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是进入本世纪以来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而2010年是进入本世纪以来中国经济最复杂的一年,温家宝做了如上判断。去年两会,4万亿政策救市措施引发全民热议记忆犹新。而今全球经济危机似乎远去,中国经济在世界上分量也悄然跃升,2010两会自然备受全球关注,经济仍旧是最重要议题。中国民工荒意味着什么?经济如何转型,通货膨胀是不是来了,接下来会不会加息?买什么样的股票会更好?北大教授曹凤岐,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做客三人行,分析开春中国宏观经济走向,为您一一梳理上述问题。
  本期嘉宾
曹凤岐
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北大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
左小蕾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详细]
 
曹景行在准备节目,他判断今年两会经济仍然是一个重要话题
左小蕾分析中国经济,称目前通货膨胀迹象并不明显
曹凤岐教授在节目前阅读材料
两位嘉宾笑谈两会股市行情,并推荐利好行业
  节目概要 独家合作媒体:人民网
2010年是进入本世纪以来中国经济最复杂的一年  
  去年保增长比较单一,钱扔下去就可以了,砸4万亿,但这种方式无法再继续了。中国经济再进一步发展必须转变生产方式,调整经济结构。…[详细]  
曹凤岐:宽松的货币政策不宜过早退出  
  货币投放急刹车容易造成烂尾工程,不宜过早退出。政策转向最大的标志是中国央行直接加息,加息那就意味着彻底转向,退出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了。…[详细]  
目前要不要加息或者什么时候加息,看法并不一致  
  什么时候加我有一个判断指标,如果通货膨胀CPI指数超过3到4,肯定要采取直接加息措施。现在还是通货膨胀预期,我们注意管理就可以了。…[详细]  
左小蕾:我们要做最坏情况准备,比如说欧元区崩溃  
  即使它没有崩溃,就算现在贬值马上对中国出口产业形成挑战了。它可能也搞贸易保护主义,工会还特别厉害,今天抗议明天游说,让政府启动贸易惩罚性机制,对中国就有很大的影响了…[详细]  
新能源,消费类股票,有非常大的政策红利可以套取  
  我觉得应该有信心,当然不是说对这个行业有信心,就去买那个股票。还要做具体分析,每个企业在行业中间的发展地位,发展阶段都不太一样,大家要做很具体的功课。…[详细]  
  栏目简介
《两会三人行》是一档由人民网、 腾讯网推出的高端谈话节目。该栏目由资深主持人兼评 论员曹景行先生主阵,栏目每期还将邀请 中国著名学者、社会知名人士作为嘉宾, 就中国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等 高端话题进行及时的评论点评…
  嘉宾妙语
加息与吃猪肉的关系
食品价格一上涨就加息,结果贷款成本上升,农民不养生猪,生猪价格更涨;不给农民补贴,而是要再加息,农民贷款不到,你更没猪肉吃了[详细]
中国人消费不足,实际上是误区
为什么呢?去年中国GDP增长8.7%,消费增长10.6%,在现在的经济增长水平下,在现有的收入水平下,中国的消费是很高的…[详细]
 
左小蕾:CPI上涨并不意味着通货膨胀
曹凤岐:金融风暴已基本走出
通货膨胀并不可怕
曹凤岐:货币投放不能“急刹车”
加息条件不成熟
曹凤岐:今年股市总体上有希望
  访谈实录 独家合作媒体:人民网
  2010年是进入本世纪以来中国经济最复杂的一年
曹景行: 一年一度政协人大两会开始了,腾讯网和人民网联合主办的“两会三人行”也开始了。今天的请到的嘉宾是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 。投资者都非常关心有关经济方面的事情,证券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所透露出的信息往往会为大家关注。但是她刚才也抱怨,媒体往往会把她的言论放大,让她觉得很尴尬,我想今天不会,在两会三人行我们可以充分展示自己的观点。
旁边是我本家曹凤歧教授,他是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两位嘉宾都和证券有点关系,我们网友会有很多期待,我也希望从你们的分析中大家能获益匪浅。
我们从宏观经济讲起,两会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最重要的大论坛,是官、民、学包括我们媒体也参与当中,把我们国家面对的各种问题好好兜出来,议论一番,今年经济仍然是一个重要的话题。
我记得去年两会最大的背景就是金融风暴。金融风暴袭来的情况下,我们到底怎么办?2009年经济到底会怎么样?现在一年过去了,温家宝总理在几天前他在新华网上和网友对话的时候,做了一个这样的判断,2009年是进入本世纪以来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而2010年是进入本世纪以来中国经济最复杂的一年。我想就“最复杂”这个字,我不知道两位学者,两位教授对这个问题有怎么样的看法?
曹凤歧: 今年说是最复杂的一年,一个就说去年到今年经济已经开始恢复了,取得不错的成绩。今年还存在的问题,一个是经济恢复还不是很巩固,另外一个问题是中国面临通货膨胀威胁。
第三个中国经济再进一步发展必须转变生产方式,调整经济结构,这是今年非常重要的任务。所以说今年应该说比去年复杂。这是我的总体判断。
  继续用过去那种方式搞经济,可能出大问题
曹景行: 左老师,您是怎么看?曹教授刚才讲到的这些原因您是不是赞同?
左小蕾: 我很同意,复杂这是毫无疑义的。
曹景行: 以前不复杂吗?每年都是有成绩、有问题,每年政府工作报告一大篇,今年有什么特别复杂的吗?
左小蕾: 首先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刚刚我们从这个危机中,我们的经济恢复过来了,但这次全球的危机并没有最后走出这个阴影,不确定因素非常多,包括最近出现的欧洲的主权债务的危机。包括美国为了经济恢复跟我们打的贸易战,等等这些问题造成了经济环境对中国来说今年非常的复杂,你要面对很多很多的不确定因素,还要面对着很多的挑战。
另外我们国内的事情从来就很复杂,今年就更复杂,除了曹老师刚才说的那些问题以外,我觉得有很多我们自己的本身的过去的矛盾和新的矛盾,都有可能在这一年中间我们自己把问题提出来,我们要进行增长方式的转移,因为危机以后,我们审视了过去和将来的发展。中央提出来,迫在眉睫的要转移增长方式。
而这个增长方式的转移过程中间就涉及到非常多的深层次的矛盾,包括相关的利益,包括如何去推进这个改变。我觉得这中间都是非常复杂的,如果是很简单的话,其实这个转移增长方式已经提了两个五年计划了,早就解决了。为什么一直没有解决,就是因为它很复杂,很复杂,今天我们又把它推上了时间表,推上了历史进程,所以这就复杂了。
曹景行: 能不能说今年两会的经济问题,你的眼睛就盯着关于经济转型,转变经济方式的问题?
左小蕾: 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它的内容要通过调结构,同时还要保增长,这一系列的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要把这些矛盾都能再一个宏观面上平衡起来,要综合的推进,它是一个系统工程。从调结构,从转移增长方式开始,我们就可能会牵扯到很多其他的问题。
曹景行: 左老师讲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是非常突出的问题,曹教授您赞同吗?
曹凤歧: 对,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和调整经济结构是非常复杂的问题,但是保增长,这也是今年当前要解决的问题,所以从两方面来说,就比去年复杂了。去年我们就是要应对危机,刺激经济,所以去年主要是“最困难”,但是今年如果继续保经济增长的话,货币政策还要继续宽松,投资还要加强,但是继续用过去那种方式去搞经济,就可能出大问题。
怎么解决呢?就得调整结构,调整生产方式。调整生产结构和生产方式的时候如果完全用过去的办法那是不可以的。所以矛盾和复杂应该是在这里,两方面都得考虑。
曹景行: 有没有一个具体行业最有代表性的?
曹凤岐: 钢铁行业现在是产能过剩。
曹景行: 确实过剩。
曹凤歧: 还有其他的一些,比如水泥,单晶硅这些行业都是过剩的。产能过剩怎么办,你再去刺激投资那不是更过剩吗?所以说这是非常大的矛盾。
  去年保增长比较单一,钱扔下去就可以了,砸4万亿
曹景行: 去年保增长好像比较单一,钱扔下去就可以了,砸4万亿,这种方式无法再继续了吗?
左小蕾: 其实跟危机也是非常有关系的,我们要走进结构调整的实质性的时间,为什么这次危机对中国经济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就是因为你对外依存度非常大。
我们当时算了一下,钢铁工业增加值从16.2下降到08年11月份的5.4。钢铁行业80%是因为外需下降导致的。而且危机中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使得我们受到非常大的挑战,所以一定要改变这种增长方式。
要使我们将来不管风云变幻,我们也能够保持持续增长,你必须来调整增长方式,靠拉动内需。
投资一直也是被批评很多的,完全靠投资拉动也是不能持续的,所以要变成拉动消费。拉动内需的市场以拉动消费为主要的驱动力的话,你就牵扯到很多后面的问题。比方说收入分配的问题要不要解决,社会保障体系要不要完善?
你要调整外需的时候,出口企业要进行调整,国内就业问题又怎么样,虽然我们现在有一点“民工荒”的问题,但是整个形势还是有就业问题,这些问题怎么解决。
产能过剩要调整,实际上在压缩产能的过程中,压缩生产规模,这也涉及到就业的问题。
现在要搞低碳经济,调整能源结构涉及到资源价格体制改革。去年发了很多钱,今年又有通货膨胀的压力,价格体制改革又会推动通胀进一步上涨。这是一个矛盾。
房地产调整,去年房地产两万亿的信贷,从抵押贷款到开发贷款,今年要对房地产进行调整,对经济增长速度是不是会有很大的打压呢?
另外去年地方政府的配套资金,地方融资平台,借了很多银行的钱,用各种方式,今年地方赤字又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警戒线,现在要调整这个东西。调整这个东西,去年的一些项目又怎么延续呢?
曹景行: 债务怎么还都成问题了。
左小蕾: 因为过去在危机时大家很少仔细去考虑这个问题,当你走出危机以后,会牵扯所有的问题出来。
  左小蕾 :CPI上涨并不意味着通货膨胀
曹景行: 复杂总有一个关键因素在里面,你刚才讲到改变经济增长方式的问题,曹教授也谈到对通货膨胀担心的问题,如果通货膨胀真的到来,现在已经很复杂的情况会不会变得糟糕?
左小蕾: 通胀这个问题,最近我写得蛮多的,从头说起的话,通胀预期这一次为什么会这么大?其实2009年我们CPI是负的,全年平均是负0.6,可是我们的通胀预期似乎在去年年底就已经形成。
为什么会形成通货膨胀预期呢?
上一轮通胀大家认识到,这是一个货币现象。这一轮又发了很多钱,去年空前的9.6万亿货币发行,近30%的M2增长造成了流动性充裕甚至是过剩。所以大家就觉得,通胀是一个货币现象,现在发了很多钱,将来有可能有通胀,所以这次通胀预期形成得很快。
但CPI上涨由负转正并不意味着通货膨胀,通货膨胀有一个恶化的概念,每一个经济体都应该有一个可承受的通胀水平。今年两会报告可能会控制在4%以下,说不定更低,因为全世界都在调低它的通胀率。
  曹凤岐:货币投放不能“急刹车” 加息条件不成熟
曹景行: 曹教授,这么复杂的环境当中,你会特别关注的是哪一对矛盾?最可能影响2010年整个经济的是什么?
曹凤岐: 调整结构不是一天的事情,当前问题是对通货膨胀预期到底怎么看,或者是对通货膨胀怎么看,这里涉及到的就是我们的经济刺激政策要不要退出的问题,货币政策转向的问题,实际上这个是我非常关注的问题,当然调整结构,民生问题也是我很关注的。
曹景行: 最近央行,连续两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是不是意味着央行也判断通胀预期?货币发行过多了,开始要采取措施,是不是意味着中国经济刺激政策真的要退出了?
曹凤岐: 最近中央还强调还要执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但在政策的调节上要有灵活性,要有针对性,这样可能会做得更好。
今年通货膨胀预期与去年的货币投放过多是有关的,大家说去年投了9.6万亿的贷款,这还不引起很大的一些问题吗?
曹景行: 今年还刹不住了。
曹凤岐: 它不仅仅是9.6万亿贷款的问题了,4万亿的刺激政策里头还不包括这个贷款,这些钱大都投到基础设施建设里头,你一刹住又形成了“半拉子”烂尾工程,所以要解决问题,不能急刹车。
第二.目前我们的经济恢复还不够稳固,国际环境还不够宽松的情况下,过早退出对整个经济发展甚至结构调整是非常不利的。所以我说,货币政策不宜过早的退出。银行已经做了很多的事情,尤其是两次调整存款准备金率,这是不是货币政策退出的先兆?我认为首先不能理解为它是一个退出,它确实是针对流动性过剩而讲的。
今年1月份贷款放量没刹住,2月份也刹不住。所以央行采取这种办法是正常调节的措施,包括央行票据买卖问题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
今年1月份贷款放量没刹住,2月份也刹不住。所以央行采取这种办法是正常调节的措施,包括央行票据买卖问题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
  目前要不要加息或者什么时候加息,看法并不一致
曹景行: 您有判断吗?
曹凤岐: 我是这样看的,因为加息主要是针对通货膨胀而言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认为直接加息的条件还不够成熟,1月份CPI是1.5,2月份由于春节因素估计可能会超过2。
我认为这些都是可以承受的,在经济发展和通货膨胀之间你要取其一。什么时候加我有一个判断指标,如果通货膨胀CPI指数超过3到4,肯定要采取直接加息措施,那时的主要危险是通货膨胀。现在是通货膨胀预期,我们注意管理就可以了。
曹景行: 曹教授讲到加息指标,左小蕾您怎么看?
左小蕾: 我们对通胀形势的分析是模糊的。现在政府提出来的是通胀预期的管理,也就是现在是在通胀预期管理阶段,而不是在通胀阶段。 》》查看访谈实录全文
  话题预告
网络民意新表达
微博、流行语、人肉、恶搞。主流民意在网络上汇聚
  2009节目精彩回顾
4万亿如何花
救市还是不救,怎么救?这是个问题。主谈嘉宾:茅于轼。
危机下的民营经济
一场经济危机成了国进民退的狂欢。主谈嘉宾:保育钧。
危机下的农民
农民真苦,农村往何处去?主谈嘉宾:秦晖、于建嵘。
就业、就业、就业
就业成了去年春天压倒一切的话题。主谈嘉宾:闾丘露薇。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