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期

对话三位盗墓贼

 副刊推荐

深度:村官贪污30亿 深度:武汉马彩争“头牌” 深度:东方快车百年盛衰 深度:中国富二代接班:不做败家子? 深度:曹操墓的确认逻辑 深度:北川中学少年割喉杀人事件 深度:抢尸背后维稳逻辑   深度:中石油柴油泄漏真相 深度:到重庆去 为涉黑者辩护  深度:《阿凡达》:星际拆迁史经典案例 深度:为什么要骂张艺谋  深度:燕山大学20倍利润卖教育征地 深度:释永信曝与政府恩怨 深度对话:中国摄影金像奖造假风波

 

 

《深度对话》往期回顾:

(一)对话范跑跑妻子:

美忠是个好男人

 

(二)对话徐光兴教授:

地震心里伤害恢复至少十年

 

(三)对话校长刘亚春:

北川中学哪有几十个亿

 

(四)北川幸存高三教师

的五年网络生涯

 

(五)对话民工律师周立太:

怕?老子就不上庭了!

 

(六)对话记者简光洲:

我为何第一个点“三鹿”的名

 

(七)对话航天四老屠守锷:

毛主席说导弹卫星我们都要

 

(八)对话记者孙春龙:

感谢温总理,我是他粉丝

 

(九)对话原住民高金素梅:

日本还没道歉,我们还在诉讼

 

(十)对话教授展江:

“封口费说明有媒体堕落了”

 

(十一)对话李鸿谷:

周老虎在今年还能成头条么

 

(十二)对话曹轲:

中国的报道是最透明的

 

(十三)对话钱钢:

我们的安全来自信息的透明

 

(十四)对话庄慎之:

我眼中的“网络威胁论”

 

(十五)对话鲁元珍:

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

 

(十六)对话张鸣:

敢告我反革命,让你不及格

 

(十七)对话白血病儿之父:

我要向总理磕一辈子头

 

(十八)对话前驻法大使:

中国30年没做过亏心事

 

(十九)对话闾丘露薇:

媒体应该怎样关注灾区

 

(二十)对话新华社记者朱玉:

“史上最牛校长”发现者

 

(二十一)对话北川籍记者郑楮:

那天,所有人都成了灾民

 

(二十二)新闻晨报记者张源:

没有一个地方像北川让我牵挂

 

(二十三)中青报冰点林天宏:

回家背后中华民族的坚韧

 

(二十四)南方周末朱红军:

真实基础上的主旋律才更持久

 

(二十五)南香红:

北川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十六)新京报张寒:

有些悲伤始终活在他们心里

 

(二十七)新闻晨报杨海鹰:

登上军方直升机的女记者

 

(二十八)对话张悦:

灾区老百姓才是英雄

 

(二十九)中国新闻周刊杨龙:

让灾民平静生活吧

 

(三十)史上最牛代课教师:

震后无法教书

 

(三十一)对话加藤嘉一:

太子党是日本最大问题

 

(三十二)对话江平:

不说违心话,不做违心事

 

(三十三)对话冯仑:

民企脱光了也要干干净净

 

(三十四)对话卫毅:

看不懂的巴东

 

(三十五)对话李普:

我从毛主席手里接过政府名单

 

(三十六)对话三代兵团人:

我们的理想与爱情

 

(三十七)对话戴庆媛:

我们不是被机枪押进新疆的

 

(三十八)对话王明达:

前教育部副部回忆高考与大学

 

(三十九)对话许庆亮:

上海特警乌龙剿匪幕后故事

 

(四十)对话孙中界:

不断指谁相信你是清白的

 

腾讯观察员走访安阳,调查曹操墓真伪,正苦于专业知识的缺乏时,不知不觉我们却发现,墓的背后——盗墓贼的故事更引人入胜。不是因为“鬼吹灯”的流行,不是因为盗墓贼显得多么神秘,我们关心的,是盗墓行为与这片古老而贫穷的中原大地之间的联系。于是我们通过各种渠道接触到了盗墓贼,包括两位盗曹操墓的,还有一位已经退役多年的。

第一位接受我们采访的已经退役的盗墓贼,现在身份是安阳市内的出租车司机

马师傅(化名)是我们在安阳非常偶然碰到的一位曾经的盗墓贼——我们两位腾讯的前方观察员刚从安丰返回市内,讨论正起劲的时候,出租车司机,也就是马师傅突然告诉我们,他原来就做过盗墓的行当。正当我们惊愕不定时,马师傅却爽朗的笑了,让我们不必感到惊恐,他说盗墓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也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么神秘,于是,就跟我们娓娓的谈起他所知道的盗墓——

人物:退役盗墓贼马师傅  对话者:特派安阳观察员 金波 丁阳

“干这个太多了”

深度对话:我们现在可以直说的话,你也了解我们要问什么问题,您做盗墓这行多久了?什么时候开始的?盗过什么东西吗?

马师傅:我没干多久了,只有一年。就一个冬天,其实又没有干多长时间。八、九年之前的事了。就是在我们那儿的地里,我们那儿英烈村,也是安丰乡那片。

深度对话:您这个团伙有多少人?怎么看、怎么挖、怎么盗?能不能给我们说一下。

马师傅:一起的没几个,就我们村的有三、四个人,没几个人。听老人传下来说哪里有值钱的墓就去哪里找,随便找。

深度对话:随便找,一般都是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把它挖出来?

马师傅:一般就是人挖的。晚上偷偷挖。用铁锹和洋镐。白天就藏,晚上挖。白天就把那个口藏起来了。用了几根树干把口挡挡,再用泥土盖一下。

深度对话:一般挖墓的季节都在什么时候?

马师傅:一般都在冬天、春天的时候吧。因为冬天、春天的夜晚时间长。

深度对话:你们所从事这个行当的人多不多?具体数字能不能说一下?

马师傅:在我们那儿多了,听说我们安丰乡干这个的太多了。反正到我们村来干这个的也不少。有的一个村有几个人,有的一个村有几十个人都不一定。

“一般有那个文物保护区的牌,人们都不敢去了。”

深度对话:据你所知,打击盗墓严厉吗?判刑和罚钱的到什么程度?

马师傅:严厉得很。抓了的多了,一般都是罚钱,处罚。看你盗了哪里,有的是文物保护区的最起码判你七年到十几年吧!

深度对话:就像你们这个村的人都在本地干?有没有除外的,比如说像河北临漳或者是磁县那儿,他们在漳河北边,以前出土过一些北周的墓藏,你们有没有打过那边的主意呢?

马师傅:我们不敢去,因为河北太紧了。因为一过河北不都是国家文物保护区嘛。

深度对话:你说一下它是怎么个紧法,让你们这些人不敢去打它们的主意?

马师傅:河南到河北如果说把你抓着了,在我们河南还好说点,花点钱,找个关系还好,你到河北就不好弄了,一弄就是罚钱,一弄就是判刑,到河北干,因为它是文物保护区,如果抓到你最少判你七年。

深度对话:你如果作为一个盗墓的,你会害怕当局哪些措施?比如说它把它定位文物保护区你就害怕了,是吧?

马师傅:肯定害怕了。只要你哪里一说了文物保护区了,人家肯定心里都害怕。

深度对话:就是说它设为文物保护区的时候,除了会加重刑罚,它还会有一些管理上的增强吗?

马师傅:好象没有多大管理上的增强,一般也就有巡逻的。

深度对话:如果不在这个文物保护区,它会被判多久呢?

马师傅:不在那个区,一般就是几年,三、五年吧。

深度对话:如果在那个区就是七至十五年?

马师傅:恩,不是这个区最多它也不超七年,毕竟它不是文物保护区,没有什么大的文物,盗了一个小文物,卖了几千块钱也没什么的。

穷困的村落,不少户的成年男性干过盗墓行当

“盗墓没有教材,也没有祖传技术,实践出真知”

深度对话:作为一个盗墓的,需要哪些条件才能够盗得好?有什么教材或祖传经验吗?

马师傅:经验,时间长了,跟开车一样。要实践才有技术,没有实践你肯定就没有技术了。

深度对话:还有其他的吗?比如胆量什么的?

马师傅:肯定得有胆量的,没胆量你晚上连出去都不敢出去。

深度对话:你们之前是怎么确定下面有墓的?

马师傅:那就是找嘛,用那个铲,你听说过那个洛阳铲嘛,就用那个找的。

深度对话:那个东西你们怎么用的,能描述一下吗?

马师傅:用那个洛阳铲,一节一节的,连上了以后用铲头去里面找。

深度对话:什么样的情况下你们就觉得它就有呢?

马师傅:如果是到下面的时候,本身这个土要是是实土的话,它都是一层一层的;如果这个土到下面变成了花土了,有红的,有白的,它们就变了,变了以后你再往下走。

深度对话:就是土质变成泥,挖的时候,就是你把它挖出来,你觉得那是花土,就说明什么呢?

马师傅:就说明这下面的土应该动过。正常的有高的地方你也看出来,土不都是一层一层的嘛,哪会花!

深度对话:据你的了解,像你们这个圈子里面,有没有比较厉害的人?

马师傅:没有,他也是靠这样的方法,他也没有什么厉害的,他也没有什么仪器什么的来找的。

深度对话:你们有没有人用上那些爆破工具?

马师傅:爆破工具?你看国家对这个禁止这么严,一般的人也不敢去爆,都是靠挖的。

深度对话:我听说另外有些像曹操墓,它可能要用一些雷管把它弄开?

马师傅:咱也说不准。以前炸药不紧的时候,有的时候用炸药崩开,这几年对炸药、雷管特别紧,能挖的就挖了。

盗墓有丧命风险,入行需谨慎

深度对话:像曹操墓这个,就是知道它是一个盗墓之王吗?听说过吗?

马师傅:听说过,历史上不是讲了嘛。

深度对话:你们这个民间的盗墓之王是谁啊?有没有这样说的?

马师傅:在我们这个地方都没有,都一样的,这地方有什么盗墓之王呢,有几个干这个不错的,晚上没事了就去了几趟,也不是专业的,关键他们不是专业的,像西安洛阳的那个地方,人家就是专业的。

深度对话:专业的是什么样子的?

马师傅:专业的人们就是常年的干这个的,人家听到哪里有,哪里都去的,这地方都是一些小地方,都是小老百姓,都不是专业的。

深度对话:你们盗墓的时候有听说过机关这个东西吗?

马师傅:听说过,咱还没有遇到过,如果遇到过机关了,咱肯定就发财了。

深度对话:之前有听说过有些盗墓的,可能有的运气特别不好的,可能不幸的就丧命了,有没有这样的?

马师傅:有时候盗窃到的有瘴气的。就是一打开,打开以后不试探里面,直接就下去了,下去了以后,吸了一口气就把他呛死了。

深度对话:一般的盗墓的就要先要等一下?

马师傅:一打开口罩就要等一下,等一下把你里面的瘴气抽一下也好,抽一下以后,你再点一支蜡烛,点一支蜡烛往下下,如果蜡烛一灭,通常就不下了,因为该代表下面没有氧气了。你们想学这个经验了?(笑)这个要说的太多了。

“盗墓是因为穷,盗墓不是正当的行业”

深度对话:如果可能的话,您还会盗墓吗?

马师傅:不会了,不会了,没意思了。已经不干这个了,你也不想干了。干了一年一分钱也没捞着,还贴了不少钱。

深度对话:怎么会贴钱呢?

马师傅:天天晚上出去肯定要消费,吃的,喝的。

深度对话:听说曹操墓盗洞方面就鱼肠啊,香肠、罐头之类的。

马师傅:他们晚上干活,干到半夜累了,渴了肯定要吃点,喝点儿。

深度对话:就是还赔钱,后悔吗?

马师傅:不是说后悔不后悔,既然想干了,干了没挣着,是你想弄到钱,每弄到是你没有那个运气。

深度对话:您觉得盗墓是一个什么样的行当?

马师傅:不正当的。……和小偷没什么区别。小偷是去别人兜里偷,盗墓是属于去国家的地里偷,其实都是偷,贼嘛,为什么说盗墓贼,盗墓贼,不也是说“贼”嘛,都是贼。

深度对话:当地的村民普遍会对这种行为有什么态度?

马师傅:你可能到地里把他地里的麦子弄得一片一片的,他肯定恨你。

深度对话:后来你这个团队就散了?

马师傅:回来,我就出去了,没在家了。干了一冬天,一分钱没弄着,还在里面赔了不少钱,自己就不由的就……

深度对话:现在,如果你看到有人盗墓,你会举报吗?

马师傅:怎么说呢,你看不是说有看到,看到了肯定举报,咱也不出去怎么看得到呢?其实我也挺恨盗墓的,因为他们到地里面弄的麦子一片一片的。

深度对话:不再盗墓还有其他的原因吗?

马师傅:再一个咱后来对那个也不感兴趣了就不干了。并且去哪里干都会遭到百姓的反对。

深度对话:去哪里干都会遭到老百姓的反对?

马师傅:肯定的,你去人家地里把人家的地弄得不成样了,如果说老百姓没有看到你,不说;看到你人家老百姓肯定要到110报警。

深度对话:有没有被110报警过的?

马师傅:有,我们那时候我还在家的时候,就听说有几个人去人家的地里,被人家看见了,打了110,派出所去了,把他们撵得,他们跑得特别快,有一个人还跌伤了。不过晚上,毕竟警车过来了,因为警车过来可能就特别明,他们也能看得到,看到了他们肯定要跑了。警车也不可能说开到地里去,警车又进不去。于是就几个在前面跑,警察在后面追。

宋军在自家的房子里接受我们访问

宋军的儿子刚结婚,他在村里也是专门负责给村民办婚庆的,颇受村民爱护

由于主题是曹操墓,我们也更希望能找到亲身进去过西高穴村这个墓的人。但寻访他们所在却非常不容易,在乡派出所,我们使用了些非常手段,找到了几位曾经自首然后被判刑的进入过曹操墓的盗墓贼的名字和住址。然而,我们两次寻访都被他们躲了过去。正当我们在出租车里垂头丧气准备打道回府时。一位40多岁的男子敲了一下车窗,说他就是宋军(化名),爽朗的表示,他不愿露面,但愿意接受采访。

人物:盗过曹操墓的宋军  对话者:金波 丁阳  

在曹操墓里抽烟、聊天

深度对话:您当时知道那个是曹操墓吗?

宋军:不知道,根本就不知道,人家发现的早。

深度对话:什么时候能开始知道有这样一个墓,那里有一个墓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

宋军:时间早,前几年就知道。

深度对话:当时是怎么进去的?

宋军:当时有个盗洞,别人已经发现了。他说里面有一块大石头,我们下去看了看,上面有画。他说你是搞收藏的,我们看一看吧。

深度对话:想让你去鉴定一下?

宋军:我本来想收藏起来,我说这个石头太大,不要。

深度对话:你们当时进去是为啥?

宋军:看看有价值没有,看什么可以收藏。结果这墓规模真大。

深度对话:石头有多重?

宋军:有七八百斤。

深度对话:几个人一起搬出来,花了多长时间。

宋军:半夜的时间。

深度对话:您是什么时候进到这个墓里的。

宋军:吃过晚饭。八九点钟。出来的时候两三点钟。

深度对话:你当时墓里面还发现其他的东西吗?

宋军:什么都看不到,全部是土。

深度对话:凭你的经验判断,那个墓的现场,有多少人进去过,有多少次进去过?

宋军:不知道,我们前面有两批。我们是第三批进去的。前面两批都被处理过了。这墓被盗得多,都是农民,冬天没事干,就下洞里看,有什么好东西,追缴的时候,就进派出所了。

深度对话:当时那么长时间,你在里面做什么了?从晚饭后到凌晨才出来。

宋军:抽烟,往外挪石头。它们那墓室多。

深度对话:不需要挖盗眼?

宋军:对,盗眼,往外拉东西的盗眼。

深度对话:在其间有没有盗其他的墓?在进到高陵墓之前,你有没有进去过其它的墓呢?您当时进去害怕吗?

宋军:没有。不害怕,农民嘛,经常在建筑上干活,几十米高的都没事。

与宋军一同下去曹操墓的陈文的家,我们多次联系采访他都被躲避了

对盗墓行为很后悔

深度对话:现在后悔吗?

宋军:后悔,后悔得很。罚了一万多呢。

深度对话:一万多的话,如果您现在打工要赚多久?

宋军:半年时间。

深度对话:以后还有这样一个机会的话,您还会进去吗?若还有一个朋友来找你进去鉴定一下,去收藏一下,去不去?

宋军:不去。法律不饶人,不能干这个了,到市场去买。买些东西问题不大,但出土的东西不买,民间收藏的东西买一些。

深度对话:政府要有一个怎么样的措施,实行一个怎么样的政策,这些盗墓的不会进到墓穴里面?

宋军:像我们这活少,农民没有活,冬天回来没事干。晚上聚一起说一会,听说那有墓,下去挖挖。

深度对话:但是不害怕吗?因为之前也有盗墓者被处理了,您不害怕吗?

宋军:财活人心嘛,想弄几个钱。

深度对话:盗墓的多,据您了解有多少?

宋军:下面多,你说不上谁盗墓。没有时间就算了,有时间了,晚上会一会去哪。但不是专业盗墓的。

深度对话:为什么知道曹操墓会不去呢?

宋军:官太大。判刑判的重一点。

深度对话:一般像曹操墓要判多少年?

宋军:不知道。法律上具体不知道。

深度对话:但是知道判的很重。

宋军:知道判刑判的重,去都不敢去。这里是因为开了个盗眼开的时间长,想去看一看。

更多访谈实录>>>

徐海经营的超市门口

通过宋军的线索,再几经周折,我们从徐焕朝村长那里打听到徐海(化名)——盗墓者组织者的家,徐大海家离曹操墓大约仅有500米。他在村里面开了个超市,当我们进去时,徐一家刚刚吃完早饭。当听说是找徐海的时候,他一脸惊恐,连连声称他不是徐海,但在我们多次咬定后,勉强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在与他交谈的过程中,我们明显的感受到他在面对我们时内心的惧怕。

人物:盗过曹操墓的徐海  对话者:金波 丁阳  

“我没有进到墓里面,我只是个放风的”

深度对话:我们想了解一下你们怎么知道这个墓地的。

徐海:这个你这样说,你们去找别人去吧,这里的群众对我们这个盗墓的压力太大。

深度对话:您怎么知道那个(曹操)墓的?

徐海:那个墓盗出来以后,这个村里面所有的人都知道。那个墓是以前人家盗开以后,2005年盗开的,我们2007年下去的。隔了两年了。人家都下去看过了。

深度对话:我们主要是想了解一下之前对这个墓的保护状况。

徐海: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去。白天都可以进去。很多村民都进去看过。

深度对话:就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去。洞在那儿,盗洞外面看得见吗?

徐海:看得见,这么大的大洞。

深度对话:2005年就知道那儿有那个墓了,国家也知道有个墓了。

徐海:政府不知道。

深度对话:政府不知道。乡里知道,派出所知道吗?知道这个墓吗?

徐海:不知道。

深度对话:您觉得您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徐海:在我们那个地方,他们都说我是盗墓的。但我只是个望风的。

深度对话:其实您当时就没有进去过?

徐海:对。

深度对话:你们盗的这个画像石也是被中间人买走过。当时他们给了你们多少报酬?

徐海:五百块钱。

深度对话:你一个人拿了五百块钱?其他的呢?

徐海:就是总共是8000块钱。

深度对话:这个事情后来感到后悔了?

徐海:哪能不后悔啊。500块钱,我被罚了几万块钱,你说亏不亏,谁愿意去干啊。

深度对话:如果你当时知道这是曹操墓,你还会下去吗?

徐海:肯定不会的。真的不会的。

深度对话:当时,假如说你做得好,可能会发更大的财,你也不会?

徐海:那肯定的。再说曹操在中国是很有名的的,盗这样的墓是要判刑的。

深度对话:很多人都进去过,他们为什么没发现画像石?

徐海:他们下去再多也发现不了。

深度对话:为什么?当时是怎么发现的?

徐海:就是当时下去的人很精明,就发现了。

深度对话:您看到过那个画像石了吗?是什么样子的?

徐海:上面都是人物。

深度对话:清楚吗?

徐海:相对来说清楚,听人家说是战国的一个什么故事,两个王的孩子,王死了以后,两个儿子都在外面,说,谁赶前面回来,谁做王。

深度对话:就是齐桓公是吧,就那个故事是吧?

徐海:对,就是管仲,一个大的丞相。画像石上还有咸阳令三个字

深度对话:有咸阳令三个字,那个画像石有多长?

徐海:1米来长,一米多宽。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09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