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期

对话郑秋华

对话人物:郑秋华

 

  郑秋华,男,福建长乐松下镇垅下村人。伊春空难遇难者郑秋贵哥哥。弟弟出事后,他第一时间赶去伊春,处理善后。

深度对话》往期回顾:

(四十一)中宣部前副部长:

报道“厨师扳倒商业部长”

 

(四十二)民办教育家信力建:

我们的教育不断产出失败者

 

(四十三)对话娱记杨慧子:

“和女明星的那点儿破事儿”

 

(四十四)对话黄晓菊

这是两代人的江湖

 

(四十五)对话贺延光:

“石头照片”让我很难受

 

(四十六)对话胡福明: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四十七)红色企业家武克钢:

“不要总骂企业家”

 

(四十八)前英国首相布莱尔:

人们必须采取行动拯救世界

 

(四十九)对话前美国副国务卿:

全球气候行动别让中国难受

 

(五十)对话央视前台长杨伟光:

“改革不是钱的问题”

 

(五十三)对话联合国副秘书长:

要说服美国人,中国能帮忙

 

(五十四)对话冯仑:

要造绿色商品房

 

(五十五)对话王石:

为环保作秀有啥不好?

 

(五十六)对话陈志武:

穷政府福社会有利经济发展

 

(五十七)雷锋照拍摄者张峻:

“抓中摆”的照片也纪实

 

(五十八)对话中国摄影奖深喉:

评奖是暗箱操作

 

(五十九)三个河南盗墓贼:

因贫穷才盗墓

 

(六十)美能源部部长波内曼:

核能因秘密核武器而不安全

 

深度对话》完全版>>>  腾讯深度>>>

我们刚来的时候就是关禁闭,没人招待的。找有关部门吧,他们都推来推去的。

28号宋向阳局长来看了我们一下。他让我们不要闹,我们说,我们没有闹,真的没有闹。他一个劲儿表态说调查调查,结果却是一拖再拖。

30号晚上的时候,派人把96万的通知书拿给我们。不叫赔款书,就说是通知书,临走时说让考虑三天后答复他们。我弟媳妇一看,哭着嚷着:“用几十万把我老公买了,我老公是怎么死的,怎么都没提,到底飞机是什么情况。”

我们在这里像傻瓜一样,天天受精神的折磨。想起我弟弟我就心酸,好端端一个人变成什么样子,你说谁经得起这种精神的折磨。

(本专题所有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人物:郑秋华(遇难者郑秋贵的哥哥) 对话者:杨余 编辑:杨余【我有话说

(图为空难救援现场 火光四射)

当时以为眼睛瞎了,希望看错了

深度对话:请简单给我们介绍下家庭情况吧。

郑秋华:我的父母都年过七十,身体都不太好。家里一共三兄妹,我是老大,他(郑秋贵)是老幺,一向最受母亲的宠爱。全村人都知道弟弟是个孝顺的孩子,打工时辛辛苦苦攒的钱,回家都交给爸爸妈妈了。

现在整个村子2000多口人等我们消息,我的电话整天都没停过,都问我弟弟骨灰什么时候运回去,他们说一定要去机场接。

深度对话:有报道称你们家境还算富裕。

郑秋华: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前几年我做生意亏了些钱,盖房子也是借的钱,再加上父母亲都有病,花在老人看病上的钱也不少啊。

记者去采访的时候,只是看到我们家盖的房子还算可以,就以为我们家很有钱,其实那些钱都是向亲戚借来的。当初借钱盖这个房子,就是因为我爸爸是长子,我是长孙,当地的风俗就是必须要盖个房子才像样。如果不盖那个房子,我可能娶老婆都娶不到。

我们家亲戚的经济条件都还可以,像我姑爷就很有钱,那个轧钢厂就是他跟其他朋友合伙办的。

深度对话:你弟弟的情况呢。

郑秋华:我弟弟上学的时候成绩不是很好,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去年开始到广西的轧钢厂工作,是亲戚介绍的,弟弟的生活也开始好一点了。

他去年才结婚,媳妇四川人,他们只是领了结婚证,本来准备今年年底办酒席的。小孩子才一岁零三个月,之前一直待在四川,由弟弟的岳父岳母照顾。

弟弟生前与初中同学正计划着设立一个创业基金会,以帮助一些家境不太好的孩子。 本来以为弟弟总算是找了一份好工作,能帮家庭减轻点负担了,还点债。没想到……

(图为事故现场遇害者遗体照)

深度对话: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坏消息的?

郑秋华:我知道我弟弟坐这个班机,他之前有打电话告诉我们。24号10点多新闻报道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消息了。那种感觉是什么感觉,心悬在空中。当天晚上一个晚上没睡,一直守到电脑面前。

25号早上八点左右,公布遇难者名单时,我们还抱有希望,以为没有他。等到后来,念到弟弟名字时,当时都以为眼睛瞎了,希望看错了,不相信那是我弟弟的名字,你说那种心理是什么样的心理。

遇难者名单公布后,我们第一时间就包了车子,买了火车票,往哈尔滨、伊春赶,什么都没想,那时候脑子真是一片空白啊。

深度对话:那天晚上……?

郑秋华:只能等,心悬在空中等。一直乞求上天能够保佑他没事,我还能做什么?

深度对话:家里其他的人什么时候知道的了?

郑秋华:都是我来通知的,很残忍。我妈妈本来就有病,听到这个消息就更严重了,直到现在卧床不起。我妹妹也在自己家里晕过去了,她平时最疼她弟弟的,我弟弟对她也特别好。

小孩子的外婆本来在四川还可以经得起打击。一到福建,也就是我们老家,看到全家人哭成那个样子,她憋在心里的悲哀全都出来了。看到这种场面,谁还忍得住啊。

深度对话:现在小孩子谁来照顾了?

郑秋华:小孩在家里只能让邻居照顾,天天哭,天天闹。自己的爸爸走了,妈妈也不在身边,他才一岁零三个月,真的很可怜。

(图为失事客机残骸)

我们被有关部门推来推去

深度对话:你什么时候到的伊春了?

郑秋华:26号早上6点多一点我们就赶到伊春了。从广安坐车到重庆,再从重庆坐飞机到哈尔滨,到了机场乘坐专门接遇难家属的车子赶到的伊春。我们家算是第一批过来的家属。

深度对话:你们一行来几个人?都有谁了?

郑秋华:我们总共来了9个人。我跟我爸爸,我弟媳妇,我弟弟的岳父,还有弟弟的内弟。我们五个人是从四川一起赶过来的。其他4人分别从福建跟广西赶过来的。

因为当时家里要求去二十几个,但是怕政府误会,我说来9个就够了,我们又不是出来闹事,是来解决问题的,来那么多人干嘛,来了也没用!

深度对话:到了伊春后,情况怎样?

郑秋华:情况很复杂,我们刚来的时候就是关禁闭,没人招待的。找有关部门吧,他们都推来推去的。

深度对话:谁负责接待你们的?

郑秋华:我们刚来伊春时没有人接待我们,我们就自己找旅馆住下。我们都不知道做什么,被别人甩过来甩过去,后来我们到医院去看生还者,从他们口中了解一些情况。但是到医院的结果是受到了层层的阻拦。

27号才有民航公司的人来接待我们。30日开始他不在这边了。我打电话给他,他说开会很忙,就挂掉了。 

深度对话:你们能正常被媒体采访吗?

郑秋华:我们这边也是自由的,他们干涉不了我。我这个人,你好说我好说,你要是不好说,我比你还急的。我弟弟都没了,我怕什么,大不了这条命再给你,怕啥嘛。

(图为已经找到的失事客机黑匣子)

连最后一点希望也不给我们

深度对话:为什么去医院受到阻挠?

郑秋华:你得问当地政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生还者不让我们看,就是不想让我们了解情况。可以说我们是被赶出医院的。

深度对话:在医院发生了什么?

郑秋华:我们被门卫赶出来,陆陆续续有很多人,刚好董辉的家属也来了,董辉是另外一个遇害者,和弟弟一起从广西过来参加一个钢铁会议,我们都是福建长乐的。

那时候弟媳妇哭的要死不活,还不能让我们咨询一些问题吗。想问一下,万一哪些人认错了,说不定医院里面其中一个是我弟弟,这是很基本的要求,连最后一点点希望都不给我们。 

深度对话:虽然已经看到名单了,但是心里面还是有一点点希望?

郑秋华:还是抱有一点点希望,希望是遇难名单搞错了。我们就是想到医院去看能不能找到我弟弟。因为飞机上面都烧了,就是靠人认出来,万一认错了,这也是有可能的呀。

说实话,谁接受得了,好好的一个人一下就没了,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说没就没了,谁相信这是事实啊。我们抱有一丝希望,这点要求都不满足我们。

深度对话:那你是什么时候才见到遗体的?

郑秋华:28号才开始去见遗体,26号、27号基本只能在房子里面等待。我们家属强烈要求他们才答应的,足足拖了两天。

(图为河南航空公司监事会主席刘航在通气会上鞠躬致歉)

 

闭上眼睛全都是他的影子

深度对话:看过遗体后,心情很沉重。

郑秋华:见到遗体是惨不忍睹,那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闭上眼睛都是他的影子。我现在都是等他们睡着了,一个人爬起来躲到楼梯间哭。当着他们的面,我敢哭吗,我再哭,他们就更伤心了。

我弟弟的老婆,我弟媳妇当时看了就晕过去。好惨的,你想想是一堆碳木,那种场面,谁看了不痛苦,更不用说他们那么恩爱了。

28号看遗体回来的时候,打开了宾馆的窗户想跳楼。幸好工作人员发现了,跟我爸爸及时把她抱下来。现在我们几个晚上都不敢睡觉,轮流守着她。 

深度对话:遗体根本认不清楚谁是谁了?

郑秋华:就剩下一堆碳木,你说知道是谁?不是靠DNA化验的话,谁相信啊。

深度对话:那化验了吗?

郑秋华:化验了。今天DNA化验结果出来了,我们还没去拿,可能明年去拿。

(一位记者试图在通气会结束后,采访河南航空公司监事会主席刘航(右),但对方没有接受采访。)

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深度对话:有人来慰问过你们吗?

郑秋华:就是28号宋向阳局长来看了我们一下。他让我们不要闹,我们说,我们没有闹,真的没有闹。他一个劲儿表态说调查调查,结果却是一拖再拖。

深度对话:单独见的?

郑秋华:单独,分开见的。我们(遇难者家属)被他们全给分开,一个酒店只住一两家,我们这个酒店只住我们一家。前两天,我想和董辉的家属讨论下一起把骨灰运回去的事情,他们都不准我们见面的。

深度对话:可以通过手机约出来,不可以吗?

郑秋华:我们这边可以,他们那边不行,像看犯人一样,不准出去,这个很奇怪。后来他们闹的很凶,强烈要求自由活动,现在也相对自由点了。

深度对话:30号,就是昨天,有什么安排呢?

郑秋华:30号晚上的时候,派人把96万的通知书拿给我们。不叫赔款书,就说是通知书,临走时说让考虑三天后答复他们。

他们一走,我们就开家庭会议。我弟媳妇一看,哭着嚷着:“用几十万把我老公买了,我老公是怎么死的,怎么都没提,到底飞机是什么情况。”本来这两天情绪才刚刚好下来的。现在又快崩溃了。她现在已经是语无伦次了,整天胡思乱想的,有时候我们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他们一直跟我们说要冷静看待这个事情,到底要多冷静。他们的生命才值钱的吗,别人的生命不值钱吗。 

深度对话:对通知书很不满意?

郑秋华:没什么好满意的。现在航空公司也不拿出具体的方案出来,也没有提到追究责任的问题。只是出来个赔偿额度,没有具体的依据或者哪一项赔款。这样不就等于把我弟弟拿去卖吗?

深度对话:他们没有跟你们沟通过吗?

郑秋华:没有,就是拿给我们这个通知,交给我们,让我们自己考虑一下,就这么简单。 至少也得有个条例嘛,到底怎么赔法。也没有追究事后责任,什么都没有。我们怎么同意啊!

我们现在要的是保护遇难者的尊严,明摆着不会出事故的事情出了事故。你到现场看的话,随便换一个地方都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接近2公里的距离,怎么降落的。我们现在心里想,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这就是遇害。

深度对话:这是你个人的推断?

郑秋华:我个人的推断,我们到现场看了。断的地方离跑道接近2公里,不像他们说的1.5公里,最少接近2公里的范围内。当时机场的灯塔、指挥台都跑到哪里去了,本来应该只是一次很简单的降落。

听当地的人说,飞机还在上空盘旋十几分钟,盘旋十几分钟做什么。坐飞机的人是在拿命去赌啊!

当时机场还有接待的,飞机上也坐了很多过来开会的人。本来很多领导都在机场接待飞机上的某些人的,怎么还会出现这种事情,我真的搞不清楚。

很多东西我们不懂,反正他们那边讨论就是这样子。好多人都觉得但凡有一个环节不出纰漏都不会发生这次空难的。

深度对话:听谁这么讨论来着?

郑秋华:里面发改委的人,还有安全局的,他们文化水平很高,消息途径也比我们广,探讨的东西比我们深,我也听到一点东西。

深度对话:国务院专门成立了一个调查组对吧?有接待过你们吗?

郑秋华:没有。他们没有接待过我们。对于事故调查进展之类的,我都是在网上看到的。在这边什么都被封闭的感觉。

深度对话:生活补助你们拿到了吗?

郑秋华:拿到了。生活补助这么多人够吗?当地消费水平这么高,能够什么呢。出门的时候大家都是带上身份证就往机场赶的,身上的钱刚刚好买飞机票。他那一点点补助根本不够。

(图为失事客机事故现场)

躲避是对遇难者家属的大不敬!

深度对话:你们跟其他的受害者家属碰过面吗?

郑秋华:今天我们三十多个人一起去体育局,找宋向阳组长提出我们自己的意见。工作人员说宋局长已经出差到外面去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结果后来被遇难亲属看到,把他逮出来。其实他就是躲我们,害我们傻乎乎的等。

为什么要躲避我们?躲避的办法对我们遇难者家属是一个很不敬的做法,我们没要求什么,只要求我们提出的方案你们考虑一下。

深度对话:谈了些什么?结果怎么样?

郑秋华:没有,没什么结果。他也没做出什么答复。我们把材料交他手上,希望他明天中午12点之前,给我们提出一个方案出来,希望他能理解我们这些的真实性想法。

我们一不闹,一不吵,这是文明社会,中国提倡文明和谐社会。你既然是调查小组的组长,你就要承担这个责任,我们有权利把我们的方案提交给他去参考。 

昨天的通知书上,也没有追究责任,就是一刀切,就希望赶紧把遇难者埋了。我们现在气愤的就是这个,你为什么不追究相关责任呢?这是我们必须知道的,到底飞机是怎么回事。 

我们来伊春七八天了,天天的心情都是悲痛的,我们要激动,也早激动过了。我们想要的只是有关部门给个说法。 

深度对话:他有没有作何承诺?

郑秋华:我不懂这些东西,一直站在最后面。他们懂的人跟他交流、交涉,说是要在明天中午也就是9月1号12点之前出个什么方案。如果他们不拿出具体的方案话,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深度对话:你觉得你们还能等几天?

郑秋华:我们也不知道,开始说等二天就可以解决,又说尽量在七天内解决,现在都第八天了,也不知道还被他们忽悠多久。

我们在这里像傻瓜一样,天天受精神的折磨。想起我弟弟我就心酸,好端端一个人变成什么样子,你说谁经得起这种精神的折磨。 

深度对话: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郑秋华:估计会请律师吧,我听别人说的,也可能是我们32家联合。我们现在没有精力,也没这个金钱,32家合在一起,握紧拳头,因为大家都是一样的。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09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