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视频

主持人简介

  司马南:公众熟知的资深媒体人,学者型主持人,男人化风格表达者,惯以犀利雄辩、幽默机敏见长。
  司马南自诩为“自由说话人”,崔永元将其特点概括为“有做骗子天赋却不肯沦为骗子的语言暴力者”。
  司马南似乎总能以大胆率性明火执杖的态度与鲜明热情的极富感染力的方式将各种谈话场点燃,这一点与他的年纪通常应有的矜持稳沉形成戏剧性反差。[详情]

特邀嘉宾

葛剑雄:全国政协委员 复旦大学《中华文化标志城战略规划》课题组首席专家
刘庆柱:全国政协委员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所长
侯登华:北京科技大学法律系副教授

真理越辩越明            (腾讯网联合南方都市报主办)

我是做命题作文 建与不建与我无关

  我扮演这个角色,是在特定的情况下面来完成一个特定的任务。说我是项目首席专家,实际上没有人聘过我。该建不该建和我没有关系。如果要它不要做,我一点意见都没有。

一: 我只对自己方案的准确性负责,至于这个方案什么时候执行,这是另外一回事。如果大家知道这个规矩的话,就不会出现这么多误解了。

二: 我规划核心区1平方公里,中心区10平方公里,外围100平方公里。所谓300平方公里不是我提的。

三: 建国快60年了,我们缺少一个国家纪念堂。各个地方恶性竞争,你祭黄帝,我祭炎帝,你祭陵墓,我祭出生地,一大串。如果不是国家来做,这个事就不能做。

四: 政协这次开会,我提的提案一个就是义务教育最低标准的问题,一个就是CPI弱势群体怎么加津贴的问题。

五: 我打开天窗说亮话,设计费80万,转到我们学校账上,这是经费。现在有人说我是为了钱,大概没有见过钱的人说的这个话,这个钱又不到我的口袋。

六: 到目前为止,我对大家的意见,如果离开了我的具体的方案,我都赞成;我始终对我提的方案负责,因为我到现在没有发现比我更合适的办法;没有经过人大批准,没有中央政府授权,这件事情不能做 …更多语录

保护历史文化遗迹 不要人造变异基因

  关于人员的素质,这个机构一出现就有一些先天不足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城管队员编制没有完全落实,存在参次不齐的情况。

一: 天安门广场东边的历史博物馆和西边的人民大会堂,就是左祖右社。搞历史性建筑我觉得不是不可以的,但不能说是标志。中华文化不是汉文化。

二: 这六十几个院士基本是工程院和科学院院士,没有搞人文社会科学的。我是一个政协委员,参政议政,我当然要把我的主见拿出来。

三: 申遗最后为了搞旅游,申完遗就为了赚钱,这样反而对遗产不利。比如祭炎帝陵,天水也祭,宝鸡也祭,湖南也祭,这不五马分尸了吗,这怎么能有那种祭法呢?

四: 一个民族要保留它的文化基因,尤其它的遗传基因,要永续保存。要把真的先保护好,讲究原真性,科学性 …更多语录

与华南虎类似 地方政府想向中央要钱

  中央会拨大量经费建自然保护区;中华标志城也是这样,假设是山东省自己投资,他犯得着到政协这儿说这个事吗?

一: 假设不是建一个“文化标志城”,是修一个铁路,修一条公路,或者说修一个其他的什么东西,大概就没这个问题了,国人也不会争论这个问题。

二: 济宁不是特别发达。假设这么多资金投到那儿去,对当地老百姓有好处,对地方的官员应该是一个政绩工程。

三: 希望这个事件,能够增加政府公共开支的法制化和透明度 …更多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