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一:十个普通人生活 | 二:双城自行车 | 三:车轮上的双城 | 四:双城标语秀 | 五:双城摊贩跨国叫卖 |
专题首页 | 六:清洁工越洋对话 | 七:垃圾场上 | 八:双城公共交通 | 九:对话两国大使 | 十:同一个梦想 |

早上4:30到11:30,下午1:30到5:30,周末从来不休,这就是一名北京环保工人的工作时间表;每天工作9个小时,一月工作15天,每干一天就可以休息一天,这是一位哥本哈根清洁工的工作清单。

我所熟悉的北京环卫工,更像是潜伏在一个城市的夜行动物,更多的时候,我能想象黎明时分,他们四肢松弛拖着扫把疲倦往回走的情景。我所不熟悉的歌城清道夫,他们的生活散落于媒体报道:在那里,要想挤进清洁工行列绝非易事;在那里,他们工作比其他行业短,拿的却比其他工人高;在那里,他们驾着车上班,又驾车归巢。

8200公里,这不仅是北京和哥本哈根两个地理坐标的空间距离。8200公里,这还是一名北京环卫工和一名哥本哈根清洁工的心理距离。

腾讯哥城特派观察员:子云 姚遥 丁丁 策划:vingie、金波、张琴【我有很多话要说

【哥城报道】哥城清洁工:祝中国同行也能像我一样钱多事少 哥城明信片:垃圾桶与环卫工 姚遥观察:扫天下的大丈夫——清洁工的权利和权力

【北京报道】安徽清洁工的北京生活:上厕所超十分钟会被罚款 北京环卫工人:哥本哈根的环卫工人,你们辛苦了

双城记之系列六:哥本哈根清洁工:愿中国同行和我一样钱多事少
  姚遥观察:扫天下的大丈夫

每个人都有一个体面工作的梦想,但是即便没有心理上的体面,物资上的体面是摆在桌面上的。作为哥城的清洁工,他们有没有差距的收入。不仅如此,相对于清洁工职业的特殊性,他们平时所使用的用具简单而精致。他们开着小车穿梭于大街小巷之中,穿着醒目的工作服,用一个精致的小镊子将街头的烟头纸张都一一夹起来放到垃圾袋中。

上期回顾:哥本哈根与北京摊贩的跨国叫卖

关于清洁工的双城故事

哥本哈根的清道夫 哥本哈根的街头,有诸多造型各异的垃圾桶,垃圾桶周边之干净,令人印象深刻。

  街头偶遇环卫工,具体说,今天他在这里承担的是水泥工,修补路面的。他们告诉我,他们每天工作8个小时。几乎全部是机器作业,而且从来不加班。

  “关心气候变暖么?”回道,非常关心,这是他们经常探讨的日常话题。 (摄影/ 文:子云)

  环保小车也时髦
  垃圾桶周边干净异常
  垃圾分类无时不在
  人家垃圾分类就是好
  他们的保洁武装
  仔细看看身后的大卡
图片故事:北京大扫帚
  打扫基本靠手,保洁基本靠走
  干净的垃圾桶是个稀罕物
 
一名北京环卫工和一名哥城清洁工的越洋信件

Ian Purdon

祝中国清洁工像我一样钱多事少
FROM Ian Purdon

  我是一名哥本哈根的清洁工。做清洁工最怕的是安全,安全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健康,做清洁工每

  天接触的都是脏东西,所以如何保护健康很重要。
  现在我每天的清洁工作强度也不太大,我每天工作9个小时,一个月工作15天,这就是说每干一天
就可以休息一天。
  我对我的收入很满意。虽然我没去过中国,或许我是错的,但是我想,我的工资比我的中国同行
要多很多。当然,我是从XX国来的(他可能不是正常渠道进入丹麦的,所以不透露),我知道这些
国家的工人的状况不太好。所以,我希望中国的清洁工们能有自己的声音。
  我挺快乐的,对我的生活挺满意的。哈哈,祝福我的中国同行。
(Ian Purdon 翻译 /遥遥)

吴绍华,生活在北京海淀

希望那些环卫工人都平平安安
给我不认识的同行:
  哥本哈根的环卫工人,你们辛苦了。
  我是海淀区环卫职工,我名叫吴绍华。听说贵单位有先进的设备,有很高超的技术,我吴绍华都被
吸引住了。我还没有见过你们的高超设备,我只是刚刚得知,但是我很想我们单位有这些高超的设备
和先进的技术。但是说的都是纸上谈兵没有用。我给你们介绍也没有太多的作用,我希望我们单位有
这些东西,也是咱们环卫工人最大的心愿。因为有它我们员工也轻松一些,也不至于超时间。
  我现在的工作应该是很累,时间拉得很长,基本上回家就休息了,没有时间看看电视,这种娱乐的
 时间都没有。我希望我们单位尽早地改革。技术和机器都要改革,但是改革之后有可能我们下岗的清
洁工也会很多。

  我很少接触外国人,开始我们觉得好稀奇,时间长了,北京到处都是外国人,我就觉得他们跟我

们一样,很正常。而且有些外国人比我们中国人的素质还要高,他们要有什么垃圾,都是拿到手里找

到垃圾筒再扔下去。我接触这样的人多了,我们中国人有个别的素质太差了。比如有一些出租车随手

扔垃圾,太多了,太正常了。马路上啊,随手边上一扔。我也曾经对他们说过,“我们都是为了搞服

务的,出租车也是搞服务的。”他们回话是这样的,|“我不扔垃圾你们不就失业了吗?”我肯定生

气。你想想开出租车的,咱们穿个大皮鞋上去把坐垫踩踩他有什么想法,你说对不对?我见过太多了。

无所谓了,也就不说他了。

  外国人很遵守环保,不乱扔垃圾。就像在西区,我看到几个外国人找果皮箱,找到了才放果皮箱
里面,真的感动了我。

  国外的同行,我要有机会肯定希望能去你们那边看看,但是不一定有这个机会。

  我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环卫工人平平安安的,高高兴兴上班,安安全全地回家。

安徽清洁工的北京生活:上厕所超十分钟会被罚款

本节导读 12月,寒冬,凌晨五点的北京。浓雾还未来得及退去,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吴绍华已经悄悄收拢起手中的扫把准备回环保所。

     2004年,安徽的吴绍华来到北京,到现在已经快六年。六年里,他做的唯一的一件事情就是——当一名环卫工。

     他最羡慕的是哥本哈根的环保工人不用加班,而他的工作时间则被拉得很长,早上从4:30到11:30,下午从1:30到5:30。周一到周日,他从来不休息;六年里,他也从没请过病假。[详细]

我的工资是北京最低保障标准

对话者:你现在工资待遇怎么样?数目能具体说一下吗?

吴绍华:还可以吧。这个数目怎么说呢,我们早晨四点半到中午十一点半下班,等于是七个小时,下午1:30—4:30三个半小时算加班。我周六周日一般都不休息。我们一个月下来加班105个小时,我们正工资是800块钱,北京最低保障。加班是四块六每小时,一共能赚1200到1300左右。

对话者:你具体工作是做些什么?早上和下午的工作有什么区别吗?

吴绍华:我早上是推着保洁车拿大扫帚去扫马路,到七点半以后中关村西区这以后就不能用大扫帚了,怕扬尘,不但不能用,而且不能插在车上。 早上我们人机配合,机器扫打路面,我们扫花坛,用大扫帚,早班四点半到七点半必须完活。我们早上扫是东边两条街,从北四环到海淀南路两个人扫。

七点半干完了以后我们白天骑着自行车保洁,电瓶车保洁会轻松了一点,但是危险量相当大。 我们按照章程的是不能碰人,单位不允许,追尾也不许,单位要求是百分之百保证什么都安全,不然就会被扣分扣年终奖。

下雨、下雪的时候我们就要拿着大扫帚参加推水。下雨 一积可以积成一个大坑,下水管道不通,我们就拿着大扫帚推。

西街环卫工和他的孩子

城里比老家挣钱多

对话者:你觉得现在的生活稳定吧?这几年来的,你的生活有没有什么变化?

吴绍华:我们跟单位签了一个协议,签了三年,还有一年多我就到期了,到时候就不知道怎样。单位也有权力,你要干得不好单位肯定有权力开掉你。没有人说在哪个单位干一辈子的。因为我们是打工的,我们知道这条原则。
原先管我们的是一位老班长,她在的时候,对我们非常好。好像那时候我好像要年轻一些、活泼一些。现在我年龄有些大,也不怎么说话了,只是工作方面的一些话。现在我儿子在河北学汽修,毕业了生活肯定会好一些。我们打工赚的钱你也知道,那时候两个孩子上学基本上差不多了。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我还没有我媳妇赚得多。我们俩个都出来就是因为这里比老家生活强,打工人的不愿意回家,就是这个道理。

对话者:现在你有没有落下职业病?

吴绍华:我身体肯定挺好的,但是职业病的话怎么说呢,比如说我们天天起早,到那个点不要闹钟叫咱们自然醒了。习惯了,好几年了。生活自然磨出来的。开始的时候,起早起不了。到那时候都是爬起来的。迷迷糊糊的不想出来了。最后习惯了,到那个点就醒了。有时候比如我们休公休假,虽然是放假那几天让你歇着。你歇个几天到那的时候也会醒来。就是睡着也是睁着看着天花板。

我下午五点多钟下班,到家是六点多钟。我们是早班,睡觉也比较早。不到七八点钟就开始睡了。我爱人要晚一点,她到九点半才能回来。感觉碰不着面,也有影响,但时间长也无所谓了。

我们那个院子好几百户都是外地打工的。天南海北的都有。平时下班以后很少在一起玩,都是忙碌了一天,回家都休息了。我们家亲戚基本上住一块。你住这边,他住这边。我的两个小舅子在这,我的小姨子都在这。我两个小舅子搞装修的。但是到了上班的时候,你上你的班,他上他的班,就是两口子也天天不能在一起。

雨后积水是件头疼事

上厕所超过十分钟就会被罚款

对话者:你对自己这份工作怎么看,你觉得是好是坏?
吴绍华:我当时是很热爱环保的,如果我当时不热爱环保,我就不继续干了。

对话者:热爱环保怎么理解?比如我讲我热爱环保,别人会觉得我讲话有点空。
吴绍华:我当时的情况下觉得环保还是挺好的。因为当时我们的老班长对我们非常热心,对我们干活当中都安排得体贴周到。

对话者:你好像热爱环保是为了老班长?
吴绍华:对,老班长的影响会比较大。因为她的影响,我在这干了这么长时间。老班长是优秀共产党员,也是北京市劳模。她在各方面非常优秀。在我们眼里看她是一个非常完整的人。

对话者:这个工作你觉得累吗?我会觉得环保工作比较累。
吴绍华:我热爱环保,再一个我是农村打工的,虽然环保累,在我们农村来说再累也无所谓,只要舒舒服服,开开心心就能坚持下去。

对话者:环卫工和农村比哪个更辛苦?
吴绍华:近几年比农村要好一些。原先整天拿大扫帚扫那就比较累。我以前拿450块钱工资的时候那是比较累的。

对话者:从450块钱涨到1000多块钱。什么时候开始涨?
吴绍华:这里是事业单位,国家要求涨工资,我们的工资是国家的最低保障标准。800也是国家规定的。就是随着国家最低保证金涨的。国家涨咱们也跟着国家涨。

对话者:你平时工作的时候,要上洗手间或者其他情况的时候,你可以把车停在一边然后去洗手间?
吴绍华:这肯定有规定,上厕所不能超过多长时间的规定。

对话者:一般不能超过多长时间?
吴绍华:一般上个厕所大便也就十来分钟。

对话者:这个也在规章制度里面的吗?
吴绍华:这个是单位的规章制度。

对话者:口头上说过?
吴绍华:口头上说的,但是没有写。你要超过的话就经济制裁。

对话者:罚钱?像你们有请病假吗?假期有吗?
吴绍华:我这几年没有请过病假,没有生过病。

对话者:你有没有过马路去捡垃圾的经历,就是从车上面扔垃圾下来了,然后在马路中间捡垃圾,然后车流挺多的。
吴绍华:在马路中间的,咱们根据规定,把车靠边上,等到没车的情况可以上去捡。

对话者:就是等车子过去了然后再捡是吧?那就等于不会车子在多的情况下就不能去马路中间捡。
吴绍华:对,违反操作规程就容易出事。

对话者:那你们这个操作规程是怎么规定的。比如捡马路中间垃圾怎么办?
吴绍华:马路中间和边上,咱们底下的大的马路面整个都是电瓶车管的。我们选大的路面,刚才不是说了嘛,交叉作业。人多的时候,就把边上的小烟头扫一点,扫扫绿化带。

对话者:你有没有遇到过很危险的情况?
吴绍华:也发现过很危险的东西。有一回,我们骑电瓶车按照单位的规章制度正常运行。我在工地边上,工地违章了。工地占用马路,他把你人行道占了,你必须要走机动车道,你走机动车道,人家车一开,在你后面就顶上了。那非常危险。
什么事也没有,机灵一点嘛,如果不机灵事情就麻烦了。车子被撞到了,车主上来说他负全责。人家有错误,再加上我们在车上受到惊吓。
他把车给修一下,其他什么也没有要。人也没有受伤就算了。加上环卫工人也不能让人家怎么着的。

我们保洁人员从来不敢撞别人。只有别人撞我们。我们单位强调安全第一。
违章的不但罚款还要扣分,整个单位都受牵连。:扣分的话,假如你没有按照规章制度,等于说你碰了车了,不但你自己赔偿别人的钱,单位对簿要求下来扣你多少分,咱们到年终奖的时候就少拿钱了,就等于扣咱们一个班,100多号人都受牵连。一分的话每个单位里的人都扣钱。这个扣分就是涉及到年终奖金,基本工资也是底下拉着扣。也是当月的扣除一点工资。
年终奖也要扣。和这个挂钩。

广场上的清洁工

环保是不抽烟、不喝酒

对话者:你有没有听过哥本哈根的气候会议?
吴绍华:没听说过。因为我们挺忙的,看新闻也很少。

对话者:你刚才说你对环保特别热爱?
吴绍华:对。

对话者:那你对环保的理解是什么?
吴绍华:我理解环保是为人类做贡献。虽然工资拿得少,但是我们付了一片热心。

对话者:你关注过气候变化吗?
吴绍华:气候变化我们也关心到一点。原先我们在环保,这里四环,那时候是2004年以前,边上小黄杨叶子上面都是污染的油,就是汽车尾部排出来的油污。油污非常大,我看到以后国家控制了汽车尾部以后就好了。

对话者:平常生活中你有没有注意过一些环保的话题?
吴绍华:因为我们环保首先不要求别人,首先要求自己。

对话者:你怎么要求自己的。
吴绍华:当然我不知道别人,我自己首先就不抽烟、不喝酒。

对话者:你觉得不抽烟、不喝酒是环保行为?
吴绍华:是,我们的行为就是不乱扔纸屑,都是按照环保一定的规定操作。该有果皮放果皮箱,该有怎么做就怎么做。从来不违反环保的规定。

对话者:那你们环保工人有没有参加过环卫培训?
吴绍华:我们有,我们有饭前五分钟经常讲过环保的一些条文。早晨上班的时候,吃前五分钟,大家聚集在一起,组长或者班长给我们开一个会,这五分钟讲解意思就是包括你一天下来工作量,安排你今天是什么活,还得遵守什么规矩。

对话者:每天的规矩都不一样吗?
吴绍华:人接受能力很差,不是一次性整个环保的工程全部都是接受,那是做不到的。咱们刚上班的等于像个小孩子似的,今天说一点咱们记一点,明天记一点,时间长了就全部记住了。

扫雪

我现在最希望我们单位能改企

对话者:你对哥本哈根的很陌生吧?
吴绍华:对,很陌生。

对话者:哥本哈根是欧洲的一个国家丹麦的首都,他们那边的环保可能是大规模的作业,又是高科技机器作业。同样的工作,人家可能做得不一样。
吴绍华:他们那地方比我们轻松,当时干环保的时候,我就没想到很轻松的。就是投入这份热心,因为钱少,我媳妇还跟我闹过,工资不多。也都是各方面原因就没有再吵了,后来的话就一直干下去了,一干好几年。

你要这么一说的话,很轻松,咱们也希望很轻松。但是我们单位要求担当,我们都是事业单位,事业单位都没有企业单位的工资高。你看鸟巢吧,它也属于海淀吧,但是它就属于企业单位。我们这个是事业单位,事业单位跟不上企业单位。企业单位工资会比咱们事业单位的高。因为他们全部都是合同工。我们中央有这个规定,在两年后改企业,我们这个海淀环卫队到现在还没有改。我当时也等着它改企。

对话者:改企会有什么好处?
吴绍华:改企的话,收入状况都会好一些。

对话者:企业的单位比你们高多少?
吴绍华:他们一般是一千五六百。七、八个小时就完活了,没有像我们时间拉得这么长。该干多少活就干多少活,该怎么运作就怎么运作。应该说他们的什么方面都比我们好。企业单位好就好在正式工。正式工他们一般都有三千多,我们八百,一半都不到,只有1/3。

 

喜欢创意的丹麦人根据自己首都的名字“哥本哈根”(Copenhagen)发明了一个新词,“希望哈根”(Hopenhagen)。

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城市看起来的确像是一座希望之城。这里把清新的空气、洁净的水当成自己生活的重要标志;这里的贫富悬殊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巨大;这里的清洁工也能享受到安逸和舒适。 不用再对照着说出这个城市和北京的差距了吧。但北京好就好在它在逐步变化,比如吴绍华从450块涨到1200块的工资;北京好就好在它还有希望,比如吴绍华他还希望自己单位能引进更多新型工具。

从Hopchina(希望北京)到Hopenhagen,这还有一段距离;从Hopchina到Hopenhagen,这还值得期待。

监制:李玉霄 赵国臣 策划:vingie、金波 前方:丁森兴、姚遥、杨子云 本期编辑:张琴 后方:郑晓艳、傅西 视觉:唐竞新 林水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