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问题毫无疑问地又成了2006年两会的热点。
  有两会代表说,在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上医院是在代人受过,究竟是代谁受过呢?
  继“哈尔滨天价医药费”以及“沈阳知名医院有计划盗取骨髓”事件之后,西安儿童医院医生收红包当场被抓包”的医疗丑闻又把民众的眼光聚焦到了“医生道德”问题之上。
  “强盗通常只在晚上作案,医生却全天候抢钱”。为何有人会把医生比做强盗呢?
  我们的医院,我们的医生,又如何把丢失待尽的医德寻回来呢?
                        我来说两句
医德滑波,医生变“医商”
  “强盗通常只在晚上作案,医生却全天候抢钱;你把钱交给强盗是为了活命,你为了活命而把钱交给医生;强盗作案时把自己打扮成魔鬼,医生抢钱时把自己伪装成天使……
  医疗事故、红包医生、冷漠态度,民众已经忘记了“医生”这个概念曾经给人带来的温馨和安慰,他们不再把生命的再次拯救单纯的寄托于医生,而更多的寄托给了金钱,因为他们称医生为“医商”………
黑心医生不再个别,有的已经是黑心集体了
  真是到了救救半数中国人不敢看病和看不起病的问题了,更要端正医德,不要再让黑心的医院乘人之危,发病人财。现在不但是个别的黑心医生了,而有的是黑心集体了。>>>
认钱不认病,医德这两个金字掉色了
  现在的120,一般是到了现场,看到病人是有能力给钱的才乐意送走,要是看到像是没钱付药钱的,就非常不高兴,有些有重伤或重病的,就是被送到医院的急诊室,如果没收到钱>>>
医生将追逐经济利益放在了救死扶伤的责任之前
  医院本是公益服务机构,不能太逐利;医院之间应该分工合作,而不应是互相竞争;医院应该是以预防为主,而不是治疗为主。医院与市场接轨,导致一些医生将追逐经济利益放在了医生救死扶伤的责任之前。
   语言粗暴、夸大疗效、抬高自己,贬低别人、不顾家属的情况反映等,这些让医生与患者之间产生了一条鸿沟……>>>
只能称他们为“有执照的抢劫犯”
  现在医院的个别领导两眼只会盯着病人口袋里的钱,看你的身份来开药,关注的不是病人的健康,病人的钱越多,病就越难好,我想这不是医术的下降,而是医德的滑坡。
  现如今不止是药价高,更有甚者连医生的天书也有一定的猫腻,因为写着一些难以看懂的药名或在一些药品中加些代码,患者就是拿着药方到外面去购买也买不到。 >>>
他们不是天使,是一群吸血鬼
  乱开药!是药三分毒,这跟谋材害命有什么区别!除了应该出的钱,我们还要给黑心天使们红包,以防手术中给咱留个纱布剪刀什么的.这是和谐社会吗?他们不是天使,是一群吸血鬼。
  一手拿着手术刀,一手拿着杀人刀,对着病人温柔的说:带了多少钱?我们以人为本,有多少钱,办多少事。>>>
收入多少才能满足医生的物质欲望
  我去北大口腔医院看牙,做修复的时候,医生说交多少钱就交多少,根本没有明码标价,一个拷瓷牙是的成本究竟多少,所用材料各部分比例的费用究竟是多少?为什么不给出明细单呢?2000多一个义齿,是一个人一个月的工资,我不知道医生的收入究竟是多少,收入多少才能满足医生的物质欲望! >>>
医德就是这样被亵渎的!
■沈阳知名医院有计划盗取骨髓,威胁医生不许声张>>> ■拖延治疗,一直到病人实在拿不出钱为止>>>
■民工发病被拒治疗,无钱终病死同仁医院>>> ■孕妇被确诊“原发性不孕症”,5天花费3.5万余元>>>
 
医生是如何沦为“医商”的?
  近期的一个网上调查显示,大多数被调查者认为,现在的医生职业道德差、责任心一般、职业技术一般、态度一般,而他们的收入却是偏高,他们收受“红包”、“开大处方”进行“大检查”、因病急或病重病人诊费不够而拒绝医治……
  到底是什么让医生的声望与日俱下?
医改过程中的阵痛——市场化环境让医生在商言商
  目前这种把医院推入市场,使其自谋出路的管理模式,从管理上,本身就是在把医院向企业方向推,于是在商言商,在市场利益的指挥下,医院必然会染上“卖冰棍的愿热,卖棺材的盼死人”这种基本的市场理念希望病人生病,希望病人的治疗能多一些,也就自然而然地进入一些医生的潜意识中,让他们在有意无意中忘记自己的天职,忘记希波格拉底誓言>>>
  “目前上海民营医院的投资者中,70%甚至更多来自福建莆田的秀语镇,集中在几个大的家族,牵扯到家族、同乡等各种密切关系。这些投资者最大的特点是‘有钱、大胆敢搏、思想开放、想赚更多的钱’,基本不具备医学或者管理的素质。”>>>
  “和公立医院相比,现在民营医院明显‘先天不足’,只能依靠广告宣传来吸引病人。民营医院广告铺天盖地,标榜医院医生都是专家、主任。但其实专家大都是‘游击队’,是冲钱而来、奔钱而去的。”“一些招聘来的所谓‘专家’夸大虚假的成分很多,一些医生甚至没有执医证。>>>
政府投入一年不如一年——医院百分之六七十收入靠卖药?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对医疗卫生的投入翻了20几倍,但是,国家对医疗卫生的投入在整个医疗卫生支出中所占比例却少了。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卫生支出曾经一度占到政府总支出的6%,而到2002年,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4%。在今年3万多亿元的财政预算中,仅有1200多亿元用在医疗领域。“这个比率不仅远远低于发达国家,而且也低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
  广西某大医院的一位负责人说,“我们医院每年支出约5亿元,而财政每年补助的只有1900万元左右,这么大的医院靠什么养活?怎么正常运转?医院要生存,就必须自己找出路,这个出路主要就是药品、诊疗收费。在目前技术性收费不高的情况下,以药养医是普遍现象。” >>>
  医院普遍反映,技术性收费标准偏低,甚至十几年都没有什么变化。医院百分之六七十、甚至更多的收入要靠卖药来获得>>>
医院给医生下经济任务,内部人揭发黑幕被惩——医者无奈随波逐流
  医院给医生下任务,每个月每个人必须开多少钱多少钱的药。拍几个片,做几个CT,每人每月要完成多少任务。负责就要扣奖金。>>>
  小到一个科室,比如科主任、护士长,位居权力金字塔的顶尖,没有人监管他们。科室中普通成员的前途、命运都掌握在他们手里。从研究生开始,你能不能毕业,能不能留校,让不让你考博,让不让你外出学习,给不给你晋升职称,全都是科主任说了算。没有民主、公平的机制做评价,泛生更多的随波逐流人员>>>
  湖南娄底市中心医院的医生胡卫民,曾毅然站出来挑战医院“潜规则”,大胆揭露医院乱收费等不良现象,但结局是什么呢?他因此成为了医院的“公敌”,最终命运是被逼辞职。在现实生活中,像胡卫民这样的人可谓是极少数。>>>
内外监督乏力——医者权力在手,欲望滋长
  在美国,所有的处方都必须由药师来把关,以保证每张处方的合理性。中国目前的医疗管理制度中,只有医保病人的治疗,可能会受到医保管理部门的审查,自费病人以及享受公费待遇的病人,除了医务人员的良心,几乎没有什么制度来监督其医疗措施的合理性。甚至患者想要什么药,就可以给开什么药,可以说,这样宽松的环境,无疑为医疗系统的不规范治疗敞开了方便大门。>>>
  “民营医院里一般设了两个药库和两个医用耗材库。一个药库、耗材库是专门应对药监、税务、工商、财政等政府部门的检查,库里的产品都是合格的;但另一个药库、耗材库只有医院内部的人才知道,里面的产品大部分是不合格的>>>
  价格方面相关部门虽有规定,但实际上把权力下放给了医院,而医院则把权力下放给医生……>>>
自身痴迷于搞科研——医者为科研成果不择手段
  日本3721惨绝人寰的罪行以及希特勒分子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所作所为虽说不能拿到目前的和平时代来作比,但在当前的现实生活中,为了名誉,为了金钱,仍然存在着以搞科研拯救更多的病人为名而丧失医德的医生……>>>
  截止今日腾讯网“关于医德的调查”结果显示:在参与调查的网友中,超过50%都认为对你所接触的医务人员的医风医德差,存在“开大处方”或“大检查”,收受“红包”的现象,医生的社会声望下降了,做医生最重要的是职业道德……
数字一览
我国去年查处医院收红包乱收费609件
  2005年中国内地卫生系统共查处收受“红包”问题178件,处理违纪违规人员142人;查处医疗乱收费问题431件,涉及金额399万元人民币,处理违纪违规人员824人。在医药购销中,查处违纪违法案件216件,涉案金额1099万元人民币……>>> 
公立医院定价20元,民营医院却定600元
  大多民营医院基本上没有成熟的发展战略和长远规划,只要求短、平、快赚钱。以妇科的微波治疗项目收费为例,上海公立医院的定价通常在20元左右,但个别民营妇科医院却定价600元。>>> 
讲医德信誓旦旦 乱收费阴招多多
  连续4天每天向患者多收1次“静脉注射”费,合计16元,经核对该患者病历,无医嘱。
  静脉注射收费单据中包括3元的空调费。无此项收费依据。
  两天各有20次的“胸、腹水特殊检查”,每次收费8元;两天各有1次“胸、腹水常规检查”,每次收费8元。然而,经核对患者这两天的病历,医生只要求每天进行“胸、腹水常规检查”1次。两天共多向患者收费320元。
  经过近年来坚持不懈的专项治理,医药购销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已由公开化转向比较隐蔽,而且暗访中随机抽查存在问题发生率比较高,达到85%以上>>>  
同一种药,药名却多达20个
  全世界没有哪一个国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种情况只在中国有,是一种‘中国特色’。”>>>
药价虚高内幕 8环节可能留回扣>>>
药品回扣每年侵吞国家资产达7.72亿
  商务部资料表明,作为商业贿赂的药品回扣,每年侵吞国家资产7.72亿元,约占全国医药行业全年税收收入16%>>>
医生如何重拾医德?

  有人提出不从人心、道德出发,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但实际上,靠医生个人道德约束是难以实现行业规范的。寄希望医生的道德能挽救中国目前让人垢病的医疗环境,显然是不可能的。
  作为哈尔滨天价医药费事件中的关键人物,患者翁文辉的主治医生王雪原敢于站出来披露500万天价药费内情,是因为一个医生的医德,一个人做人的底线。但王雪原同时也感触颇深地告诉世人:
  “在我国,600多万名医务工作者实际付出很多,但大家的经济收入、社会地位与外国同行没法比。面对生存压力,白衣天使的道德防线其实很脆弱,这就出现了比较有趣的现象:“非常有良心的医生,另谋高就;差一点的,随波逐流;最差的,为了逐利不择手段。”“我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还得在医疗体制上进行改良。”      

医德规范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医德规范如下:救死扶伤,尊重病人的人格与权利,文明礼貌服务,廉洁奉公……医疗单位都应建立医德考核与评价制度,认真进行医德考核与评价。对医务人员医德考核结果,要作为应聘、提薪、晋升以及评选先进工作者的首要条件>>>
《希波克拉底誓言》
职业道德 职业规范 职业禁忌
国内外医疗对比一览
● 医生执照获取及职称评定
  在国外评价医生特别看重临床经验。  以南非为例,要由全科医生升为专科医生,要经过6年,每年都要在专家组成员的考核下完成一定的工作量,还要到专门的医院完成一定学时的专业培训,专家考核后认为完全合格了才能通过。
  在美国,一个医生要想取得神经内科专科医生的执照,从医学院毕业后先要在大内科轮转实习,然后到与神经内科相关的辅助科室实习,再到神经内科干3年,才能取得专科医生考试资格。此时已经是毕业五六年以后了,但还是得通过考试才能取得专科医生证书。
  而在中国,医生职称评审太过流于形式>>>   
● 医生服务态度
  在国内,很多医生对病人总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一些医生还会显得不耐烦,根本不解释病情,只告知结果。
  国外的医生把患者当成平等的人看待,甚至对他们来自己这里看病抱有感恩之心>>>
● 医生对患者的尊重程度
  在国外,医生给艾滋病人看病时不戴口罩,不穿隔离衣。而在中国,尽管很多医生了解这个病,但还是会戴着手套给病人查体>>>
● 国外医疗制度一览
  德国是世界上最早实施社会保障制度的国家>>>  
加大政府投入和管理,健全医疗保障制度
  加大政府投入,公共卫生资源向农村、城市基层倾斜;构建城市医院、社区卫生机构分工明确并双向转诊的医疗服务体系。
  医疗卫生领域是公共产品,属政府投资范围。公立非营利医疗机构是保证群众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需求的主体,应由政府承担责任,同时实行医疗机构的收入上缴,其建设发展及运行费用由政府核定拨付,并实行严格的价格管理。>>>
  两会中,温家宝总理透露,中国将加快城市社区卫生事业发展和城乡医疗救助制度建设步伐,逐步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推进社会救助体系建设>>>
  全国政协委员储亚平提交议案,建议药品全部由国家定价,建立药品专卖制>>>
  实行“藕断丝连”式的“药房托管”难除“病灶”,不如用“猛药”治根,实行“快刀斩乱麻”式的“医药分家”。 >>>
  通过发展其他相关行业,来规范、带动医疗行业的发展。比如在西方发达国家,商业健康保险介入并承担人们的医疗费用,保险公司的医疗专家们,对医院的账单“掰扯”的那叫一个细。>>>
完善医院内部制度,改善医生考核标准
  医院完全可以进一步细化管理:当天账单当天核对,向病人或家属说明用药意图与治疗方案,防止医药勾结、严禁私设小药房和小收银台。设置挂号岗位定期轮岗制、患者挂专家号实名制、门诊24小时监控等医院制度>>>
  健全医院内部各项管理制度。改革人事、分配制度。坚决废止各科室独立核算、承包,医疗收入与医务人员收入挂钩的做法。>>>
   从实际操作看,目前国内医生职称评审太过流于形式。另一方面,就职称考核的要求看,太强调“学历”、“资历”、“论文”、“考试”等硬杠杠了>>>
  福建省卫生厅新出台的规定明确提出,医疗机构对于投诉属实的行为,要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并通报,同时将投诉处理情况纳入卫生技术人员职业道德考核内容之一,与医务人员年度考核、职务等相挂钩。>>>
加强内外部监督,对不法行为必须予以惩处
  不能仅仅指望卫生部门来管理医疗机构,应该制定切实可行的措施,让工商、物价、技术检查、质量检测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部门,时不时地用国法行规、市场规律这些“X光”,来给医疗机构作个“透视”。 >>>
  对医疗机构过度商业化、市场化的行为必须纠偏,对不法行为必须予以惩处。医院收入实行全部上缴>>>
加强及完善卫生和相关法制建设
  根据现行有关文件的规定,营利性医疗机构可根据成本核算,自主定价收费。卫生行政部门对这类行为尚难以依法处理。卫生行政部门在加强全行业监管中,由于卫生法律、法规还存在着许多空白和盲点,在执法监督中往往无法可依;现有的一些法律、法规也比较原则,可操作性差;对违法的机构和个人处罚手段也比较单一等,急需加强卫生法制建设。 >>>
  受贿数十万元的医生因“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只受到了行政处罚。
  法律界人士认为,对于医疗机构的管理者利用职权收受药商回扣的行为,如果数额较大,就构成刑法所指的受贿罪;对于医生收受回扣的行为是否构成受贿罪,法律界还没有形成定论>>>
本期责编: 渡 客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