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社会 图片站 军事 内幕 案件 评论 专题     返回腾讯首页  
2006年两会首页 | 即时新闻  | 图片报道  | 特别策划:
   二十年来医改的成就自不必说,不能低估,不容否定,不可抹杀。但更为重要的、更为迫切的,则是当下!而当下的情形实在不能乐观:昏昏然,飘飘然,盲目者有之,糊涂者有之。然清醒者亦有之。

  中国的医疗体制改革已经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看病贵”、“看病难”成为当前中国公众普遍关注的社会问题。对于医疗改革中出现的种种问题,究竟应该如何诊断、如何医治,可谓人言人殊。>>我要发言

  中国医疗体制改革走到今天,恰似一个人正身处十字路口,何去何从,至为关键。却因来时匆匆,道阻且长,此际也颇为疲乏,大有力不从心之感。然而下一步总得迈出去,需要尽快迈出去,否则,拖得越久越被动,越艰难。不过在迈开这一步之前,也十分有必要进行反思,并修正前行的方向。>>>详细
  过去20年中国医疗改革致命伤:一是医疗保险的覆盖率过低、强制性不够、预防功能不强,二是医疗服务价格混乱导致医疗费用持续攀升,三是政府投入比例过低,对医疗市场管理力度较弱。而这三点都与相关部门责任的缺失有关。>>>详细

  看病难、看病贵:多数从医院走出来的患者都曾经有过“挨宰”的感觉,只是苦于抓不到医院“宰人”的证据而已。如果说医院弄虚作假之类的违规收费可以视为其“黑色收入”的话,那么过度诊疗、过度用药则是医院借以捞取“灰色收入”的利器。>>>详细
 ·深圳天价医药费查出结果 违规收费10万多元
 ·西安又曝天价医药费事件 手指划伤花掉1年积蓄
 ·抗衰老体检开出天价十六万元 体检方案语焉不详
 ·卫生部:将彻查哈尔滨天价医药费事件

  医疗改革是保公平还是包看病:在医疗体制改革的争论中,现在有一种说法叫做“不能走市场化的道路”,问题是,当“市场”是扭曲的、垄断的时候,说不该走“市场化”的道路,就只能回到行政统治的旧路上去。>>>详细
 网络调查
“医药费过高,老百姓看不起病”症结
医疗机构:“以药养医”是无奈的选择
药品的中间商太多,导致药费过高
国家对药品控价的制度没有完善
当今市场经济社会的选择
其他



>>更多调查 

国际上主要的几种医疗体制
  市场主导型(美国为代表):美国是实施商业医疗保险的典型。美国的医疗机构分为三种类型:(1)非营利性医院(社区或教会组织开办);(2)营利性医院(亦可称私立医院,私人企业或组织开办);(3)公立医院(联邦政府或州政府开办)。1995年,非营利性医院已经占到美国医院总数的56%,超过半数。
  国家福利型(英国、加拿大为代表):英国卫生服务的特点是国家推行福利政策,实行国家卫生服务制度(NHS),卫生经费主要来源于税收和社会慈善经费,居民享受近乎免费的医疗服务。卫生费用年度增长率达3%。
  公共合同型(德国为代表):德国医院也可分为公立医院、私立非营利性医院、私立营利性医院。公立医院的比例小于英国,但是远远大于美国。德国医院补偿机制主要采用“双重补偿”的方法,即医院的投入成本和运营成本各有其补偿来源。
  公私功能互补型(新加坡为代表):新加坡的卫生服务体系由公立和私立双重系统组成。公立系统由公立医院和联合诊所组成,私立系统由私立医院和开业医师组成。分工比较明确。
>>详细
相关策划与专题
中国人的医疗保障
550万天价医疗费
生病了,你还敢吃药么
上海长江医院黑幕
责任编辑:谷镝
如您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发e-mail至qqnews@tencent.com,非常感谢您对我们的关注。
新生活,我主张 www.qq.com
  政府该为医改做些什么……在正常的市场经济体系中,政府可以以多种身份,例如保险者、购买者、雇佣者、赞助者、调控者、信贷者、规划者、监管者的角色,参与到市场活动之中

  因此,“有管理的市场化”是一个新的改革思路,其重心不是一味地指出政府应该干预医疗市场,而是要讨论政府究竟该扮演什么角色。>>详细

  政府角色之一:保险者推动全民医疗保障体系的建设  政府的首要职责是推动建立一个全民医疗保障体系。这一工作的重要性,首先在于能极大地促进医疗卫生公平性的实现。
  政府角色之二:购买者约束医疗服务的费用上涨: 当人们把医疗费用预付给医疗保障机构之后,医疗保障机构就能以集体的力量,成为医疗服务市场上具有强大谈判能力的购买者,从而有能力运用各种手段来控制医疗服务机构的行为,确保医疗服务的质量与价格相匹配。>>详细
  政府角色之三:规划者或资源配置者建立健全初级医疗卫生服务体系 社区卫生服务发展较慢,社区医疗服务机构太少、利用率和服务水平也都比较低。因此,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同各级医院的竞争中处于不利的地位,远远没有发挥出“城市初级卫生服务的骨干”的作用。>>详细
  国务院将出医改政策 2010年人人享有医疗服务>>详细
  怎么看待“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是因为“资源过分向大医院集中,公立医疗机构公益性淡化,以及社会保障制度不完善的问题社区卫生服务资源短缺,服务能力低下、不适应群众卫生服务需求。”这些明确的表述来自国务院将在近期出台的《关于大力发展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的决定》,这是自医改争论出现以来,国务院出台的首个关于医改的正式文件。
  “2010年普及社区卫生服务”  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的时间点被设定在2010年。 届时,全国地级以上城市和有条件的县级市将建成较为完善的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体系,城市人口覆盖率达到80%。 同时,要维护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公益性质,注重卫生服务的公平与效率,防止盲目追求经济效益的倾向。

  “发展社区卫生服务的责任在地方” 社区卫生服务的公益性质确定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钱从哪里来。

  和之前完全由本级财政负担本级医院的投入机制不同的是,这次国务院要求省、市财政应该对区级财政给予必要的支持,中央对中西部贫困地区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必要设备配置等项目给予适当支持。

  “市辖区政府原则上不再办医院”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体系建立后,医疗资源过渡向大医院集中这一结构性顽症将有望解决。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只能是“常见病、多发病的基本医疗服务和疾病预防、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指导、残疾人康复等适宜的公共卫生服务”。

  大型医院应集中力量从事危急重症和疑难病症的救治。目前的区级医院,及大多数二级医院,可能将逐步消化,从而不复存在。市辖区政府原则上不再办医院。>>详细

  医改要破公立医院垄断……>>详细
  打破公立医院垄断 医疗机构管理体制改变主要应解决以下问题:一是改变医疗服务基本由公立机构垄断的局面。二是实行真正意义的医院分类管理。
  吸引社会资金投入: 要实施通过区域卫生规划和医疗机构设置规划,对区域内卫生资源进行统一规划管理。对现有配置不合理的卫生资源按照规划进行调整,改变医疗服务由公立机构垄断,吸引社会资金发展医疗卫生事业,完善医疗机构分类管理的相关政策。>>详细
  医改新方案与公共选择?近来,社会各界对未来医疗体制改革方案的讨论日趋热烈。尤其令人欣喜的是,讨论的内容已经从最初对市场化改革的偏激否定中摆脱出来,开始步入理性而具体的制度比较和方案选择环节。 >>详细
  从政策实施的角度看,医疗体制改革中最为重要的医疗保障体系建设,至今还没有被纳入立法轨道。人生的路,为何越走越窄?20多年前“潘晓来信”提出的“天问”激起一代“伤痕人”的迷惘共鸣,引发社会一场持久深入的人生观大讨论。
  唯有公共选择后达成相应的社会保障法律,才能使得政策实施作为一项明确的目标固定下来。更重要的是,公共选择的立法结果可以作为政策实施的制度安排基础,从而避免理论方案进入实施环节后可能遭到任意变更的“道德风险”。
  在政府有关部门着手进行政策改革和方案选择的同时,我们更应该着眼于“医疗体制改革中的公共选择”这一政治经济学命题。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在“第二次改革”中避免对过去改革路线的矫枉过正;也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建立起一套适应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需要的现代化医疗卫生体制。>>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