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期 《春天里》农民工  
  “为了买馒头,我把锅卖了”
人物档案
刘刚 :29岁,男,黑龙江省穆棱市河西乡三兴村人。早年当过兵,退伍之后到北京,他一边打零工,一边继续街头演唱,以维持自己的生计。
 

·事件背景: “旭日阳刚”是一个由流浪歌手组成的音乐组合,吉他手刘刚,主唱王旭。因为唱响“农民工”版《春天里》,受到不少网友和音乐人的追捧,从而摇身变为了网络红人。他们以其质朴无华的演唱风格红遍了各大视频网站以及各个网站的微博里,目前在人人网、优酷、各大网站论坛上疯传其视频作品。

 

  相关新闻>>>[两个农民工和他们的《春天里》]

 

  《深度对话》完全版>>>  腾讯深度>>>

文字实录
人物:刘刚 对话者:黄影 编辑:黄影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兵三年攒钱偷学吉他


一首农民工版的《春天里》,唱出了农民工生活的辛酸,也唱出了打工族顽强的生命力

 

深度对话:你们组合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刘刚我们这个组合名叫“旭日阳刚”,是视频在网上火起来以后,一个朋友给起的,我老大哥叫王旭,我叫刘刚,就是象征着我们越来越好的意思。

 

深度对话:你是从小就很喜欢音乐吗?

 

刘刚是的,大约从10多岁开始,说不上什么特殊的原因,就是喜欢,小时候都是班里的文艺委员,一有活动就会上台表演。

 

那时候总听别人的歌,想唱歌,后来就慢慢喜欢上音乐了。当时喜欢听郑智化的,基本上每首都听,如水手、南台湾、星星点灯之类的。印象还比较深刻的还有潇洒走一回。

 

深度对话:吉他是什么时候学的?

 

刘刚当兵的时候。

 

深度对话: 你还当过兵?

 

刘刚是的,我17岁那年当的兵(1997年)。当了三年兵,2000年年底退伍。退伍以后在牡丹江打工,打了一年工,2002的时候来北京。

 

在部队那会儿,大概是1999年的时候,我自己攒了150块钱买了一把吉他,又买了一本教材,天天偷着学的。

 

深度对话: 偷着学?

 

刘刚对,当兵是很辛苦的,每天要训练、站岗,干活什么的,没有时间让你摆弄乐器。

 

所以我就开始转“地下”了,当时我们连队一共是三层楼,二层楼从窗户跳下去有一个鸽子笼,上面是锅炉房。每次我都偷摸拿着吉他跑那顶上去学,自己弹。不过很奇怪,当时很多战友都发现了,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被逮到过。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日子挺囧的,不过也挺快乐的。

 

深度对话:你当时在部队里面有没有做一些小型的演出什么的?

 

刘刚没有。我当时是武警,要看监狱。部队里确实没有联欢什么的,如果有的话,我肯定要上台表演的。

 

深度对话: 那个吉他一直在用是吗?

 

刘刚那个吉他已经很老了,中间换过很多次了,但我还留着,毕竟是我的第一把琴,对我来说非常珍贵,权当是一段美好的青春回忆。

 

到现在为止,我大概有六、七把吉他,现在演出用的这把是一个朋友2010年6月7号送的,其余的还都留着,有的放在现在租房的箱子里,有的已经弄回老家去了。

 

深度对话:《春天里》视频中用的是现在的那把?

 

刘刚:对,是的。

 

深度对话:朋友为什么会送你吉他,是生日礼物吗?

 

刘刚:不是的,其实是因为唱歌。

 

朋友是以前因为在一起住而认识的,他开了一个大排挡,我那个时候用的琴也不太好。他就说我送你一把,就这样。大家都比较熟,所以我就收下了。我有时候会在那个大排档里唱唱歌,他也多少给我点钱。歌曲都是我自己选的,想唱什么都可以。有时候隔一天一去,要不然就是周六、周日去。

 

琴是单送的,我在那儿唱歌,该给我多少钱,还给我多少钱。

 

深度对话:2002年刚来得时候,在这边是什么工作?

 

刘刚:来的时候是当保安,在工地干了几天,但是时间不长,周一到周五都要工作。等下班以后,我就会去唱歌。

 

生活所迫变身“流浪歌手”

 


刘刚在北京公主坟地下通道里唱歌

 

深度对话:大概什么时候开始的?

 

刘刚:2003年左右,这种状态基本上从2003年一直持续到今年。白天去工作,晚上出来唱歌。

 

深度对话:当时在哪唱歌呢?

 

刘刚:北太平庄、西单、北京站,去了好多地方, 一般都是在地下通道里。

 

深度对话:当时去唱的时候是抱着什么目的去的?

 

刘刚:可能对于一个在外面漂着的、喜欢音乐的歌手来说,估计好多都跑到这些地方唱过歌。其实要说单纯的唱歌或是练歌很虚伪,生活是主要的一方面,顺便挣些钱,维持自己最基本的生活。

 

深度对话:当时觉得累吗?

 

刘刚:虽然累,但是很快乐。有音乐在,所以干什么都还是很有力量。

 

深度对话:那时候会唱一些谁的歌?

 

刘刚:那时候就唱许巍、汪峰的歌。2003年的时候唱许巍的时候比较多,后来一直唱汪峰、齐秦这些的。许巍的《故乡》、《蓝莲花》、《星空》、《礼物》等,非常多。汪峰的《笑着哭》、《彼岸》、《小鸟》、《晚安北京》等等挺多的,什么《我在这里等你》等。

 

深度对话:一晚上就待在一个地方,还是?

 

刘刚:不固定,到处跑。基本上这段时间可能会固定在这里,但过段时间会换。

 

深度对话:在这个过程里面有没有遇到一些比较特殊的人?

 

刘刚:没有遇到过。当时听得人是很多,但是大家都是听一下歌就走了。

 

深度对话:大部分都是翻唱?

 

刘刚:对。歌词都没有改动过。

 

深度对话:你追求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刘刚:那时候就想能写自己的歌,能唱自己的歌,能和别人产生共鸣,对未来的看法是这样。也可以说,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

当时那种生活现在想起来,对我来说确实是很好,是一种财富。以前小的时候也听说过,没来北京的时候也听说过一些流浪歌手的事情,没想到我有一天也会那样,对我来说确实很珍贵。

 

深度对话:你是怎么认识王旭哥的?

 

刘刚:2004年的冬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上午去复兴门附近的地下通道里唱歌,他第一次背着琴来,他问我唱到几点,我说后面有人了,你不要来了,他就走了。第二次见面是在西单,2005年的春天,是我一个朋友领着他去的。那朋友说这大哥唱歌特别好听,要给我俩介绍一下。我告诉朋友说我俩之前就见过,瞅着眼熟,这次算是熟悉一点了。我俩就是有缘,后来在复兴门又第三次碰面,在一起喝了点酒,算真正的认识了,从那以后我们就常联系。有的时候大家没事了,就会约着到我家来,一起弹弹琴,喝点酒。

 

农民工版《春天里》感动省委书记


在湖南省第二十九次集中学习会上,省委书记周强在总结发言时向大家推荐农民工版《春天里》

 

深度对话:您现在觉得,您对歌曲的状态可以说是开始踏上自己的创作之路了吗?

 

刘刚:可以这么说吧。

 

深度对话: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创作之路的?

 

刘刚:2005年以后吧,当时自己写了一些歌词,但是总感觉不满意,一直都在慢慢修改。

 

晚上在地下通道里面我也有唱过自己创作的歌,但比较少。基本上平日里唱的还是许巍、汪峰的歌。多品味一下别人的歌曲,或许能有更多的创作灵感。过完年以后,大家应该会听到我们自己创作的歌了。

 

深度对话:你们演唱汪峰的那首《春天里》,当时是什么情景?

 

刘刚:就是跟王旭哥熟悉了以后,他经常会到我租的房子这里找我,或者是时间长不见,过来见个面,然后我俩聊聊天,吃点东西,随便就会找首歌唱起来。

 

那天王哥跟平时一样,又来住的地方找我,屋里挺热,我俩就光着个膀子开始唱汪峰的《春天里》。

 

当时我朋友在一旁用手机拍,我俩没在意,没把它当回事。平时怎么唱,那天还是怎么唱。

 

他说存手机里了,以后留着自己看,我俩也没搭理他。我们唱我们的,他自己在那弄。拍下来第二天视频被传网上了,我知道以后给他打电话说你快给删了,他也没删。一下子就这样了。

 

深度对话:为什么会唱《春天里》?

 

刘刚:不是特意的选了这首歌,就是很平常、很自然、很随意地就唱了这首歌了,然后又刚巧被拍到,给传网上了。《春天里》基本上天天唱,也唱过什么《外面的世界》。但说句实话,我打心坎儿里也特喜欢这首歌。

 

深度对话:为什么很喜欢?

 

刘刚:感觉《春天里》很符合我的一些生活状态。比如说“在街上、在桥下、在田野中”,这些场景我在现实生活中都经历过。“没有信用卡、没有她、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有些我没能经历的场景,唱歌的时候我会尽量去幻想。内心寂寞的春天,这些我也都有过。或许这首歌就是给飘着的人、流浪的人写的。

 

深度对话:湖南省委书记周强被你们的这个视频感动了,两度推荐《春天里》?

 

刘刚:是的,这个事情我也是后来听媒体说的,后来去网上看了相关报道,书记说歌词写出了老百姓的心声,表达了群众的情感,所以很打动人。

 

深度对话:得到了省委书记的肯定,你是什么感受?

 

刘刚:我从网上看到了周强书记的一些评价,很是感动。没想到周强书记听《春天里》会感动得流泪。他应该是希望更多的像我们这样生活在底层的农民工们,能生活在“春天里”。今后我们将努力创作出更多贴近群众、能引起普通来百姓共鸣的好作品。

 

卖了家里的铝锅,买了4个馒头吃

 

“阳刚”中的刘刚

 

深度对话:从2002年刚来北京,一直到现在成名之前,你觉得最悲惨的经历是什么?

 

刘刚:永远都忘不了的是那个时候没饭吃,把家里锅卖了。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卖了2块钱,买了4个馒头吃了。具体是2003年那会儿,才刚来北京不久。一开始来当的是保安,可是后来听他们说四五个月都没开资了,我就辞职了。没有工作了,没有任何的收入,又实在是很饿,总不能不吃饭吧!我就把家里的把家里的铝锅给卖了。记得当初买的时候二、三十元,才卖了2块钱。

 

深度对话:那段时间你是怎么度过的?

 

刘刚:一个朋友帮忙,自己出去唱唱歌,就那么度过。基本上是靠唱歌维持的,唱歌已经成了我生活中的一个动力了。

 

深度对话:当时住的地方是有的是吧?

 

刘刚:有,大概三、四平米的样子。一开门就是一张床,再就没有下脚的地了。

 

深度对话:您当初来北京的时候,家人支持你吗?

 

刘刚:我原来是在牡丹江打工,后来就偷偷地跑来了北京。过了好长时间家里人才知道这件事。他们当初就是嘴上说说,你在那能行吗。后来又说想让我回去,都老大不小的了。可是我一直都没有回去。

 

在北京揭不开锅的时候,也不会跟他们说。在外飘着的人应该都抱着一样的心态吧:在这边发生什么事了,都自己扛,不会跟家里说,打电话也是报喜不报忧。

 

这样子久了,家里人也就觉得我在这边儿应该是能够自己挣钱、自己花,也不担心了。

 

深度对话:您现在成名以后回过老家吗?

 

刘刚:还没有回去过,因为最近一直都很忙,没有时间。

 

深度对话:成名后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刘刚:怎么说呢,现在我走到大道上,别人都认识。一走在大道上买点什么东西,都会被人认出来,跟以前不一样了。把我以前的生活规律也都打破了,以前生活很有规律,现在不停地接电话,不停地接受媒体的采访,半个多月了,一直都是这样,确实很累。

可是有时候想想,这样子下去虽然很累,但可能离我唱歌、独立创作的梦想越来越近了。不管是不是真的近了,我都会脚踏实地的去做,即使做不到,我也问心无愧。

 

深度对话: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机遇?

 

刘刚:可以这么说,也许是老天眷顾我们,像我身边这样的朋友中,弹琴的哥们还有好多跟我一样有着共同梦想的。真的是没有想到就是一段发在网络上视频,生活就变成这样了。只能说现在网络的力量很强大。

 

那段视频,可能别人曾经有过那样的经历,成功的也好,不成功的也好,都在路上,可能看到我们这种生活状态,他们也深受感动。所以看得人比较多,大家知道我们的人也比较多。

 

 

往期回顾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