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期

 

对话简光洲

 副刊推荐

深度:村官贪污30亿 深度:武汉马彩争“头牌” 深度:东方快车百年盛衰 深度:中国富二代接班:不做败家子? 深度:曹操墓的确认逻辑 深度:北川中学少年割喉杀人事件 深度:抢尸背后维稳逻辑   深度:中石油柴油泄漏真相 深度:到重庆去 为涉黑者辩护  深度:《阿凡达》:星际拆迁史经典案例 深度:为什么要骂张艺谋  深度:燕山大学20倍利润卖教育征地 深度:释永信曝与政府恩怨 深度对话:中国摄影金像奖造假风波

 

 

对话人物:简光洲

 

任职单位:上海东方早报国内部

毕业学校:江西南昌大学

主要作品:四川地震系列报道,“接抗战老兵回上海”,“南通智障女子宫被切”等

 

《深度对话》往期回顾:

(一)对话范跑跑妻子:

美忠是个好男人

 

(二)对话徐光兴教授:

地震心里伤害恢复至少十年

 

(三)对话校长刘亚春:

北川中学哪有几十个亿

 

(四)北川幸存高三教师

的五年网络生涯

 

(五)对话民工律师周立太:

怕?老子就不上庭了!

 

(六)对话记者简光洲:

我为何第一个点“三鹿”的名

 

(七)对话航天四老屠守锷:

毛主席说导弹卫星我们都要

 

(八)对话记者孙春龙:

感谢温总理,我是他粉丝

 

(九)对话原住民高金素梅:

日本还没道歉,我们还在诉讼

 

(十)对话教授展江:

“封口费说明有媒体堕落了”

 

(十一)对话李鸿谷:

周老虎在今年还能成头条么

 

(十二)对话曹轲:

中国的报道是最透明的

 

(十三)对话钱钢:

我们的安全来自信息的透明

 

(十四)对话庄慎之:

我眼中的“网络威胁论”

 

(十五)对话鲁元珍:

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

 

(十六)对话张鸣:

敢告我反革命,让你不及格

 

(十七)对话白血病儿之父:

我要向总理磕一辈子头

 

(十八)对话前驻法大使:

中国30年没做过亏心事

 

(十九)对话闾丘露薇:

媒体应该怎样关注灾区

 

(二十)对话新华社记者朱玉:

“史上最牛校长”发现者

 

(二十一)对话北川籍记者郑楮:

那天,所有人都成了灾民

 

(二十二)新闻晨报记者张源:

没有一个地方像北川让我牵挂

 

(二十三)中青报冰点林天宏:

回家背后中华民族的坚韧

 

(二十四)南方周末朱红军:

真实基础上的主旋律才更持久

 

(二十五)南香红:

北川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十六)新京报张寒:

有些悲伤始终活在他们心里

 

(二十七)新闻晨报杨海鹰:

登上军方直升机的女记者

 

(二十八)对话张悦:

灾区老百姓才是英雄

 

(二十九)中国新闻周刊杨龙:

让灾民平静生活吧

 

(三十)史上最牛代课教师:

震后无法教书

 

(三十一)对话加藤嘉一:

太子党是日本最大问题

 

(三十二)对话江平:

不说违心话,不做违心事

 

(三十三)对话冯仑:

民企脱光了也要干干净净

 

(三十四)对话卫毅:

看不懂的巴东

 

(三十五)对话李普:

我从毛主席手里接过政府名单

 

(三十六)对话三代兵团人:

我们的理想与爱情

 

(三十七)对话戴庆媛:

我们不是被机枪押进新疆的

 

(三十八)对话王明达:

前教育部副部回忆高考与大学

 

(三十九)对话许庆亮:

上海特警乌龙剿匪幕后故事

 

(四十)对话孙中界:

不断指谁相信你是清白的

 
 
本栏目战略支持媒体>>>

南方人物周刊
 

先锋国家历史
 

新京报人物
 

新京报对话
 

中国新闻周刊
 

南都周刊
 
联合报道阵营>>>
 
 
 

  这次事件让我感受到了,国家对此事相当重视,政府各部门动作非常迅速。

 

  我看到家长们哭着把不到一岁的孩子送进手术室,我看到正义医生冒着被指责手术不当的风险为婴儿实施全身麻醉,我看到5毫米的的管子从痛苦的婴儿的尿道里插进去、护士们在婴儿的头多多次的寻找能够扎针的血管……

 

  当年迈的父母听说我报道的事后,从老家打来电话,从他们的话里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他们这我的安全担心。他们问“这报道能不能不做?”我说“有好多婴儿可能因为这奶粉而死亡啊!”电话那头父母没有继续说话。作为父母,他们能体会所有天下父母的心情,所以他们只能无语

 

腾讯新闻对奶粉事件的持续关注

 

三鹿奶粉事件·奶粉让中国人很受伤 ·董事长:之前就检测出问题

 

简光洲最早的点名报道:豫赣鄂等现婴儿患肾病病例 矛头指向三鹿奶粉

 

2006年在云南德钦县燕门乡茨中村小学支教时,和学生告别

对话者:vingie 对话人物:简光洲(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三鹿倒了,因为我的一篇《甘肃14名婴儿疑喝“三鹿”奶粉致肾病》的点名报道所引来的质量问责风暴。

 

  对此,我没有丝毫地兴奋,而是有着诸多的悲伤,对于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知名企业的社会责任感的丧失,对于国内企业传媒关系上的“弱智”,对于媒体“社会良心”的失落。


  说出事实,我一个晚上没有睡好。


  我不是患肾病婴儿的第一个报道者,此前湖北、甘肃等地有媒体早就有过报道,然而可能是出于各种顾虑,说到患肾病婴儿喝的是哪家奶粉时,都用“某企业”代替。

 

——摘自简光博文《我为什么要公布问题奶粉“三鹿”的名字

 

“但是不是呢?还要各方求证”

 

vingie:你是第一个点“三鹿”名的记者,还写了博客我为什么要公布问题奶粉“三鹿”的名字


简光洲:其实我不太爱写博客的,这次采访下来,堆积在心里的很多东西想要说一下。其实你看到的那些东西,之前在兰州采访的时候我就写下来了。我在采访中,产生了很多想法,感触很多,于是写了出来,贴在博客上。


vingie:你什么时候关注这个事情的?


简光洲:我9月9日知道了兰州有14名婴儿出现病症的消息,10号我在上海采访,点名报道就是11号出来的,当天晚上9点多从上海出发去兰州采访。


vingie:那你为何要决定跟进这个事件呢?


简光洲:我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发现有很多东西语焉不详,需要继续追踪和跟进。


vingie:你当时的反应是什么?


简光洲:你知道,阜阳大头娃娃事件,也是我们东方早报较早介入的。做那个新闻的正好是我一块上海租房的同事。他当时去阜阳采访一次后,我们晚上聊,觉得还有许多东西要追踪和深入,他第二天又去了阜阳。那次事件对我印象很深。我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感觉又是一起严重的食品卫生事件,很相似,对孩子的痛苦影响,当时有点记者使命感吧,心里感触非常大。


vingie:你觉得应该怎么入手呢?


简光洲:首先是要确定,什么原因;还有就是到底谁是“元凶”。我刚看到的消息,原因提到有可能是奶粉,但是不是呢?还要各方求证。


我先去找医院,医生们也不敢确定,但他们说了,小孩子食物来源除了奶粉就是水。我在搜索线索的时候,发现长江商报报道过湖北婴儿患病问题,碰巧他们也是食用三鹿的奶粉。如果是水的因素的话,不可能甘肃、湖北、河南的水都有这样的问题啊。


接下来我直接打电话问三鹿,他们承认已经知道了婴儿患病的事情,已经接到了投诉。


vingie:那你有确切证据么?


简光洲:我们点名也是怀疑三鹿,报道中也是家长提出质疑,医生专家再进一步分析怀疑。报道只是提出质疑,但没有下结论。从逻辑上说,我这篇报道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我在采访过程中,全程录音。

结石婴儿家长艰难追“凶”路

7个月大的峰峰来自江西省星子县。因为双肾结石,他做了两次手术。峰峰一出生就喝奶粉,一直是三鹿婴幼儿奶粉的“U+配方”系列。一听奶粉900克,85元。发病前,峰峰一个月要喝6听。

 

“我看到家长们哭着把不到一岁的孩子送进手术室…”

 

vingie:你在你博客上,提到了很大压力,“睡不着觉”。


简光洲:是的,我知道我的报道出来后,三鹿肯定要找上门来。在报道上版时,我脑子里晃动的都是第二天三鹿公司气势凶凶地打电话指责记者的不负责任、并要把记者告上法庭的景象。这个晚上,我都没有怎么睡好。果然,第二天我去办公室,就接到他们的电话。当天晚上,我在飞往兰州的飞机上,忐忑不安。


vingie:压力来自什么地方?


简光洲:报道对三鹿肯定是致命性打击,甚至对中国食品行业都会有影响。虽然我的报道逻辑性没问题,也注意了平衡性。但是在质检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什么情况都是有可能的。我不但要坐上被告席,甚至会被人扣上被外资品牌利用打击民族品牌的罪名。


三鹿网站介绍其品牌价值达149.07亿。149亿用了半个世纪的积累,但变成零甚至负数,只用了半年时间。对于家企业的垮塌还感觉有一点负疚:如果不点名,或许可以逃过这场劫难?


vingie:你后悔点名么?


简光洲:我在医院采访的时候,医生介绍,这些送来的小孩都是晚期了,心脏随时都会突然停止跳动。这些小孩送到兰州一院、二院,没办法治,小孩痛苦的表情深深地烙在我心里。我看到家长们哭着把不到一岁的孩子送进手术室,我看到正义医生冒着被指责手术不当的风险为婴儿实施全身麻醉,我看到5毫米的的管子从痛苦的婴儿的尿道里插进去、护士们在婴儿的头多多次的寻找能够扎针的血管。光是这十多个小孩,情况已经很严重,全国还有多少这样的孩子呢?我对我的点名报道选择不后悔。


vingie:你很矛盾?


简光洲:恩,一直矛盾,伴随着我采访过程始终。一边是有可能的三鹿责难,一边是孩子们脆弱的生命。


vingie:最终还是决定选择点名报道。


简光洲:当然小孩子生命更重要了,我最多牺牲一下自己吧。因为如果继续写“某企业”,总感觉到良心上有些不安。


vingie:有没有想过,三鹿如果是清白的,你的后果?


简光洲:当然有啊。我想到了富士康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事情,当然他们报道,很可能还有瑕疵。我对自己稿件很有信心,我做了很多年记者,坚信自己报道是没有问题的。


vingie:压力和担心持续了多久?


简光洲:一直到三鹿承认那天,他们晚上承认,第二天,我在兰州,同事给我消息说三鹿承认了。我松了一口气。这次事件让我感受到了,国家对此事相当重视,政府各部门动作非常迅速。

中国乳品行业如何救赎

郑州一家医院的院子里站满了带孩子前来检查的家长。 CFP 图

 

“她反驳我说,石家庄人天天喝这个奶,怎么没有出问题”

 

vingie:三鹿怎么找的你?


简光洲:我报道出来后,三鹿打来很多电话要求撤稿。一位刘小姐说,14名婴儿都来自同一地区,不是奶粉的问题的,刚经过质检是合格的,是水的问题。我追问,那湖北、河南的婴儿呢?她支吾半天说不清楚后还坚持说,“还是可能水的问题”。她反驳我说,石家庄人天天喝这个奶,怎么没有出问题。


报道刊发之前我曾经打给三鹿传媒部,一位杨小姐说,公司已经委托了甘肃权威质检部门进行了质量检测,结果证明奶粉质量是完全合格的。当记者问是甘肃的什么权威质检部门?是在何时做的检测?得到的答复有些令人失望,这位杨小姐除了重复三鹿是个有多年历史的知名负责任的企业之外,对于事件进展似乎知之不多。


那位刘小姐居然同部门的同事杨小姐都不知道。“你什么都搞不清楚,是对你们公司的不负责,你们公司要这个传媒部什么用的?三鹿公司要你们这些人有什么用?”此时,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家企业的管理有问题,其将不可避免地面临着垮塌的命运。


被逼急的了刘小姐最后说,记者没有证据证明三鹿公司奶粉有问题,这侵犯了其知识产权。为什么是知识产权,而不是名誉权,到现在我还没有想通。


vingie:你在报道中怎么注意平衡的?


简光洲:在奶粉与患病婴儿关系的论据求证上我格外地严谨,在行文时更是字斟句酌慎之又慎。对于三鹿强调自己的“产品质量没有问题”回应,我差不多一字不落地照登。除此之外,在新闻标题里,我再次强调了三鹿公司“没有证据表明奶粉导致婴儿患肾病”的结论。


vingie:三鹿的反应呢?


简光洲:3月份接到消费者的反映,6月份反映人渐多,8月份偷偷摸摸地停产并私下收回。从三鹿自己公布的信息来看,这家企业对于自己的奶粉有问题早已知情。那么为什么在如此长的时间里,为什么没有全部收回?为什么没有告知消费者?几个月的时间里,我没有看到三鹿集团拿出负责任的行动。如此对消费者生命不负责任的行为必然会导致企业生命的终结。三鹿还在网上发了一个问答式的回应,声称自己的产品质量没有问题,没有证据患肾病婴儿与喝三鹿奶粉之间有必然的联系。

结石婴儿家长艰难追“凶”路

2008年9月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医院泌尿科内,被病痛折磨的结石婴儿。该院自6月28日以来共收治14名患有相同疾病的不满周岁的婴儿。这14名婴儿都长期食用三鹿奶粉。CFP

 

“年迈的父母打来电话问这报道能不能不做?”

 

vingie:这次报道,你有没有成就感?


简光洲:目前新闻环境下,记者在工作中很矛盾的,但是一碰到新闻,职业习惯就会唤起。通过这次事件,也觉得媒体还是有力量的。


vingie:你周围的人怎么看你这次报道中的表现。


简光洲:朋友好心地打电话给我,让我注意安全。他给我讲了很多企业的利益遭受严重损害时,可以如何地丧心病狂不顾一切。


当年迈的父母听说我报道的事后,从老家打来电话,从他们的话里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他们这我的安全担心。他们问“这报道能不能不做?”我说“有好多婴儿可能因为这奶粉而死亡啊!”电话那头父母没有继续说话。从小,父母就教育我们要做一个正直的人,要做一个善良的人。此刻,我理解他们的矛盾心情,作为父母,他们当然最担心的是自己的儿女安全。作为父母,他们能体会所有天下父母的心情,所以他们只能无语。


vingie: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


简光洲:南昌大学,学新闻的研究生。


vingie:什么时候到的东方早报?


简光洲:很早了,东方早报创刊之前的筹备我都参加了。


vingie:这么多年新闻工作经历下来,有哪些满意地作品?


简光洲:我觉得有几件挺有意义。第一是策划保卫上海四行仓库八百壮士的幸存老人从重庆接到上海。他是一位国民党老兵,但我们不强调身份,只强调是抗战老兵,很多老兵在现实中遇到很多困难,我们做这样的报道,也是对历史的尊重。第二是支教活动,组织志愿者到边远山区支教,帮助建学校,帮助孩子们读书。


批评报道有“南通智障女子宫被切”事件,在社会上引发了讨论。


vingie:你怎么看你工作的这一行?


简光洲:新闻从业者总是充满热情的,从业久了,对社会了解也增多了。我们不能改变什么,但是能通过自己逐步努力,让社会向良性方向发展。


vingie:谢谢光州。


简光洲:这次三鹿奶粉事件中,我们的网友也以行动证明他们还是富有正义感的一代。

在四川地震灾区采访时遇到泥石流,前面的车子被压

 

部分网友在简光博客上的留言(摘自简光洲博客)>>>

网友2008-9-17 21:18:00
一个有良心的人.一个有良知的人.一个正义的人. 如你这样的记者多一个,社会就多一份和谐.
网友2008-9-17 22:52:00
中国需要有良知的记者,更需要有道德企业。
网友 2008-9-17 23:23:00
支持,请早报保持这种社会责任感!!
网友 2008-9-18 0:32:00
支持你,有亿万大众在你背后,但你要注意安全,大众需要你这样的记者,我们的社会太需要你这样的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