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期

 

对话王兴碧

 副刊推荐

深度:村官贪污30亿 深度:武汉马彩争“头牌” 深度:东方快车百年盛衰 深度:中国富二代接班:不做败家子? 深度:曹操墓的确认逻辑 深度:北川中学少年割喉杀人事件 深度:抢尸背后维稳逻辑   深度:中石油柴油泄漏真相 深度:到重庆去 为涉黑者辩护  深度:《阿凡达》:星际拆迁史经典案例 深度:为什么要骂张艺谋  深度:燕山大学20倍利润卖教育征地 深度:释永信曝与政府恩怨 深度对话:中国摄影金像奖造假风波

 

 

对话人物:王兴碧

 

  王兴碧:四川平武县南坝小学代课教师。

  汶川大地震中,她带着教室里所有学生逃离死亡,被家长称为英雄代课教师。

  由于地震造成学生减员,平武县内出现生少师多的局面。代课老师不能继续被聘用,王兴碧面临无书可教的局面。

  她说:“我只想和小朋友在一起,三个月不发工资,我还是要去学校”。

 

《深度对话》往期回顾:

(一)对话范跑跑妻子:

美忠是个好男人

 

(二)对话徐光兴教授:

地震心里伤害恢复至少十年

 

(三)对话校长刘亚春:

北川中学哪有几十个亿

 

(四)北川幸存高三教师

的五年网络生涯

 

(五)对话民工律师周立太:

怕?老子就不上庭了!

 

(六)对话记者简光洲:

我为何第一个点“三鹿”的名

 

(七)对话航天四老屠守锷:

毛主席说导弹卫星我们都要

 

(八)对话记者孙春龙:

感谢温总理,我是他粉丝

 

(九)对话原住民高金素梅:

日本还没道歉,我们还在诉讼

 

(十)对话教授展江:

“封口费说明有媒体堕落了”

 

(十一)对话李鸿谷:

周老虎在今年还能成头条么

 

(十二)对话曹轲:

中国的报道是最透明的

 

(十三)对话钱钢:

我们的安全来自信息的透明

 

(十四)对话庄慎之:

我眼中的“网络威胁论”

 

(十五)对话鲁元珍:

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

 

(十六)对话张鸣:

敢告我反革命,让你不及格

 

(十七)对话白血病儿之父:

我要向总理磕一辈子头

 

(十八)对话前驻法大使:

中国30年没做过亏心事

 

(十九)对话闾丘露薇:

媒体应该怎样关注灾区

 

(二十)对话新华社记者朱玉:

“史上最牛校长”发现者

 

(二十一)对话北川籍记者郑楮:

那天,所有人都成了灾民

 

(二十二)新闻晨报记者张源:

没有一个地方像北川让我牵挂

 

(二十三)中青报冰点林天宏:

回家背后中华民族的坚韧

 

(二十四)南方周末朱红军:

真实基础上的主旋律才更持久

 

(二十五)南香红:

北川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十六)新京报张寒:

有些悲伤始终活在他们心里

 

(二十七)新闻晨报杨海鹰:

登上军方直升机的女记者

 

(二十八)对话张悦:

灾区老百姓才是英雄

 

(二十九)中国新闻周刊杨龙:

让灾民平静生活吧

 

(三十)史上最牛代课教师:

震后无法教书

 

(三十一)对话加藤嘉一:

太子党是日本最大问题

 

(三十二)对话江平:

不说违心话,不做违心事

 

(三十三)对话冯仑:

民企脱光了也要干干净净

 

(三十四)对话卫毅:

看不懂的巴东

 

(三十五)对话李普:

我从毛主席手里接过政府名单

 

(三十六)对话三代兵团人:

我们的理想与爱情

 

(三十七)对话戴庆媛:

我们不是被机枪押进新疆的

 

(三十八)对话王明达:

前教育部副部回忆高考与大学

 

(三十九)对话许庆亮:

上海特警乌龙剿匪幕后故事

 

(四十)对话孙中界:

不断指谁相信你是清白的

 
 
本栏目战略支持媒体>>>

南方人物周刊
 

先锋国家历史
 

新京报人物
 

新京报对话
 

中国新闻周刊
 

南都周刊
 
联合报道阵营>>>
 
 
 

  50年里,她当了8年民办教师,又做了16年代课教师。本想着这一辈子将代课进行到底,大地震让她的生活彻底改变。

 

  4月20日,我们班做过躲地震的游戏,小朋友们按我以前的要求逃到了操场上。我跑到门口的时候,发现还有曹亚峰、谢雨菡、谭禹牛、王雪四个小家伙不知所措,因为他们确实年龄太小,都四岁左右。我赶紧折回来,这时第三次晃动了,左右摇摆。我像母鸡赶小鸡一样,用胳膊掳着他们往外跑。当我们离开教室,跑到操场边上的时候,一棵树倒了下来,把我们五人都埋在了沙堆里。我脑袋顿时一片空白,眼睛一睁,全都是黑的。耳边响起曹亚峰的声音,“王老师救命,王老师救命”。

 

  学校不发工资了,我还是要去。要是自尊心强一点的话,我就不去教书了。但我心里就是一个念头,要教书。三个月不发工资算什么,我就是来教书的。

 

王兴碧年轻时候的照片

 

王兴碧年轻时候的照片

口述:王兴碧 记录: vingie 沈洪 【我要评论

 

  王兴碧五十岁了。她看东西必须要戴着老花眼镜。圆圆的脸蛋,乌黑的秀发,虽然皱纹已爬满脸颊,难隐其年轻时美女胚子的形态。

 

  50年里,她当了8年民办教师,又做了16年代课教师。本想着这一辈子将代课进行到底,大地震让她的生活彻底改变。

 

  5月12日下午,她带着教室里所有学生逃离死亡。这些学生大多才4岁半。

 

  “代课教师太负责了,王老师班上学生一个都没有死,都带出来了。”遇难学生家长田宇说。

 

  一年之后,这位在家长心目中的英雄代课教师却面临无书可教的地步。

 

  由于地震造成学生减员,平武县内出现生少师多的局面。代课老师不能继续被聘用。南坝小学有870名学生,官方数字是死亡173名,但民间流传了死亡400多名和600多名等多个版本。

 

  今年四月,县政府领导到学校视察工作,王兴碧反应了代课老师工资三个月都没发的情况。领导斥问校长,谁叫你们请代课教师的,县里明文规定不能请,你们怎么还要请?

 

  王知道自己下学期肯定教不了了,她拢好自己的头发,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我只想和小朋友在一起,三个月不发工资,我还是要去学校”。

王兴碧描述地震时像母鸡赶小鸡一样带出教室里最后四个学生

 

王兴碧描述当时情况,她像这样给学生竖大拇指

 

42名孩子,一个也不能少

 

南坝小学紧挨着公路边上,我教的是中班,教室是公路边那幢教学楼的第二间。我当时(5月12日下午)是14点10分到的学校。学校14点25打预备铃,30分上课,代课教师一般要早到一点。

 

我上午布置了作业,对孩子们讲,六一儿童节到了,看你们谁做得好哟,我们把做得好的小朋友名字贴到墙上。我进学校打开教室门,发现一个个都埋着小脑袋写作业呢。

 

过了几分钟,发现地面向上震动,我以为是旁边有大货车经过,所以没在意。

 

不久,感觉到第二次向上震动,我心里一惊,情知不妙,大喊:地震来了,孩子们快跑到操场去。我经历过76年地震的,所以马上反应过来了。

 

4月20日,我们班做过躲地震的游戏,小朋友们按我以前的要求逃到了操场上。我跑到门口的时候,发现还有曹亚峰、谢雨菡、谭禹牛、王雪四个小家伙不知所措,因为他们确实年龄太小,都四岁左右。

 

我赶紧折回来,这时第三次晃动了,左右摇摆。我像母鸡赶小鸡一样,用胳膊掳着他们往外跑。当我们离开教室,跑到操场边上的时候,一棵树倒了下来,把我们五人都埋在了沙堆里。

 

我脑袋顿时一片空白,眼睛一睁,全都是黑的。耳边响起曹亚峰的声音,“王老师救命,王老师救命”。

 

当我爬起来的时候,整个学校都成了瓦砾。曹亚峰的声音却还在喊。我知道,四个小家伙都在身旁。我一开始就找到了其中三个,把他们抱了出来;又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找到第四个小孩王雪。

 

我领着四个小孩到了操场,发现我们班的小朋友都蹲在操场上,这是我教他们做的,我向这些小孩竖起了大拇指。

 

但我发现还有两个小朋友地震前还在教室里面,怎么现在不见了呢?我围着操场开始寻找,终于在东边的沙堆里找到了东张西望的谢林,把他带回到操场中央。

 

还有一个叫贾光利的,字写得非漂亮,前面还在教室里写字,怎么也找不到他,我后来又找了十几天。最后才得知他回家了。因为他妈妈那天刚好在,他跑出来就去找妈妈了。

 

但我还是有很大遗憾,当天有四个小朋友不在教室,有三名在地震中丧生。一名死在校外出租屋,两名死在去学校的路上。

 

有个小孩的妈妈在路上多和熟人聊了几句,小孩被一块砖砸中。小孩说,老师教我们碰到地震要去操场中央。妈妈抱着小孩来到操场中央的时候,我说现在你赶快抱去医院吧。她妈妈刚抱出去不久又折回来说,医院也没了。

 

还有一个叫刘凤梅的小孩死在了出租屋,我去找了她几次才找到。

 

我们这里还是很重视安全教育的,但也有班级没有上过相关课程。有个姓吴的高年级学生说,谁这么坏,丢了一颗炸弹,把教室都炸平了。我后来还打报告申请我教学生躲地震的经验推广,但没有下文。

 

说到自己不能教书,王兴碧潸然泪下

 

王兴碧的学生

 

王兴碧四页申请教书的申请书

 

不发工资,我还是要教书

 

地震后的三天三夜我都没睡觉,挖出一个学生,我就去认一个,看有没有学前班的。因为四个幼儿园的老师,杜老师死了,戴老师受了伤,还有一个去调研一直没回来。

 

地震之后不久,我隐隐感觉有点害怕,因为学生死了那么多,变得生少师多的局面,我还能代课么?

 

果然,这一学期,平武不用代课老师了。

 

我就天天去学校,要去教这些孩子,我想把他们带到小学一年级。

 

学校不发工资了,我还是要去。要是自尊心强一点的话,我就不去教书了。但我心里就是一个念头,要教书。三个月不发工资算什么,我就是来教书的。

 

从1977年到1985年,我当过8年的民办教师,后来去了面粉厂当检验员。但我一直想教书,93年的时候,我天天跑去学校,问要不要老师。终于当上了代课老师,那时工资是60元,现在涨到了600元。

 

我写了一份四页的申请书,想继续教书。

 

4月中旬的时候,县长到学校视察,我想诉苦,看能不能解决我们的工资。哪知道县长马上就反问,谁叫你们请代课教师的,县里明文规定不能请,你们怎么还要请?

 

申请书你批不批,就是一句话啊,可没有人理我。

 

那些实习的医生护士,因为这次大地震的贡献,全部转正了,而我们这些代课老师却下岗了。

 

下学期肯定教不了书了,我想自己开一个幼儿园。资金倒不是关键,因为我租一个板房,才几百元。主要是要上面批准。我坚信自己开幼儿园一定能办很好。

 

学校能抗八级地震,学生们就不会死了

 

李长春首长坐直升机来视察的时候,学校叫我们到河边上等。他来了还和我握手,但我不知道他就是李长春。他用两个手握,我当时没反应过来,用一个手握,好像显得没礼貌。

 

他问我,你们家受灾如何?我家里虽然没有了,但人都还在,就说家里没啥子,但学生死得太惨了,希望以后把教室修得更坚固些。

 

没反应我当时代课教师的处境,我不后悔。当时想到学校能抗八级地震,学生们就不会死了。根本没有想到我连书都教不成了。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09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