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价市场化和应运而生的煤电联动方案,使我国电价随煤价上涨。05年我国首次煤电联动,电价平均每度上涨2.52分。
  06年1月,发改委在已上报国务院的《关于进一步做好2006年全国重点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的请示》中,明确提出要“继续实行煤电价格联动政策”。2月7日,发改委、铁道部和交通部联合发文敦促,电力和煤炭企业2月份必须完成“联动”。据业内专家测算,届时,电价每度涨幅将在1分到2分之间。[全文][我来说两句]
      煤价市场化 电价一定要上涨?
  我国电煤价格博弈属于历史问题,作为上下游产业,煤炭行业较早进入市场,而我国电力企业改革较慢,形成市场煤、计划电的局面。专家建议,解决电煤价格之争的出路有两条:其一,推行长期合同制,煤电企业签订长达二三十年的合同;其二,煤电一体化,推动煤电公司互相参股,这样发电企业有稳定的供煤渠道,煤炭企业也有固定的销售渠道,不需要国家每年出面进行调节……>>>[全文][我来说两句]
 煤电博弈根源:92年国家设定国有电厂的电煤价格
  煤炭企业呼吁放开煤价已久,特别是取消“计划煤”与“市场煤”的价格双轨制。而作为电力企业来说,也是希望政府能够在放开煤价的同时,使得电力价格走向市场化。刚性的电价与煤价形成了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这种矛盾一直从1992年持续到现在……[全文][我来说两句]
 煤炭企业:我们要逐步涨价!
  1月2日,煤炭企业内部会议上,各煤炭企业纷纷诉苦。由于计划内电煤价格和市场煤价的巨大差距,“煤炭企业相当于每年贡献100多亿元”,所以在煤炭企业来看,价格一放开,他们就要“抓住上涨机遇”——既然煤价放开,电煤肯定要涨……[全文][我来说两句]
 政府之手拿捏介入难度大
  发改委首次取消煤电价格联动,可以说是取消电煤市场双轨制,建立统一电煤市场的一个积极信号。面对当前的煤电“顶牛”,政府的介入是必须的,问题的关键是政府以何种方式介入,如何拿捏介入的程度,才不至于使刚刚启动的电煤统一市场改革夭折……[全文][我来说两句]
 电力企业:放开不等于涨价
  1月2日,与煤炭企业内部会议同时举行的就是电力企业的会议.“煤炭价格放开并不等于涨价!”电监会的一位人士说,“现在煤炭工业最大用户还是电力,达到一半多,电力对煤炭的价格起决定性影响。如果电煤价格真涨了,可以直接从国外进口煤炭……[全文][我来说两句]
 
    解决电荒 外资和“外电”该选谁
  从俄罗斯买电 国家可年省7亿
  从俄罗斯直接买电,只需要投资输电线路和输配电设施,如果线路不是太远,效益应该比自行建造电厂合算。按俄罗斯电力上网价格比中国目前的电力上网价格低0.04元计,如果新合作成功,每年可以节省近7亿元……[全文][我来说两句]
  中对俄买电思路渐明 俄罗斯希望中方参股电厂
  要满足巨量的电力供应,俄罗斯至少需要投资850亿人民币,修建新的发电和输电设施。而如果中国每年从俄方购电500亿千瓦时,俄方每年可以获得170亿元人民币左右的收入。500亿千瓦时,相当于为中国提供了1100万千瓦左右的发电厂,这些电厂若是按中国自行投资火电厂计算,大约需要600亿元。俄罗斯方面希望中国能够直接在俄投资建发电厂,或者参股当地的电力企业,当然,在中国境内投资兴建输电线路是必需的。” ……[全文][我来说两句]
  煤价上涨电价不涨 煤热联动拯救外资最后的撤离
  在中国发生“电荒”时,几乎每个外资热电厂的总经理都如坐针毡。原因是节节高升的煤炭价格、运费和铁定的电价,将热电厂的盈利推到底线。同时他们还将面临未来“电力过剩”可能发生的排斥和打压,以及“竞价上网”的难题。在我们期待外资大举投入电力市场之时,部分外资却正陆续从中国诸多电厂中撤资,特别是热电项目……[全文][我来说两句]
    电价关乎民生 垄断下难有明白消费
  权力带来腐化,那么,垄断带来什么?垄断带来的是损害。它破坏社会收入的合理分配,违背公平竞争原则,直接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我们早有了市场经济意识,可对某些已经“改制”、完全实行了企业化管理的垄断服务行业,仍称做“老虎”,“电老虎”便是其中对百姓最凶猛的一只。
  早在2001年,时任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秘书长的朱成章在接受采访时就指出,预付费卡式电表不符合现代电力计量要求,且存在众多安全隐患,引起的社会问题也很多,国家电力公司也明确表示不支持推广预付费卡式电表。可是,在5年之后,预付费卡式电表在一片质疑声中,仍然成为了社会上普遍采用的电度量器。预付费电能表是指用户购买贮值卡,然后将其插入电能表才能享受供电的装置。
  近年来,这种“先买电,后消费”的卡式电表在各地推广时,乱收费的情况总是会引起社会的关注……[我来说两句]
传中国75%电表都被蓄意加速?
  目前,在各大网站的论坛里,流传着这样一条帖文,“中国电信电力两年违法收费50亿元,其中电力违法收费27.4亿,这一数字还仅仅是专项检查核实的数字”。那么这高额的“额外”收入是如何获取的呢?
  日常生活中,人们经常发现,一旦几家共用一块电表,总表与分表的误差会远远超过合理的表损。一般,有关部门的解释会是:“几家当中有偷电的!”
  而国家技术监督局组织力量对全国17个省的企业生产的34种电表进行了抽检,结果发现,75%的电表都出现了正误差,即人们所说的“走的快”。对家庭正在使用的电表检测的结果更令人感到吃惊:偏差最大的要快28%,大多数快10%左右,也就是说居民要无端地多掏10%—28%的电费。
  国家明文规定,电表误差在正负2%以内均属合格产品;可实际情况却远非如此。一些电表生产企业最终道出了实情:目前企业生产的电表大都是由电力公司统一购买后安装给用户的,一些电力公司为了获取不正当的利益,私下要求企业在生产电表过程中将电表调快,而且是越快越好,否则,就会以你的产品“不合格”而拒绝收购,企业为了经营和效益只好从命。
  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是造成电力部门获取非法利益的另一关键因素,长期以来,电力部门不仅垄断了电力的经营而且包揽了一切电表的校对与安装。在很多地方,总表的校验安装不仅均由电力部门负责,而且总表也是电力部门计量收费的依据,分表虽然可由用户自行购买合格产品,但分表的计量只能作为用户自己分摊电费的依据,这也就是用户买100元钱的电却只能用70元至80元钱的电量的关键所在。
  >>>[我来说两句]

小区强换卡式电表 每天走字多2至7度
  天赐良园小区三期共有千余户居民,05年7月1日更换为插卡式电表后,许多居民反映,新电表每天要比原来多走2度到7度,怀疑电表质量有问题。
  24号楼的张大爷家里只亮着一盏小台灯,“电表走得太快了,我得省着点儿用。”张大爷告诉记者,家里有台1匹的空调,一天最多开4个小时;一个电磁炉一天做两顿饭,加上电视机和照明用电,原来一天用电约8度。但换了新电表后,18天就用了269度电,平均每天用电近15度。(05年7月20日《北京青年报》)…[全文][我来说两句]
小区为住户偷偷换上“超速”电表
  05年7月1日,丰台区莲怡园物业为一区的500多户居民更换卡式电表。“换表前我们并不知道,很多电表都是趁我们上班的时候偷偷换上的。”居民们说,他们并未同意换表。
  记者来到该小区,已安装新电表的居民大多都反映用电量比以前增加。9号楼居民肖先生说:“我家热水器1500瓦,原来开1小时走1.5个字,现在走1.75个字,这表是合格产品吗?”(05年9月23日《法制晚报》)…[全文][我来说两句]
电价、电表与和谐社会
  国家电力部门垄断了电力的经营,并包揽了一切电表的校对与安装。2003年,笔者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看到两篇报导,一篇是描写中国电力工业,发电量是多少,增长速度是多少;另一篇报导内有关于同一时期内的社会耗电量的数据。令人惊奇的是,社会耗电量竟比发电量高大约百分之五。无论如何,发电量肯定高于耗电量,因为各种损耗,都没计算在内。直到最近,最近笔者在网上看到了一篇关于中国电表的报导,称中国许多电表都被蓄意加速,回过头来,才想明白这“百分之五”的奥妙……[全文][我来说两句]
      电力腐败为电价增加多少成本?
  2004年6月,中国电荒弥漫;2004年6月,国家电力公司草木皆兵。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掀起的“审计风暴”,使国家电力公司内部累积的重重腐败问题浮出水面。
  审计报告公布的结果令人瞠目结舌,国家电力公司原领导班子违法违规金额高达211亿元,其所涉金额之高、面积之大位列本次审计风暴所公布的所有违法违纪案件之首……[我来说两句]
审计风暴横扫国家电力公司
  
  当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在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上宣读2003年度审计工作报告后,一批触目惊心的违法违纪事件公开在阳光之下,其中,李金华披露国家电力公司原领导班子决策失误造成78.4亿元重大损失,损益不实78亿元,同时还有45亿元的国有资产流失,以及涉嫌个人经济犯罪12起,涉案金额10亿元,其所涉金额之高、面积之大位列本次审计风暴所公布的所有违法违纪案件之首。
  
  庞大的国电公司部门繁杂,机构臃肿,对外人来说,如同暗箱一样神秘;此次审计署所公开的违法违规事实揭开了冰山一角。与此同时,某地方电力部门一人士对本报记者称,78.4亿元的事情不是最近才发生的,其实国电公司被拖欠电费累计360亿元,这个更大的数目为什么没有人来查?
  
  风暴既然已经刮起,它就不可能戛然而止。国家审计署的谨言慎行、国家电力公司的欲言又止以及相关专家对此事的震惊以及期待,这一切预示了这场审计风暴所掀开的国电公司违法违规黑洞以及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还有长长的下文。
  >>>[我来说两句]

国电公司奢华会议3天挥霍304万
  审计发现,2000年国家电力公司召开的一个内部人事干部会议,短短3天时间竟然挥霍了304万元,人均耗费2.4万元。
  ……国电公司原总经理高严(已外逃)的住宿堪称“国宾待遇”,会议专门为他在香格里拉大饭店安排了8000元/天的总统套房,还在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住过的东湖宾馆花费6万元定了一套特大套房,并按高严的身材特征,专门订做了实木家具……[全文][我来说两句]
国家电力公司违法违规涉及金额逾211亿
  经审计发现,原国家电力公司损益不实比较严重。该公司2002年决算报表反映当年利润总额为215亿元,经审计确认应为247亿元。1998至2004年,累计少计利润78亿元。损益不实的原因,主要是少计收入、收益和多列成本。
  该公司国有资产流失45亿元,在决策失误造成重大损失方面,审计署抽查该公司投资、借款、担保、大额采购和重大股权变动项目6818个,有损失或潜在损失的项目631个,金额78.4亿元,……[全文][我来说两句]
原北京供电局长因渎职造成损失4.57亿
  原北京供电局长赵双驹在公司不具备独立法人资格的情况下,擅自为北京威克瑞公司提供担保,本息合计11.2亿元。由于威克瑞公司破产,经法院判决,北京供电公司承担部分赔偿责任,造成损失4.57亿元……[全文][我来说两句]
 2000年广东省查出电力乱收费10亿
  “广东省查出电力乱收10亿元!”广东省电力集团公司相关领导表示,电力价格违规行为已经停止、取消和纠正;属企业行为违规的金额为6898万元……[全文][我来说两句]
 2002年北京电力乱收费退款8千余万
  二00二年北京查处违规收费一点三八亿元人民币,八万余消费者和千余企业获得近亿元的退款,其中,涉及电力收费的退款达八千余万元……[全文][我来说两句]
 
     电价上涨消费者是最终买单人
  听证会剥夺用户反对权
  电力公司没有提出“涨不涨”的问题,而是直接抛给用户一个“涨多少”的问题:一度电涨价0.03元,还是0.05元?如果煤价上涨就可以涨价,那么煤价下跌时也应降价,如果电力紧张也能作为涨价理由,那么电力不紧张时也应降价,但是似乎从来没有听过哪家电力公司搞过电价下调的听证会;老百姓买的是电,不是电网,电网建设花的钱当然也不能打着合理成本分摊的名义,强加到百姓头上!用涨价来增强百姓节能意识,说得何其冠冕堂皇,难道百姓不知道自己的钱来得不易,故意浪费电力?……[全文][我来说两句]
  电价上涨不能没有消费者在场
  说是“煤电博弈”,实际上煤炭系统和电力系统之间并没有根本性的冲突,相反却是谁也离不开谁的合作伙伴:煤炭企业从电力企业口袋里掏钱,电力企业又从下游产业口袋里掏钱,最终只有消费者是从自己口袋里掏钱。:“煤电博弈”双方之所以关心涨价,其实只是关心涨价最终能否“被市场接受”。换句话说,你涨我也涨,利益大家沾,是这场“煤电博弈”的本质。其实,早在发改委去年12月底宣布放开电煤价格时,公众就已经预料到“电价要涨了”。因此,真正的博弈应该是公众利益与垄断利益的博弈,“煤电博弈”时不能没有消费者在场。……[全文][我来说两句]
本期责编: 阿钩 特别策划: