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副市长傅勇林做客腾讯网
1 2 3





访谈实录:

 

·“7.48年的教育年头相当于一百年前的美国的水平”(编者--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国民普遍接受的教育年头是7.48年)

  傅勇林:7.48年是不到初中二年级,这有什么威胁不威胁?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大力发展教育,只是说我们关于教育的力量,就是“教”和“育”的关系,以及学校内和学校外的关系,乃至一个人为了满足职业发展的需求,乃至他作为一个人一生发展所需要接受的教育,在这些方面来讲,我们确实需要加以全面的分析。回过头来说这个7.48年,这是教育部前些年公布的数据。 [详细] [评论]

·“赞同朴实的工作 不求轰轰烈烈的效益”

  傅勇林:在我的心目当中,我的老师,我的学生是至高无上的,我的工作肯定是围绕他们而进行。至于什么大的动作不大的动作,我想还是要根据一些总体的工作思路,有些事情还得分布实施。 [详细] [评论]


·“国民教育体系指不同年龄段、校内外的教育

  傅勇林:一个民族的高度,取决于民众受教育的高度。我们现在大家关注的教育更多是学校的教育,比如这次两会代表委员关注的义务教育能否纳入到十三年,还有乡村教师收入问题,还有其他问题等等,这都很重要。但你会注意到讨论话题当中,哪怕是高等教育,关注的也是学校内的教育。[详细] [评论]

· “普及全民教育政府是主导”

  今天为什么到这儿来谈呢,我主要是觉得能否在政府工作报告里面,谈到优先发展教育里面,毕竟是政府工作报告,而且是国务院的政府工作报告,因此能否在里面加上一个构建一个大教育体系。我们通过政府主导可以采取社会各方力量,来共同努力。 [详细] [评论]

 

嘉宾简介
徐光春

 

傅勇林

  汉语教授、文学博士、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专业博士生导师。


  研究方向:中西比较诗学、诗学语言学、理论语言学、翻译研究等


主要成果:已正式出版专(译)著7部、发表论文50余篇;完成国家(及境外)

[详细]

傅勇林市长接受访问全记录
·主持人:大家可能认为目前学校的教育都还没有做的很规范,怎么谈及国民教育,整体的教育普及?

  
  傅勇林:第一,学校教育不叫不规范,只是说我们的教育质量还需要提高。但不能忽略这样一个问题,学校教育服务的是学生,但不能说学校教育在教学质量等方面还需要做很大的努力,而忽略学校以外更庞大的一个国民。那个更庞大的国民,这一人群的存在是现实存在,因此不能说我们等学校教育更好了,教育质量提高了,享受更加优质教育的时候,才关心身边那些日渐衰老,或者是因为不同原因享受不同层次专业教育的人,不能那个时候才考虑,十年二十年可能他已经衰老了。[详细] [评论]

·主持人:您在上一届的五年时间里面有没有提过类似国民教育体系构建议案或者建议?
  傅勇林:议案不应该这样提,议案属于人大职责范围以内的事情,主要跟立法有关。建议就多了,今天所提的这个问题,是因为我发言谈到过,平时也在不同场合提到过。今天到你们这儿来,我突然想想毕竟是教师,也注意到两会相关媒体的报道,每天都看很多资料,我琢磨着大家都谈了那么多,我想来想去,突然想到大家谈的都是学校内的教育,而学校外的教育,特别是支撑一个国民,有这种比较完备、系统的能够均衡发展的这种教育体系,好象还没有注意到。虽然我们也有些谈到继续教育等等,但是没有把它放到国民教育体系当中谈,所以我想到了这个题目跟你谈一谈。[详细] [评论]

·主持人:大家都到城市上学了,不愿意回农村。同时师范门槛也设高了,能考进去的不多,所以力量也保证不了。
  傅勇林:对,同时我们还没有到那一步,浪费资源,把一些好的放到可以不必去的岗位上。比如说乡下的孩子,人生启蒙的地方,应该是一位受过基本的师范训练,把人的一些基础知识,比较准确地教给孩子们,他就算完成任务了,这犯得着用一个中等师范大学毕业的吗。如果这样的话,我们的资源相对就充足一点,比如说培养一个高等师范大学的学生费用就高很多,培养中等师范大学的学生就低很多。这个我需要考虑投入产出,需要考虑实事求是。[详细] [评论]

·网友:您怎样看待小学生课外补习奥数的现象。
  傅勇林:我想“普遍”两个字一定要有数据支撑,如果把所有小学生的数量,跟你参加奥数的小学生进行比较,我觉得应该不大,如果不大的情况下,“普遍”两个字就谈不上。可能是一个局域,可能说这个网友的身边,这也是局域现象。这还是因人而宜,比如说某个孩子对数字特别敏感,尤其是老师教的特别好,我倒是觉得为什么不可以去学呢。如果说孩子不太喜欢的情况下,这种情况可能就不是太好了。[详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