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两会访谈室  
   腾讯网-河南报业网3月11日16:00,邀请全国人大代表、著名作家二月河谈中国文化问题![评论]
 
·康乾盛世治世之道对当前的借鉴
·当你心灵软化时善就涌出
·文坛上没有不落的太阳
·中国应该有自己情人节和自己美神
·人大代表的议案与清朝的秘折
·我的“终南之路”和我的“手擀面”
·网络社会责任和二月河的五个一工程
·电视电脑的力量远远大于二月河力量
·帝王系列美在落霞 美在黑暗将临
·由一丛玫瑰花看到一个民族的希望
·要把自己的思想放到诗的王国里
·从贪污腐败看国民素质教育
·从盗亦有盗看当前的国民素质教育
·从911事件谈国民素质教育问题
人大代表、著名作家二月河接受腾讯专访

二月河,本名凌解放,著名历史小说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汉族,1945年生于山西省昔阳县。高中毕业后入伍,由战士而及副指导员,1978年转业南阳市委,现任河南省作协副主席。中国《红楼梦》学会河南理事,南阳市文联主席。平素散漫不羁,敦厚于友而择友甚严,喜爱读书而不求甚解。……更多

 
文字实录

  主持人:朋友们大家好!欢迎两会系列专访,这是由腾讯网和河南报业网联合为大家播出的,我是主持人芬芬,提到二月河这个名字,可以说是全国家喻户晓,但是二月河老师真正的本名可能知道的朋友不多,我们今天来为大家介绍的就是河南省文联副主席、南阳市文联副主席、一级作家,同时也是我们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二月河老师,也就是我们的凌解放老师。

  二月河:大家好。

  主持人:刚才我们在开场之前争论了很长时间,到底怎么介绍您,介绍您是二月河老师还是介绍凌解放是老师。您比较喜欢哪个称呼?

  二月河:现在叫我什么的都有,比我岁数大的叫我二弟,比我岁数小的叫我二哥,在街上走的时候,碰见了“二老师”、“二先生”什么都可以随便叫。我自己本名姓凌,岁数一般、差不多的叫我老凌,你们年轻朋友或者和你父辈差不多的话叫我凌叔,都可以。

  主持人:我们知道这次是两会期间,借这样一个契机访谈到您,您在今年两会期间有没有什么好的议案?

  二月河:我没有议案,也没有提案,我自己写了一个建议。大致意思是说要提高我们国民素质,加强青少年思想品德教育,属于这个领域。因为作为我们国家,现在主要战场是经济建设上,作为我这个文学战场不可能作为国家的主题方面去提。但我感觉到这个问题对我们民族特点需要,我们国民素质今年有所下降。当然,有同志对我说我们现在学历都很高了,你这样说是不是事实?我认为学历高和素养高是两回事。如果是我们思想品德以及道德观念沦丧,思想品德下降,还是素养不行。

  我有这么一个建议,建立国学研究院。国学研究院集中国内顶尖级的人文学家、伦理学家、理论家,从文始至,从中国到外国,这种“真善美”的东西我们要集中起来进行系统的研究,推出大块的文章,具有权威性地向全民加强教育。

  主持人:作为一些承诺?

  二月河:对。因为我说国民素质下降我是感觉的,我对“网”我过去说过一句话,我是“有敬有畏”,“心存敬畏之意”。我们从美国“9.11事件”之后,我们看网站上一片叫好声。我跟网友在这里探讨一下,“9.11”大楼里面有多少华人,有几个人是该死的,为什么这件事情放在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高尚的一个民族会产生这样一种反应呢?是素质的问题。

  主持人:您认为网友们对于“9.11事件”的这些评论或者叫好,我们可能不应该有这样一种呼声?

  二月河:我再说完整一点,我尽管对你们有敬有畏,有敬畏之心。但是我还要告诉你,我不能苟同这样的看法,这不合乎人类“善本位”这种观念、这种理论、这种伦理、这种思想。一种“真善美”意识,是应该建立在对弱势群体,对遭难的人要有一种同情心、要有关怀心、要有怜悯心,可敬可悯,包括一些刻意的东西,我们都要心存善本的思想来对待,我们在这里叫好,这是给年轻朋友交流。你们可以有不同的意见,但是我告诉你,这楼里面如果有你的兄弟,有的姐妹,你还会不会这样欢欣鼓舞呢?如果你没有这样的意识,我就认为你还需要提高你的思想素养。

  主持人:我想可以这样理解您的意思。无论这个事件发生在中国还是在国外也好,无论发生在什么地方,我们都应该本着“真善美”的良好品德去看待它?

  二月河:这只是其中之一的例子。

二月河:从盗亦有盗看当前的国民素质教育

  二月河:庄子讲盗亦有道,夫妄意室中之藏,圣也,知其可否。就是说,房子里面藏着什么东西呢,在外面都能猜得到,是盗中之圣。“知其可否”,这个东西能拿不能拿,知也。入选,谁先进去那叫勇也,出后叫义也,分均叫仁也,盗亦有道嘛,过去的盗贼是不抢砍柴的,不抢带孩子的妇女的。如果把人质弄出来以后,按期交赎金的话,在期限之前是不撕票的,现在是进门就开枪,进门就打,进门就杀,杀了人再说。

  主持人:为什么社会越发展越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二月河:这跟社会发展不是一码事情,我说了,这是国民素质下降的问题,下降到什么程度?黑社会自己也腐败了,连黑社会都腐败了。所以,整体来说,虽然我们生活过好了,经济比以前发展了。在这个时候,如果我们不进行这种思想传统教育的话,我们很可能在某一天会发现我们走错了一个很大的一步棋。

  这个不要纯粹迷信GDP,我在这里今天也跟网友朋友交换意见。唐代开元年间中国的GDP是41亿美金,比今天的美国还要高出一倍。

  主持人:唐朝是我们最繁荣昌盛的一个朝代了。

  二月河:到了乾隆年间中国的GDP还是第一,仍旧相当于现在的美国。唐代的开元之治前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天宝之乱、安史之乱出来了,大唐王朝就像受了潮的塔一样坍塌下去了。乾隆年代中国的GDP仍然是第一,过了不到一年,到了道光年间就发生了鸦片战争,中国就从鸦片战争这个地方开始走向了一个世纪的殖民地半殖民地、黑暗的中国。所以我给网友们在这里交换意见。作为我自己,当然这不完全代表人民代表的意思,纯粹作为一个作家来思索这个事情的时候,要把我们国民素质要普遍地进行提升,进行全民性的提升,如果不提升,就真正像我们国歌里面所唱的,我们中华民族就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二月河:从贪污腐败看国民素质教育

  二月河:贪官污吏被抓住了好多,抓进监狱里面他怎么写检查呢?说“我是一个苦孩子,从小我是放牛或者放羊出身,经过党的培养教育,最后我做出什么什么成就,走上领导岗位。但是我放松了思想改造,我堕落了,被资产阶级的拜金主义所击中,我走向了犯罪的道理,有了今天,希望大家能够接受教训”,这是童昌勇(音)就是这么做检查的。但是二月河一看这个检查笑得肚子痛,为什么呢?无论是资产阶级,无论是封建阶级,哪个阶级会允许你贪污?哪种世界观会允许你贪污。贪污不是一时性的,贪污是一种反社会的,反人类的东西,是素质的问题,你还不如说我生下来之后,我爹我妈少家教,没有把我教育好,这样来的还比较实际。这跟我们社会教育,我怎么怎么会收到资产阶级的影响,资产阶级叫你贪污了?不可能的。资产阶级里面,哪个大公司里面没有会计,你乱抓一气,我说少林寺的和尚也不会允许想怎么抓就怎么抓的。(完)

二月河:要把自己的思想放到诗的王国里

  二月河:但是我还是给大家这么一个建议,我给我自己的女儿也是这样的建议,我说要把你的思想、意识要放到诗的王国里边,要诗化自己的语言,要诗化自己的灵魂。即使你不可能一下子懂很多很多的历史,我们中国过去历史书也不大好读。你即使不能一下子接受这么多,但是你能接受一下莱文.托夫(音),接受一下中国的臧克家、郭沫若,读一读普希金,让我们再读读莎士比亚、读读莫里哀,读一读狄更斯的这些书。读读这些东西,你的思想语言都可能发生一种净化,都会发生一种升华,在这种净化,在这种净化和升华中你自己本身的素质就会不期然地得到了提高。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谈了这么一段话,就是希望我们青少年朋友更多地关注我们的一些传统文化,更多提升自己的素质方面,做一些努力。

  二月河:不仅是传统文化,我们的传统文化里面有一些东西需要吸收,包括对我们以往的传统文化,过去我们过多读孔子、孟子这些东西。但是我们要注意一下,就知道中国有“二十四子”,有墨子,有羊子,有的韩非子,有庄子、老子,许许多多这种“子”,这些春秋时期的这种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遗产,需要我们与孔孟这些东西融合起来,捡出来非常美好的东西为我们今天所用,这只是其中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在这个期间接受外国的美好的传统,比如说希腊神话里面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圣经》里面也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一千零一夜》里面我们也可以看到很多美好的东西,都要拿来研究,作为我们中国美好的东西。(完)

二月河:由一丛玫瑰花看到一个民族的希望

  主持人:我们这几天通过媒体的报道也看到了一个非常醒目的标题———“我们的民族不能够没有精神”。您认为现在这种精神还不够,如果您给它打分数的话,您会给它打多少分,以一百分为限的话。

  二月河:我现在不能给“精神”给及格分数,我给不了及格分数。实在给出来的话,可能很多人会感觉到非常失望。希望能打得高一点,但是打不了那么高,而且还不敢给你随便打那么高。因为我们确实需要提高。但是因为基数低,说明我们民族教育起来也比较好教育,像一张白纸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这个精神作用是非常重要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了以后,在欧洲战场上,波兰被炸成一片平地,全国都是瓦砾。

  在那种严寒的冬天,既没有粮食也没有燃烧,人们处在饥饿和寒冷压迫之下,联合国(那时候叫国联)去视察,大家都认为这个民族完了,但是有一个美国记者说这个民族不会完。大家分析,问他为什么这个不会完,他说“在这样的前提里面,人们肚子里面又没有粮食,又没有柴取暖,我看见一家老年夫妇上的床单上还养着一朵鲜艳的玫瑰花,这样的民族怎么可能完呢?所以我认为养的不是玫瑰花,而是在饥饿、在严冬中哆嗦,或者向人祈祷,那又是一个概念了。这种民族精神如果在这个地方存在的话,那么这个民族就有复兴的希望”。

  我们今天不是那样的状态,我们现在既有取暖的设备,人人也不捱饿,我们需要的是什么东西,是填充我们的精神。尤其我们感觉到在“网”跟前的年轻朋友,因为这些年,我的感受大家都不多说了。

  主持人:上网的年轻朋友都不怎么去看书了。

  二月河:对,他们嫌看书费劲。

二月河:帝王系列美在落霞 美在黑暗将临

  主持人:其实我们大家了解到您这些帝王系列的作品,很多朋友也是特别特别地喜欢。甚至您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自己的超级书迷。您现在回过头来如何评价自己所写过的作品?

  二月河:我这个作品,大家网友也可以看到,对我这个作品有说好的,也有一些说不好的,说什么的都有。但是说好的大家注意到上面不会有我的文章。说好的,我也没有表示过什么感谢,说我不好的,我也没有进行过反驳,找不到这样的文章。当一个作品当它写出来以后,不管它成功与否,这个作品就像窑里面烧好的砖头,已经不可改变了。就我自己对我这个作品的评价,我已经使用了我自己最大的力量,想把中国的文化传统,把中国封建社会末叶最后一次的文化灿烂性、丰富性和绚丽通过我的作品表现出来,你可以看到,我把诗词歌赋、人文思想我都把它融合进去,进行艺术渲染。

  另一方面,我感觉到我们文化当中存在着致命的弱点,存在着很要命的东西,甚至可以说是很恶劣的东西,是要坚决抛弃的。

  但是,这种东西在我写书的时候,我不能用教训的口气对别人说,不能用理性的,老师给学生讲道理的方式说,我只能够通过艺术形象和思维,和我自己理念性、观念性的思维,用艺术的手法表现出来,让读者(毕竟是小说)在读书当中进行自我品味和感受。就是说,一方面它是灿烂的,同时文化又很要命。这就具备了晚霞的特色,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满天的云彩非常漂亮,非常绚丽多彩,非常美丽,非常令人神往,那种流动,那种飘逸的感受是非常另人感动的一种文化特色,很灿烂。另一方面,这个时候的太阳就要落山了,黑暗也就要来临了。这是晚霞的特色。

  所以,也符合我创作这套书的意识,所以我把这套本书的名字,尽管有人说我它是“帝王系列”,但是我把我的这套书的名字还是定义为“晚霞系列”。

二月河:电视电脑的力量远远大于二月河力量

  主持人:您如何看待这种新媒体对于作品的推动,像比如说您的作品改编成电视剧,您的作品在网上给大家连载,大家都能看到。

  二月河:我这个书说老实话,在过去电视剧没有推出之前已经拥有了一批读者,但是我可以老老实实说,那种读者群、批量,从指导量都与后头这些电视剧推出以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认识到电视剧的力量,我认识到电脑的力量要远远超过二月河的力量,否则二月河就不会对你们表示什么敬畏。就是因为这种科技的力量把有限的空间扩大到无限。如果说我这个书有力量的话,那只是在一部分读者中有力量,当这个电视剧推出以后,电脑推出以后,它就变成中国整个社会共同的人间力量,人人都参与了。而且我在网上不仅看到评论家有评论,我们一般的读者都有可能评论。这种全面的评论应该属于我们整体民族共同的能力,当然能力也是素质。但是我刚才谈到的素质跟这个素质有一定的区别的,从这个方面提升一下。哥们儿你能力很强我很佩服,但是你还需要…,就像先生你这个帽子很好看,但是有些地方也该吸一吸,是这个意思。

  主持人:不好的地方要改正。

二月河:网络社会责任和二月河的五个一工程

  主持人:对于本次我们访谈,专访您的两家媒体:腾讯网和河南报业网,作为媒体也承担着一大部分责任去传承优秀的文化传统,去提升全民素质甚至有一些教育的作用,您对于这样一些网络媒体也好,或者大众媒体也好有一个什么样的期待?

  二月河:我期待我们不懂得网站的朋友们要支持这种新科技的推动和先进,可以让更多的人掌握这个“武器”,那么我们这个民族的力量就会更大。懂网站的人也有一个向我们小学生进一步介绍和推荐的责任,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够很好地把我们网站的力量联动起来,共同沟通我们之间的思想,能够使我们网站成为我们整体人民之间互相心灵沟通的桥梁和纽带。

  主持人:最后还有两个问题问您,现在您现阶段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各方面,包括创作,一天大概安排多少时间?

  二月河:五个一。中央有中央的“五个一”,二月河有二月河的“五个一”,一天是一首诗,一幅画,一幅字,一篇短文章,走一个小时的路。当然,五件事情不是每天都做,都做不就成乾隆了,每天写一首诗我也做不到。每天围绕这五件事情去做,有时候选一二三四件,有时候五件事都做。

  主持人:下一步会有您的一些什么新作品我们可以期待的?

  二月河:我现在在《人民日报.海外报》,还有专题文学,包括一些海外刊物我都开了专栏,这些专栏文章将来集中出来可能会结集。我已经结了一个集叫《二月河.雨》。现在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开了一个专栏叫《河上.雨》,这个名字也很美。

  主持人:在访谈的最后,您也对我们众多的网友,也算是对于我们众多的青年朋友,甚至上网的也有老年朋友,大家共同以您人大代表的身份,以您作家的身份,以及您众多的粉丝,对他们说一句话。

  二月河:我们还不能叫这些朋友是“粉丝”,既然是作家就要讲平等,就是哥们儿、同志们、朋友们、兄弟们。网友的“友”就是朋友的“友”,朋友的“朋”是来个“月”,两个月都要写成一般大,不能写成一个大一个小,那就不是朋友的朋。我希望我们一般大,可以共同在网站上集中起来,共同探讨我们的人生,提高我们的思想境界。

  主持人:就像朋友的“朋”一样,大家共同并肩推动中国民族的发展。

  二月河:没有这么大,希望网友结合起来运用好我们网站,可以把我们的事业,把我们的生活,搞得更加丰富多彩。

  主持人:谢谢二月河老师凌老师接受我们这次访谈。谢谢您,谢谢!(完)

二月河:我的“终南之路”和我的“手擀面”

  主持人:我们看到您的经历、个人介绍的时候,看到您最开始当了十年兵,后来研究过红学,就是《红楼梦》,做了很多研究,再后来转写有关“帝王系列作品”,您当时是如何做这样一个转型?

  二月河:因为这个东西必须要有一个过程,比如说我自己本身是个高中毕业,也没有上过大学,但是我实际上水准已经是大学文科(学历)够了。一个高中生写上一本《康熙大帝》,来请编辑同志,你帮我把这个书编一编,把我这本书推广出去,编辑是不会认可你的。但是,作为一位红学会红学研究专家,尽管他高中毕业,但是他现在是红楼梦学会会员,拿着自己一本手写本的稿子找编辑说我做了一本《康熙大帝》,那么编辑认可的可能性就比较大。我不是小看编辑,我是说我自己当时的一个心理活动,所以我第一步走向红楼文学领域,第二步从红楼梦文学领域走向了文学界。

  主持人:给自己一个这样一步一步提升的(铺垫)?这几部作品您几乎费了几乎毕生的精力,全身地投入创作,那么多年的创作,您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去完全它?

  二月河:一个字一个字写的,一点都不能偷懒。我不会电脑,不会打字,也不会拼音,只能在稿纸上一张一张写,但是这有一个好处,它是“手擀面”,比“精致面”要好吃一点。当然,这样做比较累一点,我在写《康熙大帝》第一遍的时候,工资也很低,也没有什么稿费,买一个电扇是180块钱,我也没有那个钱。夏天热得不行,手边上的汗沾着稿纸,把稿纸弄湿了,最后用毛巾把它缠起来,那不是更热吗。但是能够放一放汗,两只脚都泡在水桶里面,每天晚上都是干到两三点,冬天冻得很,但是都坚持下来了。等我写完稿子,有时候半夜两三点出去,路灯下面还有打扑克的,打扑克的脸上贴着条子或者抱着砖头,光着脊梁在那里打扑克。我觉得也挺辛苦的,也不亚于我,我从这个角度上认为我写书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就那样坚持下来了。

  主持人:您还真是特别的乐观。

  二月河:都到三点了出去,人家都在打扑克,我在那里写这个东西,您写这个东西比那个东西累多少,我不是说人家打扑克怎么样,我是说大家差不多。(完)

二月河:人大代表的议案与清朝的秘折

  主持人:其实,我们很多网友朋友也好,您的名气大部分朋友都是因为你的“帝王系列作品”了解到你的。我们现在是两会期间,我们很多网友非常感兴趣,像我们这种人大代表向政府部门提交议案的时候,在历代王朝的时候,有没有一些这样的一种君臣之间的(意见)交换?

  二月河:当然这是一种民主程序,作为人民代表,作为我自己也是一个平民百姓,一般平民百姓能够直接跟国家进行交流,这种东西在中国我是没有见过。

  主持人:在历代王朝还是没有?

  二月河:历史上没有这种东西,但是历代王朝也有他们与民众沟通的渠道。

  主持人:在您著作的三部作品当中,清朝里面,君臣之间是如何沟通,交流意见的?

  二月河:雍正是密折制度,他通过自己的亲信耳目遍布天下,这些人经常给他写信、写密折。说是信,实际上就是直通皇帝的信件,这些信反映到皇帝那儿去,说我这个地方最近下大雨了,下了雨之后阴雨连绵,粮食都没了。他就通过这个把这个地方的民情都了解了。说那个地方唱了什么什么戏,这个戏到这个地方演出了以后效果很好,谁谁谁去看戏了,反映这些东西。雍正看了这些奏折了以后,也随时给一些指示,了解一些官吏、民情,那个地方该赈灾了,哪个地方虚报灾荒了,都可以通过这些方式进行沟通。

  主持人:那种形式可能更私密一些,不像现在这么公开。

  二月河:雍正留下一千多万字的批语,是中国历史上最勤政的皇帝,在位13年写了一千万字的文件批语。这些文件批语大部分在信件里面的回信,在眉头上加了一些批注这样的情况。

二月河:中国应该有自己情人节和自己美神

  二月河:这几年我到马来西亚去。马来西亚圣诞节也要过,春节也要过,元旦也要过。我们现在已经靠近这些东西,我们春节也要过,也过圣诞节,我看情人节互相之间送个玫瑰花,但是有些东西我们不太注意,就是七夕的时候,是我们中国的情人节,牛郎织女,我们不大注意。还有梁山伯和祝英台可以算作中国的美神。这些东西,如果我们年轻人如果要是在这个过程中逐渐融化自己的思想,把自己的思想浸泡在诗的王国里边,那么我们这个民族的素质也会得到很快的提升,得到很快的、高尚的凝结。

 

二月河:文坛上没有不落的太阳

  主持人:通过跟今天您的访谈,一直都提到了提升国民素质也好,继承传统的一些美德也好,那您有没有打算在下一步作为作家的身份写类似的一些著作?

  二月河:我要写,现在准备作大文章,写大块小说已经力不能及。我昨天还在一个大学里面做了一个演讲,文坛上没有不落的太阳,社会生活中也没有永久不落的太阳,人到了一定程度,到了一定高度,或者你到了抛物线顶点的时候,它下滑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该完蛋就要完蛋,该死就要死。这样一种世界观,这样一种人生观才是一种洒脱的人生观。

  到了抛物线开始走下坡的时候,二月河还能够做点什么呢?我曾经也是抛物线往上升过,现在开始往下走了,在这种情况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自己读的一些书,对中国的历史,对中国的人文思想有过一些这方面的涉猎,可以通过自己的笔,我现在就开出几个专栏,写一些专栏文章,直抒胸臆不在作小说,直抒在那个地方,用我的笔和读者进行进一步交流,还是为了我们大家都能够在文化上,在思想上得到某一种提升,共同交流。

  主持人:在大家满足了温饱问题,再给大家精神粮食上面加点餐。

  二月河:不光是二月河教育别人,别人也可以教育二月河,我们大家互相教育。

二月河:当你心灵软化时善就涌出

  主持人:我们知道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已经迫在眉睫了,而且对全民的综合素质提高也是非常紧迫的一件事情,那么有没有一个标准衡量,它提高了,提高成什么样了,有没有一个标准?

  二月河:我自己有这么一个看法。我之所以提出建立研究院,是因为二月河本人还不算人文研究员。作为一个作家有提出问题的责任,但是自己并没有解决问题的责任。但是据我自己的经验,什么时候你感觉到你的心被软化了,那就是你素质提高的一天。很多人心肠非常硬,看到杀人放火毫不动心,无所谓。自己也无所谓,对周围产生这种事情也一概漠然视之。

  我打一个比方,我这个观点很多人很不同意。我对我女儿说你见到要饭就给打发。我女儿说都是假的。我告诉她,我说有一百个你打发出去了,一个人打发个四、五毛钱,也不要多打发。打发出去了,其中如果有一个人是真的,九个人是假的,这个事情做得就值得,如果这一个人做出真的东西,要比九十九个假的东西所受到的训示还要大得多。这种文化思想是无价的。你打发出去的东西,那九十九个人都是骗你的,但是你自己的心总不会骗你吧。上次我来见到我的女儿,她现在当军人,我问她你现在还不是见到要饭的,就给一点设施一点?她说是,我要给一点,施舍一点。我说这就对了。我们现在教育就是那都是假的,不要管他,不要打发他。但是不能排除里面有真的,都打发了不太多,你真给他一点,给他一点帮助,你自身的修养(得到)是多少呢?怎么算这个帐呢?我和社会学家算的方法不完全一样。

  主持人:我们应该充分弘扬真善美文化,让我们国民素质在各方面都有一定的提升。

  二月河:对,真善美本质的东西是“善”,当你的心被软化了以后,那么善良的意志,看到别人一点点东西你就难受,尽管你可能帮不了他什么东西,但是你总是感觉到这种场景自己看不得。我给网友们交换一下意见。当年二月河抓住兔子杀兔子,抓住鸡杀鸡。

  主持人: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呢?

  二月河:读了很多书以后,我感觉到生命在那种痛苦的挣扎下面你就给弄了、吃了,当然我现在还吃肉。我说这个意思,是我的心有点难以承受这些东西。佛家里面讲,“三净肉是,不是你杀的,也不是你自己亲手去杀的,也不是你指使别人去杀的”。当然有人可能会说二月河这个人是一个烂好人,但是我是觉得烂好人要比不烂的坏人强。(完)

二月河:康乾盛世治世之道对当前的借鉴

  主持人:我们在访谈开始之前也收集了一部分网友的提问。有一位网友说,康乾盛世对我们当前的治世有什么样的借鉴?

  二月河:康乾盛世跟我们当前的状况是不一个概念,那时候是属于封建皇帝独裁政治,是封建皇帝一人治天下的政治。我们到故宫里面去看,在乾清宫里面还有一副对联,上联是“惟一人治天下”,下联是“不以天下奉一人”,就是典型的“人治思想”。

  我们今天所进行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里面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发扬科学和民主,让科学和民主走进我们的社会生活。今天我们人民代表所举行的提案、议案,诸如这方面的报道都属于进行我们今天所可能的民主制度。当然,这种民主还需要进一步加强,需要进一步改进,需要进一步完善,但是这样的民主跟我们前面的乾隆皇帝、雍正王朝、康熙王朝(时代相比),尽管他们是一代英主,但是我们在那个生活里面是不可能见到这种场景的,当然我们可以借鉴很多东西。比如说对里面的弹劾制度,或者里面属于沟通统治阶层与民众阶层的渠道,包括民众反映我们信访的一些东西,在当时还是有一些的。这种东西可能对我们今天的具体工作当中有一定的参考意义和借鉴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