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一:十个普通人生活 | 二:双城自行车 | 三:车轮上的双城 | 四:双城标语秀 | 五:双城摊贩跨国叫卖 |
专题首页 | 六:清洁工越洋对话 | 七:垃圾场上 | 八:双城公共交通 | 九:对话两国大使 | 十:同一个梦想 |

贩夫走卒,引车卖浆,走街串户,是人类工商文明的起点。时至今日,无论一个城市中已经有了多少个大型的购物中心,多少个大型超市,只要这个城市缺少这种灵活机动,星罗密布的小摊小贩,给予人们随时随处可以买到称心小物品,这个城市就还是死气沉沉的。哥城小摊贩分两种,一种是自己投资的,还有一种是统一投资,小贩如上班族一样按时到岗。我们的北京对话对象老李很讨厌自己摆摊周围的环境,“只要一下雨,这个地方就会很脏”,他希望北京空气越来越好。哥城摊贩的管理者们,恰好给了小摊小贩一个干净、舒服的工作环境。哥本哈根大会,其实并不高端,他关涉每个人生存之境。腾讯哥城特派观察员:丁丁 子云 姚遥【我有很多话要说

【哥城报道】·哥城摊贩:不恨城管恨天气(子云) ·哥城小贩——一个城市的活力源泉(姚遥)·四名哥城摊贩:不知城管为何物(前方观察团)

【北京报道】·观察:北京摊贩的哥本哈根之梦·一个北京摊贩期望:北京越来越好,空气越来越好·一个小摊贩遭遇城管经历·一个城管的经历

双城记之系列五:哥本哈根与北京摊贩的跨国叫卖
  金波观察:北京摊贩的哥本哈根之梦

我一直在想,国外的摊贩们是怎么讨生活的?他们是不是也会想我的同胞们惊恐于城管的追逐,他们会不会乞求城管留下谋生的工具?国外也有城管吧?此次气候大会,我央求在哥本哈根的同事一定要帮我释疑解惑,看看哥城的摊贩们是怎么讨生活?

上期回顾:双城标语秀,从“打倒美帝”说起

一座城市对小摊小贩的态度

哥城对小摊小贩的管理 哥城的摊贩,由KOMMONE管理,其原意是社区,现在的职能有点类似中国的区政府,他拥有区政府的行政权力,还拥有区里面的公共设施。区长由选举产生,区的主要工作是从事社会救济,价值诉求是public space share,即公共空间分享。即市民要平等地分享公共空间。区政府把公共空间分解成一块一块,用一个程序把这些空地分配给社区里的中低收入人群,他们去摆小摊贩,做小生意。这些摊位是福利性质,收取象征性管理费用。区政府的主要职责是帮助贫困人口。

  KOMMONE不同于市政府,不拥有这个城市公共资产的所有权,比如广场、道路等公共设施资产,大部分都在KOMMONE。在摊贩们的印象中,KOMMONE不是政府,充其量相当于我们这里的居民委员会。(摄影:子云 姚遥 文字:子云)

  数钱感觉,爽
  丹麦风味的食物
  街头卖艺者
  来自尼泊尔银饰
  生活离不开小摊贩
  市政统一投资小车
故事:一位北京城管的经历

  在北京城管部门上班已经两年多了,钟祥一直没有走出这种情绪。他总是预感,在把小贩的东西搬上车的一刹那,会有人在背后给他一下子。

与很多刚上班的新同事一样,他总是陷入一种逻辑的悖论中:小摊小贩不查不行,因为它实在有碍市容;但这样查也不行,因为没给人家留一条活路。

 
  一个小商贩遭遇城管的经历

城管一般都什么时候过来?

那都是不定点的,不定时的,选着哪个时间就来了。

您被称城管逮到过吗?

那怎么没有被逮到过。

他们逮到以后一般怎么处置啊?

把东西全收了呗,然后就叫你人走。[详细]

 
四名哥本哈根小摊贩:不知城管为何物
哥城女摊贩
你在这里摆摊多长时间了?每天摆摊多长时间?
20年了。每天工作8小时。
做这个摆小摊的工作,你最讨厌的事情是什么?
weather
你们有城管么?
茫然
你们有管理者么?
这个地段的摊位都属于叫“KOMMONE”的机构,负责给这些摆摊贩的人提供工作机会,收取一定的管理费用。他下面管理着很多商店和地段,把它提供给中低收入者,供摆摊。
Hanne 老太太,中央火车站侧
摊子是你自己的么?
这不是我自己的独立的小摊。而是地方市政部门统一管理,我们以员工的形式加入。其中做小摊工作,老年人和外来人员为主。
你在这里摆摊感觉怎样?
我英语不太好。我在这里的收入,一部分是工资,还有一部分是卖东西的钱。还不错,比较轻松。
Cloud Jasan 36岁,地点:哥本哈根市政广场
你为什么要在这里摆摊?
这个小摊我刚刚做了两个月。我开始没什么事情,后来哥本哈根市政部门又有了一些机会,所以我就开了这个小摊。
你最不喜欢看到的是什么?
干这个最讨厌的就是下雨。但是你知道,丹麦这种天气,很难有阳光。天气好的时候,生意会好。所以,我现在最想的就是能有一个自己的室内的小店。或许还要几年的时间吧。
John GYI体育中心旁
这摊子是谁的?
这个小摊不是我的,是我老板的。哈哈,反正我什么都不管。
你在这里摆摊有何想法?
我今年60岁了,已经工作了5年,再工作5年就可以退休了。 [详细]
一个北京摊贩期望:儿子成绩好点,北京越来越好,空气越来越好

本节导读  一条不足四米宽、不到百米长的胡同,汇集了来自各个地方、卖着各式各样货物的小商贩。走到胡同口,一路望去,麻辣烫、煎饼、小炒食、水果、青菜应有尽有。这就是魏公村十六号胡同。一个小摊小贩的聚集地。

  胡同马路,又窄又不平,到处都是裂缝,清扫起来并不容易。这条巷子没有下水道,所有的污水只能通过巷子口那个下水道排出。这样一来,只要一下雨,这个地方就会很脏,来来往往的行人,你一脚我一脚,脏水一时半会又排不出去。 (傅西)[详细]

李姓夫妇:有发展就会有污染
你觉得外国的商贩是什么样子的呢?
应该更自由一些吧,应该不需要办什么证啊,执照一类的吧,有没有城管我就不知道了。哦,还有就是竞争应该更激烈
为什么竞争更激烈呢?
外国更发达一些啊,发达应该就竞争激烈吧。
那你想去外国做商贩吗?
不想,虽然中国的环境不如国外,但是还是家里好。你们还行,你们年轻,像我们一把年纪了,又没有什么文化。
您知道哥本哈根会议吗?
知道啊,有关于环保的啊。新闻天天说,哎,有发展就会有污染,这是避免不了的。要想没有发展,那就只能回去种田,自己种多少吃多少,肯定就没有污染。[详细]

不担心城管突击

  胡同深处,有一个水果摊,摊主是一对夫妇,丈夫姓李。这已经是他们来北京的第13个年头了,“97年刚来的时候,北京还没有三环了,哪像如今,都快有六环了。那个时候,三环那边都还是泥巴路,现在,你看看这马路,这高楼。”

  这是一条有“主人”的胡同,“主人”是全国人大代表、著名作家冰心的女儿吴青。吴青隔三差五就会走访这条胡同,叮嘱每一位摊主要注意整洁和卫生、不要缺斤少两。商贩们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每一次吴青都要说一声谢谢才会走向下一个摊主。因为有吴青的帮助,相比较于那些在大城市中打游击,与城管“躲猫猫”的小摊小贩们,他们不会担心城管的突然袭击,每个人只管好自己摊子就够了。

  来到北京,夫妇俩从事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卖水果,由于摊位不大,货物也不是很多,夫妇俩就只留下李叔一个人照看水果摊,李婶就在附近的宾馆工作,一个月450元钱,那个时候,这个钱只能够一家三口付房租,生活费则主要是来自水果摊的收入。

最怕下雨天,污水满街涌

  休整一两年后,他们开始重操旧业,在这条胡同中做起了水果生意。虽然最后是在这个胡同落下脚,但是,老李对这条胡同的环境却并不满意,他跟我们说,“我们每个人每天收摊之前都会把自家的脏东西扫在一块,第二天一清早环卫工人就会把垃圾清理走。但是,你看看这马路,又窄又不平,到处都是裂缝,清扫起来并不容易。”

  顺着老李手指的方向望去,附近收摊的摊位留下的都是堆得整齐的空纸箱和扫在一块的垃圾堆。老李还说,“我最怕的就是下雨天,可能是因为北京灰尘多吧,屋顶上很脏,脏的东西顺着雨水从房顶上落下来,我们就要用塑料纸把水果盖着,要不然,水果就会泡在泥浆里。而且,这条巷子没有下水道,所有的污水只能通过巷子口那个下水道排出。这样一来,只要一下雨,这个地方就会很脏,来来往往的行人,你一脚我一脚,脏水一时半会又排不出去。”

老家的儿子最牵挂

  夫妻俩提到在老家念书的儿子,都露出担忧的神情,儿子已经高二了,但是成绩似乎还不够好,儿子现在的成绩只能上一所普通本二学校,但是他们希望儿子能够加把劲,努力考上重点大学,这样就能过上和城里人一样的有车有房的好日子。

  除了对儿子的期望之外,李叔还希望“能把这条路修一下,一个是把它拓宽一些,这个好像很久之前就要弄的却一直没有弄,还有一个就是把路修好些,不要再有这么多的坑坑洼洼,这样我们打扫起来也不会太费劲。还有就是希望能有下水道进行疏通吧,雨天这条巷子确实不好过。

  最后,他希望北京越来越好,车越来越少,空气越来越好。
 

哥本哈根摊贩们的忧愁是北京摊贩们所无法理解的而他们的从容与可见的便利更不是北京摊贩们所能梦想的。但北京摊贩依然有他们的梦想,我曾经问过卖臭豆腐的阿姨,她的梦 想是啥?“啥子梦想哟,我们就是希望孩子们以后能够不像我们这么辛苦。”是啊!下一代永远是我们前进的动力,来自192个国家的谈判代表聚集哥本哈根的缘由虽然有种种政 治上的考量与计算,但最根本的梦想不就是希望我们的下一代能够活的更加健康与从容吗?[详细]

“双城记”团队 监制:李玉霄 赵国臣 策划:vingie、金波 前方:丁森兴、姚遥、杨子云 后方:张琴、郑晓艳、傅西 视觉:林水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