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期

对话雨声

对话人物:雨声

 

  雨声(化名),某都市报资深调查记者。伊春“8·24”空难发生后,他于25日晚赶赴哈尔滨,26日早上抵达伊春,即刻进行采访。

深度对话》往期回顾:

(四十一)中宣部前副部长:

报道“厨师扳倒商业部长”

 

(四十二)民办教育家信力建:

我们的教育不断产出失败者

 

(四十三)对话娱记杨慧子:

“和女明星的那点儿破事儿”

 

(四十四)对话黄晓菊

这是两代人的江湖

 

(四十五)对话贺延光:

“石头照片”让我很难受

 

(四十六)对话胡福明: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四十七)红色企业家武克钢:

“不要总骂企业家”

 

(四十八)前英国首相布莱尔:

人们必须采取行动拯救世界

 

(四十九)对话前美国副国务卿:

全球气候行动别让中国难受

 

(五十)对话央视前台长杨伟光:

“改革不是钱的问题”

 

(五十三)对话联合国副秘书长:

要说服美国人,中国能帮忙

 

(五十四)对话冯仑:

要造绿色商品房

 

(五十五)对话王石:

为环保作秀有啥不好?

 

(五十六)对话陈志武:

穷政府福社会有利经济发展

 

(五十七)雷锋照拍摄者张峻:

“抓中摆”的照片也纪实

 

(五十八)对话中国摄影奖深喉:

评奖是暗箱操作

 

(五十九)三个河南盗墓贼:

因贫穷才盗墓

 

(六十)美能源部部长波内曼:

核能因秘密核武器而不安全

 

深度对话》完全版>>>  腾讯深度>>>

有人问民航此次通气会的相关情况,工作人员就说,“上级”要整理相关材料,但“上级”是谁,他们很多人也不知道。

当地官员粗暴对待记者,要求所有地方媒体记者撤离,空难的报道只允许采用新华社稿件。

除了“警察不能随便抓记者!”外,还有“警察为什么随便抓记者”,“公众知情权不容践踏”。我们最后选了个最温和直白的——“警察不能随便抓记者!”带感叹号10个字。

某宣传部官员指责记者:“你们这么闹,要考虑自己的前程。”一名记者回答:“我都混成个记者了,还有什么前程?”还有那位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警告记者们:“我是正式任命的正厅级官员!”

官方对外宣布烟花厂爆炸案死亡和失踪共24人,但当地很多人都说,死亡人数可能超过百人,也就是存在瞒报的情况。 

(本专题所有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对话人物:雨声(某都市报资深调查记者) 对话者:杨余 编辑:杨余【我有话说

(图为失事客机残骸)

总算接近飞机残骸,但很快就被武警赶走

深度对话:你是几号到伊春的?

雨声:我是乘坐25号晚上的火车到哈尔滨,26日早上到的伊春。

深度对话:你和谁一起的?还是一个人?

雨声:我们报社只派了我一个到伊春。不过在哈尔滨遇到了每日经济新闻的一名记者,到伊春的第一天上午我们是一起进行采访的。

深度对话:你们首先去哪儿了解空难情况?

雨声:第一现场。虽然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是事发后的第三天了,但作为记者,到第一现场是必须的。

(图为事故现场遇害者遗体照)

深度对话:看到的情况是怎样的了?

雨声:26日上午十点左右,当我们赶到飞机失事现场,仍然可以看到满地的飞机残骸。飞机断成两截,呈约90度的夹角卧在距离机场跑到仅仅约700米的地方,机尾耷拉,保持着向跑道努力的姿态。机尾后面,散落着机舱外壳和机内零件,两个大大的轮胎特别显眼。

约有50米的土地,就像被深耕过一样,露出新鲜的泥土和草木的根部,插满了金属的飞机零件。再向后200米内,倒伏的草木可以看出飞机划过的轨迹,几棵小树被拦腰截断。

现场一名负责人说,伤员都被送往医院抢救,遇难者遗体也已拉走,乘客物品也已清理过,保留现场是为了全方位地调查事故原因。

深度对话:当时现场已经戒严了吧,你们的采访受到限制了吗?

雨声:当然戒严了。我们先是翻越了两道铁丝墙,在深草和沼泽里跋涉了半个小时,最后还是失败了。

后来是在当地人的指引下,总算接近了飞机残骸,但很快就被武警赶走。武警站成一排,向外驱赶记者及围观群众。不过当时我们已经看过了现场情况,而且都拍照了。

深度对话:离开事故现场后,你们又去哪儿采访了?

雨声:我先去了殡仪馆。在殡仪馆没有见到遇难者遗体,没有见到遇难者家属,工作人员也不回答记者的任何问题。其实只是允许记者进入殡仪馆的院子而已。

本来预计见到认遗体的家属了解些情况,或者殡仪馆会有人说点相关情况,但一无所获。然后我又跑回机场了,因为当时有消息说新闻发布会在机场开,但是扑了空。于是我又回市里去医院采访了。

深度对话:医院也是不准采访的吧?

雨声:医院也就戒严了。我先去了伊春市第一医院,门口有警察看着,阻挡记者采访。进去后,发现每个伤者都有几名当地政府官员看护,不允许外人接近。

深度对话:那你是怎么接触到伤员的?

雨声:我穿的很随便,而且没背包,不象个记者,然后就混进医院,与几名幸存者聊了聊。其实大多数情况下都谈不了几句。基本上谈的是他们逃生的过程。

跟我聊得比较详细的是史建东,他被诊断为“头外伤、胸外伤”,属于伤势较轻的。他今年43岁,是江苏省常州市的一名警官,他与三名同事到伊春执行公务,乘坐了VD8387航班。他坐在飞机后部20排靠窗A座。

据他回忆,事发前几分钟广播通知飞机即将降落,但一阵猛烈摇晃后,飞机剧烈颠簸,机舱的灯突然熄灭。几分钟后,飞机冒烟着火。幸亏他的同事高建春警官一直保持着清醒,努力打开了安全门,很多乘客得以由此逃生。这些情况是在他以为我也是病人,一起闲聊的时候说的。

(图为失事客机救援现场)

“上级”是谁,很多人都不知道

深度对话:26号的新闻通气会情况怎样?

雨声:在第一医院采访后,我收到消息说当地宣传部门明确了新闻通气会的时间地点。是在市区的一个宾馆,而不是早前传言所说在机场。

深度对话:这么重要的信息早前却无法确认?

雨声:事故发生后,各个部门之间存在信息沟通问题。当时有人问民航此次通气会的相关情况,工作人员就说,“上级”要整理相关材料,但“上级”是谁,他们很多人也不知道。

深度对话:这场通气会大约持续了多长时间了?

雨声:不到20分钟就收场了。而且他们说的情况都是记者们已经知道的,甚至都报道过了,没有提供新的有价值信息。

当场就有记者就站起身来,大声问道:“你们说的我们都知道,能不能告诉我们点新的东西?”发言人们连头也没回,匆匆走了。

还有记者在河南航空公司监事会主席刘航走出通气会现场前,试图拦住对方,询问相关问题,但都遭到了拒绝。

深度对话:通气会后你又去哪儿采访了?

雨声:我又回到了医院,这次去的是康复医院,我在病房前站了很久,看到好几个记者被阻挡和赶走,虽然我没被赶走,但也没有机会接近幸存者。

(图为8月26日新闻通气会现场)

这次救援是航空史上的奇迹!

深度对话:之后官方再也没有组织发布会了?

雨声:当地政府组织的发布会就只有26号这一次。但是27日,由于机场工作人员和记者发生了冲突,民航系统召集了相关人员介绍了下救援情况。

深度对话:27日的冲突是怎么发生的?

雨声:发生冲突时我不在现场,我是后来赶过去的。后来了解到,当时有几名记者赶到机场事故调查组所在地,也就是伊春林都机场的一座小楼里,试图采访调查组成员,但遭到对方拒绝。一名记者想坐下,一名调查组成员甚至将椅子踢走。矛盾激化开来。

后来,民航总局新闻发言人钟宁出来安抚记者,她答应下午请救援人员与记者见面。

深度对话:下午的见面会怎么样了?有没有谈到有用的信息了?

雨声:约20名记与5、6名救援者见面参加了这个见面会,这次不错,谈了不少情况。

比如伊春机场副总经理刘瑞金称当晚的“能见度没问题”,否认了大雾是造成此次空难的“元凶”的这一说法。

作为当晚机场的值班负责人,刘瑞金当时就在机场内等待VD8387航班降落。刘瑞金说,当时他一直盯着飞机的航标灯,“一切正常”。突然,飞机的航标灯看不到了,“我就想,可能出事了。马上通知塔台,启动一级应急响应。”

他还说,命令启动一级应急响应后,他马上找工作人员要来机场围栏门的钥匙,驱车赶往坠机的方向。与他同车的有市长王爱文和一位姓安的副市长。他们率先赶到离坠落飞机最近的围栏处,打开了围栏的门锁,为之后的救援开辟了通道。

他的话得到了机场地面保障部郭继伟证实。郭继伟说,他当时在机场内等待飞机降落,已经看到了飞机的灯光标志,应该能正常降落,但灯突然不见了,接着看到火光、听到了爆炸声。

这些情况很重要的,后来被媒体大量报道。

深度对话:这样看救援十分有力?

雨声:第二天不是有领导说吗:这次救援是航空史上的奇迹!

(一位记者试图在通气会结束后,采访河南航空公司监事会主席刘航(右),但对方没有接受采访。)

警察不能随便抓记者!

深度对话:为什么会出现4个记者被警察抓捕的事情了?

雨声:28号上午,听说国务院事故调查组成立,并将在北山宾馆举行第一次会议,很多记者都赶来了。

但好多地方媒体和都市媒体的记者,大约有20个吧,被工作人员拦住不允许进入会场,说是只允许中央级媒体参加会议。有记者就和当地官员在会场外争执起来。经过争取,官方最后允许南方都市报的一名记者作为代表进入会场。

深度对话:之后大家就离开了?

雨声:对。28号上午,也就是国务院事故调查组成立第一次会议的同时,政府允许遇难者家属到殡仪馆认尸,还安排遇难者家属到机场坠机现场凭吊,不能进入会场的记者分别去了殡仪馆和机场。

我还没赶到机场了,在出租车上就接到媒体朋友的电话,说有记者被抓了。我就让司机掉头回市里了。

有人说抓了两个记者,他们都是后来去殡仪馆采访的。有人说他们被抓到派出所了。 还有人说很多记者在当地宣传部门驻地惠群宾馆,也就是开新闻通气会的地方,大家正与宣传部交涉,我直接赶到了惠群宾馆。

深度对话:具体情况如何?

雨声:当时有10多个记者在场吧,正在跟市委宣传部长吵架。对方态度很强硬,记者们也很激动。宣传部长说,他需要了解情况,警察是不会随便抓人的。

深度对话:一共有几个记者被抓了?

雨声:这时候我问别的记者,才知道是4个记者被抓了。有两个被控制在殡仪馆里的一个屋子里,还有两个被抓到了伊春市朝阳路派出所。在记者们和当地官员争吵的时候,有消息说记者已经被放了,正在赶过来。

深度对话:他们怎么会被抓的?

雨声:当事记者被放出来后,我们才知道具体的情况。

《法制晚报》的一名摄影记者表示,自己上午十点左右到殡仪馆采访,警察出面阻挠采访,他向对方表明自己是记者,并且告知对方自己并未进入警戒线内,但是警察一听是记者,马上把他押上警车,“车上有一警察说,抓的就是你们记者。”《半岛晨报》摄影记者也被警察使用擒拿术“反扣着双臂按着脖子”塞进了警车。这两名记者被送到伊春市朝阳路派出所,限制在一间小屋子里不许出来。

同时,在殡仪馆内采访一名《第一财经周刊》记者与另一《法制晚报》女记者被警方控制在殡仪馆的办公楼内。“警察守住了楼门口。我要出去,他们说不行。过了一个小时,我想上卫生间,他们也说不行。”被控制的记者回忆道。

深度对话:被抓的记者什么时候放的?

雨声:10点多记者被抓,11点多就多名记者分别在派出所和宣传部驻地与当地官员进行协商。大约12点被抓记者也都赶到了当地宣传部门驻地惠群宾馆。

深度对话:宣传部长见到被抓记者时,他作何表态?

雨声:4名被抓记者赶到惠群宾馆后,市委宣传部长大致问了下他们情况,记者强烈要求官方和警方向被抓者道歉,并向大家解释为什么要抓记者。但是宣传部长拒绝道歉,称情况他还不了解,还需要向警察了解相关情况。

深度对话:在场的记者情绪很激动?

雨声:记者们都很气愤。因为两名被抓到派出所的记者都是在警戒线外被抓的,他们当时背着照相机,没有拍照,警察就将他们粗暴地抓了起来,甚至辱骂;被控制在殡仪馆内的两名记者是在警察到来前进去采访的,也没有任何不服从管理的现象。

但是看到交涉无效,记者们就离开了宣传部驻地,一边吃饭一边商量。

深度对话:不能这么算了?

雨声:对,大家的共识是决不能就这样了结了。一直以来,地方媒体和都市媒体的记者就对恶劣的采访环境不满,大家一致认为不能这么就算了,一定要官方正式道歉。

深度对话:吃饭的时候,讨论过记者为什么被抓吗?

雨声:大家分析,当地官员之所以粗暴对待记者,是因为有关部门要求所有地方媒体记者撤离,空难的报道只允许采用新华社稿件。

深度对话:你也已经收到了相关消息?

雨声:我那时还没有收到这个消息。但中午很多兄弟媒体记者说他们收到了。我是下午打电话问单位才知道的。

现实情况是,即使官方已下达通知,很多媒体还是会要求前方记者继续采访,为以后写深度报道提供相关的细节,同时也常常利用时间空隙继续发本报记者的稿子。

深度对话:然后就想出了“集体抗议”的方法?

雨声:当时有20多个记者在一起,我们一边吃饭一边商量。有人提议到下午到吊唁现场进行抗议式采访,很快被否决,因为怕影响遇难者家属的吊唁沉痛气氛。有人提议到市委门前抗议,有人提议打出标语。

深度对话:大家决定到市委门前打标语抗议?

雨声:对。但是,后来有人对到市委门前打标语表现出顾虑。有人说:“这样做有用吗?”还有人说:“这不成上访了吗?”我个人判断,很多人是怕单位领导不赞同这样的抗议行为,所以心存顾虑。

看到有人有退缩的迹象,大伙商量了下决定不到市委门前打标语,而是改到附近宣传部驻地举标语。

深度对话:然后就去了宣传部驻地?

雨声:对啊,吃饭的地方就在宣传部驻地的旁边。

(图为事故现场遇害者遗体照)

深度对话:标语的具体内容是?

雨声:除了“警察不能随便抓记者!”外,还有“警察为什么随便抓记者”,“公众知情权不容践踏”。最后选了个最温和直白“警察不能随便抓记者!”带感叹号10个字。

我们先是以宾馆为背景,10个人举牌,其他人拍照;然后转过身来,面向宾馆,以一辆警车为背景。先把标语拿在胸前拍照,然后用标语挡住脸拍照,表示“这里没有真相”。

深度对话:抗议的地点就在宣传部驻地旁边,你们这么多人一起行动,官方也没有注意到?

雨声:他们当然有注意到啊。我们拍照的时候,就有宣传部官员在旁边看着,有的人打着电话,应该是向上级汇报。随后就有官员拉记者门进宾馆,说凡事都可以商量的。

深度对话:这回没有再动粗了?也没有收缴照片?

雨声:宣传部的官员基本上没有动粗,当时现场没看到有警察。双方争论不休。

比如,有位宣传部官员指责记者:“你们这么闹,要考虑自己的前程。”一名记者回答:“我都混成个记者了,还有什么前程?”还有那位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正告记者们:“我是正式任命的正厅级官员!”

深度对话:记者进宾馆与官方进行协商了?

雨声:记者们大多认为他们没有诚意,就留下几人陪被抓的记者与他们协商。部分记者冒雨去前一段时间爆炸的烟花厂采访了。心想既然空难不让采访了,就采访烟花厂爆炸事宜,看能挖出东西不。 

深度对话:后来官员对于抓记者的行为公开道歉了。

雨声:到下午6点多的时候,听说政府愿意将负责的公安局长请到宣传部驻地,可能是去道歉的,我也就赶紧过去了。

深度对话:情况如何?

雨声:地点是在惠群宾馆二楼一个会议室,在场的有10多名记者,市委宣传部长和公安分局的一名局长在座。

深度对话:他是如何解释的了?

雨声:局长说据他了解,警察只是在执行公务,之所以会出现抓记者的情况,只是一场误会。说他当时不在现场,了解情况后马上就下令放了记者。但上午在殡仪馆现场的记者说,当时就是他指挥警察抓记者的。

深度对话:当时有人提出异议吗?

雨声:有记者提出,“你们执行公务没问题,但要按照法律,无故抓记者是违法行为。”

深度对话:他们作何回应?

雨声:他们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大致讲到自己是个粗人,记者们都是有文化的人,希望不要太计较。他还说,伊春刚刚经历了烟花厂爆炸,又来了空难,警察都是连轴转,非常辛苦,心态不好致使有的警察态度不好。

他最后表示被抓记者“受委屈了”,他“以个人名义向大家道歉”。

深度对话:然后警察抓记者的事件就告一段落了?

雨声:记者们认为官方的道歉没有诚意,但也都认为不会有进展了,于是纷纷离开。

深度对话:官方这么快公开道歉,你们预料到了吗?

雨声:即使不发那张照片,我们也想到官方会有这样敷衍的道歉的。

深度对话: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发生?

雨声:记者经常在采访现场被控制,不过这次抓的比较多,而且手法粗暴。正好很多记者在一起,所以采取了群体维权的方法。

深度对话:29号你就离开伊春了?

雨声:29号大多数记者都离开伊春乐,首先因为已经有禁令,继续采访意义不大;再者如果采访被发现,报社方面也会有风险的。

29号我就离开伊春赶到哈尔滨去了,主要去医院探访了一些空难伤员,希望多了解些细节,写篇深度稿子。在哈尔滨待了两天后我就回北京了。

(图为伊春烟花厂爆炸现场)

烟花厂爆炸死亡人数可能超百人

深度对话:你之前提到,28号记者被抓那天,不少记者见与官方协商无效后,就赶去半个月前烟花厂爆炸事故现场了。

雨声:空难前约半个月,也就是七夕那天,当地烟花厂发生爆炸。官方对外宣布死亡和失踪共24人,但当地很多人都说,死亡人数可能死亡超过百人,也就是存在瞒报的情况。

深度对话:你到现场后看到的情况是如何的了?

雨声:烟花爆炸案现场比空难还惨烈,方圆几百米被炸成废墟了。大雨倾盆,我们在那里拍照找目击者。

深度对话:有受到阻挠吗?

雨声:在采访的时候,就有警察阻挡,但没有非常强硬。后来有宣传部官员来劝记者们协商,暗示记者不要再随便报道。

深度对话:对于瞒报的事情他们如何解释?

雨声:对瞒报的事情他们不谈。不过,有媒体继续在挖这个事情,近期应该有报道出来。

深度对话:瞒报这个事实已经成立?

雨声:是的,瞒报这个事情基本可以成立了,有记者一直“潜伏”在那里采访,但他挖到什么程度我还不知道。

深度对话:瞒报死亡数字关系重大?

雨声:是啊。事故大小决定了很多官员的乌纱帽。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09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