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视频

主持人简介

  司马南:公众熟知的资深媒体人,学者型主持人,男人化风格表达者,惯以犀利雄辩、幽默机敏见长,目前大陆主持人中很难寻的同类匹敌者。司马南自诩为“自由说话人”、“兴趣广泛的业余思考者”。司马南似乎总能以大胆率性明火执杖的态度与鲜明热情的极富感染力的方式将各种谈话场点燃。
  司马南,大学老师出身,当过公务员,杂志出品人,多年作为报纸主笔人,电视评论员,网上专栏作家,活跃在广泛的社会领域,历史上却因拆穿了各色骗子,始为海内外瞩目,因此得罪一些人颇遭忌恨,不过这正是其光荣所在。司马南自诩为“自由说话人”、“兴趣广泛的业余思考者”、“不入流的文化人”。崔永元将其特点概括为“有做骗子天赋却不肯沦为骗子的语言暴力者”。江湖社会常以“铁嘴”、“名嘴”誉之。世纪之交。
  司马南似乎总能以大胆率性明火执杖的态度与鲜明热情的极富感染力的方式将各种谈话场点燃,这一点与他的年纪通常应有的矜持稳沉形成戏剧性反差。 [详情]

特邀嘉宾

王晶 全国人大代表、新大陆集团总裁
展江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教授 系主任
喻国明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 舆论研究所所长
林永青 价值中国网CEO

真理越辩越明            (腾讯网联合南方都市报主办)

不搞实名制,我得到的信息就不真实

  我个人感觉现在应该到了必须立法的时候,网络实名制的立法必须要进行了。 我赞成有限实名制。

一: 我不希望我们付出时间在网络上活动的时候,得到的信息是不真实的。发表的信息和观点,如果是不真实的其实会浪费了很多人的时间。

二: 人大的立法不是今天提了一个议案,明天就立法。关于实名制的问题,我们只是先提出来,可能是下个五年,或者再下一个五年,有一个立法和调研的过程。

三: 在管理学上讲,国内很多公司仍处在人治阶段。西方已经到了法治阶段,无为而治。不需要实名制仍然可以让大家有非常规范的网络行为 …更多语录

选人大委员长为什么要无记名投票呢

  匿名的方式更利于真实意见的发表。我们发表学术上的评审,你写的意见也是真实的、客观的,为什么要匿名呢?

一: 我主张是在极特殊的情况之下规定网络实名,不应该成为一个普遍的规则。人们在上网、发表言论的时候,一般的情况下不应该用网络实名制的方式约束他。

二: 网络有自清功能。一个误区认为法律可以解决所有问题,有人甚至说立法解决夫妻之间忠诚的问题,这不是法律到了一种可笑的程度了吗。

三: 一个厨师,他在现实生活中恐怕永远不能号令大众。但他自己有这方面的潜能,他可以在网站上中匿名的形式建一个部落来发号施令,他很有很有成就感。

四: 美国总统杰克逊曾经说过一句话,一个政府如果在谩骂中倒下去,它就理应倒下去,这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政府组织、一个个人的磊落的态度 …更多语录

因言治罪实际上是助长有罪推断

  这次两会的召开,大家热议整个社会的发展,我相信热议就包括网络的热议对不对?如果没有这样的渠道的话,我觉得政治生活会冷清很多,将会倒退。

一: 先网络表达,后网络实名。

二: 我们担心报复,忧虑因言治罪。这个不是阴影,是我们现实中有很多这样的实例,特别是很多的地方土皇帝,他可以通过任何的手段,让言论成为治罪的理由。

三: 虽然我们要警惕互联网浪漫主义,但我们首先应该看到互联网给我们的整个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带来的推动作用。

四: 去年的山西砖窑的事情,如果没有互联网的话,媒体是不可能报道的对不对?这样的例子太多了,甚至它现在已经成为我们现在媒体的主要的消息来源 …更多语录

大家可能对互联网的理解过于天真

  我们在网络上有前所未有的自主权,但现在我们是以法律方式进行自我约束的时候了,这是我的观点。

一: 参照韩国的立法,就是前台和后台可以分开,在前台你可以用匿名的方式来发表,但你在后台注册的时候,你必须用实名,这个不影响自由的来发表。

二: 互联网可能是一个好东西,给大家很多便利性。但它已经是一个潘多拉的盒子,它不完全是真善美的东西,也有很多的假丑恶的东西,它远远比媒体大的多。

三: 监管者不是说要审核每一条新闻,成本上是做不到的。但法律上如果有个人身份可确认的机制的话,事实上是有自我约束的 …更多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