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期

对话丹尼尔·波内曼

 副刊推荐

深度:村官贪污30亿 深度:武汉马彩争“头牌” 深度:东方快车百年盛衰 深度:中国富二代接班:不做败家子? 深度:曹操墓的确认逻辑 深度:北川中学少年割喉杀人事件 深度:抢尸背后维稳逻辑   深度:中石油柴油泄漏真相 深度:到重庆去 为涉黑者辩护  深度:《阿凡达》:星际拆迁史经典案例 深度:为什么要骂张艺谋  深度:燕山大学20倍利润卖教育征地 深度:释永信曝与政府恩怨 深度对话:中国摄影金像奖造假风波

 

  “绿色对话”是“《南方周末》绿色工作室”与腾讯网“深度对话”栏目强强联手推出的高端人物访谈栏目。我们欢迎广大网友对“绿色对话”提出意见和建议。

  《南方周末》绿色团队:
  吴传震、朱红军、曹海东、孟登科、何海宁、徐楠、吕明合、袁瑛、吕宗恕[详细]

 

《深度对话》往期回顾:

(一)对话范跑跑妻子:

美忠是个好男人

 

(二)对话徐光兴教授:

地震心里伤害恢复至少十年

 

(三)对话校长刘亚春:

北川中学哪有几十个亿

 

(四)北川幸存高三教师

的五年网络生涯

 

(五)对话民工律师周立太:

怕?老子就不上庭了!

 

(六)对话记者简光洲:

我为何第一个点“三鹿”的名

 
 

(八)对话记者孙春龙:

感谢温总理,我是他粉丝

 

(九)对话原住民高金素梅:

日本还没道歉,我们还在诉讼

 

(十)对话教授展江:

“封口费说明有媒体堕落了”

 

(十一)对话李鸿谷:

周老虎在今年还能成头条么

 

(十三)对话钱钢:

我们的安全来自信息的透明

 

(十五)对话鲁元珍:

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

 

(十六)对话张鸣:

敢告我反革命,让你不及格

 

(十七)对话白血病儿之父:

我要向总理磕一辈子头

 

(十八)对话前驻法大使:

中国30年没做过亏心事

 

(十九)对话闾丘露薇:

媒体应该怎样关注灾区

 

(二十)对话新华社记者朱玉:

“史上最牛校长”发现者

 

(二十一)对话北川籍记者郑楮:

那天,所有人都成了灾民

 

(二十二)新闻晨报记者张源:

没有一个地方像北川让我牵挂

 

(二十三)中青报冰点林天宏:

回家背后中华民族的坚韧

 

(二十四)南方周末朱红军:

真实基础上的主旋律才更持久

 

(二十五)南香红:

北川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十六)新京报张寒:

有些悲伤始终活在他们心里

 

(二十七)新闻晨报杨海鹰:

登上军方直升机的女记者

 

(二十八)对话张悦:

灾区老百姓才是英雄

 

(二十九)中国新闻周刊杨龙:

让灾民平静生活吧

 

(三十)史上最牛代课教师:

震后无法教书

 

(三十一)对话加藤嘉一:

太子党是日本最大问题

 

(三十二)对话江平:

不说违心话,不做违心事

 

(三十三)对话冯仑:

民企脱光了也要干干净净

 

(三十四)对话卫毅:

看不懂的巴东

 

(三十五)对话李普:

我从毛主席手里接过政府名单

 

(三十六)对话三代兵团人:

我们的理想与爱情

 

(三十七)对话戴庆媛:

我们不是被机枪押进新疆的

 

(三十八)对话王明达:

前教育部副部回忆高考与大学

 
 

(四十)对话孙中界:

不断指谁相信你是清白的

 

美国能源部副部长丹尼尔·波内曼(Daniel Poneman):2009年5月18日,丹尼尔·波内曼经由奥巴马提名后成为为美国能源副部长,同时也担任该部门首席运营官。丹尼尔·波内曼毕业于哈弗大学,获得法学博士,并在牛津大学进修政治学。他精通国家安全事务并著有多部著作。1989年作为白宫学者进入白宫,第二年进入国家安全局工作。从1993年到1996年,他身兼总统助理和国家安全局不扩散及出口控制总监两职,还参与同非洲、亚洲、欧洲、拉美以及前苏联的洽谈及顾问工作。离开白宫后,他成为评估联邦政府打击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扩散组织委员会的成员。在Scowcroft集团组织工作期间,他对法律、金融、出口交易控制等领域实践颇丰。

 

一方面,作为原料的低浓度铀极有可能被别有用心的国家浓缩成可用于核武器的高浓度铀。另一方面,核电厂的核废料中含有大量的钚,是制造原子弹的重要材料。

沉睡已久的全球核工业正在大规模复苏。2009年底,印度宣布了一项超过中国的核能发展计划,位居全球第一。而中国正在考虑将现有的核能发展计划扩大75%。

 

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核能生产国,在沉寂数年后,美国也将新建核电站重新提上日程。


在人类使用能源的历史中,没有一种能源可以超越核能的强大,也没有一种资源会像核燃料一样,从它在摇篮里被悉心培养,直致渐渐衰老走向坟墓的生命过程中,都被世界广泛关注。

 

因其强大,它曾一度被视为新能源的宠儿,也正因其强大,也带来了世人对于环境与军事安全的恐惧。于是在近半个世纪以来,它始终在世界各国连绵交错的发展与停建呼喊声中蹒跚前进。

 

这样的状态,似乎正随着人类的另一个时代课题的来临而被改变——这就是应对气候变化。


 核能真的是世界未来绿色的希望么?世界核能的复苏将给人类带来怎样的挑战?2009年底,美国能源部副部长波内曼在接受“绿色对话”采访时,表示了其坚定不疑的支持态度——核能,是未来低碳能源的核心。

对话人物:丹尼尔·波内曼 对话者:周嵘(南方周末绿色工作室)  页面:张杰【我有话说

美国能源部副部长丹尼尔·波内曼参加国际原子能机构大会

波内曼参观新能源工厂

G深度对话:美国政府现在对待核能发展的态度如何?核能在美国未来的能源结构中占据什么样的位置?

波内曼:我们认为,核能是全球未来低碳能源的核心部分。美国现在有20%的电能来自于核能,70%的清洁电来自于核电。

作为我们对低碳发展承诺的一部分,我们非常希望看到将来全球能够建成更多的核电站。

奥巴马总统正在大力推进民用核能的全球合作,如他四月份在布拉格发表的演说,我们希望所有希望发展和平发展核能的国家得到持续稳定的核燃料供应。

G深度对话:作为中美能源技术合作的一部分,全球第一个采用美国AP1000技术的第三代核电站已经在中国开始建设。美国什么时候计划建设自己的新一代核电站?

波内曼:我所在的能源部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促进美国核能源的发展,给核工业提供长期保障。

美国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建设新的核电站,我们现在正在为重新启动核电站建设创造条件,但是电站建设的进度取决于投资者,所以现在还没有具体计划与日程。

但是我们都期待不久的将来会有新的AP1000核电站。

波内曼访问中国

G深度对话:朱棣文部长访华期间,中美双方曾发表过要共同建立中美清洁能源技术合作中心的声明,现在有没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奥巴马总统访华,包括您这次来北京,是否意味着与中国政府在清洁能源合作上达成了新的意见?

波内曼:自7月发表声明以来,我们一直在探讨双方的合作,虽然现在还没有正式的合作声明出台,但双方都坚信在新能源方面有广阔的合作前景。

能源部一直致力于清洁能源的发展,我这一次来华也与中国政府就双方在节能建筑,提高能效,清洁煤,新能源汽车等领域的技术合作进行了许多交流,我们讨论了合作的议程,并取得了丰富的成果。

G深度对话:我们注意到现在全世界都在扩张核能,比如中国、印度都提出了很大的核能发展计划,您如何看待核能在中国的发展?如何解决人类日益扩大的核原料需求?

波内曼:不错,豪不夸张地说,现在全球的核工业已进入高速发展期。中国在核工业的发展已经相当成熟,我们和中国在这个领域有非常好的合作,AP1000的技术转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同时,在核能的应用上,安全、稳定的核源原料供应是关键。建设核电站的成本大大超出核燃料的成本,没有哪个国家希望看到自己的核电站因没有稳定的燃料供应而停产。

出于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所有希望发展低碳能源的国家都希望扩大核电产能,所以我们需要通过GNEP的合作机制,在全球建立一套“从摇篮到坟墓”的核燃料供应系统,让所有希望和平发展核能的国家都能可靠、安全的原料供应。

G深度对话:您能详细解释一下GNEP的“丛摇篮到坟墓”的燃料供应机制吗?

波内曼:“从摇篮到坟墓”的燃料供应,旨在为全球的核燃料建立一个规范的市场。

核燃料的提炼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需要对铀矿进行开采、转化、提炼、浓缩,然后加工成燃料棒,运输到核电站被应用。

而对于丛核电站反应堆里出来的核废料,现在在世界上普遍进行有两种处理,一种是将其送到符合地质条件的地方进行永久储藏;另一种是将其进行再循环再造。

循环再造的过程是十分复杂的,许多的国家没有这样的能力,因为需要上亿美金的投入。通过GNEP的燃料供应系统,没有能力进行核燃料循环再造的国家可以通过国际间的合作,获得稳定的燃料供应。

G深度对话:但是这么多的核原料在全世界范围内运输会不会带来更多的安全隐患?

波内曼:民用核能致命的脆弱并不在于自身的运行,而在于某些国家,会借发展民用核能的名义提取核武器用铀。

一方面,作为原料的低浓度铀极有可能被别有用心的国家浓缩成可用于核武器的高浓度铀。另一方面,核电厂的核废料中含有大量的钚,是制造原子弹的重要材料。

这也是我们在于选择GNEP的伙伴的时候非常小心,严格遵守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是成为GNEP成员的前提。

通过GNEP的燃料供应系统,一方面可以让没有能力进行核废料循环再造让的国家获取稳定的铀资源,同时可以将核废料循环再造集中在某几个国家,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某些国家借发展核电发展核武器,减少核扩散的风险。

大亚湾核电站

我国第一座内陆核电站咸宁大畈核电站效果图

G深度对话:关于核废料的循环处理一直也是一个敏感的政治话题。美国自70年代以来一直反对将民用核废料进行再处理,但在2007发起了GNEP。有没有哪些希望发展核能的国家是美国政府不愿意看到的?有没有可能全球范围内,建立一个统一的标准处理程序 ?

波内曼:我们欢迎所有希望和平发展核能的国家都加入GNEP。当然我们对成员国的挑选会非常严格。

伊朗最近提出了一些要求,但我认为,只要它遵守核不扩散的承诺,他依然是受欢迎。

我个人在30年前就从事防止核武器扩散方面的工作,一直努力推动各国在核废料处理过程达成统一标准,但是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

奥巴马总统在这个问题上显示了充分的领导力,现在通过GNEP的合作机制已经非常接近这样的效果。

曾经发生核泄漏事故的美国三里岛核电站

G深度对话:美国的清洁能源法案,现在怎么样了?

波内曼:美国的清洁能源发案虽然已经在众议院通过,但依然有待参议院的审议。

我们一直在努力地推进这项立法。丛外交层面上,我们一直坚持对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并且与很多国家开展对话。

在这个领域里我们和其他的国家一起,做了不少贡献。同时我们也看到,全世界人民对应对气候变化的认识在变得更广泛、更深入。

G深度对话:但在气候变化中所承担的责任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一直存在较大的分歧。而在美国众议院审议清洁能源法案的过程中,附加了许多不利于中国印度等不接受排放上限国家的条款,使得这种分歧在恶化。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波内曼: 在气候变化的问题上我们一直与很多国家进行密切合作,当然包括印度和中国。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与奥巴马总统曾进行过很好的交谈。我们期待并保持对气候变化的关注。

当然基于多方的立场,依然存在很多差异,但我们至少达成了一项共识,那就是现在已经是行动的时候了。

也基于此,我们已经有了很多在清洁能源领域里的合作的动力,所以我们只需要继续推动它。

背景:
1.GNEP是由中美法日俄五国于2007年5月共同创立,目的是通过建立新的多边国际合作机制,采取安全、可靠、防止核扩散的方式,推动先进核能技术联合研发,促进核能在全球的发展。

2.AP1000,非能动型压水堆核电技术,由美国西屋公司研发,2006年12月在中国核电招标中成功竞标,向中国进行技术转让。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09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