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期

 

对话鲁元珍

 副刊推荐

深度:村官贪污30亿 深度:武汉马彩争“头牌” 深度:东方快车百年盛衰 深度:中国富二代接班:不做败家子? 深度:曹操墓的确认逻辑 深度:北川中学少年割喉杀人事件 深度:抢尸背后维稳逻辑   深度:中石油柴油泄漏真相 深度:到重庆去 为涉黑者辩护  深度:《阿凡达》:星际拆迁史经典案例 深度:为什么要骂张艺谋  深度:燕山大学20倍利润卖教育征地 深度:释永信曝与政府恩怨 深度对话:中国摄影金像奖造假风波

 

 

对话人物:鲁元珍

 

  1987年5月27日生,天津人。毕业于天津市第一中学,现为中国人民大学信息学院学生。人大手语社成员,表演手语视频《稻香》在网上走红。

  鲁元珍也是鸿雁志愿者服务队队员,手语版《稻香》视频就是在鸿雁手语角拍摄的。

 

《深度对话》往期回顾:

(一)对话范跑跑妻子:

美忠是个好男人

 

(二)对话徐光兴教授:

地震心里伤害恢复至少十年

 

(三)对话校长刘亚春:

北川中学哪有几十个亿

 

(四)北川幸存高三教师

的五年网络生涯

 

(五)对话民工律师周立太:

怕?老子就不上庭了!

 

(六)对话记者简光洲:

我为何第一个点“三鹿”的名

 

(七)对话航天四老屠守锷:

毛主席说导弹卫星我们都要

 

(八)对话记者孙春龙:

感谢温总理,我是他粉丝

 

(九)对话原住民高金素梅:

日本还没道歉,我们还在诉讼

 

(十)对话教授展江:

“封口费说明有媒体堕落了”

 

(十一)对话李鸿谷:

周老虎在今年还能成头条么

 

(十二)对话曹轲:

中国的报道是最透明的

 

(十三)对话钱钢:

我们的安全来自信息的透明

 

(十四)对话庄慎之:

我眼中的“网络威胁论”

 

(十五)对话鲁元珍:

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

 

(十六)对话张鸣:

敢告我反革命,让你不及格

 

(十七)对话白血病儿之父:

我要向总理磕一辈子头

 

(十八)对话前驻法大使:

中国30年没做过亏心事

 

(十九)对话闾丘露薇:

媒体应该怎样关注灾区

 

(二十)对话新华社记者朱玉:

“史上最牛校长”发现者

 

(二十一)对话北川籍记者郑楮:

那天,所有人都成了灾民

 

(二十二)新闻晨报记者张源:

没有一个地方像北川让我牵挂

 

(二十三)中青报冰点林天宏:

回家背后中华民族的坚韧

 

(二十四)南方周末朱红军:

真实基础上的主旋律才更持久

 

(二十五)南香红:

北川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十六)新京报张寒:

有些悲伤始终活在他们心里

 

(二十七)新闻晨报杨海鹰:

登上军方直升机的女记者

 

(二十八)对话张悦:

灾区老百姓才是英雄

 

(二十九)中国新闻周刊杨龙:

让灾民平静生活吧

 

(三十)史上最牛代课教师:

震后无法教书

 

(三十一)对话加藤嘉一:

太子党是日本最大问题

 

(三十二)对话江平:

不说违心话,不做违心事

 

(三十三)对话冯仑:

民企脱光了也要干干净净

 

(三十四)对话卫毅:

看不懂的巴东

 

(三十五)对话李普:

我从毛主席手里接过政府名单

 

(三十六)对话三代兵团人:

我们的理想与爱情

 

(三十七)对话戴庆媛:

我们不是被机枪押进新疆的

 

(三十八)对话王明达:

前教育部副部回忆高考与大学

 

(三十九)对话许庆亮:

上海特警乌龙剿匪幕后故事

 

(四十)对话孙中界:

不断指谁相信你是清白的

 
 
本栏目战略支持媒体>>>

南方人物周刊
 

先锋国家历史
 

新京报人物
 

新京报对话
 

中国新闻周刊
 

南都周刊
 
联合报道阵营>>>
 
 
 

视频由受访者提供

 

  “多少人能够承受沉默,多少人愿意走进无声,多少人能读懂寂静世界里的故事,多少人能用双手创造另一片天空”

 

  我们真的不应该做点什么吗? 在我们身边还存在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一个永远不会有音乐的旋律,一个只能用双手来说话的世界。我们多么希望这两个世界之间的隔膜有一天能够消失,不同的人群能够真正融合在同一个社会中,我想我们一定会继续努力下去。——节自鲁元珍校内博客

 

  “人大女生手语版《稻香》”在各大视频网站很火,鲁元珍也享受了一把做明星的感觉。甚至外校的学生还专门跑过来找她学手语版《稻香》。这个21岁的天津小女孩,性格开朗。从小父母援藏,二十多年来,她与爷爷奶奶一块生活,每年只有很少的时间与父母团聚。但大学生活让小女孩的内心充满了阳光。她说她很喜欢手语,每次打起手势,往往能陶醉在曼妙的手语表达之中。

 

对话人物:鲁元珍 对话者:claire 摄影:科儿 统筹:vingie 页面:claire 【我有话说

 

 

我猜我猜我猜猜——鲁元珍手语连连看,你能读懂哪些?

 

(1)

 

(2)

 

(3/4)

鲁元珍这四组手势分别是在说?
A (1)沉默的世界不寂寞 (2)沟通从手到心 (3)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 (4)无声的世界充满爱
B (1)无声的世界充满爱 (2)沉默的世界不寂寞 (3)沟通从手到心 (4)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
C (1)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 (2)无声的世界充满爱 (3)沉默的世界不寂寞 (4)沟通从手到心
D (1)沉默的世界不寂寞 (2)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 (3)无声的世界充满爱 (4)沟通从手到心

 

鲁元珍手语版QQ

 

“当时闹着玩嘛,我就随便表现了一下,打得比较high吧。”

 

Claire:《稻香》是怎么传到网上去的?

 

鲁元珍:传过两次。先是我们鸿雁志愿者的一个师姐,她把很多手语歌上传到优酷,我的《稻香》一开始就是她传的。还是和之前的那些视频一样。后来我的另一个舍友觉得《稻香》特别好,就上传到自己的播客,点击量很高。然后不知道怎么就被推荐到播客首页了,网友的关注度很高。反正是意想不到的一件事情。

 

Claire:你是怎么知道那个视频很火的?

 

鲁元珍:好像我同学是星期六晚上传的吧,然后我星期天晚上收到我另个同学的短信,说你上首页了。一开始我还不知道什么东西上了首页。后来告诉我是手语,然后我觉得可能是同学给传的,还是不太相信。因为以前他们也传过很多。当时已经断网了,我也没法核实。当时也不太在意吧,然后第二天我打开校内,发现有很多很多很多留言。我就知道应该是真的了。

 

Claire:当时什么感觉?

 

鲁元珍:一夜成名的感觉。(笑)好的方面呢,就是这样可以更好地宣传手语,让更多的人知道手语的魅力吧,然后有更多人来关注聋哑人的世界。但是最近也有好多陌生人给我打电话发短信,都不知道他们是谁。

 

Claire:你想过有那么多人点击嘛?

 

鲁元珍:没想到那个视频有那么多人来点,然后校内上也好多人来踩,留言,要求加好友什么的。现在还好,前两天特别多。基本上我都加了吧,到校内上来找我的,一定都是手语爱好者。加了他们,让他们更多了解手语,还有我们平时举办的活动啊什么的。

 

Claire:这件事给你生活带来什么变化了吗?

 

鲁元珍:没有什么变化吧,就是被关注度高了,给我留言的人多了。有很多想学手语的人会来找我。

 

 

Claire:《稻香》这首歌练了多久?

 

鲁元珍:一天多吧。那次是鸿雁组织的手语角的第一个活动。让我们每个人都上去表演一首歌。然后当时我不知道表演什么,就让另一个同学教我一首歌。《稻香》就是她编的,她那天有事去不了手语角,于是就教给我。是周四教的,周五我练了一天。周六就上去表演了。

 

其实手语编歌也很快的,我们听新歌,一会儿就编好了。就是词儿和动作对应上,然后把它编得好看点。

 

Claire:视频里有出错嘛?

 

鲁元珍:没有。但是第二句,我打得超快。其实就是我把歌词忘了,所以我就打得特别快,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给带过去了。大家可能以为歌词就那么快,其实不是。是我忘记了。不过大家没看出来,所以没关系,呵呵。

 

Claire:那个谢幕的动作呢?

 

鲁元珍:我当时打得比较high,所以用两只手。我当时随便打的,就是闹着玩嘛。底下也没有人。是我们上手语课之前,因为课上要给大家秀,所以课前他们先给我检查一遍,顺便给录下来。也没有想到会放到网上被这么多人点击了看。所以当时就随便表现了一下。

 

Claire:接下来还想秀嘛?还有什么歌,可以预告下。

 

鲁元珍:打得好看的就秀,打得不好看就不秀。(笑)后来还打过梁静茹的《三寸日光》也上传到优酷了。

 

 

“我试过塞住耳朵体验听不到的感觉,周围一片寂静,其实蛮害怕的”

 

Claire: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手语?

 

鲁元珍:我上大学以前都没有接触过手语。就是大学以后接触了手语社团,才开始学手语。我大一的时候加入社团挺多的,五六个吧。开始还没有报手语社。是我的一个舍友加入了,然后告诉我说第二节课开始教手语歌,我还记得好像是《一生有你》,是第一首接触到的手语歌。

 

然后她回宿舍之后就教我们手语,字母ABCD的打法。当时就觉得特别好看。然后第二节课我就开始跟着一起去。然后就在那里蹭了好多节课,一直没加入。我当时误以为错过了开学招新,就不能再加入社团了。但是觉得手语特别好看,就特别喜欢,非常想加入。

 

Claire:对手语有兴趣就是觉得特别好看?

 

鲁元珍:对,一开始的初衷就是这样子的。然后也觉得手语歌是一种不一样的形式嘛,来表现一首歌,也觉得非常好。到后来才慢慢接触到手语是聋人文化很重要的一部分,然后才开始接触和聋人有关的一些知识之类的。

 

Claire:你学了多久?视频里看你打得特别流畅。

 

鲁元珍:我学了两年,大一开始,到现在大三。

 

Claire:那像你们平时听歌,听到什么歌就能打出来了是吧?

 

鲁元珍:也不是啊。很多时候歌词里面的词手语里没有,得自己想啊。或者有的词你不会的话,就要查辞典啊,《中国手语》。

 

Claire:你打手语的时候,一般是不说话的?

 

鲁元珍:说话也行,一般是要加口形的。因为有的手势会有演义,所以不加口形的话可能看不懂。一般不出声吧,你跟聋人说话出声也没用呀。

 

Claire:那是种什么感觉?无声的?

 

鲁元珍:是另一种表达方式吧。我之前在上课的时候听说过,我们应该把耳朵塞上,自己去体验一下听不到的感觉,这样更有利于理解聋人的无声世界。然后我也试过,周围一片寂静,什么都听不见。那种感觉还是蛮害怕,蛮恐慌的。

 

Claire:手语在生活里还有其它帮助嘛?

 

鲁元珍:有啊,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打手语歌嘛。调节心情还是蛮好的。比如说,社团里面两个人,都会手语。要是想说点什么,又不想让别人知道的话,那就会用手语来交流。再比如在一个教室里,上课呢。一个坐这边,一个坐那边,无聊了,也会用手语来聊两句。再比如隔着玻璃,听不到外面说什么的时候,也会用手语交流。嗯,这些就是日常生活中手语的妙用。

 

但其实在手语社学多了也会觉得学手语是个蛮枯燥的事情。可能一开始会觉得手语很好看,但是学一种语言,有大量要记的东西,就会觉得枯燥。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所以我们手语社坚持下来的人不是很多。

 

 

“有声和无声世界的沟通,只有靠我们更多的人学习手语。”

Claire:你们社团主要活动就是教手语歌?

 

鲁元珍:教手语。手语歌只是一种辅助手段。学手语不能只从学手语歌来学。从一开始的学字母、日常对话,比如你好、谢谢之类的。一般都从最基础的开始学,然后是涉及我们生活各个方面的。我们的教材是每一个方面都是一章节,然后一章一章往后学。

 

手语歌只是帮助大家学手语,记忆的一种辅助手段。有时候还会美化一些动作,为了打起来更漂亮。这样就不会太标准。所以只学手语歌的话,就不行了。

 

其实之前我的圈子里也没有学手语的,基本上都是跟手语挨不上一点关系。就是一开始在社团喜欢上的。至于说学手语可以和聋哑人沟通,这些都是后来慢慢才有的想法。然后就一直做下来了吧。其实我们社团每年招新都会招很多,200多人吧,但能一直坚持的就很少了。

 

Claire:那你应该算元老了吧?

 

鲁元珍:(笑)应该算是了吧。我们社团的创始人,那个师姐今年也才大四。是很年轻的社团。我大二的时候教课,教大一的。现在大三了,退到后台工作,指导大二教大一的。我们就是这样一代一代往下传。

 

Claire:你学打手语歌之外,跟聋哑人有接触吗?

 

鲁元珍:有的时候会参加社会调查活动。比如去聋人康复中心,和那些小孩子一起玩,了解了解。有一次还和北京联合大学特教学院联谊,他们都是聋人。一起去公园玩。基本上就是类似这样。可以多一点用手语的机会。再一个就是我们的手语社有聋人老师,所以也蛮多跟他们交流的机会。

 

Claire:你跟聋人交流什么感觉?

 

鲁元珍:他们现在很多人经过练习,说话也还是能听清楚的,虽然跟健听人还是有点不太一样。但还是习惯用手语交流偏多,如果用手语他们觉得我们看不懂的话,就会加上声音。所以跟他们交流的时候,他们会一边打一边说。

 

其实我们学的手语跟他们平时习惯用的手语是不太一样的。聋人有他们在自己圈里习惯的手语,叫自然手语。我们一般学的偶是比较标准的中国手语。其实聋人们不太喜欢标准的中国手语。很多聋人都反映手语新闻是看不懂的。

 

我加过一个QQ群,里面很多聋人,他们都这么说。太正规了,脱离了他们的习惯了,所以看不懂。所以他们希望看新闻的时候加上字幕会好些。

 

其实像中国比较大嘛,各地手语差别很大。像南方手语和北方手语,很多都不一样的,就跟地方方言似的。我的聋人老师也说过,其实有国际手语的,很多国家的聋人都会。但是中国的手语跟他们很不一样。

 

Claire:你接触的聋人朋友们喜欢手语歌嘛?

 

鲁元珍:喜欢手语歌的还是健听人居多。就像我当初加入手语社团,就是因为觉得很好看啊。因为对我们健全人来说,这是视觉和听觉的双重享受,比较立体,整个感觉会比较好。因为我们听得见,但聋人听不见,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听手语歌什么感觉。

 

比如我们社团活动的时候,表演手语歌,通常都是新生被吸引,死死盯着看。像我们的聋人老师,他们就不会太感兴趣。不过他们自己也编一些手语歌来教我们,比如最近的《画心》,视频也上传了。可能他们也知道这种形式比较吸引我们吧。

 

Claire:那们手语社最重要的目的是什么呢?

 

鲁元珍:社团是公益的,最终的目的当然是和聋人沟通。因为手语是聋人和我们健听人沟通的桥梁。所以我们学习他们的语言,才能体会更多的聋人文化,才能跟他们交流。不然的话这两拨人就无法沟通。要想沟通,就只能靠我们更多的人学会手语。

 

 

“我觉得在大学的时候最开心,性格比以前开朗了很多。”

 

Claire:除了手语,你有别的兴趣爱好吗?

 

鲁元珍:我比较喜欢文学和音乐。以前学过古筝。但是报班学费好贵,所以学了一阵子之后就买了古筝,回家自己练了。也就是自己找喜欢的曲子练着玩儿。

 

Claire:你的手指很漂亮啊,很适合玩乐器。

 

鲁元珍:我对乐器是很感兴趣啊,但一直没什么时间学。我报过笛箫社呢。可能是买的那个萧质量太差了吧,有的音老吹不响。难道是我技术太差了?(笑)

 

Claire:你还很喜欢文学?平时自己写东西嘛?

 

鲁元珍:嗯,很喜欢。写啊都是写着玩的。我写诗啊,不过写得不好,也没什么时间写。

 

Claire:写博客发到网上嘛?

 

鲁元珍:不发。写在本子里,或者自己电脑上。等到以后我不忙了,再好好写吧。

 

Claire:平时上网多嘛?都干嘛?

 

鲁元珍:每天都开电脑,养成习惯了。也不干什么,就看一下校内。新闻什么的偶尔看看吧,也不是很关注。

 

Claire:那平时还玩些什么?

 

鲁元珍:看电影吧,好看的就行。唱歌,我们手语社的一群人去唱歌的话,就两个麦嘛,两个人在那儿唱,然后其它人就打手语歌,也挺好玩的。还有玩杀人,我很喜欢玩杀人。当杀手的时候我们还用手语交流呢。

 

Claire:聊聊你的学业吧。

 

鲁元珍:我高中是学理科的。现在这个专业课程还是蛮重的,我现在还有作业没做完呢,一会儿回去做2个小时,明天早上起来再做1个小时,10点赶去交作业。我们要学数学分析啊,比高数还难。

 

Claire:那你现在大三了,打算过是出国,考研还是找工作?

 

鲁元珍:考研吧。人大的人文氛围很好,我很喜欢。虽然我是理科生,但我不喜欢理科,喜欢文科。我觉得我当时报错志愿了,更想读文科类的,可以多读点书吧。想考中文系的文字学专业吧。

 

Claire:看你校内上的一篇日志,你父母在西藏?

 

鲁元珍:对,我爸妈在西藏工作。我在天津是跟爷爷奶奶生活的。

 

Claire:这种现象持续了多久?

 

鲁元珍:从我出生到现在。当时差点就把我户口也转过去了,但是觉得这边的教育好,所以就没过去。我从小都是在天津上的学。

 

Claire:开家长会的时候都是爷爷奶奶去?

 

鲁元珍:都是奶奶去。所以大家都认识我奶奶。我同学们都知道我父母在西藏。以前也没有觉得特别不好。就是觉得跟别人不一样吧,也挺好。(笑)不过有的时候觉得自己性格不是太好吧。上大学之后开朗了很多。

 

Claire:会有不理解嘛?一直和父母分开?

 

鲁元珍:刚开始什么都不懂嘛,我妈把我一生下来,他们就回西藏那边了。等慢慢懂事了之后,就觉得爷爷奶奶就是父母了。后来也会想想吧,当然也会觉得如果父母在身边那有多好。现在我爸快退休了,他快过来了。

 

Claire:你觉得最幸福的是什么?

 

鲁元珍:还是觉得我在大学的时候最开心。高中的时候可能也是因为考试,跟同学交往也比较少吧。然后中学的时候多多少少也会有点叛逆吧,有时候放学回家会跟奶奶吵架。跟爸妈讲电话的时候也不会聊得特别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