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期

 

对话孙春龙

 副刊推荐

深度:村官贪污30亿 深度:武汉马彩争“头牌” 深度:东方快车百年盛衰 深度:中国富二代接班:不做败家子? 深度:曹操墓的确认逻辑 深度:北川中学少年割喉杀人事件 深度:抢尸背后维稳逻辑   深度:中石油柴油泄漏真相 深度:到重庆去 为涉黑者辩护  深度:《阿凡达》:星际拆迁史经典案例 深度:为什么要骂张艺谋  深度:燕山大学20倍利润卖教育征地 深度:释永信曝与政府恩怨 深度对话:中国摄影金像奖造假风波

 

 

对话人物:孙春龙

 

  孙春龙,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主笔,社会调查部主任

  籍贯:陕西西安

  主要作品:四川地震系列报道,《临汾的忧伤》,“佘祥林冤案”报道等

 

《深度对话》往期回顾:

(一)对话范跑跑妻子:

美忠是个好男人

 

(二)对话徐光兴教授:

地震心里伤害恢复至少十年

 

(三)对话校长刘亚春:

北川中学哪有几十个亿

 

(四)北川幸存高三教师

的五年网络生涯

 

(五)对话民工律师周立太:

怕?老子就不上庭了!

 

(六)对话记者简光洲:

我为何第一个点“三鹿”的名

 

(七)对话航天四老屠守锷:

毛主席说导弹卫星我们都要

 

(八)对话记者孙春龙:

感谢温总理,我是他粉丝

 

(九)对话原住民高金素梅:

日本还没道歉,我们还在诉讼

 

(十)对话教授展江:

“封口费说明有媒体堕落了”

 

(十一)对话李鸿谷:

周老虎在今年还能成头条么

 

(十二)对话曹轲:

中国的报道是最透明的

 

(十三)对话钱钢:

我们的安全来自信息的透明

 

(十四)对话庄慎之:

我眼中的“网络威胁论”

 

(十五)对话鲁元珍:

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

 

(十六)对话张鸣:

敢告我反革命,让你不及格

 

(十七)对话白血病儿之父:

我要向总理磕一辈子头

 

(十八)对话前驻法大使:

中国30年没做过亏心事

 

(十九)对话闾丘露薇:

媒体应该怎样关注灾区

 

(二十)对话新华社记者朱玉:

“史上最牛校长”发现者

 

(二十一)对话北川籍记者郑楮:

那天,所有人都成了灾民

 

(二十二)新闻晨报记者张源:

没有一个地方像北川让我牵挂

 

(二十三)中青报冰点林天宏:

回家背后中华民族的坚韧

 

(二十四)南方周末朱红军:

真实基础上的主旋律才更持久

 

(二十五)南香红:

北川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十六)新京报张寒:

有些悲伤始终活在他们心里

 

(二十七)新闻晨报杨海鹰:

登上军方直升机的女记者

 

(二十八)对话张悦:

灾区老百姓才是英雄

 

(二十九)中国新闻周刊杨龙:

让灾民平静生活吧

 

(三十)史上最牛代课教师:

震后无法教书

 

(三十一)对话加藤嘉一:

太子党是日本最大问题

 

(三十二)对话江平:

不说违心话,不做违心事

 

(三十三)对话冯仑:

民企脱光了也要干干净净

 

(三十四)对话卫毅:

看不懂的巴东

 

(三十五)对话李普:

我从毛主席手里接过政府名单

 

(三十六)对话三代兵团人:

我们的理想与爱情

 

(三十七)对话戴庆媛:

我们不是被机枪押进新疆的

 

(三十八)对话王明达:

前教育部副部回忆高考与大学

 

(三十九)对话许庆亮:

上海特警乌龙剿匪幕后故事

 

(四十)对话孙中界:

不断指谁相信你是清白的

 
 
本栏目战略支持媒体>>>

南方人物周刊
 

先锋国家历史
 

新京报人物
 

新京报对话
 

中国新闻周刊
 

南都周刊
 
联合报道阵营>>>
 
 
 

  “最后我想说的一句话是,感谢温总理,我是他的粉丝,他的批示让真相大白,也让我得到佑护”

 

  十一长假结束,国务院就组成山西娄烦尖山铁矿“8•1”特别重大排土场垮塌事故调查组,调查组组长、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王德学表态,这起事故并非当初认定的自然灾害,而是重大责任事故。安全监管总局新闻发言人黄毅称,已把是否存在事故瞒报作为重要调查内容。安监总局也将向孙春龙供职的《瞭望东方周刊》颁发奖金奖励其监督行为。

 

  新华社旗下杂志《瞭望东方周刊》主笔孙春龙在写下《娄烦:被拖延的真相》一文后,又将该事件质疑发到了自己博客,并写了《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一封信》,此信被温总理批示。

 

  从死亡 9 人到死亡 41 人,这个数字变化背后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一线调查记者孙春龙向你讲述幕后真相。

 

 

孙春龙勇敢揭露瞒报事故后,不少网友发来短信为他鼓励加油

对话人物:孙春龙 对话者:沈洪 vingie【孙春龙博客

 

事故现场被铁丝网封锁

不敢住旅馆,假扮装修工人暗中调查

 

我们领导说“你看着也像(装修工),像矿工也好,像装修工人也好,就不像个记者

 

claire :什么时候接到报料?

 

孙春龙: 8 月 1 日 在网上看到了新闻发布,说山西发生了这起事故。

 

claire :当时有怀疑么?

 

孙春龙:当时就觉得这个数字有问题, 9 个,太接近 10 这个槛儿了,很可疑。 10 个以上就属于重大安全事故, 30 个以上就是特别重大了。然后就一直关注,在贴吧里看到网友说数字有瞒报,我也通过当地一些朋友了解情况,报道出来的死亡人数很值得怀疑,然后向领导汇报,领导安排尽快去,并一定要尽全力核实清楚。

 

claire :什么时候去的现场?

 

孙春龙:看到新闻之后我每天都在关注,到了 8 月 14 日 左右,发现当地公布的遇难者人数一直没有多在变化,觉得时机差不多,应该去了。根据以往经验,类似事件不能直接接触官方,就事先做了很充分的准备工作。在太原待了两天,联系采访家属,包括现场各种消息也都有所掌握。

 

去到那里,离县城还有三四百米我就下车了,果然遇到关卡查车。其实之前考虑派年轻记者去,但怕没经验,被查明身份就遣返,所以还是我走一趟。到了以后也没敢住宾馆,有外地陌生人登记,都会被查。是在建筑工地上和一个装修工人一起住了两天。他还做刀削面和西红柿炒鸡蛋给我吃。

 

去到娄烦的时候,在大街上跟家属碰面采访。很快他们就会接到电话,被问身边的人是谁。我提前都跟他们交待好了,就说是个装修工人。回来后我跟领导汇报,我们领导说“你看着也像,像矿工也好,像装修工人也好,就不像个记者。” ( 笑 ) 其实很多次采访中乔装打扮都很有效。襄汾溃坝事件那次,我戴头盔、穿着迷彩服开车去现场,十几个关卡,被查问的时候都说是去跟推土车司机换班,一路被放行。

 

claire :怎么还准备了迷彩服?

 

孙春龙:那是我在四川地震采访的时候买的,我在四川地震采访了一个月,看见了生命的伟大和渺小,有很多感触。这次采访灾难,又见到一个个生命的消逝。他们的尸体一个个从我身边抬走。

作为记者,他现在成为了被采访的人

 

“我必须发出声音”

 

claire :采访家属顺利吗?

 

孙春龙:一开始他们根本不相信记者,怀疑我的身份,他们就觉得记者都是拿了钱不会把事情报出来,不愿意接受采访。这让我觉得很辛酸,记者这个职业的口碑已经如此,也更坚定了想法,一定要把事情报出来。事实上,我最痛恨那些整天去敲诈勒索别人的记者。如果我去做,可能早已经是百万甚至千万富翁了,但我不会抹杀自己的人格去做这种事,我虽然守得清贫,但我感觉自己精神上很富有。虽然这份职业有时让我遭遇很大的压力,包括身边亲近的人都会不理解,很孤独,很无奈。但我想必须要有人来留守,守住良知。

 

claire :那后来怎么想到举报信这种形式?

 

孙春龙:我印象特别深,我的稿子写好后,我们领导特别谨慎,再三对我稿子的细节一一进行了核实,并做了一些删改。其实我们还掌握的一些东西没有报道出来。当时大家都认为这是一篇非常好的稿子,出来之后肯定会引起反响。作为一个记者,我去现场采访了,把稿子写出来了,可以说我已经尽到职责了。但结果呢,这篇稿子出来后,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样,上网后很快就被删除了,当地也没有任何反馈,也根本没起到引导舆论的效果,事情没有结果,做记者的手段已经穷尽了,那我作为公民,用博客这种形式,再做一次努力,也是记者工作的一种延伸。

 

claire :考虑过可能的风险吗?

 

孙春龙:实际上写举报信的时候并没有风险, 9 月 14 日 写的吧,我相信那些文字能打动人,因为我是带着感情真心去写的。但是不知道引起这么大的反响。那么多人关注、转载,发了删,删了再发。实际上,影响越来越大,压力也随之而来。真正的压力来自于被关注。如果没人关注,其实很安全的哈哈。因为你做得越多,对手越强大。那里我突然想到我们杂志曾经发表过的一篇文章的标题“一张纸背后是铜墙铁壁”。那么多力量压过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小蚂蚁,很无力,很弱势。但想想那些家属,他们更弱势。我如果不能发出声音,他们就更不能了。所以我必须发出声音。

网友给孙春龙的鼓励

 

“ 635 条短信我一条没删”

 

举报信受到那么大关注之后,很多人给我发短信。目前已经有 635 条,我都保存着

 

claire :如果真的有风险。。。

 

孙春龙:其实国庆期间压力非常大。焦虑这个词安在身上真是一点不为过。经常一个人不说话,就抽烟沉思。国庆我一直在一个外省朋友那里,自己钓鱼钓了好几天。银行卡密码什么的全告诉老婆了,平时都不说的。(笑)还有就是跟几个知己朋友都交待了,没明说,就说以后帮忙照顾老婆孩子之类的,他们都知道的其实。手头上的一些记者稿子,我也尽量催他们在国庆前搞定,其它一些重要事情都先处理了。

 

claire :承受那么大压力,你如何调节心态?

 

孙春龙:举报信受到那么大关注之后,很多人给我发短信。目前已经有 635 条,我都保存着,一条都没删。压力很大的时候我就拿出来看看,一条一条看。这些让我感觉有所安慰吧。其实每个个体都会在付出和得到上去做权衡。我不会伟大到不求任何回报,去做这些报道。我的回报就是作为记者的成就感和荣誉感。可能之前我会害怕,但是有这么多关注和支持,我不害怕了,因为有这么多人的认可。我非常追求这种精神上的满足。做记者是我从小的梦想,渴望强大,我想童年有过弱势经验的,多多少少都会有这样的心理机制吧。 ( 笑 ) 在我压力最大的时候,我的领导不时地鼓励我、安慰我,而且他们的指示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保护记者安全,我从内心感激他们。另外,在国庆后,安监总局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对我们杂志进行了肯定,这之后,我的压力就小多了。

事故现场

 

One world, one dream

 

我们的刊物、我和我的同事……所做的事情,追根究底还是为了党,为了国家,和老百姓的利益

 

claire :这次报道是您从业经历的巅峰吗?

 

孙春龙:从目前受到的关注和反响来看,可以说是空前的,但我希望我还要继续为新闻事业做贡献。(笑)只会更坚定了我的信念,做下去,不停地去突破。我想当职业生涯结束的时候回首,如果发现做成了那么几件事,也就行了。什么也没做的那种精神空虚和失落,我是受不了的。

 

Claire :作为一名调查记者,您怎么看待自己的作品?

 

孙春龙:可能从业之初,我想的也是要去批评要曝光,但时间久了你会发现,你曝光了一起,可能还有一百起在等着你。所以我觉得建设性很重要。一篇调查报道,你有没有点到问题的实质,就算批评,你能不能让牵涉的利益群体心服口服?我不想和任何个人过不去。我常常跟我们的记者说,作为一个记者,你要能站到你的对立面去看问题,设身处地地去想,假如你是一个官员,甚至一个小姐,你会怎么做。比如这次娄烦的报道,那个县长估计会受到一些影响,但我后来和他有过交流,而且互相都很尊重。

 

claire :总结一下您这次报道的感受吧。

 

孙春龙:我想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的刊物、我和我的同事……所做的事情,追根究底还是为了党,为了国家,和老百姓的利益。这是最根本的。我们《瞭望东方周刊》的报道也好,举报信也好,我们没有违背国家的利益。奥运的口号 one world , one dream ,我每次看到都会心潮澎湃,在我看来这个 dream 就是让世界更好。谁愿意让丑恶的事情存在?没有。只是在涉及个人利益的时候,会有权衡,选择不同,结果不同罢了。我做的就是我们大家同样需要的事。我相信正义终将压倒邪恶,但前提是你要光明正大,我做的任何事情都可以拿到桌面上来说。

 

claire :国家对这次事故问题非常重视。

 

孙春龙:在十一期间安监总局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在这次事件的作用,新闻发言人说这篇报道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此事件之所以从‘自然灾害'变为‘重大责任事故'源自一名记者发表在博客上的《致山西省代省长 王 君一封信》,此信得到了中央领导的批示。”

 

最后我想说的一句话是,感谢温总理,我是他的粉丝,也是他的子民,他的批示让真相大白,也让我得到佑护。作为一位最底层的子民,我切身感受到了一位总理给我带来的温暖。

事故现场悲伤的遇难者家属

 

■ 事件回顾

 

【 8 月 1 日 】

山西省娄烦县寺沟村尖山铁矿发生了山体滑坡的事故,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有 11 人被埋。后此事被当地确定为一起因为山体滑坡所致的自然灾害。

 

【 8 月 2 日 】

有网友在百度娄烦吧中发表言论,称当地政府瞒报死亡人数。《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和特约撰稿人王晓开始调查此事。

 

【 8 月底】

《瞭望东方周刊》发表《娄烦:被拖延的真相》,指出娄烦事故存在着瞒报谎报的行为,死亡人数至少在 41 人以上,而且事故也不是自然灾害,而是一起重大责任事故。

 

【 9 月 14 日 】

孙春龙在其博客上发表了《致山西省代省长 王 君一封信》的举报信。

 

【 9 月 17 日 】

中央领导在“有博客刊登举报信反映 8 月 1 日 山西娄烦县山体滑坡事故瞒报死亡人数”上作出了重要批示,要求山西省人民政府和国务院山西省襄汾县新塔矿业公司“ 9 · 8 ” 特别重大尾矿库溃坝事故调查组进行核查。

 

【 9 月 18 日 】

孙春龙参与到“ 8 · 1 ” 事故核查指导组。从 9 月 22 日 至 29 日一周时间内,核清了死亡、失踪人数,累计找到了 41 具遇难人员遗体,另有 6 件残肢。

 

【 10 月 6 日 】

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山西省娄烦尖山铁矿“ 8 · 1 ” 特别重大排土场垮塌事故调查组成立。事故调查组还邀请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同志参加。

 

【 10 月 7 日 】

安全监管总局召开新闻会通报9起特大事故的初步调查情况,山西省娄烦尖山铁矿“ 8 · 1 ” 特别重大排土场垮塌事故,遇难和失踪共 45 人。新闻发言人黄毅请孙春龙与王晓参加,并公开对两人表示感谢,还表示要给予物质奖励。新华社与《瞭望东方周刊》陆续发表相关文章,披露山西娄烦尖山铁矿“ 8 · 1 ”特别重大排土场垮塌事故前后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