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推荐 深度推荐

   浙江诸暨公路管理段段长黄国超受贿一案受审,被告当庭翻供,并称受到刑讯逼供。公诉方诸暨市检察院对逼供行为坚决予以否认。当辩护律师要求当庭播放同步审讯录像时,公诉方以涉国家机密为由给予拒绝。
   11月13日全国检察机关讯问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工作经验交流会上,最高检副检察长称 凡是讯问全程同步录音录像的案件,没有发现一起违法办案、刑讯逼供现象。[详细]但不知道诸暨事件是否也包括在里面。因为是同步录音录像了的,但却没有公开,而犯罪嫌疑人还在喊冤。
   我们也不敢妄加揣测不出示“录像”的理由,比如说是“做贼心虚”还是“不屑一顾”,但“国家秘密”这个帽子却是非常的大。是不是“刑讯逼供”也就成了一个悬案,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那么,这个为了“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的“审讯录像”究竟是派什么用场的呢?[我来说两句]

录音录像的目的的是想规范案件侦破的过程

   受贿人张某在审查移送起诉时,提出办案人员在审讯过程中有指供、诱供行为,意欲翻供。宁波人民检察院向审判机关提供了全程同步录音录像资料,被认定讯问完全符合法律规定,具有法律效率…[详细]

  在全国检察机关讯问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工作现场会上,最高人民检察院肯定了宁波经验,并逐步推行讯问职务犯罪嫌疑人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制度。贾春旺认为,这样不仅有利于及时、全面地固定证据,防止犯罪嫌疑人翻供,而且有利于切实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详细]
诸暨事件:公诉方拒绝提供同步录音录像,称其为国家机密
  黄国超不但否认所有的受贿都不存在,还表示他之前的供述乃是被逼迫的。黄国超说,他受到了“可怕的”刑讯逼供。除了言语上的威胁恐吓之外,还“对我进行连续审讯,不让我休息,连续审讯时间长达78小时”。当律师要求公布同步录音录像的时候,检查机关以涉及“国家机密”而拒绝。[详细]
   
 

《人民检察院讯问职务犯罪嫌疑人实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的规定(试行)》

  第十五条 案件审查过程中,人民法院、被告人或者辩护人对讯问活动提出异议的,或者被告人翻供的,或者被告人辩解因受刑讯逼供、威胁、引诱、欺骗等而供述的,公诉人应当提请审判长当庭播放讯问全程同步录音、录像资料,对有关异议或者事实进行质证。[详细]

  本规定于2005年11月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届检察委员会第四十三次会议通过。

 

   1994年1月,佘祥林的妻子张在玉失踪,其家人怀疑张被佘祥林杀害,京山县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佘祥林有期徒刑15年。2005年3月28日,张在玉突然“复活”,一桩冤案才大白于天下。4月1日,佘祥林走出监狱,回来后的佘祥林称自己遭刑讯逼供。[详细]

   
  2007年4月2日中午,广西桂林市平乐县法院法官黎朝阳的亲属接到通知,“一起到(关押黎朝阳的)兴安县看守所去看看”。看守所所长告知“黎朝阳已于2日上午8时50分抢救无效死亡,且死因不明”。家属却“发现死者从头到脚都有明显伤痕,上嘴唇有一处约15厘米长已被缝合的伤口,上门牙也断了一颗”。黎身上的伤怎么解释?审讯过程是什么样子的?[详细]
真凶请罪,聂树斌“冤杀”案仍悬而未决
  12年前,河北青年聂树斌被指强奸杀死康某而判处死刑;两年前,另一案件疑凶落网,供认自己杀死了康某,聂家四处申述被驳回;今年,被一审判死刑的“真凶”上诉,理由是检察院诉其强奸杀害康某的罪行,导致聂树斌蒙冤。为什么聂树斌当初要画口供承认自己杀人,他脑子有病了?当初杀聂树斌为什么一直不发给聂家,这个案件对当事家同缘何如此秘密?一些列的疑问不得而解。[详细]
   
 

广西法官暴死看守所,家属对其身上的伤痕质疑

   自改革开放以来,司法环节中有关刑讯逼供的事故屡见不鲜,致伤、致残,甚至致死的案例不断出现。破案效率以及运动式“严打”的驱使下,公安检察机关为了尽快获得口供不惜刑讯逼供。几乎所有冤假案例都表明,其间有刑讯逼供因素。[详细]

  真正的司法公正意味着信息披露应绝对透明。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贾春旺曾强调并期望通过同步录音录像的形式方式,把全国侦查工作“逼”出一个新水平。
  但是,国家把钱投了,硬件设备也买了,庭审中也录音录像了,但是到最后还是不公开,这些同步录音录像还有什么用呢?[详细]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人民检察院讯问职务犯罪嫌疑人实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的规定(试行)》第十五条明确规定:诉人应当提请审判长当庭播放讯问全程同步录音、录像资料,对有关异议或者事实进行质证。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却借口《检察工作国家秘密范围的规定》中,与职务犯罪有关的音像资料属于国家机密,其控制范围仅限办案人员,录音录像资料不能公开播放,更不能当庭播放。“试行条例”属于内部规定,其效力仅限检察机关内部等等作为理由而拒绝公布。[详细]
  Q Q  
 
 
欢迎网友到“腾讯深度Q吧”交流

本期责编:vingie
Tel:010—62671845
Email:564524887@qq.com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对一切侵犯版权的行为,腾讯网将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许多被刑讯逼供等司法恶行摧残过的人不一定会反映,而作为刑讯逼供一方,如果由此真的破了案件,许多之前的恶行基本就无人追究了。这符合“追求终结正义”的传统思想,即只要结果是正义的,过程如何并不重要。
  这种过程中,冤家错案就绝对不少。最高检希望通过“录音录像”的方式来减少审理过程中的刑讯逼供,希望通过技术手段,在“铁证如山”的证据面前消除“流言”并规范下面靠人主观臆断来审案的方式。但是我们却尴尬的发现,技术手段杜绝不了人们的“主观能动性”,上有政策,下还有自己的对策。一个“国家机密”就挡住了真相的公布。
[我来说两句]

流行歌曲恶俗?
流行音乐发展过程中,很多不可言说力量左右,命运也波波折折…
为希望之桥征名
他们,每天飞跃怒江;他们,用微笑面对死亡,用乐观回敬危险…
“疯”李阳的狂人日记
李阳说:网民基本不是人。李阳究竟怎么了?…
Copyright © 1998 - 2007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