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只有春运的时候,你才会强烈意识到自己外乡人的身份,才知道回家过年几乎就是一种宿命。故乡双鬓花白的双亲呵,等儿买好了票,一起团团圆圆过大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