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期

 

对话吴建民

 副刊推荐

深度:村官贪污30亿 深度:武汉马彩争“头牌” 深度:东方快车百年盛衰 深度:中国富二代接班:不做败家子? 深度:曹操墓的确认逻辑 深度:北川中学少年割喉杀人事件 深度:抢尸背后维稳逻辑   深度:中石油柴油泄漏真相 深度:到重庆去 为涉黑者辩护  深度:《阿凡达》:星际拆迁史经典案例 深度:为什么要骂张艺谋  深度:燕山大学20倍利润卖教育征地 深度:释永信曝与政府恩怨 深度对话:中国摄影金像奖造假风波

 

 

对话人物:吴建民

 

  吴建民,1939年生于重庆,1959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法文系,曾为毛泽东、周恩来、陈毅等老一辈国家领导人当过翻译。1991年初,他成为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兼发言人。1998年11月他被任命为中国驻法兰西共合国特命全权大使。现任外交学院院长、全国政协外委会副主任、全国政协副秘书长等。

 

《深度对话》往期回顾:

(一)对话范跑跑妻子:

美忠是个好男人

 

(二)对话徐光兴教授:

地震心里伤害恢复至少十年

 

(三)对话校长刘亚春:

北川中学哪有几十个亿

 

(四)北川幸存高三教师

的五年网络生涯

 

(五)对话民工律师周立太:

怕?老子就不上庭了!

 

(六)对话记者简光洲:

我为何第一个点“三鹿”的名

 

(七)对话航天四老屠守锷:

毛主席说导弹卫星我们都要

 

(八)对话记者孙春龙:

感谢温总理,我是他粉丝

 

(九)对话原住民高金素梅:

日本还没道歉,我们还在诉讼

 

(十)对话教授展江:

“封口费说明有媒体堕落了”

 

(十一)对话李鸿谷:

周老虎在今年还能成头条么

 

(十二)对话曹轲:

中国的报道是最透明的

 

(十三)对话钱钢:

我们的安全来自信息的透明

 

(十四)对话庄慎之:

我眼中的“网络威胁论”

 

(十五)对话鲁元珍:

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

 

(十六)对话张鸣:

敢告我反革命,让你不及格

 

(十七)对话白血病儿之父:

我要向总理磕一辈子头

 

(十八)对话前驻法大使:

中国30年没做过亏心事

 

(十九)对话闾丘露薇:

媒体应该怎样关注灾区

 

(二十)对话新华社记者朱玉:

“史上最牛校长”发现者

 

(二十一)对话北川籍记者郑楮:

那天,所有人都成了灾民

 

(二十二)新闻晨报记者张源:

没有一个地方像北川让我牵挂

 

(二十三)中青报冰点林天宏:

回家背后中华民族的坚韧

 

(二十四)南方周末朱红军:

真实基础上的主旋律才更持久

 

(二十五)南香红:

北川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十六)新京报张寒:

有些悲伤始终活在他们心里

 

(二十七)新闻晨报杨海鹰:

登上军方直升机的女记者

 

(二十八)对话张悦:

灾区老百姓才是英雄

 

(二十九)中国新闻周刊杨龙:

让灾民平静生活吧

 

(三十)史上最牛代课教师:

震后无法教书

 

(三十一)对话加藤嘉一:

太子党是日本最大问题

 

(三十二)对话江平:

不说违心话,不做违心事

 

(三十三)对话冯仑:

民企脱光了也要干干净净

 

(三十四)对话卫毅:

看不懂的巴东

 

(三十五)对话李普:

我从毛主席手里接过政府名单

 

(三十六)对话三代兵团人:

我们的理想与爱情

 

(三十七)对话戴庆媛:

我们不是被机枪押进新疆的

 

(三十八)对话王明达:

前教育部副部回忆高考与大学

 

(三十九)对话许庆亮:

上海特警乌龙剿匪幕后故事

 

(四十)对话孙中界:

不断指谁相信你是清白的

 
 
本栏目战略支持媒体>>>

南方人物周刊
 

先锋国家历史
 

新京报人物
 

新京报对话
 

中国新闻周刊
 

南都周刊
 
联合报道阵营>>>
 
 
 

  

中国人不能做蠢事

 

  有很多记者经常问我一个问题,说你们外交太软了,现在我们有这个实力了,该发脾气要发脾气,该拍桌子要拍桌子,该教训他们就要教训他们。这个听起来觉得很过瘾,但是你再仔细想想,你这样做,对中国会有什么好处?你很凶,你很厉害,人家想,你现在人均三千美元就这么凶了,将来人均两万美元你会怎么样啊?


  有些人就提出要不要抵制日货。我说什么年月阿,现在在中国的外国货多,还是在外国的中国货多,同学们就笑了。中国人不能做蠢事。

吴建民作客腾讯新闻“三人行”精彩语录【详细

 

吴建民:我们现在有自己的一套话语体系,说实在的人家听不太懂,对外交流的时候这套话语体系可能就要做适当的修改。甚至我觉得这套话语体系,我们一般的民众也不愿意接受。因为讲话是要人家听的,如果人家不愿意听的话,那你就需要做一定调整。

 

吴建民:我们这三十年没有做亏心事没有偷,没有抢,我觉得中国很多事情能够对世界讲清楚。

对话人物:吴建民 对话者:赵倩怡 摄影:李科 统筹:vingie 【我有话说

 

讲道理守规矩大家好
要照顾邻居,我好,我也希望你能好。这样的话,发展的阻力会小一点

 

深度对话:您曾经担任过驻法国大使,现在虽然在学校教书了,现在一定还对外交深有感情。


吴建民:外交五六十年前主要是政治、军事外交。但是由于世界发展,国与国之间相互依存上升,交往增多,它慢慢就扩大了,经济、文化、科技、教育、军事,包括现在的公共外交。


国与国之间交往的面跟现在是没法比的,中国人走到国外,外国人来到中国。中国有五千年文明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样的规模。


深度对话:外交部长杨洁篪在两会答记者问的时候提到了“人文外交”,您怎么看的?


吴建民:为什么强调人文外交的重要性,因为大家交往增多,就存在着一个如何增进相互了解的问题。


我搞了很长时间的外交,感觉你要认识一个国家,了解一个民族,可能需要懂得它的文化,因为文化决定人的观念,观念决定人的行为。这样的话,大家交往增多了,相互之间深化合作的愿望的增强,怎么做好?那么人文外交就提出来了,而且是越来越多。


你看我们奥运会,提出的三个口号,这在奥运会历史上是没有的。为什么这样提呢?这是考虑到世界的发展,考虑到中国的特色,所以这样把它联系起来了。杨部长讲到人文外交的问题,我想这是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提出来的。


深度对话:人文外交、公民外交,都是以公民为主体的行为,那您是怎么看待最近圆明园兽首骗拍事件的?这是中国公民自己的行为,但是也牵涉到外交的问题,您是怎么看待它的影响的呢?


吴建民:这就是我刚才讲的,世界发展的结果。过去外交就是政府,老百姓不大参与的。现在就是因为全球化的结果,行为体除了政府,官员,媒体,公众人士,然后就是老百姓,参与到中间,表达他的意见,采取他个人的行动,那他的行动当然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本图为资料图

深度对话:你认为这个影响是好的还是坏的?


吴建民:这个在国际上,有赞成,有反对。中国人比较多地是赞成,也有人不大赞成。我觉得这个事情应当说是中国在进步、在发展的时候,人们在思考很多问题。


有人说中国存在一个第三次百家争鸣的时候,各种观点很多。我想对中国老百姓来讲,参与国际上的事情多,应当给世界一个什么样的影响好?这是中国人在走向世界的时候应当考虑的一个问题。


第一,我们是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第二,现在增长速度很快。讲清底线。如果一个村子里面有一户人家,人很多,走的速度又很快,你说这个时候他要注意什么问题?他不要让人家感到害怕,因为你起来以后,大家倒霉。


那么什么样的人,别人不害怕呢?


第一,讲道理,第二,守规矩,第三,我发展起来了,我自私,我就想中国好,其他我不管,不行的。要照顾邻居,我好,我也希望你能好。这样的话,发展的阻力会小一点。


人是这样,国家更是这样。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多一点,你应当以一种什么态度起来?我想,不能简单化。


有很多记者经常问我一个问题,说你们外交太软了,现在我们有这个实力了,该发脾气要发脾气,该拍桌子要拍桌子,该教训他们就要教训他们。


这个听起来,有些人觉得很过瘾,大庭广众讲话,大概能得到很多掌声。但是你再仔细想想,你这样做,对中国会有什么好处?你很凶,你很厉害,人家想,你现在人均三千美元就这么凶了,将来人均两万美元你会怎么样啊?谁都不放在眼里了。


还是中国那句古话,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中国是一个很有理性的民族,世界上有的是使用强力,你不听话老子揍你,这种思路世界有有些国家就是这么做,结果如何,结果陷入了困境。


中国人同大家的关系都是友好的,我们花20年时间和大家的关系都在发展,我们自己也在很快发展,这多好,这两种思路第一种看起来很痛快,很带劲,但是这种带劲过后给国家会带来怎样的危害,没去考虑。


我认为第一种思路是比较谦和的.大家一起相处的时候,张牙舞抓的人大家喜欢,还是跟人家讲道理愿意帮助别人的人大家喜欢?

网民需要引导


深度对话:网民在外交上的影响力也在增强,您怎么样看待这个问题?中国政府应该怎样引导或者管理他们,使他们朝着那些方向前进呢?

 

吴建民:我觉得就是要引导.现在有点像百家争鸣,各种意愿,包括网上的各种意愿也在发表,我想中国人经过比较,看到哪种意见更好,慢慢就会走向理性。


我们都是年轻过来的,年轻容易激动,之后要想想有些激动也不一定对。对于一时的激动我觉得也不要责备,但是他们会懂的,慢慢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的事情多些,他们慢慢就会纠正过来。


要引导,要跟他们讨论,就像反日游行,政府安排了3个老大使到大学去讲话。我是其中一个,最多来听我讲得有5千人。


他们就说,我有事请可不可以问你啊?我说可以阿。他们说是递条子好还是直接问,递条子好筛选。我说直接问,年轻人,对话很好。


有些人就提出要不要抵制日货。我说什么年月阿,东西打开一看索尼的百分之九十五都是中国制造的,自己抵制自己不是愚蠢马?同学们热烈鼓掌。


要讲道理。我说你看看,现在在中国的外国货多,还是在外国的中国货多,同学们就笑了。中国人不能做蠢事。

吴建民侃侃而谈

谈中法关系

欧洲地位相对下降,他们有点失落


深度对话:关于中法关系,中国在处理中法关系时效果不明显,原因是?


吴建民:去年到今年出现了一些问题,它也不是偶然的,一要考虑大背景——全球化经济的变化。
有些国家的地位上升了,有些国家的地位相形之下就下降了,欧洲的地位相对有点下降,他们有点失落,这个是要看到。


第二是欧洲本身的过渡关系,它从15国过渡到27国,需要一个巩固的时间,很多矛盾。


去年到法国开会,他们的外长说17个外长开会讨论科索沃问题,开了3天都没有一个结果,这反映出来有一定的历史性。


因为欧洲前期不适应变化,中国人问他改革好不好,他说好。但是欧洲人怕改革,一改革,他的即得利益就会被损害。它这个状况跟中国发展很快又形成了一个对比,他们心里不开心。


但是不要因为中法关系出现问题就看的很悲观。就像今天杨部长讲,对中法关系前途是有信心的。


45年大发展,1960年双方建交贸易才1亿美元,去年快400亿。45年前,双方的交往有限。建交前我要去法国开会,法国人连签证都不给我,那时我一个学生连参加大会他都拒绝。现在,每年多少人去法国,多少学生到法国?


虽然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双发的共同利益还是共同的。前两天,法国的一颗卫星让中国来发射,美国人不是太开心。这说明双方的利益需要共同努力。总会找到一个方法。

谈食品安全
西方有些媒体夸大了

 

深度对话:“毒饺子”、“三鹿奶粉”这类事件会不会影响到中国形象?


吴建民:这有两个方面。第一,这确实是个问题。你看三鹿奶粉的问题,就是一个问题。我们要承认,因为我们的食品监管体制,食品安全跟发达国家还是有差距的。我在法国,吃牛肉出了毛病,48小时就能找出这个牛肉是哪个农户提供的,你说他敢乱来吗?但是我们吃了猪肉拉肚子了,你晓得是哪家生产吗?我们得承认这个问题。


第二,中国开始发发展,细节问题,西方有些媒体也夸大了。老是讲这个问题,就像毒饺子问题。在日本很多人不敢吃中国饺子,销量下降,但中国运到日本的饺子很多是日本在中国开厂制造的,他们的安全卫生食很有保障的。


这个是刑事案件,有人放毒了,正在查,还没查出来,比较复杂。我觉得中国人要有平常心,我们是很注意食品安全问题,不然为什么要通过食品安全法,就是要重视这个问题。为什么过去没有,过去大家没有完全认识到。认识到就好了,我们完全可以与国际合作,吸收它的先进标准。


深度对话:非常感谢吴先生接受访问。

吴建民正在“两会三人行”录制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