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画门”搅动季老天伦乐

事起:季老藏品被拍卖 盗卖矛头直指北大官员夫人

2008年11月初媒体惊爆,季老收藏名画被盗拍卖,据收藏家张衡描述,其中有外交家黄镇、朱霖夫妇给季老祝寿的《松鹤延年》大幅画作,以及艾青、臧克家、吴祖光、费孝通等人送给季老的书法,他认为这些收藏品是真迹,遂以6.1万元拍下其中14件藏品。而且据称,偷盗者竟是北大党委副书记吴志攀的妻子,时任其秘书的杨锐。[详细]

回应:北大否认季羡林字画被盗卖 字画疑为仿造品

北大新校长周其凤在湖南访问时,对季羡林藏品外流一事首次做出表态。 周其凤表示,认为北大盗卖季老作品是一件没有道理的事情,“北京大学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学,北大做事堂堂正正,怎么可能去限制98岁高龄的季羡林先生自由?又怎么会去盗卖季羡林先生的字画?” …[详细]

季老:回应藏品外流被拍 称书画确实被盗掩盖不了

季老表达了对“丢画”和北大声明的看法,季羡林说:“(丢画)千真万确,我知道,当时有感觉。当面叫你季爷爷、季爷爷,背后偷你的画,这个我知道。偷画的事情,谁也掩盖不了。”季羡林弟子钱文忠在接受早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更是直截了当地表示,举报人手中的字画真假,并不能和季先生私人财产和物品是否流失完全挂钩。…[详细]

警方:直到季老逝世一直未立案 称北大方面很重视

“季羡林藏画流失”事件的举报人张衡在10月24日就已向北京海淀区公安分局报案,称有大量季羡林藏画流入拍卖市场,这种现象很不正常。但是自报案至今已有近两个月,警方始终没有立案和联系他进行调查。警方表示,“季羡林藏画流失”这个案子为何没按这样的程序进行他个人没法回答,“还是联系我们外宣部门吧……而且北大方面也很重视。” …[详细]

  季老藏品

出现在拍卖会上的藏品署有季老上款

上图为黄镇、朱霖夫妇给他祝寿的《松鹤延年》画作。详细 »

  可怜季老国宝变“唐僧”

季羡林没钱封红包:称只剩一张皮 成了穷光蛋

老先生身边并没有一点可以支配的收入,最后,是护工借了3000元钱给老爷子。这个老人不无风趣地拿自己开涮:“我是周扒皮,最后只剩一张皮了。×××发财了,××也发财了,我成了穷光蛋,我拿100元钱都困难。”[详细]

季羡林称两年生活像坐牢 只好求助总理换秘书

9月30日那天,他直接坐着小车子进了301医院。他带着拍卖图册,季羡林并没看,这位看淡身外之物的老人表示:字画和稿费我都不要了,我就想换个秘书,拿你这个取个证。” …[详细]

北大阻止季羡林之子与父亲见面 拒交季家钥匙

“藏画被盗”、“稿费被扣”……2008年底陆续经历一系列“风波”后,即将登坛解读《三字经》的钱文忠教授出席北京图书订货会,现场透露了恩师季羡林近况:“老师身体很好,他很想回家,可惜却要不到北大那家的门钥匙!” …[详细]

季羡林之子曾称可能状告父亲:争的是理不是钱

记者:您在媒体上也曾表示会考虑通过“司法途径”。季承:是啊,无路可走的时候只能诉诸法律。我想,我争的不是钱而是理,告父亲也未尝不可,因为季羡林的财产已经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保护文化遗产的问题。…[详细]

 

  书画被盗事件3大疑问待解

一、书画到底有没有被盗?

北大官方:11月5日,北大称尚未发现季老藏品外流的情况。11月8日、11月26日,北大再次发布调查结果称季老藏品没有外流。

季老回应:12月7日,季羡林在与儿子见面是说“(丢画)千真万确……这个我知道。偷画的事情,谁也掩盖不了……”

二、被盗书画是真还是假?

北大官方:11月26日,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称已查明证实“举报人”张衡手中字画全系伪作。所谓“秘书盗卖”没有根据。

张衡回应:在整个“调查”过程中,北大、警方和相关文物专家都从没到我这里做过调查和鉴定。北大曾造谣。

三、北大调查有没有权威?

弟子质疑:钱文忠表示北大在此事件中丢掉北大精神:一不让司法介入,二不让亲属介入,三不见举报人。
儿子质疑:北大的声明没有权威性“他们既没有与举报人见面,也没有与家人见面。
他人质疑:北大的调查组是“不调查组”。北大不仅没看过我的画,而且涉嫌与社会上的人勾结起来仿制一些书画。

  事件当事人

[儿子季承]13年后,父子相见:头发花白的季承在医院与13年未见的父亲季羡林相见,并给老人带去他爱吃的家乡特产。详细 »

·父子决裂与季承抛妻另娶小保姆有关
·独子讲述父子关系:被指觊觎继承财产
·晚年意外喜 独生子浪子回头归膝下 

[秘书杨锐]疑其曾"虐待"季老:张衡表示,季老秘书杨锐负有保管责任,而且只有她手里掌握季老家中房间的钥匙,所有证据都指向杨锐。详细 »

·季羡林秘书回应:“有人在搞阴谋”
·据称藏画被盗卖将影响北大副书记仕途
·北大调查结果:外流季羡林藏品系伪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