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一:十个普通人生活 | 二:双城自行车 | 三:车轮上的双城 | 四:双城标语秀 | 五:双城摊贩跨国叫卖 |
专题首页 | 六:清洁工越洋对话 | 七:垃圾场上 | 八:双城公共交通 | 九:对话两国大使 | 十:同一个梦想 |

不用怀疑。自行车就是时尚,汽车早就不是了。还想用好车泡妞吗?澳大利亚有一句俚语“Big car, Small dick”。翻译过来很粗俗,一个中国版本翻译,叫做“车大无脑”。哥本哈根对于气候变化的恐惧,在遍布街头的蓝线里看到,标志了海平面上升以后,哥本哈根将被淹没的边缘。这些蓝线背后的自行车,或许是人类改变自己命运的一条重要防线。(文:腾讯特派哥城观察员姚遥)我有很多话说

双城记之系列二:双城Bicycle——自行车,人类命运最后防线?
  金波观察:自行车,人类最后一根稻草?

1790年代,法国人西夫拉克发明了第一架代步的“木马轮”小车:这辆小车有前后两个木质的车轮子,中间连着横梁,上面安了一个板凳。西夫拉克没有想到的是,他发明的自行 车不仅仅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而且成为人类改变自己命运进行自我救赎的最后一根稻草。

上期回顾:10名普通中国人的哥本哈根

 
Beijing Bicycle vs Cop Bicycle
骑自行车的中国人 2009年,哥本哈根的气候大会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而丹麦人所做的“拯救”气候的努力更值得我们去关注,其中关于自行车推广更加值得我们学习。哥本哈根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市民每天骑自行车上班或上学,在哥本哈根市区随处可见自行车穿梭于大街小巷之中。当哥本哈根公布要在2025年前成为世界上第一个零排放城市之后,自行车推广计 划更加风靡起来。在哥本哈根,私家车的养车费用是很贵的,对于中高收入层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自行车代步已成为这座城市的文化符号。(摄影:姚遥 子云 丁丁 文字:姚遥 子云 丁丁)
  中国企业家哥城体验
  带自行车上地铁
  地铁有自行车位置
  哥城美女街头狂飙
  哥城美女街头狂飙
  哥城美女闲庭信步
  哥城发电的自行车
  腾讯观察员哥城试车
  遍布街头的蓝线
图片故事:Beijing Bicycle
  曾经,长安街一排曾有30人在骑自行车
  北京公共出租自行车,框里全是垃圾
  自行车的童年美好回忆
一位老北京人眼里的Beijing Bicycle
本节导读 李老师现在是北京某大学的一位再聘老师,骑自行车大概差不多20年了,作为一个地道的老北京,我从她哪里知道了好多之前没有听过的关于自行车的故事。本期对话者:金波[详细]
80年代初:指标,在北京买自行车比买飞机还困难
对话者:那个时候自行车好买吗?

李:那个时候买自行车非常不好买,因为需求量比较大,所以说就是由各个单位发号。比如说这个单位发了一辆车,有20个人需要,那么就抓号,抓阄。我曾经抓过,第一号就让我抓走了。

对话者:什么意思,我不大清楚您说详细一点。

李:过去你要想买自行车是非常困难的,供不应求。有自行车的时候把这个指标发给单位,像原来我们系曾经有一辆永久车,有20个人需要,他就做20个号,大家都来抓,谁抓到1号就给谁。如果抓到2号下次来就给2号。

对话者:每一次只能有一辆是吧?

李:我记得我当时抓的时候是只有一辆,所以那辆让我抓走了。

对话者:是这个样子啊?

李:对,那个时候买车非常困难,你得到指定的地点去买。

对话者:拨给的自行车数量是根据你们单位的人数还是什么?

李:可能根据单位的大小,如果你这个单位大,可能给的就多。如果你的单位小,可能一年也轮不上多少。

对话者:大家根据拨到的自行车抓阄?

李:如果需要的人就抓阄,抓完阄以后再按照这个排队。

对话者:是每一年都有吗?还是什么?

李:这个东西是不固定的,是以他的产量,而且还跟它的渠道,它的来源、渠道不一样。如果你的单位比较大,可能你分配的机会会多。如果你要是一个特别小的单位,也可能永远都没有这种机会。

对话者:抓阄分配到的自行车,是给单位钱吗,还是就给你了?

李:不是,那不真是配给制了?你好像真是跟我是两个时代的人。你抓到号了你只是有购买权了,只是说这个票,他会给你一张票你拿着这张票到指定的时间,指定的地方然后带上你自己的钱去购买。

对话者:拿这个票,然后一般去哪里,前门这个地方?

李:对,有前门,好像还有一次到永定门那一带,在那边买过一辆;在前门那儿也买过。不像现在买汽车都是可以去任何店去挑去选,然后交钱就行了。那个时候是你首先得有这个资格,你得有这个资格你才能去买。然后拿着你的钱到指定的地方,指定的时间去买,是这样的。

街头停放的自行车

长安街上,一排曾有30人在骑自行车

对话者:八十年代,北京有多少人骑自行车?

李:特别多,特别多。

对话者:给我们描述一下。

李:并排有五个到六个人那样骑。

对话者:一排可以排到五个人到六个人。怎么排呀?

李:一个方向。

对话者:并列排是吧?

李:对,并列。

对话者:按照我现在的理解,好像排不下。

李:排的下,那个时候的汽车没有这么多,那个时候的汽车怎么说呢,就一趟公交,私家车几乎没有。单位的有一些班车或者小车,主要公路上到上下班的时候几乎全是自行车,尤其是路比较窄的地方,公交车都开不动,因为来往骑车的人特别多。

对话者:现在的辅路的人根本不可能说一排骑五个人,你们当时是怎么骑的?

李:那个时候因为高架桥还没有,但是环线有二环,后来的三环,四环都没有。那个时候环线下面的辅路就是能跑一辆车的位置,边上全是自行车,也没有分割的铁栅栏。过去就是没有非常明显的自行车道和公交车道。不像现在,因为它有的地方有栅栏给分开了,过去是没有的。

对话者:我理解的是还单独给自行车可以骑的地方。

李:对对对。

对话者:那时候的区分是自行车和人行道。是不是这样理解?

李:那时候也有汽车,但是汽车不是主要的。因为那个时候是很拥挤的,尤其在长安街,长安街那时候的自行车道比现在宽的多的多。就说它和公交车道几乎占有一比一的比例。就是说它除了设有来回汽车走的路以外,剩下的一大部分的路都是自行车。那个时候非常壮观,长安街上下班的时间。

对话者:很拥挤的话,耽误时间吗?

李:就是说要技术比较高超,只能骑车的很快,如果技术一般就慢一些。

对话者:在长安街那人特别多,多到什么程度?那种景象?

李:并排大概有三十个人的宽度吧。

对话者:这么多?

李:对对,那个时候是自行车王国。

对话者:是是。

李:现在因为交通工具非常发达,过去公交车只有到31路就没有了,电车到110好像也没有了。不像现在,像300几路是郊区车,郊区车过去就到了348好像就没有了。现在这些所有后面的那些号都是以后增加的,比如说像5多少,6多少、7多少、8多少、9多少,这都是以后增加的,是这样的。

布什来北京骑自行车

租自行车:押200,一小时还得要8块

对话者:现在北京也有很多公共自行车,你有没有用过?

李:我申请过,但是很不方便。

对话者:它这个是怎么样的借用流程?

李:那个可麻烦了,那个要拿身份证,还要押200块钱。然后借给你一个小时八块钱。你想我有的时候中午会出去上唐人街转一圈,或者我回一趟炎黄艺术馆转拿点东西,我有的时候经常想租它的自行车。但是一个是手续特别麻烦,还有就是租金特别贵,它一个小时八块钱,我有那个八块钱,乘公交车来回才八毛钱。所以我就放弃了,街头上的这些并不方便。

对话者:租金的价位都是一样的吗?

李:有五块钱的,也有八块钱的不等。因为我关心这个,曾经去试过,我也曾经租过,但是大家一看这个价钱都不租了。

对话者:那后来那些自行车去哪里了呢?

李:就在路边躺着,静静地躺着。

对话者:还有一个我想问一下,那个时候修自行车的多不多?

李:多多,那个时候路边,比如像我们随时有可能在上班的时候就坏了,但是路边有很多摆摊修车的。非常方便,比如说有一次我骑到双井,突然间坏了,你只需往前推10米,或者20米那就有人就给你修,当时给你修,修好了你可以继续走。

对话者:现在呢?

李:现在修车的就少了很多很多。比如说像我知道我家附近有一个人修车技术特别好,但是我们要是修的话,我们要把车推到那去放上一天或者两天,因为找他的人比较多,而且修车的地点也比较少。我们一般有车就固定让他给修。

对话者:好久才能找到一个是吧?

李:对对。你看比如我前天中午骑车出去,结果链子掉了,前后左右看没有人修。我只能自己拿手把它修上。

对话者:得自己修。

李:小的毛病可以自己弄,如果大的毛病自己就弄不了。

街头修自行车的人

现在,北京很少人愿意骑自行车了

快要结束采访的时候,李老师谈到他现在的学生,她抱怨说,现在的学生太懒了,他们出门只有一站路也常常是坐公交或者打车,也可能是因为北京公交太便宜的原因吧……

对话者:据您了解,周围的人骑自行车多不多?

李:骑自行车的人是吗?

对话者:对,

李:不是很多。现在是这样,像单位里一些年轻的学生,尤其男同学比较多,但是这些男同学都比较懒,他们常常是乘公交或者打车。这一点就不太好。因为我总觉得年轻人,尤其又是年轻的男孩子,有的很方便,一站地或两站地,因为北京的公交车的费用很低,所以说大家不太在乎钱,还是愿意乘公交车。但实际上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乘自行车比较方便,因为距离不是很远,又是男孩子,所以我觉得可能现在人的观念都比较懒吧。

对话者:还有一个假设性的问题,如果我们北京有个专门的自行车道,您出行的话会选择骑自行车吗?

李:会,会选。

对话者:为什么呢?能说一下吗?

李:第一它可以锻炼身体,第二它快捷方便,而且它有一个专用道。如果说要是现在混杂,安全上也有一个问题:因为现在的司机不像过去的司机,技术特别好,经常是新手上路,很多时候会给安全带来一些麻烦。如果它要是有专用道的话,那么安全上能够有保证。再加上又方便,又快捷,时间上也比较节省也比较符合当前的环保意识吧。所以我说如果要是有自行车道的话,会是一条很得人心的举措。

 

哥本哈根的“自行车”让我们想起了八十年代的北京,而从我的采访对象李老师激动而深情的回忆中,能够感受到北京街头曾经那壮观“自行车队伍”;而一排有10多人骑自行车 的景象,我们现在只能在影像和回忆中去感受了。而静静的躺在街头的公共自行车不仅在诉说着它们的寂寞,也在诉说着这个城市的变化……

《十七岁的单车》中,靓丽的自行车是承载着乡下人阿贵的梦想与希望,他虽然是新时代的“骆驼祥子”,但只有好好干,梦想的生活似乎并不遥远;对于中国人,对于北京,若 要指望小小的自行车承担起拯救气候的使命,还要做很多很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