化。话题很多样,参会人数很多样,体现中国今天国情发展阶段的多样性,这是最好的思想统一工作。
另一方面,每一个人观察、关注的话题不一样,搞经济的就关注保八、房子问题,我也看了一些调查,老百姓关注的问题,有房子问题、社会保障问题、户口问题,所有民生问题,今年媒体讨论民生非常多。同时,温总理读工作报告,说“让人民好好的批评、监督政府”。
曹景行: 创造条件让人民监督政府”。
加藤嘉一: 这个声音,对我这个外国人来说是很新鲜的。还有一个“在阳光下运行权利”,温总理这样说,然后代表有力的鼓掌,这种细节对我们来说也是很有吸引力。对我来说,当然我是学国际关系的,温总理讲话我找到了几个关健词…
曹景行: 谈到日本会特别关心吗?
加藤嘉一: 谈日本肯定会特别关心。我们日本企业在中国有很多,雇佣着一千万中国员工,对我们来说,中国经济的走向,包括房贷、就业形势,中国投入多少万,各种些数据。政府的决心我们是一定要关心的。
所以对日本媒体来讲,政治改革不怎么重要,最重要的就是经济。可能每个国家的媒体关注点不一样。我认为这恰恰是两会的亮点,大家都可以抱着不同的好奇心,不同的需求去关注两会。如果观察所有的话题那太难了。
曹景行: 什么话题都有。
加藤嘉一: 太多了。
曹景行: 特别有趣,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比如说哪一个委员或者代表今天讲了一句什么话,马上就成为网上讨论的热点话题。比如说有一个女政协委员张晓梅,她提出要使家务劳动工资化,结果媒体就把它做成一个大标题,叫做“丈夫给老婆发工资”,结果马上就成为一个话题。两会期间两位除了会场里面的这种话题,会场外的也会关注吗?
古思亭: 那肯定。您举的这个例子,我想起有一个代表提到所有网吧都要关掉,只有公共网吧和政府网吧,这个马上在媒体变成一个很热的话题。
曹景行: 比较有趣的是,这位是重庆市一个饮食餐饮集团的老板,那叫陶然居,老板是个女士,她后来觉得很冤枉,因为她自己的提案不是这样写的,是对非法的,小孩去打电子游戏,不做作业,这样的网吧要采取措施。但是媒体上成为大讨论。
加藤嘉一: 两会对媒体来说是一个天堂,这是最大最丰富的话题。
曹景行: 在我看来是盛会,我们叫盛会,就是好大的一个节日一样。
加藤嘉一: 在我们日本,像焰火大会,非常多。
曹景行: 中国是庙会,我觉得像庙会。
加藤嘉一: 庙会更是文化性质的。
曹景行: 这是新闻庙会,什么都有,什么都来。
我这几年做两会,今年是在外面做评论,已经不到现场。我的感觉,很大的一个变化,原来这些题目是政府确定的,委员和代表讨论的,媒体在旁边报道,政府确定了什么,他们讨论了什么。
但是过去两三年里面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政府确定的未必就是唯一的,更多的委员和代表会提出很多自己的想法。然后媒体会提出更多的想法,然后成为热点。媒体版面也关注房地产,所以房地产一定成为今年非常集中的话题。到现在为止委员和代表提出的提案,接近一半是关于房价。
目前变成一种新的三角互动关系,就是政府、委员代表、媒体。我想听听两位对中国互联网在两会当中的作用。
加藤嘉一: 因为这是“两会三人行”,在腾讯。纸面媒体跟互联网可能有一些同质化的现象。网络对我们来说,是获取信息最大的,刚刚我跟古女士谈了,我们还是上网为主,上网很方便。而且这个跟日本媒体不一样,中国在纸面有的基本上能在网上找到。
曹景行: 网上都有,在日本不是?
加藤嘉一: 日本还是有区别,有的内容可以看,但有的看不到,比如专题报道。
还有一点困惑就是在网络上的信息太多了,那些头条、新闻太多了,如果我们做网民如果没有一种问题意识或者没有一种兴趣的话,那不知道该找什么新闻。
所以我觉得这个对于网友、读者来说是一个冲击,信息太多。媒体太多,种类太多,新闻太多,我觉得这个媒体也是会考虑读者的感受,他们需要听什么东西,媒体会主动提供,因为这是现在一个产品。
今天中国网络崛起的时代,媒体状态也是非常混乱,如果我作为一个读者来看的话,一定要有一个很明确的问题意识。中国网络信息是全世界最多的,中国网民已经超过美国了,3.38亿…
曹景行: 现在已经四亿的,3.38亿是去年的数字,今年已经近四亿,最新数字是3.9亿,实际上已经四个亿。
  加藤:中国政治越来越有互动性
加藤嘉一: 我03年到这边来,已经过了七年。大家对网络的兴趣,对网络的利用一直在膨胀。彻底把互联网看作一个获取信息和兴趣表达的平台。我很感谢温总理提到一定要注重老百姓的,比如表达权、知情权、参会权、监督权,这些话题我觉得是很现实的。
确实大家的表达欲望,参与决策的过程确实如此,这是我在03年刚到北京的时候是感受不到的,中国政治越来越有互动性,所以温家宝也提出我们一定要变成一个服务型政府,我们提供公共服务。
所以今天中国这个政治很有意思,老百姓关注,老百姓参与越来越多。媒体的挑战也是大了,同质化现象很严重。搜狐、新浪、腾讯网,我说不是一样嘛。
曹景行: 大家就要争取话语权。
加藤嘉一: 对。所以这个“两会三人行”我觉得是挺不错的。
古思亭: 我跟你的观念有所不同,我还是觉得网络重要,在中国这个网络时代,真正把媒体多元化做了一个监督,老百姓可以自己发意见,可以发挥这样的一个作用。所以我觉得对中国社会发展、政治发展是非常重要的。新闻确实是要多元化,像文字记者或者是报纸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网络加速了新闻的速度,可以了解到各种各样的信息,我觉得这还是我盼望的一个结果。
曹景行: 您在北京上网多吗?
古思亭: 挺多的。
曹景行: 看报纸多,杂志多,还是电视多,上网?
古思亭: 我主要是看博客,也看微博。
曹景行: 也注意微博?
古思亭: 当然,经常会上的,因为转的信息很快,当然网络、报纸也会看,但是微博和博客、网上论坛我特别喜欢看。>>查看访谈实录全文
  往期回顾
中国核心问题是分配
李炜光、蒋兆勇做客三人行解读2010政府工作报告…
网络问政的公民权利
展江、祝华新作客三人行呼吁善待网民权利
户籍改革,到时候了
陆学艺,新望做客三人行呼吁户籍改革不能再拖下去
中国通货膨胀来了吗
北大教授曹凤岐,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做客三人行
  明日嘉宾
加藤嘉一
日本静冈人,专栏作家
李想
汽车之家CEO,80后创业新锐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