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之间:   | 多吉次珠 | 苗圩 | 阮成发 | 陈宝根 | 蔡奇 | 张璞 | 张祖林 | 傅勇林 | 李强 | 杨冠军
访谈嘉宾:   | 崔永元 | 许智慧 | 撒贝宁 | 王全杰 | 蔡国雄 | 雨亭 | 张茵 | 叶青 | 吴明 | 贺强 | 王林| 李东生 | 张晓梅 | 梁晓声 | 黄鸣 | 贺铿
|王兴东 | 迟夙生 | 曹书杰 | 王瑛 | 宗庆后 | 王文京 | 张荣锁 | 俞敏洪 | 张光强 | 陈忠林 | 李书福 | 尹家绪 | 张蕴岭 | 黄藤 | 韩德云 | 王建华
|梅葆玖 | 张学津 | 谢军 | 赵长胜 | 吴海燕 | 杨兴平 | 叶乔波 | 许智明 | 蔡继明 | 孙丕恕 | 吴海燕 | 王超斌 | 安家瑶 | 宗立成 | 林嘉騋 | 方兆本
|黄泽民 | 傅琼华 | 孙晓山 | 李汉宇 | 刘永好 | 冯军 | 甘连舫 | 向文波 | 谢卫 | 王均金 | 戚发韧 | 李修松 | 罗祖亮 | 赵湘平 | 赵鹏 | 程迎峰 | 左延安 | 张伯礼 | 郝跃 | 胡振鹏 | 宋希斌 | 朱海燕




“形式是次要的,这个节目不是让大家看形式的。”    [我来评论]

 

 腾讯网:《小崔会客》是每年两会的招牌栏目,今年跟往年有一些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崔永元:我觉得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我觉得每年两会大家关注的话题和内容不一样,我们会根据话题作一下调整。形式我觉得是次要的,这个节目不是让大家看形式的。

 

 腾讯网:那我们有一些什么实质可以让大家看呢?

 崔永元:你看我们把省长、省委书记,政协、政协副主席请来,不是让他们表态的,是让他们谈实际工作中面临的一些问题,怎么解决的?怎么应对的?这个我觉得对每个人都会有点启发,我们也是天天面临困难。

 

 腾讯网:那么今年这次我们腾讯网跟《小崔会客》栏目组有个一个互动的故事征集,里面有很多网友提出来的问题,那么现在的电视媒体与网络互动之间,它的意义在哪儿呢?

 

 崔永元:这个我觉得就是是给电视从业人员出了一道题嘛,过去是广播最好,后来电视最棒,现在已经到了群雄并起的时候。网络有它的优势,也有它的受众,所以我觉得不能像早期竞争那样,互相排斥、互相诋毁,现在我觉得应该互相借力,大家联手可能力量更大。

 

 腾讯网:崔老师平时上网的时间多吗?

 崔永元:我上网时间不是特别多。我上网一般就是看看新闻,看看邮件。 [详细]

“我关心具体的事,跟老百姓直接有关系的,越具体越有兴趣”[我来评论]

  腾讯网:一般在两会的时候,作为您个人本身来说,您的关注点都在哪些方面?

  崔永元: 因为你看两会就是叫国计民生嘛,都是跟老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我关心的是最具体的事儿。每件事都可以说跟老百姓有关系,但是我关心最具体的事儿,就是跟老百姓直接生活有关系的,比如说住房、医疗,越具体的事我越有兴趣。

   腾讯网:您觉得今年的话哪一些民生问题会成为热点?比如说去年食品安全问题就比较受关注。
   崔永元:我想这个要开起会来才知道。              [详细] 

《小崔会客》
小崔会客

两会期间,新闻会客厅继续制作特别节目《小崔会客》。从3月3日起新闻频道每晚播出,每期45分钟,计划播出十六期。 今年的《小崔会客》会突出故事元素。在环节设计上有“抽签演讲”、“一词谏言”和观众互动等。 [CCTV新闻频道聚焦两会大型媒体活动]

“一些老艺术家,他们为国家工作一辈子,现在待遇很差”[我来评论]

  崔永元:我今年非常荣幸是全国政协委员,参加政协会议,我的提案有两个方面。一个非常具体,是有一些老艺术家,他们为国家工作了一辈子,但是他们现在待遇很差,像上海电影译制厂的,长春电影制片厂的,这些演员,他们每个月的收入才一千多块钱,一千多一点儿,那么这样点钱在城市里生活是很艰难的。

  腾讯网:其实慢慢比较边缘这个群体。

  崔永元:对,我希望有人关心他们,也希望给他们相应的政策,因为他们最好的时光都给这个国家了,那时候是不图名不图利的,是吧,现在应该想办法回报他们。 腾讯网:应该说您平时由于工作关系有很多时间跟他们接触。 崔永元:对,而且为了这个提案,我专门做了调查,到上海和长春,拿到了很详细的情况。我希望这个提案能引起关注。 [详细]

“电视电影,它现在承担的主要任务是宣传,这样它就不是一个产业。”

  

  崔永元:另外的提案我是希望,我们国家能够加快文化体育产业政策的制定。就是要把文化体育当成一个产业来对待。这个产业是很厉害的,就像我们今天说资源、说矿山、说石油,实际上文化体育它有了这个产业化规模,会比它还厉害。大家可能不知道,在这个文化产业最发达的国家,比如说在美国,它甚至超过了航空航天,非常厉害的,它能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一半以上。像我们周边的,像韩国、像日本,也能占到30%以上,我们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才3.1% ,所以我觉得这个空间非常大。

  腾讯网:而且可能因为今年是奥运年,也许对我们来说有别样的意义对吧?

  崔永元:我是比较着急就是,我看到了文化体育有时候比较兴盛, 但它产业化的模样不明显,它不是一个产业。

  腾讯网:您有什么比较好的招呢?

  崔永元:我肯定没招,我的招就是提提案。我觉得国家应该把它当一个产业来对待。你比如说像电视电影,它现在承担的主要任务是宣传,如果你这样来对待的话,它就不是一个产业。产业是有产业政策的,就跟生产产品一样。 [详细] 

徐光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