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期

对话张峻

 副刊推荐

深度:性学家解读为啥剩女特别多? 深度:谁是下一个马英九? 深度:罗彩霞身份信息仍未恢复 深度:深陷传销:失去自由的30多天 深度:昔日富豪黄光裕和他的对手们 深度:雪压校舍致死学生 深度:韩乔生:我帮中国足球排排毒   深度:跨国公司别在中国假漂绿 深度:警察集资盖房集体被骗  深度:新疆暴涨万倍的疯狂的石头 深度:“忻州第一案”始末  深度:迪士尼致上海周边房价猛涨 深度:“要拿诺贝尔奖”手术把小孩治残了 深度对话:“红色企业家”武克钢:不要总骂企业家

开篇语

 

  “中国60年”是“深度对话”栏目,推出的一个系列人物报道专题。

  由于种种原因,这个系列报道似乎迟了点。但也算不得迟,在过分喧嚣之后,她的出现,希望便于受众去阅读与欣赏。

  欣赏有主动与被动两层含义。欣赏者能得到享受,被欣赏者也会得到满足。

  我们还是以人出发,即将推出的报道,有小人物在大历史背景下的故事,也有大人物平常生活中的经历。

 

 
.
《深度对话》往期回顾:

(一)对话范跑跑妻子:

美忠是个好男人

 

(二)对话徐光兴教授:

地震心里伤害恢复至少十年

 

(三)对话校长刘亚春:

北川中学哪有几十个亿

 

(四)北川幸存高三教师

的五年网络生涯

 

(五)对话民工律师周立太:

怕?老子就不上庭了!

 

(六)对话记者简光洲:

我为何第一个点“三鹿”的名

 

(七)对话航天四老之屠守锷:

毛主席说导弹卫星我们都要

 

(八)对话记者孙春龙:

感谢温总理,我是他粉丝

 

(九)对话原住民高金素梅:

日本还没道歉,我们还在诉讼

 

(十)对话教授展江:

“封口费说明有些媒体堕落了”

 

(十一)对话李鸿谷:

周老虎在今年还能成头条么

 

(十二)对话曹轲:

中国的报道是最透明的

 

(十三)对话钱钢:

我们的安全来自信息的透明

 

(十四)对话庄慎之:

我眼中的“网络威胁论”

 

(十五)对话鲁元珍:

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

 

(十六)对话张鸣:

敢告我反革命,让你不及格

 

(十七)对话白血病儿之父:

我要向总理磕一辈子头

 

(十八)对话前驻法大使:

中国30年没做过亏心事

 

(十九)对话闾丘露薇:

媒体应该怎样关注灾区

 

(二十)对话新华社记者朱玉:

“史上最牛校长”发现者

 

(二十一)对话北川籍记者郑楮:

那天,所有人都成了灾民

 

(二十二)新闻晨报记者张源:

没有一个地方像北川让我牵挂

 

(二十三)中青报冰点林天宏:

回家背后中华民族的坚韧

 

(二十四)南方周末朱红军:

真实基础上的主旋律才更持久

 

(二十五)南香红:

北川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十六)新京报张寒:

有些悲伤始终活在他们心里

 

(二十七)新闻晨报杨海鹰:

登上军方直升机的女记者

 

(二十八)对话张悦(上):

灾区老百姓才是英雄

 

(二十八)对话张悦(下):

灾区老百姓才是英雄

 

(二十九)中国新闻周刊杨龙:

让灾民平静生活吧

 

(三十)史上最牛代课教师:

震后无法教书

 

(三十一)对话加藤嘉一:

太子党是日本最大问题

 

(三十二)对话江平(上):

不说违心话,不做违心事

 

(三十三)对话冯仑:

民企脱光了也要干干净净

 

(三十四)对话卫毅:

看不懂的巴东

 
本栏目战略支持媒体>>>

南方人物周刊
 

先锋国家历史
 

新京报人物
 

新京报对话
 

中国新闻周刊
 

南都周刊
 
联合报道阵营>>>
 
 
 

深度对话:雷锋在照片里的形象都是很会摆姿势的?是刻意的还是他自己摆的?

张峻:因为雷锋爱照相,也会照相。雷锋擦车的照片,他能摆出这样的造型和表情都不是受我启发的。

深度对话:您给他补拍照片是通过怎样的方式?

张峻:虽然有些照片是“抓中摆”(按照一定的姿势摆出造型),但是照片都是现场拍的。

深度对话:您今天再看,觉得 “抓中摆”合适吗?

张峻:报纸上说过,摆的照片也纪实。我徒弟拍的照片是在春节拍的,大夏天的穿着棉衣,一看就是假的。

深度对话:学毛选的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

张峻:这张是我领着他出去学习,晚上在招待所没事可做才拍的。

对话人物:张峻 撰稿:郑晓艳 梁嘉琳 统筹:Vingie 【我有话说

雷锋入伍第一张照片和他意外去世的最后一张遗照,都出自这位老人之手;他更珍藏了自己和别人拍摄的348张照片,从雷锋在鞍山、辽阳当工人到参军入伍,每张照片背后的故事,他都历历在目

他叫张峻。

世界上,恐怕再无一位报道者,像他与报道对象的关系一样,连贯终生。

雷锋

“雷锋和张峻的合影”

第一部分:给雷锋照相的日子
“雷锋爱照相,也会照相。他的相片能摆出这样的造型和表情都不是受我启发的,甚至他所有照片中都没有重复的动作。他就像是个充满阳光的孩子。”

深度对话:张老您好,请您说说您给雷锋拍的入伍后的第一张照片的情况。您对他有什么印象?

张峻:我对雷锋的第一印象是他特别爱照相。采访雷锋缘于我接到两封群众来信,信上感谢雷锋踊跃捐款,所以我就下到他所在的部队进行采访。相处之后,他跟我提出来,说:“张助理员,你给我拍张照好不好?”因为我那时候是大尉,他只是上等兵,第一次见面他就敢主动提这样的要求,我就觉得这个小战士胆子挺大。

他还说,他以前的相片都是当工人时照的,如今当兵已经8个月了,还没有机会上街照个相呢。我就问,“你想照什么相?”他说想照一张“雄赳赳,气昂昂”的。我说好,就叫他拿上枪,他跑回去不仅把枪背上了,还挂上了两块章。他估计是想让自己形象更好点吧,所以我觉得他还挺爱照相。

这张照片就成了雷锋入伍以来的第一张照片。

深度对话:有的读者怀疑,照片中的雷锋脸色红润,并不像一个吃苦穷人的样子?

张峻:雷锋不高,才1米54,不到100斤,看上去是比较胖的,他留下的照片中脸色也都比较红润。虽然当时条件比较艰苦,但还没有穷到那种程度。雷锋比较早就参加工作,当工人还是能吃饱饭,不像家里揭不开锅的人。虽然比不上现在公务员的水平,但是他每月也能挣20多块钱(按现在来讲可能是七八百块钱),当时我作为沈阳军区宣传干事也只有60多块钱。总的看来他的待遇还是不错的。

雷锋在补袜子(图片转自《中国新闻周刊》)

雷锋送大娘回家(图片转自《中国新闻周刊》)

深度对话:雷锋在照片里的形象都是很会摆姿势的?是刻意的还是他自己摆的?

张峻:因为雷锋爱照相,也会照相。雷锋擦车的照片,他能摆出这样的造型和表情都不是受我启发的。他就像是个充满阳光的孩子。当时《前进报》总编觉得雷锋“苦大仇深”,所以才开始树立起“忆苦思甜”的典型。在雷锋的典型被“挖”之后,我们收到了上级要给他办一个学习毛主席标兵展览的通知。要办展览就必须要有照片,但现有的照片都已经变旧了。商量之后,我们就决定将雷锋童年那部分无法补拍的素材画成幻灯。

深度对话:补拍的照片和补画的幻灯都是根据雷锋的真人真事?

张峻:对。比如说,我一路陪雷锋去旅顺做报告,他在火车上真的做了那么多好事:上下车的时候扶老携幼、让座、帮着服务员擦地、送水……这些事太多了,而且不是一次。

深度对话:您给他补拍照片是通过怎样的方式?

张峻:有好多是我拍的照片,百分之百都是现场抓拍。这些照片在拍的时候,我就特别注意画面和光线。虽然有些照片是“抓中摆”(按照一定的姿势摆出造型),但是照片都是现场拍的。

像雷锋擦车那张照片,我给他拍了9张。他平时就很爱护他的车,都是一个人擦。如果说他从来没有擦过车,那我拍的他在擦车的照片就是假的了。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我还专门用了一辆前面有“解放”两个字的国产车,其实雷锋平常擦的车是苏联产的“嘎司51号”,因为当时雷锋报告里写到:“我的母亲就是党,解放后我有了家”,要特别拍出“解放”后雷锋的形和神,所以换了辆带有“解放”字眼的车。

深度对话:您今天再看,觉得 “抓中摆”合适吗?

张峻:报纸上说过,摆的照片也纪实。我拍这张照片,取的标题中并没有指出是什么车,所以,我也认为这是真实的。我徒弟拍过一张照片,是雷锋打小油灯学毛选,其实,他打的是电筒,看上去打得有点假。我后来也拍了一张雷锋见缝插针找时间学毛选的照片,但我用的是小油灯——这个小油灯还是我用了一个小药瓶自己制作的,所以就很真实。我徒弟拍的照片是在春节拍的,雷锋都是在大冬天穿着棉衣,但雷锋日记本中写到做的好事都是在夏天8月份,大夏天的穿着棉衣,一看就是假的。

深度对话:学毛选的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

张峻:这张是我领着他出去学习,晚上在招待所没事可做才拍的。我说我给你拍一张学习《毛选》的照片吧,于是当时就去借来了枪支和帽子、厚厚的大衣,拍了这一张。后来这些照片要像文章一样接受审查,送审之前,人家说这张照片有点假。为什么?因为我们这里属于亚寒带,发的皮衣、皮帽子中没有毡油帽,有点失实了。但是,我当时拍这张照片主要是衬托雷锋勤奋学习,而不是体现在服装上。最后《解放军报》等全国各大报纸也都登了。

深度对话:雷锋确实是在没有灯的环境下还艰苦学习?

张峻:是的。雷锋有“六点”学习方法:早起点、晚睡点、饭前饭后紧一点、外出开会抓紧点、行军路上想着点、星期假日多学点。他这六点确实做到了。

“张峻本人

第二部分:与雷锋相处的日子

深度对话:您跟他相处的主要是哪段时间?

张峻:我前后总共跟他相处了79天,接触了9次,拍摄了223张照片。雷锋开始成名后,他做报告的时间大部分都是我陪着。在部队里面,我跟他同吃同住,成为亲密的战友关系。雷锋好多事不知道怎么办时都会来找我。

有一次,雷锋写“血书”请缨,想到福建前线(参与对台作战)。他拿着写好的血书来找我,说:“张干事,你看看。”我看完血书,就写了一篇稿子做了报道,送到《前进报》,但报社认为不提倡写血书,就没有发。

雷锋只有小学文化水平,雷锋事迹讲话稿——《解放后我有了家,我的母亲就是党》是我们帮他整理。我跟着他出去,每次做完报告他都会问我讲话中有什么问题。如果我听出来,就会告诉他哪些地方应该做修改。

深度对话:变成典型之后,周围的人跟他交往都用不一样的眼光,他会不会不习惯呢?

张峻:雷锋在部队里面也没有什么特殊,就是一个普通的兵。他也是有缺点、有错误的。雷锋在外面做好事,常常会导致他回来得很晚,在部队就是不守纪律,所以他也受批评。

有时候雷锋也不检点,到厨房自己拿锅巴吃。当时这种行为是不允许的,因为人吃饭都要粮票,定量供应,即使是锅巴,也要分到各班去。炊事班看到他这种行为,就说:“雷锋,你自觉一些好不好,现在有名了,还这样不注意?”雷锋气得“呱”就把盆摔了。第二天,雷锋就去检讨了,说他做错了。

深度对话:这就是说,雷锋也有骄傲的时候?

张峻:有一次,他参加团代会,大伙反映雷锋说话有点骄傲了。原因是他在会上说他要做黄继光,现在不是战争年代,可以提倡学习黄继光的精神,但是不提倡“黄继光第二”。当时我觉得也没有什么,雷锋就是个普通战士,既不是讲师,也不是教授。但后来有人跟我反映了好几次,就向工程兵的党委汇报了,希望领导能跟雷锋谈几次话。政委觉得有必要,五个常委集体找雷锋谈话。那次我也去了,相还是我照的。

深度对话:五个常委找他谈话,谈了哪些内容?雷锋又是怎么表态的?

张峻:告诉雷锋要戒骄戒躁,好好读毛主席的书。后来雷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写了三篇日记,都是“雷锋,你不要骄傲。”领导谈话以后,他做报告时就注意多了。后来我们的工程兵专门派理论教员,让他陪着雷锋去做报告,帮助他检查,有哪些地方不对的,就指导他改正。另外,教员还辅助他学习毛泽东的著作。

雷锋的日记

雷锋,第一位演唱《唱支山歌给党听》

雷锋给张峻拍的绝版照

深度对话:您怎么看待雷锋一生对祖国对党的感情?

张峻:雷锋的一生都是自我设计、自我规划、自我践行。他的日记是他鲜红颜色的一个自我表白。他的一生是22岁零7个半月,也就是7910天;军旅生涯是951天,两年零7个月8天。

他这一生是从他参加工作后真正开始的。他在小学毕业时就做了规划,在毕业典礼上,本来没有他的发言,但他抢过话头主动表态:“老师,我要说两句。我不参加高考了,我要下乡当个农民,而且一定要当个好农民,将来有机会的话,我要当工人,要当个好工人,将来有机会的话,我要当个解放军战士,要当一个好兵。老师,同学们,你们看我吧!”

果然,他作为学校唯一一个毕业生到乡下了。到了农村以后,他自己捐了20块钱买拖拉机,还在农场开起拖拉机。到了鞍钢,18次被评为红旗手,5次当选标兵,3次戴上“青年先进生产者”奖章,并荣获“青年社会主义积极分子”称号。

深度对话:我们看雷锋的形象,好像没有缺点,是不是因为因为那个时代不提倡张扬个性的缘故?

张峻:不是。那是因为我们看到的雷锋的形象是宣传出来的,当时宣传典型有一个“潜规则”:高、大、全,缺点是不能写的。雷锋也一样,他的缺点不让报。其实雷锋也有缺点,除了前面说的因为做好事常违反部队纪律外,雷锋还很爱美。那时他留个刘海头,团长当着我的面对他说,“雷锋,我告诉你,明天一定要把分头剪掉,不剪掉的话我来帮你剪。”但是近一个月后,雷锋还是没有剪掉。我问怎么没剪?他说,好多人都留着这个头,只要把刘海藏进帽沿就不会被发现。

深度对话:雷锋对新鲜事物也很爱好?

张峻:对。他不光爱好学习毛选,在部队还是文艺骨干。雷锋很喜欢照相,他也喜欢学照相。我跟他相处的那段时间,他非要跟我学照相。我跟他去做报告,他就叫我教教他。我调侃说,那可学不起,你现在是名人了。

有一天他到我沈阳的家玩,那时,我正好在那擦洗照相机呢。他说要我教教他学照相,我说,那可教不起。我还告诉他,学照相有“文学”和“武学”,两者不一样,“武学”学上半个小时就毕业了,但“文学”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会的。我已经照了20多年相了,按照“文学”的标准,还不会照呢。他很急,就说,那就先“武学”!我劝不动他,就教他拍照。我告诉他在屋里要用3.5倍的光圈,用1/20秒,要对好焦距,三点成一线后,像打枪一样按下去。说话间,他“啪”一声摁下去了,把我给拍进去。我说,还没对距离、调速度、调光圈呢!

照完以后洗出来,他乐了。我问他为什么乐?因为我每次照相都会起个题目,他说也要给他自己照的起个名,“就叫‘赤膊上阵’”吧,因为光着膀子嘛!那张照片我还留着,这可是雷锋的绝版,唯一的一张。

那个时候照相根本没法学,买不起相机也买不起胶卷,一卷彩色胶卷就30块钱,洗一张8寸照片40块,还没地方洗。他每个月20多元的工资,假若自己攒相机拍照,是绝对负担不起的。

深度对话:除了爱摄影,雷锋还有什么喜好吗?

张峻:他爱拉手风琴,爱唱歌,那首《唱支山歌给党听》的最早演唱者就是雷锋。雷锋用自编自唱的花鼓调唱。歌词是一个工人写的,雷锋抄下来之后改了几个字,原文是“母亲只能生我身”,他改成了“母亲生了我的身”,另外,原文的“党领导我们闹革命”,他改成了“共产党领导我们闹革命”。

他也有体育爱好,虽然个矮,不能打篮球,但爱练单杠双杠。他不是神,和我们一样,也要过日子,也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

第三部分:留住雷锋的日子 

张峻家楼梯口的雷锋宣传栏

日本人口中“雷锋是属于全世界的”

雷锋和电视剧扮演者田亮的照片(两张均为张峻所摄)

深度对话:雷锋去世时您很震惊吧?

张峻:当时我都不相信。雷锋死的日子是8月15日,离今天有47年了。雷锋去世后,一直到现在,关于他的死一直有两个误传,第一个是,雷锋是电线杆打死的,第二个说雷锋是在倒车时发生意外的(是在往前开时发生意外的),这两种说法是不对的。

当天上午11点多,我刚吃完午饭回到宿舍,一个宣传干事来找我,说雷锋被车轧了,重伤了,在医院抢救。我说这不可能,说话间拿上照相机和一个青年处的副处长三个人一起坐车立马赶去。到那已经是12点半了,雷锋已经死了。雷锋到医院是10点45分,抢救到12点05分,死了。我们去现场拍了照片,拍完以后到医院太平间又拍他死时的特写。雷锋的死是一根木杆子造成的。木杆子一下子打在雷锋的右太阳穴,里面骨头都粉碎了。当时请了一个沈阳军区陆军总院的脑科医生,等他两点钟到医院,雷锋已经死了。

我拍完照片就留在那里了,为雷锋的葬礼帮忙。会场是我布置的,灵堂的照片我布置的,挽联也是我拟的、我写的。

深度对话:当时您看到躺在白床单上的雷锋,和您平时看到的雷锋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张峻:他已经死了,感觉没法讲了。办完葬礼走的时候,我还是不相信他已经死了。

深度对话:雷锋的战友都很难过吧?

张峻:十里长街送行啊!往烈士陵园走时那么多战士跟着,不只是战友,还有老百姓。一直到革命烈士陵园,老百姓一直跟着。当时雷锋的干妈张士霞不相信(雷锋总去帮助的一个老大娘)。她的儿子在抗美援朝的时候死了,雷锋说我就是你的儿子,每天下班后去帮助她收拾菜园子,帮着干活挑水。张士霞一下子觉得干儿子没有了,不相信。

还有一位老大爷,是雷锋在鞍山时照顾的一个放羊的吕大爷。易秀珍(雷锋女战友)在文章里说,雷锋死那天,老大爷在外面烧纸。易秀珍走过,问“大爷,干啥呢?”,他说,“孩子,你不知道呀,我的大恩人死了。”说完,易秀珍也过去跟着烧纸。吕大爷说,雷锋比自己儿子还亲,现在家里还有他送的被子和衣服,怎么这么好的人会死呢?

深度对话:他去世之后才有了“向雷锋同志学习”的题词,这是怎么得到的?

张峻:雷锋牺牲了以后,沈阳军区给对“开展学雷锋”一个长远的规划,第一个赶出了一台雷锋的话剧, 6场雷锋话剧,总计两个多小时。第二个是命名“雷锋班”, 第三个是请毛主席题词。

张峻:雷锋牺牲了以后,沈阳军区给对“开展学雷锋”一个长远的规划,第一个赶出了一台雷锋的话剧, 6场雷锋话剧,总计两个多小时。第二个是命名“雷锋班”, 第三个是请毛主席题词。

3月5日,命名“雷锋班”时,赖传珠上将向总参谋长、大将罗瑞卿请示,能不能请毛主席给雷锋题词。至于主席能否同意,罗瑞卿也没有把握。

25日,我接到赖传珠的秘书的电话,叫我马上去北京,毛主席要题词了。那天一直等到晚上11点钟,罗瑞卿来了,跟赖传珠说对不起,毛主席没有题。我们问怎么没有题上?他说毛主席开会太累了,去他屋里看时,已经披着被子睡着了。罗大将又对我说:“小张,对不起了,再等吧。”于是,我就一直住在《解放军报》招待所,连续6天没有消息,直到3月3日晚上6点多钟,又传来消息说毛主席可能要题词,叫我们去等。我又和《解放军报》的刘松林去了,去了以后又等了11点多钟。罗大将非常高兴,拿了三张题词过来,是毛主席题的。毛主席题了“向雷锋同志学习”这七个字,当时我们都很兴奋。

深度对话:您是经历了大风大浪过来的老人,有没有想象假设雷锋活到今天会是什么样子?

张峻:不能假设。如果雷锋没有死,在文革中也有可能被利用,但历史不能假设。

深度对话:从某种意义上讲,雷锋提早牺牲也避免了他日后会卷入复杂的政治斗争?

张峻:那是天命了。

深度对话:您现在还在做很多事怀念过去的战友?

张峻:恩,尽量做些实事。雷锋牺牲后有了要把雷锋精神传承下去的想法, 2000年启动了“留住雷锋”的工程,最主要是“4个100”: 100个学雷锋典型,100台车挂上雷锋照片,100场报告,100个雷锋精神永恒的展览;“3个1”: 一本书、一个学雷锋的典型的展览,一本雷锋的画册)。

现在的小孩很需要一个青年的偶像和榜样。我出过了一幅雷锋扑克,在扑克中都印上雷锋的语录。有人玩这副扑克牌就能想到雷锋,学到雷锋。有人说不就是玩吗,我说玩当中有教育,这点谁也不能有非议。我就是要通过扑克,在娱乐当中,在无形当中学习雷锋。

深度对话:听说您这里还有外国的访客?

张峻:不全是访客,有些是日本和美国的企业,他们也是学雷锋的典型。日本人说,雷锋是属于全世界的。他们原来讲,市以上的干部没学雷锋都腐败了,判死缓的犯人在监狱学雷锋,现在改成18年了。外国企业用我的“雷锋卡”管理企业(上班的时候必须去登记,评到优秀可以去国外旅游)。美国一家公司派人专门到我家来,这家公司是一家护理公司,他们想在全国免费培养护理老人的护士,他们到我这里来,住宿不要钱,出去开着“雷锋车”( 70岁以上老人免费,有困难的人免费坐),也不要钱,他们很感动。他们说他们信仰上帝,怎么学雷锋?我说上帝离我太远。后来,又陆续来了我家两次,经过实践,他们说“雷锋确实是好学,上帝离我们太远了”。

深度对话:现在好像什么精神都强加在雷锋精神里面?到底哪些精神可以列为雷锋精神?

张峻:不能什么精神都算。最主要的标准就是和毛主席概括的雷锋精神能不能联系起来。你不能说现在一做好事就是学雷锋。比如说,我们这儿有一个女孩子,只身斗歹徒,她的手也被砍伤了。一个斗歹徒的英雄,就不能说她是学雷锋的,她就是一个典型,而不是雷锋精神。

深度对话:您宣传雷锋超过50年了,这50年里有没有人能够比得上雷锋?

张峻:没有。

深度对话:那全社会呢?

张峻:全社会也没有,雷锋参军951天,从《解放军画报》开始到现在没有一个战士或者一个干部在两年半内能像雷锋一样上过两次《解放军画报》,这是空前的,但不能说绝后。三代领导人给一位士兵题词,是空前,也是绝后的。新中国成立到现在都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了。

深度对话:前些年,您因为雷锋照片的版权问题还打过官司?

张峻:我要维护我的合法权益。雷锋照片我都要注册版权,注册了230张,一张是250元人民币,总共有4万多。宣传雷锋要用照片,我说我可以不要钱,但你不能耍赖。前段时间,温州的一个人找到我,说他们要用这个照片。我说可以,后来他们到抚顺的雷锋纪念馆去了,在那里翻了一些照片就出了,照完之后说雷锋纪念馆也同意。我的律师团就找他们了。

我的律师团专门免费给我打官司。那场官司打到最后,他们应该赔我13万。最后调解之后给了我一半的钱,就是6万5。他们还没有给我钱,给的全是书。后来我把这些书就原价给那些需要书的厂商,有的就送人了,现在还有存货。

深度对话:像志愿精神、志愿服务和雷锋精神有融合吗?

张峻:能融合,学雷锋要与时俱进,不能只是一个模式。现在我们学雷锋,要量力而行,你能做什么就做什么。有学些雷锋的学习法,我们是不能学习的,像大款捐钱。

我举个例子,有一个人叫李开程,绰号“李百万”。他以前是雷锋所在部队的,但不是雷锋的连队。他转业后发财了,到了泰山,他就拿出钱来资助学校,救济贫困的人,办雷锋展览馆。我有个心愿就是在全国办上100个雷锋展览馆,第一个展览馆就在他那儿办的。像李百万这种行为就是很明确的“学雷锋”。杭州有一个6个亿身家的老板专门找来说要办雷锋纪念馆,而且他还说要专门盖个雷锋纪念馆。

现在,大家不要等到3月5日那天才来学雷锋。学雷锋应该是时时刻刻的事。现在我推广雷锋,雷锋的粮票、雷锋的电话卡、雷锋的门票、雷锋的像章、雷锋的镜子……都印上雷锋的形象,就是希望通过这些形式留住雷锋。

深度对话:但还有很多 “吃雷锋饭的人”,对这种人您怎么看?

张峻:太多人想借雷锋抬高自己了。我拍过几次照片,上当了,以后就不给他们拍了。那些宣传学雷锋的,开始时说是学雷锋,后来就走邪道了。比如比较大的事件是,北京雷锋精神研究会,打着中宣部的旗号,在全国命名雷锋,被民政部取缔了。比较小的事件也有,后来发现他们都不是在学雷锋,比如他们说给社区下岗青年培养足疗,表面上说不要钱,实际上却要钱。这种就是邪道了。

中国60年,“深度对话”特别报道系列之十二>>>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09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