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精编 新闻专题
  秦朔先生于2003年就在《南风窗》上撰文向GDP热泼过冷水。这里整理一个专题,并最大程度尊重原文。
在全世界,人们都叫我GDP,我的英文全名Gross Domestic Products,中文叫国内生产总值。我是你身边的一个重要指标,但我不是上帝,不是万能。1968年,美国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竞选总统时说——GDP衡量一切,但并不包括使我们的生活有意义这种东西。其实,我也不能衡量一切。
我不衡量社会成本,也就是本来应该由企业承担却让外部承担的成本
你采伐树木时,我在增加;你把污染排放到空气和水中,我在增加;我反映增长,却不反映资源耗减和环境损失。根据中科院可持续发展战略课题组牛文元教授的计算,我在中国的高速增长是用生态赤字换取的,“扣除这部分损失,纯GDP只剩下78%,而日本在人均GDP1000多美元时,纯GDP为86%”。[详细]
我不衡量增长的代价和方式
在中国,重点钢铁企业吨钢可比能耗比国际水平高40%,电力行业火电煤耗比国际水平高30%,万元GDP耗水量比国际水平高5倍,万元GDP总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3倍。经济长期处于高投入、高消耗、低效益的外延粗放型增长,哪个国家都受不了。[详细]
我不衡量效益、效率、质量和实际国民财富
“两辆汽车静静驶过,一切平安无事,它们对GDP的贡献几乎为零。但是,与一起恶性交通事故随之而来的是:救护车、医生、护士,意外事故服务中心、汽车修理或买新车、法律诉讼、亲属探视伤者、损失赔偿、保险代理、新闻报道、整理行道树等等。即使任何参与方都没有因此而提高生活水平,甚至有些还蒙受了巨大损失,但我们的‘财富’——所谓的GDP依然在增加。”[详细]
   
我是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我是国民经济各行业在核算期内增加值的总和(各行业新创造价值与固定资产转移价值之和)。

  没有我,你们无法谈论一国经济及其景气周期,无法提供经济健康与否的最重要依据。没有我,你们也无法反映一国的贫富状况和人民的平均生活水平,无法确定一国承担怎样的国际义务,享受哪些优惠待遇。[详细]

 

   

你为何崇拜我
  我是一个数字,一种统计方法,我本身并没有错。错的是,你把我当成惟一的东西、至上的东西,把我当成一切。无论拉丁美洲还是南亚,最后的教训都是:能够实现一时的经济增长,但无法实现可持续的社会发展。


 你不应该崇拜我。而且从道理上讲,也没有人会自觉自愿崇拜一样东西。[详细]

我不衡量资源配置的效率
即使是为了促进我的增长,也有不同的资源配置方式。是依靠财政投资输入,大规模借债,投资高速公路、铁路、水库?是不断向国有企业输血,将金融资源向它们倾斜,哪怕其设备闲置?是对一些不发达地区,通过国债项目投资,进行公益性项目建设?是对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职工进行工资性转移支付?[详细]
我不衡量价值的判断,例如社会公正,例如幸福
我按市场价格计算,但价格与幸福关系不大。电脑质量在提高,数量在增加,但价格在不断降低。按价格计算,电脑的产值没有增加多少,但质量与数量的提高却带给人们很大的利益。我也不衡量闲暇。只要人们天天加班,就能生产更多的物品和劳务,我就在增长。但是,没有闲暇的生活快乐吗?当你要享受闲暇时,我反而在减少。汽车能创造庞大的价值,但我从来不计算天天堵车占用你多少生命。[详细]
我不衡量分配
我不衡量贫富的差距。我不衡量就业。我不衡量社会的保障,虽然我知道,光有我的增长而没有保障面广、保障水平高的社会保障网,一旦你退休、生病、失业,就会陷入困境。我不衡量谁从我这里最终获益。我是以一国为依据,而不是以一国的人口拥有为依据。中国的外资多了,我就会增大,但是GNP(本国人拥有的生产总值)不会同时增大。[详细]

  我欣慰地看到,从增长到发展,这是中国国家发展战略的新突破,其影响异常深远。由新的发展观开始,可以预言,即使是在衡量经济成就方面,我的至上地位也会降低,而其它一些指标如就业、负债、效益会与我同行。我从“总分成绩”变成了“单科成绩”,当然,我还是最重要的单科。从物质为本走向以人为本,物化的中国终将进化为人化的中国,文化的中国,自然的中国,文明的中国。[详细]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07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