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端浪漫岛屿海南岛,要试验自由岛的传闻一直没有停止过。去年海南国际旅游岛发展战略获中央政府批准的消息,则引爆了资产炒作狂潮。本次两会,海南开发自然成为热门话题,房价,海南有没有泡沫,还有会不会搞跑马、博彩?本次嘉宾迟福林是国内第一个提出海南国际旅游岛概念的学者,赵华先生则是闯海人,曾经经历过海南泡沫全过程,对谈海南新热潮。
  本期嘉宾
迟福林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
赵华
央视节目策划人,曾投身“十万人才下海南”行动
 
迟福林、赵华与曹景行探讨节目录制
迟福林是国际旅游岛概念的提出者
三人行,继续行
迟福林在两会签名板上签名并留影
  节目概要 独家合作媒体:人民网
海南并不仅仅是成为一个国际“旅游”岛  
  我一直在讲一句话,就是要跳出旅游,看海南国际旅游岛。它的功能应该是多方面的。商家有句话: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详细]  
逐步把海南建立成国际购物中心,游客可部分免税  
  有些政策是过渡性的,像博彩业,海南绝不可能成为第二个澳门。海南从总体上来说也绝不能开发泰国的某些方面的旅游项目,这些都不可能。 …[详细]  
去三亚旅游连香港人都觉得太贵  
  香港媒体会写一些小专栏,很多人把三亚和其他地方相比较,说去三亚花了多少钱,去马尔代夫花了多少钱,去日本北海道花了多少钱,比较下来发现不值得,那我何必去三亚,这是一个问题。…[详细]  
海南房价上涨太快了 价格超离了它的价值  
  09年海口房价的上涨幅度恐怕已经很大了,三亚平均房价已经涨到一万左右。这次国际旅游岛一下子又把它炒了一倍,三亚两万,海口将近一万多。…[详细]  
短期炒房者把实际需求者给搞慌了  
  他们以为再不去买,就买不到了,价格可能更高了。短期炒房者左右了实际的需求者。…[详细]  
会制约地方市县政府炒土地的短期行为  
  不能把土地作为财政的主要收入来源,然后把土地价格搞的很高。这恐怕有问题,要得到限制。…[详细]  
  嘉宾妙语
海南发展要让“四老”满意
过去让老干部、老百姓“二老”满意,现在得让老干部,老百姓、老板、老外都满意,这就是“四老”了。 [详细]
海南就要7、8月份去最凉爽
每年的7月底8月初,我就把北京的专家和领导请到海南去开高层研讨会。开始他们很不理解,到了五指山待上三五天以后,才知道真正的好,要求一定要变成一个长期性的活动。[详细]
  栏目简介
《两会三人行》是一档由人民网、 腾讯网推出的高端谈话节目。该栏目由资深主持人兼评 论员曹景行先生主阵,栏目每期还将邀请 中国著名学者、社会知名人士, 就中国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等 高端话题进行及时的评论点评…
 
要跳出“旅游”看海南国际旅游岛
海南房价上涨是暂时的 泡沫可以消化
博彩业红灯区要不要开?怎么开?
海南发展不能回到大跃进时代
  访谈实录 独家合作媒体:人民网
  海南绝对不能成为第二个澳门
曹景行: 各位好,《两会三人行》,今天继续行。
这次“两会”当中有一个很热门的话题,就是关于“海南要建成国际旅游岛”。当然讨论的不只是海南岛,还包括房价,特别是海南有没有泡沫。还有一些问题提到会不会跑马、赛马,海南官员都做了明确的回答。
我边上这位是迟福林先生,做了多年对经济研究、改革开放方面的探索,所以称他为经济改革问题研究专家。
您也是政协委员,所以更可以从“两会”内部来谈谈这次海南为什么会成为热点。
另外一位嘉宾赵 华先生,是央视《新闻调查》节目策划人。我在清华大学教电视新闻时,一直将这个节目作为样板,透过它的起起落落,让我们学生来探索新闻的规律。
1988年您曾经有过闯海南的经历,而且在那边有一个长时间的奋斗。到海南去的人都要奋斗。所以我们今天很好地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也可以一起探索1988年那个时候,海南热了以后,泡沫破裂是否会重演等等。
首先还是从“两会”谈起,迟先生,为什么这次“两会”上,海南会成为一个热点?
迟福林: 我看有几点,海南1988年开始建设,我就到海南去了。1988年“两会”我列席了,那是23年前海南第一次成为热点。这一次海南又成为热点,大家想知道二十多年后海南岛到底发展如何,而且更重要的是全国人民现在对海南的需求比那个时候还要多。如何使海南成为全国甚至世界的度假基地,如何使海南成为一部分人的第二基地,尤其在当前房地产问题又比较突出的背景下,海南国际旅游岛问题一下子成为“两会”热点问题之一,我这几天也经常被问到。
曹景行: 问的最多的是什么问题?
迟福林: 一个是房地产价格还会不会涨,另一个是海南的下一步,大家问一些特殊问题,比如免税。
曹景行: 赵华先生,您会问迟先生什么问题?
赵 华; 国际旅游岛在未来十年内能否完成您的设想?
曹景行: 您参与了这个设想吗?
迟福林: “国际旅游岛”这个概念最早是我提出来的。那是2000年的时候,到2001年正式向海南省政府提出这个建议,到现在一直在做研究。我们出了一个海南岛发展建议。
赵先生讲的问题很重要,按照国际旅游岛的规划,十年初步形成国际旅游岛的基本格局。
十年后大概是什么样子的,我想恐怕有几个很重要的事情。
第一就是旅游国际化程度相对更高,这个国际化程度包括国际化的标准,国际化的服务。
第二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要实现海南以旅游为重点的相关服务业的转型升级,使海南服务业发展走在全国前列。到了2020年的时候,海南服务业产值应该至少在60%以上。所以最重要的就是它的未来开放程度,以及能不能形成以服务业为主导的基本格局。
第三,海南能不能真正成为绿色发展示范区。这是我三个重要的想法,如果这个建立起来,那么海南的地位就奠定了,未来二十年三十年会大有作为。
曹景行: 国际旅游岛有很多先天优势。有这么多地方可以旅游,为什么偏偏是海南变成国际的?您对海南很熟悉,是不是外国人也蛮偏爱海南的?
赵 华: 海南从资源上讲,它具备成为一个国际旅游岛的条件。首先海浪、沙滩、阳光,亚热带风情等,这些在国际上都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像在世界自然环境最好的前十名城市中,海南占了两个,排在第三位是三亚,海口排在第八位。它的自然环境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把海南作为国际旅游岛战略计划提出来,是非常有远见的。迟院长这十几年来一直在研究这个问题。
但是目前我又觉得在宣传国际旅游岛的时候有点偏了,就是海南并不仅仅是成为一个国际“旅游”岛,它的功能应该是多方面的。在国务院推进国际旅游岛建设意见里面谈到了,实际上是一个综合发展的岛。迟院长他们最早好像谈的是海南作为国际旅游岛和综合实验区。现在人们可能会有一点误解,似乎今后海南就是搞旅游,商家有句话: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海南真正要想发展,如果它的热带农业、农产品深加工、海洋资源、矿产资源、石油天然气等没有综合发展起来,而仅仅以为今后就是搞旅游,一切围着旅游转,就把海南国际旅游岛理解偏了。
迟福林: 赵先生说的很对。我一直在讲一句话,就是要跳出旅游,看海南国际旅游岛。什么意思呢?海南国际旅游岛,首先是上升为国家战略,而且是区域大战略。从这样一个主题来说,六个字“开放、发展、绿色”,它的灵魂主题是开放,它的目标是解决发展定位问题。海南搞了二十多年,到底是工业主导还是服务业主导、农业主导、贸易主导?现在明确了,是以服务业为主导。第三,它的特色是绿色。
所以这次国务院给它规定的目标简单概括就是“一台两区三基地”。“一台”就是立足亚洲,面向世界的重要国际交流平台。“两区”就是旅游、创新示范区和生态文明示范区。“三个基地”,就是南海综合服务基地、国际性旅游度假基地,和现代热带农业基地。
这样一个目标,刚才赵先生讲了,是未来国家整个扩大内需和绿色发展大目标下,包括区域发展战略背景下给海南岛的一个定位。所以这是一个大文章,千万不能把它仅仅局限于“旅游”两个字。
曹景行: 而且不能仅仅局限于陆地,还有海洋。
迟福林: 是。
曹景行: 服务业当中,旅游是重要的一个,而且是国际旅游。我去海南不多,但是我确实看到,在三亚俄罗斯人好像挺多。
迟福林: 还有俄罗斯一条街。
曹景行: 俄罗斯人当年在北戴河多一点,我还能理解。现在对三亚都那么感兴趣,可见确实有国际化的趋势。还有东南亚人,我看到一些饭店里面,东南亚人也比较多。如果真要成为一个国际化的旅游岛,会有很激烈的竞争。从我们本国来说,海南岛、三亚,我们觉得它很好,甚至我觉得东北人也特别感兴趣。
迟福林: 东北人特别多。
曹景行: 去年夏天我到漠河,我们住的旅馆旁边有一个小店,我对老板娘说你们九月份就天冷了,客人还来不来?她说不来了,我说怎么办?她说我们这些人都到三亚去了,从中国最北边到中国最南边。(笑)她都买了房子。
在我们中国,三亚确实有它得天独厚的地方。1988年我在香港一个研究机构,当时有一个课题就是海南建特区的问题。我们研究的时候也谈到许多问题,那些投资者说我为什么要到那边去,你要跟我讲清楚。真的要做到国际旅游岛,就是要回答这个问题,凭什么人家要到你这儿来?
迟福林: 你这个问题特别重要。海南在中国是唯一的热带、亚热带岛屿,但在世界上不是唯一的。首先海南旅游的综合资源还是比较突出的,除了1600公里海岸线,1500公里是沙滩,有最好的热带雨林。比如最近几年,每年的7月底8月初,我就把北京的专家和领导请到海南去开高层研讨会。开始他们很不理解,到了五指山待上三五天以后,才知道真正的好,要求一定要变成一个长期性的活动,每年7月底8月初都在海南。因为那个时候五指山上太凉快了,空气富含负氧离子,北京没法比,所以综合资源好。但是,海南区位优势更为重要,因为它是中国连接东南亚和南海周边最大的一个岛屿,容易和周边在海洋旅游和区域旅游上形成一个互补的关系,一个旅游圈。比如海南和香港、新加坡、泰国、越南,这个区域的位置特别重要。这恐怕是吸引游客的一个条件。
第三,俄罗斯为什么来的比较多?
曹景行: 那边太冷了。
迟福林: 需要阳光。今年春节海南的价格相对于之前要便宜一点,我们不说亚龙湾,俄罗斯80%客人住在三亚湾,20%住在亚龙湾。亚龙湾是高档的,三亚湾是中高档,相对来说价位比较高,春节是个例外,今年春节更是例外,所以价格优势也比较好。
所以综合来讲,它的综合资源和战略地位再加上农业,这样一个产业的关系,组成了海南岛独特的优势。而且这个优势对外国人有吸引力。我有一个观点,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游客的主体是国人。海南一定要看到这个,国人到海南去,为什么要搞国际旅游岛呢?因为国人想享受国际化的服务,我在三亚能够享受到跟泰国一样的旅游服务标准,当然竞争力就很强了。如果这样的话,对外国游客也是个吸引,再加上我们能够采取一些国际惯例的措施例如免税等,吸引力就强了。所以海南岛要看旅游综合资源优势。
曹景行: 您也去过海南,对您来说一定很熟悉,会很留恋,但您也去过其他许多地方。您觉得海南在吸引游客方面,在中国算很好,在世界上能不能真的算有很强的竞争能力?或者说要有竞争能力应该怎么样?
赵 华: 我觉得对海南应该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它。海南经历过几次热潮,潮涨潮落,1988年建省到后来资金抽走,然后房地产的泡沫,一直到今天的国际旅游岛。
曹景行: 之前还有一些汽车事件等等。
赵 华: 对。我也去过世界上不少的地方,旅游是一个大的文化,不是简单的说人们到这儿看看大海,晒晒太阳就完了,有很多人性化的需求,还有很多个性化的需求,这些东西你怎么去满足他,各国有各国不同的办法,比如开赌场,像拉斯维加斯,但美国是给它放在加利福尼亚一个沙漠地区,法国也开赌场,但是把它放在南边的摩纳哥,在地中海沿岸,巴黎虽然也有赌场,但不是规模化的,是在高档五星级酒店里面,葡萄牙把赌城放在澳门,包括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在全世界也是有名的。海南下一步可能也会遇到这样一些问题,博彩业,红灯区的问题,你要不要,这个我想会给海南带来一个发展中的问题。
再有一个,这里谈的是文化娱乐,我觉得海南文化娱乐这一块并没有很好的建立起来……
曹景行: 有一点自娱自乐。
赵 华: 比如三亚我去看一些娱乐场所,几乎没有什么人去,也没有什么节目可演,包括海口印象也投资很大,也不是想象的那么理想,包括海洋世界也做了不少旅游项目,说明海南还是做了大量工作,但是跟国际水平比还有相当大的距离。对海南不能急于求成,或许十年之后才接轨,甚至可能发展的好一点,甚至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因此海南是要一步一步扎实的推进它,学习国内外好的经验,哪些能够引进来,大胆的实验进来,哪些不符合中国的国情,我想这一系列的问题实际上都给海南当地领导和民众提出了一个很大的挑战。国际旅游岛是一件好事,同时它的压力,和随之而来的很多困难也都立刻出现了。
曹景行: 这可能要比开发区引进几个厂,提高多少个亿的GDP难的多。国际竞争来说,不要说远的如夏威夷这些地方,我们就说中国的邻国--泰国。我的不少朋友喜欢去那边,那儿有各种吸引他们的因素。有的人当然有一些看点,澳门过年这么多人去,新加坡都开赌场了,不给国人进去,国人进去要交很贵的费用,实际上就是外国人占了很大的比重。还有美食,特殊的文化,热带的风情都在里头,这是综合的东西。沙滩、海风、绿色的环境,这是最基本的资源。
但是赵先生刚才讲,我们有没有能够吸引人的独特文化。另外我们还有什么特别的措施,比如刚才讲的免税,还有哪些地方是可以跟其他内陆的城市有所不同的。博彩业是一个很特别、很大的概念,但是在这些规划当中也讲到可以进行某种探索,这些探索到底怎么做?总的来说还是这个问题,你能不能够提供吸引游客,特别是国际游客的那些内容,而提供这些内容我们需要做什么,有没有能做这些事情的人。
迟福林: 这个问题是特别重要的问题。总体上来说,海南国际旅游岛,中央在政策目标,基本政策、特殊政策和过渡性政策上都给了。
曹景行: 有哪些?
迟福林: 比如大的政策目标,刚才我说了,就是“一台两区三基地”。
基本政策,比如我举一条,逐步把海南建立成国际购物中心。是五年、十年还是二十年,这是大的目标,或者是一个基本的政策。
有一些是特殊政策,比如说参照国际惯例,减免税,对国际游客离境退税,对国人一定限额的免税,这些就是特殊政策,但是我想这些特殊政策会逐步扩大。
有些政策是过渡性的,像博彩业,海南绝不可能成为第二个澳门。海南从总体上来说也绝不能开发泰国的某些方面的旅游项目,这些都不可能。
曹景行: 人妖。
迟福林: 我们要学人家什么?就是说海南它和旅游文化直接相关联的这样一些博彩业,比如现在就给它两种,过渡性的,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国际大赛彩票。而且是探索发行,探索发行好了当然就是规范发行好了,就还有一些空间,探索发行不好就很难做的。
所以海南未来真正的吸引力是给大家提供了一个休闲、度假的胜地。这种休闲度假,比如说高尔夫、海洋旅游,比如说给中国人提供第二居住地,比如给老年人养老提供最好的条件,发挥它的综合性的优势。所以在这里面的重中之重就是刚刚赵先生说的,就是服务业,就是你的教育、医疗、文化娱乐和经营保险,能不能在短时期内不仅有一定的发展,而且水平上也有所提高。这就决定海南在这些方面能不能采取更加开放的政策,向社会资本开放,向境外投资者开放来弥补这方面的不足,因为海南在这方面的整体基础很弱。把这些方面发展起来了,再加上海南的综合资源优势,可能就形成了它独特的综合性竞争力。
曹景行: 综合竞争力当中有一条,价格不能太贵。但是恰恰今年春节,我们看到了它的房价过高,旅馆价格过高,结果反而造成了今年海南春节期间旅游不尽如人意,比预想的要差。你对海南也很熟悉,你觉得问题到底在什么地方?
赵 华: 可能人类有时就在一种盲目激情状态里生存?有时也像潮水一样,潮起潮落。
例如,1634年,荷兰发生抢购郁金香球茎狂潮,使郁金香球茎的价格达到荒诞的高度,当时人人认为世界财富都将涌入荷兰,结果多少人最后一贫如洗。还有发生在密西西比的房地产泡沫,1929年纽约股市的崩溃等等,说明全世界有时都一样。
包括前一段时间海南房价暴涨,可能一些游资发现机会来了,其实是想捞完就走。海南春节房价问题也属于这种情况。
曹景行: 因为前几年太火了。
赵 华: 当然三亚的很多景观的开发,就是现在跟世界上很多自然风光比一点不差,因为那些酒店环境都是国际大师设计的,哪儿有一棵椰子树哪里有游泳池,有什么花和草,都经过精心设计。
曹景行: 几个月前我在亚龙湾那边讲课,住的酒店我的感觉跟在马来西亚的差不多。
赵 华: 这样的话,到了春节,中国有钱的人相对来说越来越多了,酒店老板也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因此就把价格炒起来,加上中间一些皮条客,房价一下子就疯涨了。这是一个短期行为,会给海南带来一些负面影响。当然,人们可能忘记了海南还有一个情况,就是旅游最旺的季节也是春节这一时期,四月份以后游客就没有原来那么多了。因此他们要趁这个机会收个大红包。
曹景行: 今年有点失误。
赵 华: 有点过分了。
曹景行: 春节期间我出去旅游回到香港,看了许多文章。例如香港媒体会写一些小专栏,豆腐文章,很多人把三亚和其他地方相比较,说到一家三天去三亚花了多少钱,去马尔代夫花了多少钱,去日本北海道花了多少钱,比较下来发现不值得,那我何必去三亚,这是一个问题。我觉得这是三亚需要重视的,就是说这么高的物价不仅使中国很多游客选择出国,而且连香港人都觉得太贵的话,可能确实是个问题了。
这是您说的潮起潮落,也许大家明年学到经验教训以后就会调整。但是另外一个价格因素的可能就是长期性的了,那就是房价。和上次比较,两位可能有深切体会。
赵 华: 上次的,就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时候,当时房价也是一度出现了暴涨,当时也有一个情况,就是那时候很多公司到海南去,没有地方住,刚开始没有那么多楼盘、大厦和写字楼,那时候你能见到一个几十平米的房间里有七八家公司的牌子,因此最早大量盖了很多写字楼,后来房产泡沫中出现大量烂尾楼。
曹景行: 当时集中在海口。
赵 华: 主要在海口。同时公寓住宅楼也出现了问题,那时候没有很好的规划设计理念。记得国贸区那一片楼,看上去挺壮观,镜头一照成了改革新形象,但是走到里面一看,楼与楼握手,小区几乎没有绿化带、停车场很小。后来热潮退了很多公司和人都走了…
曹景行: 碰上宏观调控,资金链断了。
赵 华: 但那时最贵的楼盘是七千多,后来跌到什么程度呢?甚至几百块钱一平米。我在海南住的时候,我们家前面有一个别墅,法院拍卖时才二十几万,是几百平米的四层楼。
迟福林: 当时买了就好了。
赵 华: 我当时没想那么远,还打电话给北京的朋友,他来了说好,重新装修一下就行了,现在起码几百万,这是2002年的事。几年前海口平均房价只有三千多,前年到了四千多。但是宣布国际旅游岛后这个情况又不一样了。
曹景行: 实际上在“国际旅游岛”正式批下来之后,海南房价已经开始出现了上涨。这次上涨原因又是什么呢?
迟福林: 我接着这个问题来回答一下。对这个事情,恐怕对海南岛还要有点信心。我在海南是第23个年头了,总体上说不会发生93年以后那种情况。为什么?第一大背景不一样,那个时候特区政策在走下坡路,而现在国际旅游岛刚公布,很多政策还没有实施。第二,需求不一样了。现在我听到很多朋友都说,我们什么时候到海南买房子。连你刚才提到的漠河人都要过去。当时90年代初几乎没有几个人想到海南买一个居住的地方。他说的很对,那时候90%的住户就是公司,商住楼,所以这个需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需求变化以后,现在其他情况也变了。比如房地产结构不一样,现在大部分是酒店,是商品楼,就是大家的住宅。另外那时候拿的钱都是银行和金融机构短期资本,从90年到93年每年大概三到五百亿。现在很多人拿现钱去买房,不是银行的钱,是个人的钱
曹景行: 不是银行的话,这个风险他自己承担。
迟福林: 是,相当一部分,这和当初完全不一样。当初一调控,钱就卡住了,马上就完了。现在的情况跟以前不一样。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现在形成的泡沫是可以消化的。
因为这两年来,09年海口房价的上涨幅度恐怕已经很大了,三亚平均房价已经涨到一万左右。这次国际旅游岛一下子又把它炒了一倍,三亚两万,海口将近一万多。09年以后房价已经开始上涨,为什么上涨?老百姓,特别是中高收入群体到海南看房的人越来越多,尤其北方的人,家庭收入好一点的,子女为父母在那儿买房的越来越多。很多朋友都跟我说,什么时候有好房子帮他们介绍一下。全国人民对它的需求,是海南房价上涨一个基础性原因。问题是上涨的太快了,这个价格超离了它的价值。
曹景行: 上涨太快的原因,肯定就是供求关系。这其中泡沫到底占多大的比重,请您实实在在地给我们分析一下。
迟福林: 我们对这个问题做过一个系统研究,但是现在看来两方面的东西都存在。就是实际需求者和炒房者并存 。问题在哪里呢,就是短期炒房者把实际需求者给搞慌了 ,他们以为再不去买,就买不到了,价格可能更高了。短期炒房者左右了实际的需求者。这在我看来并没有客观地反映供求关系,一定程度上是市场短期炒作在起作用。我想这次房价过高,主要的原因就是短期市场炒作影响了很多的实际需求者
曹景行: 也有可能是短期炒作不过是把未来比较长一段时间要实现的价格上升速度加快了,短期内实现了,但这个趋势还是比较高的,楼价仍会处于一个比较高的位置上。
迟福林: 在我看来,海南楼价逐渐走向高位是一个很长的过程 ,虽然全国需求很大,但海南供应量是相当大的 。海南和台湾相比,土地面积就差一千平方公里,可是海南可利用的土地面积比台湾要多一些。因为台湾三分之二是丘陵,而海南三分之二是平原。海南未来可供开发和建设的土地应该是很大的。
曹景行: 土地开发和交通设施有关,现在海南主要交通设施、基本设施的完善程度能够达到整个岛内吗?比如说我在三亚,但房子买的比三亚远一点,也可以很快就到吗?
曹景行: 另外一个数字,这次的赤字是一万零五百亿,这个数字偏大还是恰当。
迟福林: 今年年底,明年年初左右,海口到三亚的轻轨就开通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查看访谈实录全文
  往期回顾
80后一直被压抑
李想、加藤嘉一剖析不反叛不自信的80后
中国政治更开放互动
加藤嘉一、古思亭从外国人的视角解析两会
中国核心问题是分配
李炜光、蒋兆勇做客三人行解读2010政府工作报告…
网络问政的公民权利
展江、祝华新作客三人行呼吁善待网民权利
  明日嘉宾
王石
万科集团董事长,绿色地产倡导者
陈迎
环境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